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点五_间幕

位于乳汁工厂内临时卧室的床上,累坏了的圣女还未醒来。薄薄一层被子遮掩了裹住她曼妙身材,在这之下她疯狂扭动着躯体。面色潮红的她红唇轻启,喘息的同时梦话不断。

“不,不要,怎么还,还吸啊!停一下啊,坏,坏掉了……乳房都,都要被整个,吸下去了哇!都,都好几个小时了……让宠物,休息一下啊,啊啊啊哈哈啊啊!不,宠物错了,不要,不要再开了,求主人了……呜哇啊啊哈,饶,饶了奴隶吧……再也,再也不敢求饶了啊,主人大人……一定,一定每天,都,都上交够分量……等,等等,那,那是什么……太太大了啊,不,插,差不进去的,主人大人……进……呜呃啊啊哇啊啊哈……小穴,被,被填满了……炸了,要要要要要,炸了哇啊啊啊……乳房也……嘶,嘶嘶啊,呃啊哈……不,不要推了,已经,已经满了啊,进,进不去了……好,好多,乳汁又要喷,喷出来了……不要啊,不,这时候,不可以再,再堵上啊……求,求求……唔?唔嗯唔,唔,呜嗯!唔,咕唔……”

“嗯,啊!这里是!”映入眼帘的是卧室的天花板,而不是魔王淫狱那恶心的触手肉壁。伊琳反应过来之后只觉得这觉睡得一点也不安心。浑身冒了不少汗不说,小穴已经不知道湿成什么样子了。

“这觉睡的,真是,一点也不舒服!上次虽然很糟心,但好歹是被捆在浴室里,还算有休息……可为什么这次还要被拖去走那什么绳子啊!可恶,这究竟是怎么设计出来的幻境!”生气的骂了几句,伊琳才发现到身上似乎有什么不对。胸前两只在幻境里饱受乳环震动与触手花吮吸的丰乳上面,被压着一个热热的东西。被子底下那个大概成原型但接触面有着些许凸起的不明物体似乎还在磨蹭着裹住乳房的高级蛛丝布料。

“好怪……那是什么……”

此时的被子反而成了碍事的东西,双手被反绑侧躺的情况下,伊琳愣是折腾了半天才把被子抖下去,中间又难免被震动棒刺激了不少。原本那还指望贞操带里那些触手能趁睡觉时清理一下爱液,偏偏每次做梦都是这么刺激。难得一次没被幻境折磨的,子宫又被堪比前次幻境中乳汁的魔力液填满了。

“嗯,嗯啊,啊……”

斯卡蕾大半个身体还藏在被子里,不过凭借露出的一点上身伊琳就知道这坏小不点就是一丝不挂。只是这样的话还好,愿赌服输的她还是认了。小萝莉脸上挂着的红晕密度可以用可怕来形容不说,呼出的热气连隔着有些距离的她都能感受到。

“奇怪啊,为什么会这样子……白雨跟我昨天后面被人解开拉走,没啥事情干就先躺床上休息了。高潮了那么多次也很累……怎么再次见到她就是这幅样子了呢?

她身体真的好烫!本来保养的似乎还不错的肌肤都变得这么红了……

怎么办呢?

不行,要是这家伙出什么事了,那我后面可怎么办!”

被纯白蛛丝手套包裹的双手无法使用,伊琳还得费劲的挪动过去后用额头抵了上去。传来的温度让她一阵后怕的同时,闭着眼睛的斯卡蕾又低语了几句:“不,不要……离开,伊……姐姐……求……”

“这……”

【出去叫人吗?不对,那也太反常了……讲真要不是那个什么城主对人类很是友善,我可能早就被怀疑了。按照我真正被抓住的情况,还巴不得这个制作拘束礼服的人死掉才对!

先自己帮他看一下好了……】

伊琳小心翼翼地控制魔力外放,暖洋洋的光元素们包裹着似乎是高烧不退的小萝莉身体后,顺着口腔一路往下。长出一口气,她紧绷的心神也放松下来。

【还好这些小玩具没有乱动,不然只好忍着刺激感知了……】

柔和的魔力在体内游走一圈,银发下的翘眉皱起,伊琳逐渐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她体内,好混乱……热的像火山喷发一样!似乎是吃了什么天地财宝,身体一下子不能完全吸收……

不对,这小子明明精明得很,懂得也很多。照理说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把身体整成这个样子啊……”

再控制魔力更深入的探查后,疑云才稍稍解开。

“嗯,炼器师体质很弱……她平时就有吃不少药材之类的。那些好东西被吸收了一部分,还有很大一部分沉积在体内。通过积存在体内营养与能量的长期滋润,这的确是一种逐渐改善体制的好办法。之前我也见到过一些用药膳逐步改善体制的,可做到这个级别的还真的是第一次……

似乎是吃错东西了,有一股特殊的能量激发了那些沉积的药膳,导致一时间无法吸收。”

自言自语说了几句,伊琳回忆起当初接受可怕的圣女传承力量的经历。那种身体每一个毛孔都被撑爆的痛苦,哪怕在现在实力通天的她都是一阵后怕。

“嗯……沉淀下来的所有药材本来是以一种柔和的方式慢慢融入体内的……在不明物质的引入后,这些东西进行了一种更霸道的转化方式——先生成的是无主的能量撑在体内,这些能量需要与她的魔力慢慢接触,再是被同化才能吸收……但是她的转化太慢了,这些满溢的能量只能开始强化她的身体。

要是可以平安度过的,她的体制与魔力都会有一定的提升……”

【可就算我有百分百的实力,这种事情也帮不上的。魔力一开始接触,那些能量反倒会开始向我转化。在她的体内进行其他趋向性的魔力转化会引起自身魔力的排斥,后果不堪设想……说起来炼器师的战斗方式,很大程度就是转化生成与操控能量。她要是醒着反倒会好一些。

不可能!要是她有办法的话,还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姐,姐……抱……抱,近,一点……”昏迷中仅剩的意识让斯卡蕾反应过来怀里似乎少了什么,可不堪重负的身体让她的行动力比被拘束的伊琳还捉襟见肘。除了从张着凭借物理方式做一点微不足道散热的小嘴中吐出零星的几个字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我不可以出去叫人……

但过段时间肯定会有魔族来的。既然这样,让他们去禀报消息会好得多。那么装睡就可以了……”

调整了一下姿势,让斯卡蕾露出半个小脑袋在被窝外面。如此一来只要有魔族进来,很大概率会看到她略微发涨的潮红脸蛋。稍稍分开一些距离后,听着对方气若游丝的痴迷呼唤,那个小恶魔般萝莉一句又一句的话闪过这位好心圣女的脑海。

【那,那可以叫伊琳姐姐嘛?

果然,是,伊琳姐姐,最,最喜欢啦……

伊琳姐姐听说过玉露延髓吗?】

眉头一皱,茫茫大的信息之海总算汇聚出了一处焦点。

“她是喝了玉露延髓了吗?的确,那似乎是她少数不熟悉的东西了。可照理说应该不会这么鲁莽吧……”

【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对女孩子呢!】

徘徊在乳汁工厂内,听着看着,直觉告诉伊琳那生气的神情绝对不会有假。

“改善乳汁质量……玉露延髓……对了!白雨似乎是这家伙去拷问的!她当时想的,应该也是保护白雨吧!”

线索如同星空绘卷中的明亮闪光,逐渐连接起来。以不便的身体移动了些许身体后,被子下小萝莉的乳房露了出来。

“变大了……对!这个大小,一定是变大了!”

“我懂了!玉露延髓就是这座城里用来催乳的产物!现在她自己喝下去了,是在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以此找到能大幅提升乳汁品质的办法!炼器师啊,果然是很疯狂呢……天才终究不是常人,这就是她小小年纪如此成就的原因吗?”

“什么啊,这小子……”再度端详起那张发高烧一般的脸,不同色的眸子传出的却是同样的心疼与怜悯。

“想……要……姐姐……不要,离开……”绵绵细语,传递出的只有身体快被撑爆的极度痛苦中一点可怜而幼稚的祈求。

终究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蓝莓奶油蛋糕色调裙装包裹的身体又挪了过去。不需要再用被子作为掩饰,伊琳主动把乳房贴了过去,一左一右两团凸起对着她的脸蛋按了上去。

“欸嘿……大,大芒果……好,好软……”

隔着丝绸仍然能传来热量,修长的娇躯一个侧身带动着小萝莉的身体一起转过,看着脸色好转些许的她,伊琳欣慰的笑了。

“小色狼……让姐姐陪你吧!”

“个臭小鬼,歪脑筋一套一套的,还想骗我喝呢,最后却给自己灌下去了!”

“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吧!”

“不过,只允许这一次哦!”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