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理清所有线索,明白了为何这只胸部变大的萝莉会以这样的状态昏迷不醒后,接下来的三天内伊琳啥都没做,尽可能地陪在她的身边。中途魔族来送饭的时候发现了魔王特使的糟糕处境后也去禀报了卢迪亚。后者亲自来看时得出了跟伊琳一样的状态,就没有打扰什么。除了自己下床吃饭的功夫,悲天悯人的圣女都用带有淡淡芒果香气的身体给予高烧中的斯卡蕾一丝慰藉。

期间伊琳又尝试了一次过载突破光晶石封印的挣扎。这次把突破点放在乳房内两小颗光晶石的她仍然没有成功。那时的她看着依偎在自己胸口、安详的神色中藏着痛苦的绯红脸颊,也是若有所思:“要是跟她坦白的话,她会愿意主动放了我吗?”

“或许吧……”

“只要答应她在战后陪她继续做那些羞羞的事情,是不是就可以了呢?”

无比香艳的幻境也就是一天前的事情罢了。纵使嘴上极其抵触,那种身体每一刻都被以快乐的方式玩到虚脱,走绳后累得趴在地上一点力气都没有的体验,伊琳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体验过了。

“教廷的生活,还是太压抑了……其实不是被拘束在这种相对密闭的礼裙里面,偶尔玩那么一次还真的挺爽的……”羞红了脸的伊琳又把头埋了下去,“性欲什么的,就真的如同他们宣传的那么坏吗?如果是,那为何人生来就要有这种感觉呢?”

“好奇怪啊!我为什么在想这些东西啊……不到真的万不得已,肯定是不会跟这只蠢萝莉讲清楚的呢……”

……

“嗯……”

随着时间逝去,斯卡蕾的体温慢慢降低,呼出的气息逐渐匀称。终于,哄小孩睡觉一般的伊琳从眼皮间看到了那对紫色的眸子,悬着的心也慢慢放下。

“醒了啊,感觉身体怎么样?”

“唔……迷迷糊糊的,睡了好久……还是有一点晕晕的,身体是好了不少的样子……伊琳姐姐,过了多久了?”

“多久?三天半吧……现在是早上了已经。”斯卡蕾的脑袋依旧埋在伊琳的乳沟上方,项圈延伸而下的铁链早就被体温捂热了,躺在上面偶尔撩拨脸颊还有几分惬意。

活动了下身体,一股脉络疏通、关节重新结合在一起的奇妙感让这个一直被体制困扰的炼器师开心极了。作为融合所有药材化为能量的代价的艰辛过程,也在自家姐姐大人的陪伴下度过了。

“过了三天……嗯啊,以后还是不乱吃东西了……”纵使意识极度不清醒,斯卡蕾依稀记得身边一直有一个又大又软、带着美少女香甜味道的芒果抱枕。喝下玉露延髓后她就发现身体不太对劲,意识到体内药材能量开始暴动后交代完一些事情就躺上了床。也多亏忙于研究的她提前吩咐好魔族安顿了被双头龙插了个爽的伊琳白雨二人,晚上才能享受到这般舒适的抱枕。

斯卡蕾身体无恙,伊琳也着实为她开心:“不过啊,臭小子,在黑翼城还骗我,想让我喝那东西然后被催乳,是吧!这笔帐,要跟你好好算!”

“欸嘿嘿,不要这样嘛姐姐大人……人家,人家才恢复……而且后面还要忙呢……您看能不能晚点再说……”

“不——能!”完全板下了脸,伊琳一副严肃的样子,“满脑子就知道玩我,不给你点惩罚以后还像什么样子!”

“啊……哦,那,那好吧……什么惩罚嘛……”

“就惩罚你,研究出改善乳汁质量并解放所有被榨乳的奴隶吧!”脸上阴云散去露出彩虹,伊琳看着这个本来腹黑的小萝莉露出低头认错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在幻境里体验了一般榨乳的她可算是明白了那种身体被肆意妄为玩坏的糟糕感觉,特别是乳汁工厂内的榨乳器肯定还没有柔软的触手那么温柔。

“啊这……”飞快地反应过来,斯卡蕾心中洋溢着喜悦,“是!一定完成伊琳姐姐的任务!”

“怎么样,有头绪了嘛,拿自己身体做的实验?”

“嗯!大致方法已经清楚了!”掀开被窝爬起来,一股胸口传来的陌生下坠感让斯卡蕾差点没反应过来,“咦?这是……等等,我,我变大了!我居然真的变大了!好棒好棒!终于可以感受,感受到胸前乳房的重力了!终于可以感受到肩膀被拉扯的酸痛了!唔,好棒!”

“哎,这算什么,久了你就知道不好受了!”

“什么呀,管那么多干啥!至少现在……”还未发育的贫乳到现在快有C的小山峰三天之内就完成了,感叹玉露延髓的神秘之余,斯卡蕾一把就摁了过去,“可以跟伊琳姐姐的大欧派贴贴了!”

一大一小的小球撞在一起,斯卡蕾一个发力就把乳房按的有些凹陷下去,全方位刺激带来的快感远不是之前贫瘠的乳房能比的。

“嗯啊,混蛋……给我下去,脑子里就不能装点有用的东西吗?”

“嘻嘻嘻……现在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嘲笑白雨酱啦!哼,趁着她还没变大要抓紧嘲笑!”

“就知道揩油!事情想得怎么样了,真的有办法能解决吗?”现在的伊琳已经无法把尼塔城内的产业置之度外了,虽然玩脱的她是做不到什么了。

“有办法的哦!只要研究一份类似的药膳给白雨,把侧重点放在赋予体香之类的地方,配合着玉露延髓一起服用应该就可以了!呐,就像之前给伊琳姐姐用的灌肠液,是不是现在整个身体都香香的呢?”

“那个吗?香倒是有一点,就是使用方式也太奇怪了吧!还有,芒果味的体香,不好闻!”

“咦?人家很喜欢就是啦!正好卢迪亚前面送过来一批药材,加上拍卖会上买了不少东西。这次是不用担心了。”

“哎……去吧去吧,那家伙似乎还有事情找你呢,前两天来看的时候,他似乎有什么急事找你。”

“唔,那咱去找他看看!”

“看了这小子好久呢,这几天……”自己也没好好休息,想着呆在这座工厂里也不能跑去干啥,伊琳干脆决定再去睡一会。

换上衣服一阵小跑找了一圈,斯卡蕾最后在办公室找到了卢迪亚。这位群主也是敬业,一大早就忙活起来了。

“啊!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啦!身体很棒很舒服……你急着找咱肯定也不是为了说这个吧!”状态恢复的很快,斯卡蕾又回到了平时小恶魔的形象。

“的确……不过这还是太危险了……唉!真要喝之前也不会找我问一下的!”暂且放下了桌上的信封,卢迪亚摇了摇头。
“哼!要是让你这家伙知道,还能让我喝?”

“也是呢……不说这个了。”从旁边拿过一杯装在精致容器内的乳汁摆到前面,卢迪亚另一只手提起刚刚的信封又正色说道,“就在前天,保守派里激进的那批的又来交涉了!他们说这次袭击后要再扩大捕奴队的行动,抓捕更多的奴隶来填补。可黑翼城那边的损失不小都不说了,这次来一个白雨,下次又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战斗……”

“咦?那这个是……乳汁?”斯卡蕾揭开盖子一看,里面的液体好似融化后的白玉石,粘稠度比一般乳汁更胜一筹不说,表面沉淀下来的奶皮也不是普通乳汁可以做到的。

“是的。为了证明他们理念的正确,过段时间他们要发起一场乳汁品鉴大会,借此来抨击我们一波。这就是他们下的战书了,什么新开发的浓缩提炼技术的产物。尝尝看吧,再告诉我有没有把握。”

举起杯子一口喝下,纵使知道这是属于敌人的宣战,斯卡蕾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满足:“没想到,看着挺粘稠的,入口居然非常顺滑的流入喉咙,丝滑度远超普通牛奶跟前几天喝过的……就算要说味道,这般奶味醇厚也不是那些货色能比的……口腔内都残存着一股持久的奶味,值得称赞呢!”

“唉,难啊!出了这么一个难题,实在不行的话,就不用……”

“不,还是有机会的!”困难在前,那对紫水晶般通透的眸子中传递出来的,只有战意,“三天前质量下降的分析就已经完成了!如今自己感受了一番后,玉露延髓的真正药理尽在咱心中!如此一来,凭借白雨的身体不是没有机会的!”

“你都弄清楚了?方面跟我详细讲讲吗?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记录下来……”

“没问题!”

“保养这块有几个非常大的因素。一是人体在被负面情绪占据的时候,体内会自行分泌一些物质,那天在炼药室里我都提炼出来了,有兴趣可以去尝一下还保存下来的黑色残渣。二是榨乳器这种不科学的道具会破坏乳房的形状与质地。长期使用下来那些奴隶的乳房都是软塌塌并且下垂的状态,原本更适合美味乳汁分泌的环境就被破坏了。当然还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若是奴隶们自己有动力,想着产出乳鸽中的美味的话,品质也是一定会上来的……”

这些条件着实让卢迪亚皱起了眉头,困难是困难了点,但没有头绪才是最难办的:“不错,有些跟我想的也差不多……继续说,玉露延髓的研究呢?”

“至于玉露延髓这种神奇的东西,还真是从来没见过……它的药理很独特,除了会让女孩子们在没有怀孕的情况下借由食物产生乳汁外,还能强化体质……”说到这里,被贫乳困扰了很久的小萝莉还特意捏了捏胸前已经有规模的乳鸽,“其实这样宝物还有一个独特的用处。要是在服用之前服用下特定的各类药材,让它们的有效成分囤积在体内。后续随着玉露延髓的药效,这些累积下来的药材全都会在短时间内转化为无主的魔力,也就是——能量!”

“能量?”

“没错!就是能量!虽然现阶段还没有明确的定义,但一般我们会倾向于这么称呼这种与魔力不太一样的存在。”

“嗯,那么这个能量与药材又有什么关系呢?莫非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的身体素质吗?”卢迪亚说来惭愧,自己族里的宝物,反倒先是被他人搞明白的,“各种草药这两天送来了不少,跟你上次拍卖买的东西都堆在一起了,这倒是不用担心。要是再有不够的话晚点再看看……”

“催乳与胸部变大,本质就是这股能量对少女身体德一种改造。也是之前咱吃了很多天才地宝,借由玉露延髓的神秘药效融合在一起后,一下子体内太多能量无法控制,才会晕过去的。但是多亏了这次的经验,我有把握能调配好赋予白雨身体独特体香与味道的药膳。只要让她好好听话都吃下去,再服用玉露延髓,击败那些恶心家伙们的浓缩产物也不是没有希望的!”

“不错,反正这也是唯一的希望了,那就把机会让给你……只是,你刚刚是不是没有提到性欲这一块呢?我们的情况表明,在性欲高度亢奋的情况下奴隶们产出的乳汁也会更可口,不然在生产过程中也不会一直催情了……”

“这个现象我也注意到了,但强制高潮不一定就是就好的办法。只是想要维持身体发情的话,边缘控制可能会更好。”为了防止卢迪亚听不懂,斯卡蕾还特意解释了一下,“所谓边缘控制,就是维持女孩子们的发情状态,却不让她们高潮。虽然这样精神上会很痛苦,那也总好过无休止高潮对身体的损伤了。而且那样子的话,后面达到高潮的时候真的可以爽到起飞!”

卢迪亚听完若有所思:“这样也便于日后的监管,那我大概明白了。如果几天后真的可以大胜一场,反对的声音肯定会消去很多。现在的话,就剩最后一个问题了……”

“什么问题?时间不够吗?应该要不了那么多天吧,人家消耗那么多的药膳,也不过寥寥几天。赶得上品鉴日程也不难吧……”

“不,是白雨!”卢迪亚拿出了变身器与极高品质的冰晶石递给斯卡蕾,“你昏迷的这几天,我也没动她,就是找了个房间把她关在里面。她感觉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情绪非常低落,一幅怎么样都无所谓了的样子,你看……”

旁边的魔力屏幕上展现着工厂里的几处情景,其中就有一面是一个躲在小房间内的女孩子。白雨已经换上了正常的白色朴素连衣裙蜷缩在柔软舒适的床垫上。手铐与项圈的束缚让她逃不出房间,只是这般双手抱在缩起来的腿身前的模样,似乎已经认命了。

“她整整三天都这样子了?”这副颓废的样子怎么都无法让斯卡蕾把她跟差点拆了这座工厂的大魔导师联想到一起,“不应该啊,前面人家跟她在拷问室玩的时候都不是这样子的……”

“没错,除了吃饭与排泄以外,她就没离开过那张床。哪怕我过去的时候,也是一言不发……”卢迪亚面露难色,“你知道的,我又不可能真放了她。先不说别的魔族同不同意,放走她后再来一次先前那种灾难的话就真的完了。只是,也不想再伤害她,于是只好把她关起来。”

“她大概是,觉得那些奴隶都被救走了,自己反而自暴自弃了吧……”

“可能是。但根据你刚刚说的,这样子的她可不适合吧!”

抛了抛手里的六芒星与冰晶石,斯卡蕾若有所思:“不怕,办法还是有的……只是,要先委屈一下她了!”

……

“嗯……”

【我这是,在哪里呢?怎么感觉身体好奇怪,有点累……】

“唔呜?唔!”

再次恢复意识,想要说话,伊琳的嘴里却被强行插入了一根触手管道。

【可恶!这不会是……】

扭了几下脑袋,恶心的触手就是贴在嘴里纹丝不动。几根纤细的触须甚至绕过她的舌头,把这根粉红色软物绑在了触手管道上。下端卡在嗓子眼处本来就很难受了,乱晃之下反而弄得她想呕吐。吐不出东西不说,喉咙里插着东西嘴不能闭合之下伊琳又是一阵干呕。

“唔,呜唔!”

不知什么液体从触手内强迫灌下喉咙,想咳嗽都咳嗽不了,伊琳疯狂地扭动身体,却发现各种拘束具都锁在她身上,被交叉高高吊起的双手似乎被锁在有一层东西覆盖着的项圈上。手往后稍微一拉不仅脖子处的压迫更强了,连乳头阴蒂上面套着的小圆环都震动起来。

“唔,呜呃,唔……”

乱动了半天,最后发现双脚也被折叠捆着按在地上,根本无法抬起。最气愤的是除了一些拉在乳房根部,躯干,大腿与脚腕处的宽而厚重的皮带以外,还有一堆形状像绳子但软乎乎的东西捆绑着自己的双腿,手指与脚趾。蜂腰处也有密密麻麻的蠕动感,好似有好多湿润的小虫在爬来爬去。身下垫着一层软绵绵的东西不说,上面还有一滩黏糊糊的液体。膝盖以下腿的部分都泡在里面的感觉糟糕至极,但身体被这么捆着伊琳又站不起来。

正当不知所措的伊琳在胡乱挣扎时,视野盲区内扬起几根触手,都对着她裸露的香肩与臀部招呼了过去。

“啪,啪!”

“唔咕!唔!”

“啪,啪,啪啪!”

“咕……唔嗯唔唔唔!”

触手鞭力道不小,每次击打在仍然挂着不少白色乳汁的肌肤上都会发出耳光般的响声。可偏偏质地柔软上面还带有一层粘液的恶心鞭子在造成短暂的疼痛后,又不会在伊琳本就强韧的肌肤上留下什么伤口。喊着触手被抽的呜呜叫听在她嘴里就好像自己在叫春一样,不说本来被人用这种侮辱性的东西抽打有多屈辱了。

“唔呼,唔……”也是被抽了几下人才清醒过来,停下乱动的伊琳虽然三点在附魔皮革拘束衣的骚扰下仍然刺激不断,身体逐渐发热起来。

“啊啦啦!咱的色情圣女宠物小姐!怎么样,在新家还住的舒服吗?”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被蒙着眼罩的伊琳不用看也知道是上次那个把她玩到累趴下的变态黑影。嘴里的触手撤了出去,大吸几口气后她便叫骂起来。

“呼,呼,哈啊,哈……又是你这,混蛋……咕,呜?”看不见的她自然不清楚触手的位置,一对银牙还没吐出几个词又被插了进去。触手在里面一阵乱搅,被恶心到的她直接用牙齿狠狠地咬了下去,不想看似柔软却富有弹性的触手一下子就让牙齿滑开。没有起到任何反抗作用不说,牙龈与舌头接触到绵软东西的体验,让她想起了那次被斯卡蕾强行舌吻的糟糕体验。

“哎呀呀呀,圣女小姐脸红了呢!被触手强心插进口腔都会觉得这么舒服吗?那真是只足够色情的宠物!”倒也不是伊琳真的被插的发情了,在这般强迫的欺负下,她又怎么可能维持身体一动不动。身上本来就被锁着一间堪称挑逗神器级别的皮革拘束衣。像是胸前敏感的两点都被内附绒毛的小环卡着不说,上方一道接在乳环上的皮带让蓓蕾不能下垂的同时,底下一串红水晶吊坠又把乳头往下拉,单就身体晃来晃其都会被刺激到。所有的皮带把腰上,胯下,阴蒂,手腕与乳头上的各类淫具结合在一起的同时,随便一点身体不安分的动作都会让所有的环被拉扯。这就造成了只是口腔被触手玩弄都会刺激到她全身的原因。

“呜呜嗯,呜!呜嗯……呜,呜呃……咕咕呜咕!呜呼呼呼,唔……”本是觉得触手就在嘴里甩来甩起弄得她恶心,结果插了一会后触手前端展开,愣是射出一大团浓稠的液体才撤了出去。

“怎么样,自己产出的乳汁好喝吗?这可是本王的恩赐呢,今天也要加倍努力,让本王能享受一顿圣女牌牛奶浴,知道吗?”

“咳咳,咳咳咳……”想象了下自己牙齿间全是白色粘液的淫荡场面,伊琳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才不要喝自己被榨出来的乳汁,“啊,啊呸,呸,呸,呸……死,死变态,我呸!给我滚?”

“哈?好心赏赐圣女小姐的,就这么浪费?还有那是什么称呼,给本王改过来!”

“我呸!这,这都是假的,你是假的,我在这里也是假的,休想再糊弄我!”知道这是幻境后,伊琳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她才不怕身体被欺负呢!如今知道自己在这处淫狱内的香艳场景不会被丢到教廷去后,她已经无所畏惧了。

“什么?圣女小姐是疯了吗?昨天还一口一个主人叫着的,本王还想念着今天大早就来看看小宠物了,没想到啊,还是不怪!”非常生气的黑影已经不再是之前那故意装出的老鬼声线,“不乖的宠物,要好好罚!先从不浪费粮食开始!”

“才不要!”闭紧双唇做好抵抗,却不想插在小穴里的触手猛地一个穿刺,狠狠撞在子宫颈上,以过分的方式敲开了她的嘴后,上方的触手又是插入。

“唔,唔嗯,呜嗯……”

【可恶,早知道,不,不睡什么觉了……

要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该死的老娘明明陪了那个死萝莉主人睡了三天!还给我拖到这里来整那什么结算!】

知道是不是幻境是一码事,能不能脱离又是另一码事了。困住伊琳的魔王淫狱可能是圣魔剑鞘自带的虚构精神世界,但伊琳又不知道怎么才能脱出。最要命的是每次在幻境最少也要有个大半天,真实世界的自己才会醒过来。

【还,还不如不知道呢!】

想着,气着,羞耻着,口腔中耀武扬威的触手又完成了一次喷射。被迫品尝着味道远胜于一般牛奶的饮料,触手撤出后伊琳才得以贪婪地吸进一些空气。

“一点,都不准浪费!自己全部吞下去,不然下次直接插在喉咙里射!”黑影的口气依旧十分生气,目不能视的伊琳无奈之下还是把那些乳汁咽了下去。

“哼!这才是乖宠物!听好了,以后要一直自称宠物,不准说第一人称,知道吗?还有,每天都要上交乳汁!刚刚又浪费了那么多,后面必须好好补回来,知道吗!”

“我,我不是宠物……你个蠢货,不过是浮云一般的存在!”黑影的口气可谓是嚣张跋扈,伊琳同样被气到了。

“又不听话!”

对于被鸭子坐姿势捆在浅浅一层乳汁的伊琳,还是看不到背后挥上来的触手鞭的,一连几下打的她反而更强硬了:“啊,呜……混蛋!别,别以为这样,就行了!本圣女……嗯啊哈,绝对,绝对不会屈服于,一个鬼影子,一个假货!”

昨天肯一口一个叫主人的宠物现在居然还敢自称本圣女。稍做沉寂后,黑影尖锐的嗓音发泄着怒火:“好啊!一个战败的色情宠物,面对自己未来的主人用这种态度啊!如此傲慢无礼,是该给圣女小姐一点教训了!”

视线被眼罩隔绝,身体又被紧紧捆绑的不妙处境下,唯有发掘幻境的事实支撑着伊琳的反抗:“我才不会怕你这种虚影的!”

“好啊!那就给你点惩罚!今天本王就在这里等了,到时候不把你玩到跟昨天一样,累得趴在地上只会喵喵叫就别想停下来。”

“你,你又要,做什么!嘶,嘶啊!混账,东西……”首先被责难的就是阴蒂,一只细小的阵插进去后,伊琳觉得那块媚肉被注入了什么东西。忍着疼痛嘴上继续叫骂后,胸前被金属环箍住的乳头也遭到了同样的对待。

“你,又给我,打,打了什么!恶毒!”

“嗯哼?怕了吗?疼吗?没事,等一会就会舒服了。嘻嘻,强效的媚药,看看圣女小姐会不会喜欢!”

“媚,媚药……绕,饶不了你……”

火热的感觉借由神经末梢丰富的三点飞快地在体内扩散着,大口喘着粗气,还没过多久伊琳说话就有些困难了。早就勃起的三点上面好似有小蚂蚁爬来爬去不说,仅仅是金属环内部绒毛的接触,皮肤都会反馈触电般的酥麻。

“啊呀!还真是很快就进入状态了呢!”

“才,才,没有……”

“哦?”

“嗯,啊啊啊,啊……不,不要……”被注射高浓度媚药后才过了几秒钟,刺进嫩肉的疼痛就被快感驱散的一干二净。三只圆环都开始工作后,震感的酥麻与小绒毛不断撩拨敏感部位的热痒交织在一次,使得反馈到身体的快感成倍叠加着。欲火传遍全身后,被拘束在原地的可怜圣女似乎有点坚持不住了。

“嗯?是不是很舒服呢?没有用的哦!魔力被封印的圣女小姐跟常人又有什么区别!要是老老实实认输,就跟昨天一样以宠物自居,本王可以考虑绕过圣女小姐一次!”看着伊琳小脸被绯红沾满后,对注入媚药效果非常有把握的黑影又得瑟起来。

“昨天,天……哈,那,那是……不,不知道……今天……再也,也,不会……”

“哼,来看看圣女小姐丢人的模样吧!都喘的那么大声了,老老实实做绒布球不好吗!”

重新恢复视线,伊琳看到的却是自己被拘束在原地的样子。如同她想到的一样,脚下坐着一大摊自己被榨出来的乳汁,身体又被触手一圈一圈地照顾着。双脚捆在一起半跪半坐的样子甚是软萌,是平时以强硬自居的她最讨厌看到的样子。就连手指脚趾都被纤细的触手丝缠绕着,她越是不安分,这些触手的动作就越大。自己都被捆死了,这个死影子还要用加那么多不必要的束缚折腾她。越是想她便越不想屈服。

即使抛开那些粉红色的触手,伊琳身上的皮革拘束衣也甚是好看。束腰与乳房根部勒紧的皮带凸显了她的身材,而一道道拉过肌肤上的皮带又勾勒出女性完美的曲线美。因为黑影恶趣味玩法而挂满身体的白色乳汁补上了最后一丝淫靡。

但即使身体被玩弄到这般地步,面红耳赤吐气如牛的圣女小姐仍然强压着体内愈发旺盛的情欲,做着口头上无意义的抵抗,倒是进一步扩大了魔王的征服欲。

“哼!也好,随随便便屈服的货色,本王看不上!就把圣女小姐丢在在这里好好榨乳,本王倒要看看落败的丢人宠物还能坚持多久!”

触手花呼之欲出,黑影特意操控了眼罩提供的视野,好让伊琳看着紫色的媚药液体被抹上了触手花蕊上,然后对着乳房两朵花就收紧上去。

“呜,哇啊,哈……又……不,不要……”纤细到能插进乳房内部的花蕊非但被涂上了一层媚药,表面也长出了跟乳环内部一样的绒毛。伊琳感觉媚药被慢速旋转的花蕊渐渐涂抹到了乳房身出她从未触碰过的地方。布满花瓣内部的吸盘们进行着之前走绳时的刺激,根部被皮带收紧之下,高耸出的乳房避无可避,过分的欺负下伊琳的上身直接瘫了下去。

“不可以这样!像什么样子!”触手爬上项圈缠绕几下,强行又把伊琳的身体拽起,留有一定长度让她上身能够摇摆的同时,也加大了她的体力消耗。裹在脖子上的触手又往下慢慢爬去,一直到接上插进伊琳小穴的那根触手才算完。

片刻的吮吸刺激后,触手花整个往里面一顶,把乳房压的稍微凹陷的同时,伊琳的身体又被向后推了一把。脖子处的活动被连接到小穴的触手感知到后,只在强迫她张嘴时有过动静的触手又是往里面一插。媚药效果扩散到全身后随便一点撩拨都会带来平时数次完整抽插的刺激,小穴内的爱液不断流出,跟从身上滴落的乳汁汇聚到了一起,共同浇灌着最底下的触手肉垫。

“呜,唔哈……啊……”伊琳算是明白脖子上接到小穴的那根触手是干啥的了。乳房上的触手花一吸一放,配合着从后面捆住项圈的触手控制着她身形不断摇摆,拉动作为连接绳的触手后,小穴就会被抽插一次。除非她能强忍各处的快感控制着发热躁动的身体坐直,不然小穴也会一直被刺激。对于说话都成问题的圣女,任何一点额外的体力消耗都是很难维持的。

“本王,再问最后一遍!到底是从,还是不从!”

“你……你,爬……”

“好,很好!那么就别想高潮了,直到向主人臣服的那一刻!”激活了小腹上的淫纹,哪怕刺激足够突破阈值,反抗的伊琳也无法登上欢愉之巅享受绝顶。皓齿再次含住能强制灌下液体的触手后,额外两只粉嫩的小喇叭扣上了伊琳的耳朵。

视线再度被操控,伊琳看到的是一位身高一米七有余、前凸后翘的美丽女子。丰腴娇躯上仅有一道一道的皮带修饰,非但敏感部位遮不住,看起来还更淫荡了。正面端详过去,被拴着吊起的乳头下面挂着华丽的红水晶吊坠淫具,勾勒出脖颈曲线的项圈上仅有的一小段铁链被触手缠绕着不停往前拽。交错的皮带稍稍吃紧凝脂般的肌肤,凸显出的肉感也是一种她感受不多的身体美。

后面看去的话,最显眼的就是混着些许血丝的银色长发了。糟糕的是,头发上都挂着不少乳白色的浊液,混着柔顺秀发慢慢滑落。底端微微翘起的头发遮盖住大半个美臀,仔细一看长在恰到好处位置的臀肉上也挂着汗液与乳汁的混合物。头发遮盖了小半个手臂,最关键的手铐与接在项圈上的锁链却是一览无余。

“唔哈,好……舒服……走,走的,好累……啊哈……嘶啊,不,不要……”最色情的还要属横跨少女股间的触手绳了。哪怕踮起脚往前走,少女依旧无法阻止股绳吃入两瓣媚肉。她背后的股绳上都沾上了晶莹爱液的同时,脚下的触手小径上也有滴落的乳汁。脚镣与大腿环的双重禁锢下,拖着一个铁球步行的少女每卖出一步,身体都会颤抖几下。若不是有着根股绳作为固定,她无法分开的双脚又被锁再这根股绳上,怕是分分钟就要摔下去。

少女的身后还有几根蠢蠢欲动的宽触手,一旦她身体有过多的停顿,那些坏东西就会对着她美丽又淫荡的背影招呼上去。抽打后的她又会踏着更加颤抖的步伐迈出一步,口中还会吐出色情的呻吟。一步一颤的少女被拘束的很是严密,拖着铁球在不平整触手地面上走的她每一步都小的可怜。然而眼前等待着她的却是前方布满数个大凸起、看不到尽头的走绳地狱。

“唔,呜呼,嗯,嗯……”即使知道这是幻境,知道眼中的少女就是自己,真正看到的时候伊琳才知道自己是以多么色气的样子走完这段触手股绳的。在陪伴斯卡蕾的三天里她有想过,但一个又一个的细节,比如挂满乳汁的身体,耷拉在臀部的银丝,还是那不停甩动的红水晶吊坠都远超这位清纯圣女的想象空间。

“呀哈,怎么,看着自己被欺负的样子都能发情啊!都这么舒服了,说出来不好吗?”考虑到嘴里插着触手,黑影还提供了别的办法,“要不圣女小姐呜呜呜一样叫床叫三声,本王就赏你一次高潮,如何?”

“唔……嗯!”虽然再次做出否定,但黑影的话还是说进了伊琳的心里。的确,不管是皮质拘束衣,还是项圈、乳环、吊坠,抑或是少女完美比例的身体跟上面挂满的白色乳汁,都是让人拍案叫绝的色情元素。可真正令她害羞的是,即使手被交叉高高吊起接上项圈,脚上锁着过分多的束具,视线里的少女仍然用那随时都可能摔倒的步伐,顶着卡进下体的粗大触手摇摇晃晃的前进,甚至还要滑过那些刻意用来刺激她下体的触手绳结。这种被各种色情道具欺负到极限情况下的柔弱坚持,让她内心升腾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欲望。

【明明,那就是我啊……可我却想,再,再去欺负她……比如挥动那个,触手鞭子……

不,好,好奇怪……

虽然自己的确很漂亮……但我为什么,可以色到这种地步……

啊,好奇怪!】

挥之不去的纠结干弥漫心中,伊琳直接闭上眼睛。可耳边的声音没有褪去的同时,视线内的少女终于走不动了,在一阵电击后耷拉在股绳上,忍受着被榨乳的刺激恢复着些许体力。

“是不是很惊讶呢?这个眼罩也附魔了,就是圣女小姐闭上眼睛也没有用!来吧,昨天在本王精心设计的淫狱里被玩的那么开心,最后一把瘫倒怎么也拽不起来。今天,就欣赏个够吧!”

“期待这位强硬圣女小姐,彻底沉浮在人家身下的那一刻哦!”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