第十六章

位于尼塔城地下乳汁工厂的一间静室内,身着白色连衣裙的黑发少女正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纵使来送饭的魔族已经解开了将她拴在旁边桌腿上的项圈锁链,白雨依旧不想出去走走。她知道,变身器与法杖核心都被没收后,就算没有四肢上的镣铐,自己也跑不到哪里去。

只是像热锅上的鸡蛋一样不停翻面,自大战败后她逐渐接受着残酷的事实。白雨的牺牲精神是如此之坚定,救出了收押站的两百多位失足少女后,自己的安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她不会也不想通过绝食或是自尽的方法来抗争,只是等待着发落。事实上,明白了拍卖会那滑稽的收尾后,她已经知道自己还算幸运。直到,门外再度传来脚步声。

“呦吼,我们的月之魔法少女,怎么这样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呢?”推开门的这个贱兮兮紫发萝莉,或许是除了恶心魔族以外白雨最不想见到的人了。

“我已经,不是什么魔法少女了……”心底只是起了一丝微不足道的波动,白雨又瞪了对方一眼,“你这走狗!”

掏出最常用的自慰棒兼小型手炮对着白雨后,斯卡蕾提起一直垂到床下的链子握在手里:“来吧,跟咱出去玩玩。不要轻举妄动哦,人家身上的东西,白雨应该很清楚啦!”

“多此一举……”就算白雨能凭借体术一把夺下那只莲花棒,这只萝莉身上的触发式护盾也足以跟她抗衡。别忘了那天完美的偷袭一击,都被那层隐蔽的很好的保护措施拖延了足够的时间。

“哼!小胸魔法少女!”

“你,你不也是!”事关少女的尊严问题,白雨气的骂了回去。当她看到斯卡蕾特意听出来的明显变大了些许、已经把布料撑起的乳房后,却也有些惊奇。

“怎么会这样!”

“来呀,走吧!带你去看看!”拽动锁链把白雨往外拉,斯卡蕾就走了起来。迫于脖子处的不断拉扯,白雨只好抬着被脚镣锁住的裸足一步一步地跟上。只是把手固定在身前的手铐没有太多的束缚作用,仅能限制她做不出太大的动作。可脚腕上的这对金属镣铐就麻烦多了。锁链限制了她步伐的同时,附加在脚腕上的额外重量也让她走的有些狼狈。

“这是,要去哪里……你直接,直接告诉我不行吗?”

“不行啦!这么墨迹,可不像我们实力超群的白雨大人呢!”只是拽着锁链拖着白雨走,带的她又是连踩好几步才稳住。随后看着用被锁住的双手抵抗着的少女,斯卡蕾很是不满意。

“把手放下,乖乖的!”举起莲花棒对着白雨,斯卡蕾从背包里翻出了额外的两小段锁链,“要是不听话的话,这一发下去,我们的月之魔法少女可能就要尿裤子啦!”

“你,混蛋……”指着自己的能量发射装置炮口已经开始激荡起淡黄色的电光,白雨只好把手垂下,却不想卸下所有防备后,一小道电流还是对着自己打了过来。

“呃,饿啊啊啊啊啊哈,哈,哈……”

电击的强度不高,也足以让浑身颤抖着瘫下去的少女失去反抗能力了。趁着白雨还没恢复过来的时候,斯卡蕾抬起她的双手后,就拿起了准备好的锁链插进了位于项圈左右两次的暗槽内。等生气的白雨反应过来时,这两段非常短的锁链的另一端已经被索道了自己的手铐上。如此一来,她只能一直把手举在脖子两边。无法抵抗斯卡蕾的拉扯也就算了,这样仿佛投降的姿势甚是屈辱。

“真是可爱的样子!来吧,继续走,可爱的白雨小猫咪!”

“嗯,啊……该死,的!”每次看着这只萝莉,白雨内心就无法平静下来。不光是她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斯卡蕾的各种挑逗可谓是恰到好处。这次的电击夺走了她部分体力后,被拘束成耻辱样子的双手无法遮拦身体或是抵抗脖子处的拉扯,只能抬着沉重的双脚一步一颤地跟上。即便已经不去管周围的光景,白雨依旧跟不上斯卡蕾的步伐,上身也被她逐步前倾,来稳定一下身体的平衡。

走着走着,白雨开始注意到一些奇怪的背景音。似乎走道的墙壁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不安的感觉在内心慢慢发酵,带来的细微表情变化也被领头的斯卡蕾注意到了:“果然还是很好奇吧……也该让白雨看看这座工厂真正的样子了!”

“真正的样子?莫非那些声音是……”带着内心的疑惑与焦虑,白雨跟着斯卡蕾继续前进着,直到前方工厂生产区的大门被推开,她终于明白为何阴森的地下总会传来淫靡之声。在眼前的小径两边是一个个小隔间。每一扇铁栅栏牢房门后,都有一位被强制拘束在地上的少女。少女被折叠的双腿与附加在脚腕上的镣铐让她们无法站起身,双手也都被漆黑皮革制的单手套紧紧束缚住。裹成球形的末端金属环也被锁在地面上,扼杀了她们任何逃脱的可能性。

适逢生产时间,扣在少女们乳鸽上的榨乳器孜孜不倦地工作着,不顾她们的意愿将乳汁慢慢吮吸出。为了减轻她们的痛苦并且略微提高乳汁质量,少女们的小穴也被震动棒封堵着。在小穴内玩具的工作下,她们下体微微颤动的同时,小嘴也只能透过用以强制喂食的管道发出一些勾人心弦的呻吟。

“二,四,六,八……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不,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我不是都把人救走了吗?”一鼓作气捣毁收押站时,白雨也惊讶于尼塔城乳汁产业的规模之庞大。然而眼前的景象提醒着她,那天所见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都是禁魔项圈,怪不得那天没发现……这么多……停下,快停下啊,怎么可以这么对她们!”每一次少女的呻吟传入耳中后,白雨都觉得幼嫩的心灵被插进一把小刀。先前的从容再也不现,挂在少女脸上的已经是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她止不住的质问自己,为何那天只是把感直集中在能量源上,而不是多注意一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平凡少女们。

“哎呀呀,卢迪亚,还是先暂停一下吧!这样下去,都没法好好跟这位魔法少女交流了呢。”白雨的注意力都放在接受榨乳的少女们身上,丝毫没有注意到可能是在巡视生产线的魔族领主。

“那好吧!”暂停了榨乳程序,纵使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卢迪亚还得把这场戏演下去,“你以为,你救了所有人吗?光是这个第二生产区,就有三十位乳汁奴隶。整个工厂,目前有6个生产区。而按照计划,这里还要再扩建5个。”

“怎么会……为什么,你们要做这些不人道的事情,为什么啊!”发狂般的质问着对方,白雨丝毫不在意自己俘虏的身份。

“因为,我们是魔族。但她们,是人类……”

“仅仅,仅仅因为这样,就可以这么做了吗?放了她们,快放人啊!”

没有去理会白雨不切实际的提议,卢迪亚只是面色平静的说着:“像这样的工厂,整座城市还有其他4座。大大小小加起来,被抓住的少女肯定是超过一千五百名的……”

“本以为,你还有点良心可言!把我送去拍卖会,现在又买回来!故意装出一份好人的样子,结果现在,要给我看这种东西!”失去理智般的用稚嫩无力的小手拉扯着链接项圈的锁链,带出不绝于耳的哗啦声,白雨质问着对方,“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说话啊,你说话啊!”

“为什么!”

一句又一句的咆哮期间,越来越多的少女们从情欲中回过神来。她们开始注意到有新的奴隶被带到生产区。一日复一日的榨乳地狱早就让她们放弃了逃跑的念头。身上的拘束反而起了些许保护的作用,防止他们乳房被吮吸时挣扎过度伤到自己。

“你们,你们!不,不要害怕!姐姐,姐姐一定会救你们出去的!”丝毫不考虑自己这般被牵出去散步宠物的模样,白雨安慰着这些可怜少女的同时,又对着背过去的卢迪亚喊道,“不放了她们,早晚有一天,你们整个族都会付出代价的!”

安慰的话语传到少女们耳边,却带不来一点好转。她们只是绝望地低着头,接受着自己的命运。对于她们而言,榨乳期间虽然很是痛苦,但在强烈的性快感刺激下,伤心的事情都能被抛到脑后。现在意识清醒后,也没人会相信一个被戴着项圈,锁着手铐脚镣的白裙黑发少女能救她们离开。

“你说放我就能放的话,尼塔城这项产业还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吗?”

“可是,我……”变身为大魔导师的时候没有做到,已经沦为阶下囚的白雨更不可能做到。

“卑鄙小人!有本事还我变身器,我们光明正大再打一场啊!只是,这样,算什么英雄好汉!”

“想打吗?”

“要是我赢了……我仍然留下!你不管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放她们走,就行了!你堂堂一个魔族领主,不会还怕我这样的小女孩吧!”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白雨用起了激将法。

“难道我现在想对你做什么,你还反抗得了吗?”

“这……”双手尽可能地放下,铁链晃动的声响提醒着白雨自己的身份。一切,都没有办法了吗?

“想打我是无所谓的,只是,你的变身器也不在我这里,自然没法还你。”

白雨把目光转向了在场的另一个人,被这么顶着,斯卡蕾就把变身器与法杖核心都掏了出来。

“嘻嘻,既然这样,月之魔法少女白雨大人,加油啦!”束缚少女手腕的锁链应声断开,六芒星变身器与冰晶石都被带着黑丝手套的小手丢出。一把接过失而复得的变身器,白雨又环视了一周。在斯卡蕾报出名号之时,有些绝望的少女反应过来。依旧带着手铐,白雨攥着变身道具,从未有一次变身时有如此多的目光汇聚在自己身上。双手高高举起,她觉得这是有史以来这位庄重的变身,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原先完全冰蓝色的六芒星中间已经被印下一道道粉色的流光。

“一定会,击败你!救出这里的,所有人!”

“星之明光,月之皎霜,荟萃,凝聚,为大地献上这——冰之霞裳!魔法少女白雨,变身!”

像上一次变身一样,炫目光芒从六芒星中绽放而出,覆盖了白雨光洁的裸体。待亮光稍稍消退后,先出现的四个从未见过的粉色光圈先扣在了她手腕脚腕上,把白雨的身体拉成了大字型浮在空中。

“这,这是怎么了?那……唔,唔……”心存疑惑的白雨下面看到的是一条冰蓝色的丝带。原先应该裹住少女胴体再化作华丽魔法少女服饰的丝带却对着她的上身绕了过去。先找上少女贫瘠的乳房并在根部缠绕几周后,丝带又在上身继续游走,织出了一个好看的五芒星。脖颈上的项圈已经碎开掉落,重新包裹上的是一只白金色泽带有类似蔷薇花纹图案的全新项圈,垂下的一小段锁链靠在少女白皙的身体上。只是对于还尚未发育出丰腴乳沟的白雨来说,这段锁链还起不到映衬少女身材的作用。

“你个混蛋,动了什么手脚!这根本,不是我的,变身器!”心急之下的白雨完全忘了作为魔法少女最重要的守则——不要使用经由他人之手的变身器。遗憾的是,变身已经开始,就不可能因为白雨的意愿再度停下。手中核心处已经绽放出粉紫色光滑的六芒星上面浮现出一条由通透晶石雕刻而成的细链后就摆脱了少女的双手,飘到她身前。接着,凝聚的粉紫色光芒开始注入少女平坦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

“呜!呃,嗯啊啊,啊哈……这……这是,什么!呜哇!”

“嗯哼,这可是消费了一块高阶魅魔死后产出的魔力晶簇与同源体液制成的能量呢,就请白雨酱好好收下吧!”

冲击之下,白雨感觉自己全身的敏感部位都发热起来。开始还只是乳头与阴蒂挺立,随后小穴开始变得湿润。再到后面与做爱不相关的后庭与尿道都起了反应。到最后她所有的敏感部位,包括腋下,脚底,耳廓乃至口腔内的嫩肉全都开始发热。刚开始能量的注入就让小腹燃起了一团欲火,待全身都被唤醒后,这股热量逐步向四肢游走而去。早就意识到不妙的白雨想要逃离变身器的拘束,可扣在四肢上的魔力光圈是如此的可怕,让她连一丝无用的晃动都做不到。

“嘻嘻,被自己变身器欺负的滋味,怎么样呀!”

“你,你为什么……能!”脸上满是耻辱与不可置信神色的白雨顶着这个该死的萝莉。

“呜?我为什么不行呀?人家可是最高阶的炼器师,别说改造了,再做一个新的都没问题!”今天早上找完卢迪亚后,斯卡蕾就在改造白雨的变身器。以后用来辅助白雨的服装一定要做到最美才行,“呀,完成了哦,真好看!白雨也看看吧!”斯卡蕾展开一面光屏,上面少女本来丝滑的小腹上,已经有了一个被周围波浪纹与星点笔画装饰的爱心图案占据。来自魅魔的能量在体内游走完成后,这个淫纹就能用来控制少女的性欲与快感了。

“不,这……为什么,要,要这样……”

身体再次被玷污,气愤中的白雨四肢已经被冰蓝色的长手套与过膝袜覆盖上了。相比之前的纯色装饰,新的长手套过膝袜都采用了渐变设计。从手掌与玉足的纯净之蓝开始,越是向后延伸,那层细密的丝绸材料就越发通透。最后在少女的大臂中间与大腿根部,还绽放出一圈好看的冰晶。

悬在空中的小脚自然没有放过,又是一阵霞光从变身器中逃串而出,先为少女手脚的指甲涂上了一层粉色的釉彩,再把她已经延展到腰间的长发染成粉蓝色。随后一双同色的水晶高跟鞋覆盖上去。原先10厘米的鞋跟被加到12厘米的同时,为了保证对脚型的完美修饰,斯卡蕾特意为这双高跟鞋又添上了2厘米的防水台。在恰到好处的灯光修饰下,少女脚趾上粉色的指甲油都可以露出一丝丝,甚是惹人怜爱。束缚在脚腕上的光圈凝实起来,变成了内嵌蓝色金属的粉色脚镣兼高跟鞋扣带。中间一道水晶细链在勾勒出几番贵族小姐的味道的同时,也把少女的步幅限制在了25厘米之内。

更多配件从光芒中延伸而出,修饰着魔法少女变身后的绝世姿色。原先的柔顺长发被一个带有蕾丝装饰的粉色女仆样式发箍扣了上去。额外的两个光圈锁在大腿上,化作与上身绳子相同的材质,进一步限制了少女的双腿。白雨的双手被拉到身后,她身上又浮现出一条更华丽的裙子。

新的连衣裙上方只覆盖到少女的双乳,露出了跨在香肩上的绳子与好看的项圈。等少女的乳房可以撑起布料后,抹胸的设计就会显得更加诱人了。裙子的主色调已经变成了象征甜美的粉色,与点缀在身上的其他蓝色服饰相得益彰。冰蓝色的宽绸带拥抱少女蜂腰一周后,在身后手肘的位置绑上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对白雨的双手进行了初步束缚。裙子正面津贴小腹的设计让人想起了女仆装的围裙,只是恰到好处的透明布料让少女胴体上的淫纹一览无余。好在不知道的人或许会把那个羞耻图案当成裙子上的装饰。

粉色连衣裙正面到小腹底下才开始延展出堆叠的蛋糕裙摆,在身后却不尽然。从扎在手肘的丝带后方就拉出燕尾般分开的裙摆一直往下。束缚住白雨手腕的光圈调整位置后,少女的双手正好嵌入其中,看着甚是协调。在她看不到的裙子下方,冰蓝色的绳子继续爬行着。在躯体上织出一件绳衣后,手腕上的光圈再度凝实,化作与大腿环一样的绳子接上了内部的绳衣。

一直沉寂的冰晶石终于动了起来,它并未化作少女最熟悉的法杖,而是一路向下钻进了少女的秘密花园。伴随着晶莹剔透宝石的深入,子宫颈成为了防守少女下体的最后一道关卡。只是冰晶石并没有停下,而是以力道强行突破。

“为什么,是,是那里!进,进不去……可恶,明明是,我的法杖啊!”被自己的变身器捆了起来已经够丢人的了,现在冰晶石更是长驱直入,“嗯啊啊啊哈哈啊啊啊,唔啊,啊,啊……”

魔法少女发出一阵痛苦呻吟倒在地上后,冰晶石最后来到了她的子宫。预设好的程序依旧在运转,冰晶石外部浮现出一层胶质的膜,隔绝了内部寒气的同时,再度扩大的体积与少女闭合的子宫颈已经宣告她再无自己弄出这块东西的可能性。绳衣继续延伸着,拉过少女下体形成一道股绳后,又分出一道中间为细链的绳子一直深入,扣在了躺在少女深处的冰晶石上,整件绳衣才算编织完毕。

“你,居然……这样……”再度拿到变身器时,白雨内心可谓是欣喜若狂,却不想自己一身实力的启动凭证被改造成了贴身的美丽囚笼。那个被粉色侵染的六芒星还在变幻出道具。一个装有不明液体的小瓶子嵌入了大腿环预留的凹槽内,分出一小条导管。随后一团非红色的凝胶状物质从裙下钻入小穴,不多不少的正好包裹住了小穴内绳子那段细链的部分后,大腿环上的导管接入凝胶中,额外带着粉色肉质触手层的尿道锁插入了少女下体的最小一穴,剥夺了她排泄的权力。

自打战败被抓后,白雨一直期盼着能夺回变身器。可浮在眼前的六芒星现在只会让她觉得不详。最后一串似乎是由玻璃小球构成的拉珠结合在了六芒星的上端,将变身器变成了一个好看的吊坠后,拉珠钻入少女尚未被填满的后庭。玻璃球的外端有什么介质粘合住了后庭的嫩肉,使其无法脱出。相比只有一根细链拉过的小穴,未被开发过的后庭带来了更多异物感的同时,也让少女在地上痛苦地扭动了几下臀瓣,带的上方裙摆微微起伏,甚是诱人。

“嗯啊,不错,真好看!快站起来对着镜子照照呀!”

“你……居然,把我的变身器……改造成了这样!”现在又怎是是能好好打扮自己的时间呢?身上的拘束感并不算强烈,双手虽然被捆在一起,但依旧有活动的空间,两条丝袜美腿也没被捆的并拢在一起。身体从冰晶石破开子宫颈的刺激中缓过来后,倒在地上的白雨挪动着上身先是跪了起来,然后踩着水晶高跟鞋的小脚就准备蹬起来。

“嗯……呃!啊,这……为什,么,是,是那里!”身形开始上升,垂下的六芒星吊坠逐渐拉直。在原先的变身器离开地面的那一刻,本是用来排泄的部位传来一阵骚动。冰冷的小珠子们在少女的后庭震动起来,使得她脸上的厌恶表情再度加重。

“可,可恶!”

失去魔力的状态下,好看的高跟鞋带来的束缚作用甚至要远甚于脚镣。跟伊琳比白雨的确有一些穿高跟鞋的经验,但那都是有魔力辅助的状态下,只需在凝结出的冰面上滑行就可以了。即便有时候会站不稳,手握法杖的她一个念头底下就能升起冰块扶稳鞋跟。好不容易从双手被缚的姿势下起身后,下体的拉珠则是骚动个不停。不管是夹紧臀瓣还是扭动身体都带不来丝毫的缓解。持续的玩弄消耗着她的体力,最终白雨又跪倒在了地上。

“你这混蛋!一定要,杀了你……呜哇啊!呃啊啊,哈……”

上身倒下去后,玻璃拉珠的震动也停下了。手腕上的绳子捆的不算紧,下意识抽动手臂的白雨却感觉子宫内的冰晶石被猛地往外一拉,带来一股极寒之气侵蚀着少女体内从未被触碰过的幼嫩之处,让她大声呻吟起来。

“嘻嘻!漂亮的白雨酱就好好作为淑女啦!手臂这种东西,只要优雅的背在身后就可以!”

“我!我才不会……嘶……哈,啊……”

不信邪的白雨手臂又是一挪,子宫的刺激如约而至。本来身体就没缓过来,这下白雨直接趴在了地上,糟糕的姿势与身上的华丽衣裙很是不符。

“嘶,啊!好,好冷……”

“只是,这样……咿呀!哈……”

“那是,我的,法杖!不会,如你……嗯啊……”

一连几次挣扎均以失败告终。现在白雨总算知道为何捆住手腕的绳子看上去是松松垮垮的了。对于现在反抗欲极强的她,这种留下一定空间转而与子宫内冰晶石联动的软性束缚远比直接把双手彻底捆死来的可怕。现在双手一旦离开裙子背后特意留下的开衩分毫,子宫就会被无法抵抗的寒意折磨。为了适应这般拘束,她只能把手臂乖巧地放好。久而久之,就算给她脱掉这身束缚,怕是也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我,我的魔力,没有恢复!你,骗人!”对于魔法师而言,最重要的还是魔力的运用。目前虽然外貌与服饰均是变身状态,最核心的六芒星吊坠与冰晶石也都在身体上,可她依旧感知不到分毫的魔力。同样过分的是,她发现自己还不能主动解除这般拘束变身。

而玩弄了一番美丽模样的少女后,斯卡蕾的心情可谓是棒极了。看着趴在地上只是抬起头质问的白雨,她摇了摇头说道:“哎呀,人家可是专门为白雨的变身器制作了二段变身的功能哦!如此一来,白雨就可以在不消耗任何魔力的情况下一直处于华丽的变身状态啦!”

“啊对了,为了养成美少女的完美仪态,白雨只要不把身体站直,检测到脖子,吊坠与脚腕三点不成一线时,就会启动一点小小的纠正功能哦!呐,加油吧,大伙可都在看着呢!”斯卡蕾掏出一把末端有镂空的玫瑰金钥匙握在手中晃了晃,就一把丢给了卢迪亚“这个,就是人家制作的万能钥匙!只要有了它,就可以放了这里所有的人哦!想要的话,就来取吧!”

“大伙……你这恶魔!”被提醒后的魔法少女才反应过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在看着她,等待着被解救。不去跟冰晶石作对,又知道了如何规避刺激后,强忍着起身过程中的刺激,白雨再一次的站了起来。

“魔法少女,白雨,变身!”

没有绚丽的光芒,也没有外貌的变化。在白雨看不见的裙下,绑在少女大腿上的小瓶子中液体顺着导管向小穴流去。包裹在细链上的凝胶团触碰了那些不明液体后开始涨大,很快就撑满了她的嫩肉。

“呜……小穴……你又在耍我……啊!”

粉红色的液体以凝胶团为核心,沿着绳子逐步扩散,冰蓝色很快就被粉色侵染,白雨的裙子也变得更加华丽。过膝袜与长手套末端的冰晶圈上冒出了粉色的蕾丝装饰环不说,高跟鞋上翻出一层领口样式的装饰。胸口织成五芒星的粉色绳子与裙摆上都展开了一层透明光膜,把露出的肌肤覆盖后,裙子又增添了几分神秘。

“绳子,为什么,湿了……身体,发热了……”注意到额头上居然还出现了一个内嵌粉色六芒星的蓝色月牙状图案,白雨只觉得身体上的刺激越来越大。最令她难以忍受的就是原来就卡在阴唇间的股绳。如今小穴被胀满的同时,湿漉漉的感觉扩散的越来越厉害。明明没收到太多的性刺激,花园里像是被仔细浇灌了一番不说,被润湿过度的股绳摩擦着开始发烫的阴唇,分泌出来的爱液似乎都要滴下去了。

错愕之间,魔力再次出现在了白雨的感知内:“又,给我下,媚药!但,都,哈……都不重,要……受死吧!”

“嗯?呜呜啊啊,嗯啊啊……不要,舔……”

就在她凝聚魔力攻击面前一人一魔时,衣服内壁好似长出了无数条舌头,对着洁白水嫩的肌肤就舔了上去。经由绳子输送能让她身体发热的液体被蠕动的触手层输送到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整个人宛如被关进了大蒸笼中。突如其来的刺激一下子就打断了她的施法准备。

“又是……这种,伎俩……嗯啊!”

在给予白雨魔力的使用权力的同时,依旧好看的连衣裙却变成了一件触手服。滋生出的肉芽肆意玩弄着她的身体。此刻的魔法少女非但小穴,尿道与后庭三处都被羞耻的玩具各司其职地封堵着,腹部,腰部和乳房都被触手来回磨蹭着。就连长手套与丝袜内部也长出了触手层。敏感的脚底都被触手贴合上去,让踩在14厘米细跟上的她无法维持平衡身体软瘫下去。

“呜咕呜,唔啊!”

这一倒可好,没有习惯双腿被束缚的白雨两腿一叉,大腿环间同样连接在股绳上的弹力绳被紧绷到极限。子宫内的冰晶石被猛地向外一拉,试图突破那层狭小的障碍。仅仅是片刻的触手玩弄与媚药输送就让白雨浑身燥热难安。随着药力慢慢渗透,体内也燃起了一层欲火。然而冰晶石被这么一拉,与子宫嫩肉亲密接触之下散发出的寒气再次强行驱散着欲火。两股对立的力量在少女的体内碰撞,配合着触手层的舔舐,大脑被各种感觉蜂拥到近乎崩溃,使白雨无法维持魔力的控制。

“哈,哈……为,什么……”再次并拢双腿,蜷缩着手臂跪在地上,避免子宫被寒意侵蚀后,白雨再度凝聚出两道冰箭准备打出。面前的卢迪亚只是看着,一言不发,旁边的斯卡蕾则是一副给自己打气加油的样子。触手层的刺激依旧不断,在媚药作用下已经硬挺挺的小豆豆被触手死死缠绕住,就连微小到不可见的乳孔都被变形成细小绒毛的触手沾上媚药,反复摩擦着。小穴内的凝胶则是粘住了媚肉一般,少女自己未曾触碰过的阴蒂也被全方位的包裹着吮吸。好不容易凝聚的攻击在快感的刺激下再次消散,冰元素也飘进了空气中。

“一定,不可以,输……啊!”

控制着冰直接在斯卡蕾脚下冻结,可还没覆盖住那双黑丝腿外的小靴子就尽数破碎。没有了子宫内寒意的压制,被媚药勾起性欲的敏感部位哪怕是被摸一下都会有触电般的酥麻快感,更不用说被舒适柔软物质包起来来回舔了。

“我,我不要,放弃……”

冰环从脚下开始扩散,没等离开自己半个身位,又是碎成冰屑掉在地上。

“要,要救,她们!哈……”

冰雹在天花板下凝结而出,还未对着敌人发射出去,就失去控制掉在地上,砸出几次响声。

“她们,都,都在……看着,我啊!”

操控着空气中的水分,想要冰封对手,可是在衣服表面泛出一层水雾后,控制再度被打断。

“给,我,死,啊!”

不留情面地直接控制对方体内的水冻结,可这番精细的操控在触手服与媚药的攻势下,还未等斯卡蕾感受到任何一点体温的变化,魔力再一次的被断开。一次又一次的玩弄,远甚于少女的自慰与跳蛋的震动。脸色已经如同填堵小穴的凝胶一样绯红,被媚药吞噬的差不多的理智只是渴望着高潮。然而,小穴里的冰晶石偏偏再这时释放出远胜之前的寒意。白雨被冻的浑身发抖的同时,欲火也被浇灭了。冷与热混杂着贴身的快感刺激,纵使她时实力超群的大魔导师,这般拘束与折磨下也只能败下阵来。

光芒闪耀后又褪去,裙子变回了第一次变身后的样子。双手被捆在身后,两腿紧紧贴在一起的白雨像是被累趴下的宠物小狗,在浓重呻吟下回味着被冰晶石夺走高潮的懊恼。等她彻底回复过来,那已经是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我,我……”转动着小脑袋,些许粉蓝色的长发在地上拖动,白雨看到的是牢房中一双又一双眼神。少女们无精打采地看着她,眼神中透露出的是一股失望与认命。大脑中已经回荡起一句句的嘲笑与指责,在想要拯救的少女奴隶们面前,被玩弄的倒在地上只是想要得不到的高潮。明明魔力在手,却做不出任何一点有效的攻击,直到魔法少女的二段变身状态被解除,做回了被迫维持的精美花瓶。

“我……我,还要,再来……”

“魔法少女,白雨,变身!”

解除变身时,小穴凝胶团吸收的液体被抽回了大腿环上的瓶子。一瓶液体只剩一半,这般再次注入后,凝胶团不足以撑满子宫,什么都没有发生。

“魔法少女白雨,变身!”

“为什么,不,不变身!”

“变身啊,给我变身啊!只是这样……不行啊!”

没有任何反应,在那一道道被唤醒了些许希望的目光中洋相白出,可怜而善良的少女已经不敢去看奴隶们的眼光了。即使是被触发体内奴隶限制被抓的那一刻,她也从未有现在这么绝望。一来一回两次变身,触手服的玩弄,媚药的注入都在她耳边低语了无数遍:

你,只不过是个阶下囚罢了,跟那些被榨乳的奴隶一样。

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救人。

小小白雨,可笑可笑。

低着头,眼泪止不住的落下,白雨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只是独自抽泣。她害怕,害怕被那些满怀希望的少女们职责。敌人已经给了机会,至少归还了魔力的使用权。而学艺不精的自己,甚至没有逼出任何一点反抗就被性欲击垮。

“像这样的工厂,整座城市还有其他4座。大大小小加起来,被抓住的少女肯定是超过一千五百名的……”

“像这样的工厂,整座城市还有其他4座。大大小小加起来,被抓住的少女肯定是超过一千五百名的……”

“像这样的工厂,整座城市还有其他4座。大大小小加起来,被抓住的少女肯定是超过一千五百名的……”

……

面前魔族领主没有感情波动的声音在白雨的耳边回放。自责,懊恼,无助……种种负面情绪充斥着内心,白雨已经陷入了自我悔恨的沼泽内,一遍又一遍地质问自己,为什么就不够强,不能忍着刺激杀了身前这两个碍事地家伙。直到,一声重重的金属落地声,响起在身前。

“当!当啷!”

抬头望去,钥匙那玫瑰金的光芒,是如此的耀眼。

“来吧,放了这里所有的人,我们再说吧……”

点赞
  1. 三光说道:
    QQbrowser Windows 10
    好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