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就在伊琳心情复杂忍受着被体内欲火操纵的魔法少女一次又一次的抽插时,斯卡蕾正在地下工厂的会议室内与卢迪亚交谈着。大而宽的会议桌上摆放着数个装有白色液体的小杯子。依次排开的被子中已经有一半都被小嘬一口,剩下的也等待着这位精通调教之道的魔王特使去品味。

“如何?最左边的那两杯是今早特意从别的地方送过来的,是上周才抓到的奴隶产出的乳汁,剩下的那些则是这座工厂就地采集的。这里的奴隶使用的时间稍长,不然前两天的车队也不会把奴隶往这里输送了。”

越是喝到后面,斯卡蕾的脸色越是差。放在最后的那几杯她都没有兴趣喝了,小手一扫把杯子都推到一旁去:“不行……刚开始的的确味道不错,但后面的怎么说呢?第一口进去是没什么问题,就感觉最后的回味带有一丝丝的苦涩……”

“苦吗?应该不会吧!虽然我自己喝也觉得那些时间长的奴隶的乳汁味道不行,你说的倒也品不出来。”

“的确,这种程度的变化,让人觉得不新鲜。单凭主观的味觉很难描述出来出来。但要是通过较为科学的手段量化分析,原因就能分析出来了!”

“科学手段……你要怎么做呢?炼器与制造药水什么的我是门外汉了……”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知识渊博的小萝莉,卢迪亚也说出了自己的猜想,“我是觉得在生产过程中,对奴隶的保养不足,导致身体越来越差之类的。可你想要维护那么多奴隶成本实在太可怕了,对于那帮家伙来说,抓新的省事多了。”

“没错,而且你们的生产过程太痛苦了。就算想要维护,恐怕有些奴隶都想着要自杀了。”斯卡蕾脑海里已经盘算好今天要怎么做了,“今天应该就能分析好了,剩下就要研究一下玉露延髓的机理了。顺便,那只魔法少女的变身器呢?”

“变身器跟玉露延髓都准备好了,工厂里有一处调配简单药水的地方,应该适合你做研究,跟我走吧!”

……

“嗯嗯啊哈,嗯,嗯啊……”下午才高潮过3次,刚才又被白雨送上了足足有十次高潮。饶是作为圣女体制远超常人,伊琳现在也被累趴了,小穴内都快被淫液润的有些起泡了。

“她,她真的是……这么渴望的吗?这个媚毒,真厉害……照理说魔法师怎么精神力也被常人要好吧……”白雨驱使的双头龙几乎每一下都能撞击到子宫颈,顶到实在进不去才会慢慢松开。这样撞下去伊琳都觉得那层硬硬的关卡都要被突破后直捣黄龙了。

每次高潮后白雨口中都会呼出带有粉色星点的雾气。为了确保所有的媚毒都被释放,斯卡蕾以最浓缩的春药作为药引。即使最后两次白雨的呼气已经正常,还未散去的性欲还是让她跟伊琳一起被干了个爽。

“啊……我这是……”两人体制不同,白雨被送去拍卖的中途就被拘束具、跳蛋以及媚毒折磨了大半天,猛烈地抽插过程与接连不断的高潮又极大地消耗着她的体力。最后一次高潮后昏迷了些许时间才缓过来。

“你,你不记得你做了什么吗?”

“不记得了……感觉身体好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失去意识前白雨就知道有东西插在自己小穴里,此刻觉得那东西插的更深的同时,小穴就跟被毛刷里里外外好好照顾了一般。被柔软触手层刺激后痛楚与性福混合的感觉,有点像斯卡蕾前面尝过的低品质乳汁。

“咦?为什么,我们两个会这样子……好,好羞耻……呜,唔啊!”想把身体往外拖,被抽空力量的身体却是一点力气没有,甚至连克服那一小层吸盘都做不到。

白雨的拉扯幅度实在是小,没能把两人分开不说,反反复复的活动还刺激着两人早就疲惫不堪的小穴。伊琳只好先叫停她:“停,停一下,呀!别现在就,拽,嗯啊……”

“总感觉,忘了些什么事情……”

“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记不清了……就是,就是感觉……身体虽然虚脱一样的累,但体内舒服多了。之前那种逐步攀升的燥热感与性欲,好像消退了……”

【要是她知道代价是把我上了十次,又不知道会难过成什么样子……

还是不要告诉她,反正她也想不起来了……】

“啊……其实没发生什么,就是他们把我们捆成了这个样子,不用多想啦!”这么解释有些尴尬,但伊琳相信说的更多反而会有破绽,前面她就知道这位魔法师心思甚是缜密,“至于你体内之前,是被下了媚毒。那个死萝莉借用药水已经逼出来了。那死家伙最喜欢看什么,美少女被捆起来的样子,就把我们绑成这样还把那棒子插在里面了……”

“是吗?那就再好不过了……”原本还想谢谢人家,白雨想起那天拷问室内的经历后,话又被咽了下去。

想着赶紧把话题岔开,伊琳又主动问道:“对了啊,最近教廷有什么新动作嘛?我之前是教廷的牧师……”

“啊?教廷嘛?我了解的不是很多哎,自己经常是一个人过的……不这些年来教廷的法案可以说越来越激进了0两年前那场大清算你应该有所听闻吧!好多从事炼器、铸造、魔药与魔法机理研究的学者都被牵连了。老实说我很不喜欢这样的高压政策……你可能不知道,越是魔法练习到高位,我越是觉得那些理论研习还是很重要的。”

这些话听的伊琳眉头紧锁的同时又想起了斯卡蕾之前说过的话:“那真是很不幸,我记得很久之前就有这种趋势了,真没想到现在愈演愈烈了。那所谓的被牵连的人最后都怎么样了呢?”

努力回想起自己不多的记忆,白雨开口道:“我记得要么是依附于教廷,接受很详细的监管。教廷会给予一定的便利,但似乎研究出来的成果还要上报之类的……啊,最重要的是,那些关于魔法跟锻造的消息都被很大程度上压抑了,似乎那帮人很不想平民多了解一些知识的样子……”

“怎么大敌当前,这帮废物还在内部搞这种破事的!”

白雨只隐约记得对方是个身材玲珑有致的美女,伊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让她觉得有些诧异:“这句我就不太知道了……毕竟我在工会也只是挂个名……”

……

“啊,果然!那些生活时间更长的奴隶们!”

在乳汁工厂的药水调配室内,斯卡蕾已经大致整明白了。通过定量分配乳汁用特殊的设备进行精确的过滤、蒸馏与电离,她发现味道不好的乳汁里都残留了零星的黑色物质。两杯喝着新鲜的乳汁就没有出现这个情况。

“卢迪亚说这些乳汁都是当天送过来的。即便是新产出的都这样,都不谈运输成本了……”

斯卡蕾的目光重新聚焦到桌上的一处青玉容器上,光滑圆润的玉石层内,淡淡的雾气慢慢飘散出来。乍一看是寒气,手摸上去后却是感知不到分毫的飘渺。内部的明黄色浓稠液体在没有受到外力的作用下竟然会自行呈周期性的流转,表面还有一层若有若无的微光,甚是奇异。

带着黑丝手套的小手提起青玉杯,又放下。

“要参透这些东西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

“可是这样,那就要……”

再次提起,再次放下。那对紫色的神秘眸子扫除的视线还是有些飘忽不定。

“时间,似乎不多了……”

“每多一天,所有的少女们都要多忍受一天……似乎这座城里还有六座工厂,假设每个工厂里有一百五十个女孩子,哪怕只有百分之一是美少女,那也会有九个左右白雨这么可爱的……”

“我,也要帮她们!跟白雨,一起!”

……

一座散发着阴暗气息、有着幽蓝色护城河、以血色为基调的城池上方,一白红一黑两道身影正在交战。开始两者似乎还能平分秋色,随着时间推迟,同时酝酿着两种属性魔力的那位则是渐渐不支。

再是一轮遮天蔽日有如梦魇降临般的能量洪流的碰撞后,那道身影飞快下坠砸到地上。刚从深坑中起身,一把暗影能量织成的魔法剑已经悬停在她纤细的脖颈前。

“切,什么破人类圣女啊!也不过如此!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一路混进来的,但一切……到此为止了!”

伊琳再度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一条诡异的秘道中。视线中除了恶心的粉红色触手肉壁以外,她什么都看不见。

“我,我这是……在哪里……咦,我,我的衣服呢!赶紧用魔力幻化一条裙子……”

就像她平时经常做的那样调动了魔力,却丝毫没有反应。

“桀桀桀,原来人类的圣女是这么愚蠢的吗?想着有一路伪装混进来的觉悟,没想到是个蠢蛋呢!”

一首捂着胸前的饱满玉兔,另一只手横跨下体遮住秘密花园。伊琳几次转头都没发现声源在哪里。无数次的经历告诉这位圣女,即使身处险境也不能丧失希望。先前被拘束套裙捆的魔力被极大限制的情况下,她都成功找到机会脱困了。

“装神弄鬼的,给我出来!又把我弄到哪里去了?”

“哎呀,都战败了居然还能逞强!该称赞你呢,还是说你泯顽不灵呢?”四面八方都飘过来些许黑雾,汇聚在伊琳身前后勉强能看出个人的形状。变幻着的黑影绕着她的胴体飞了几周后再次开口:“没想到啊,人类所谓神圣又纯洁的圣女,居然是个白虎呢!”

“可恶!这种事情,不要你管!你这混蛋,把我弄到这里究竟要做什么?”被取消后的耻辱让伊琳把身体遮的更紧了,殊不知每一块脂肪都填补在身体最需要的地方,该多的地方多,该少的地方少的她用纤细手臂横跨挡在两颗蓓蕾前的样子简直不能更诱人了。

“实话告诉你吧,愚蠢的人类女性哟!怎么样,是不是一点魔力都感知不到,非常慌呢?嗯哼?”魔王化作的黑影发出的声音很是奇怪,听不出男女不说,这两句话又是用阴森可怖的调子说出来,听着就像据桌腿一样让伊琳浑身发毛。岔开双腿再次摆出一个防御姿势,她却发现脚下一踩也是恶心的黏糊糊感。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低头一看脚下也是她最讨厌的触手肉壁。即便触手没有蠕动,光是想着自己踩在这种东西上她就如坐针毡。沉默以对的伊琳被魔王看在心里:“哼!不怕告诉你!在你昏倒的那段时间里,我已经用特殊的药物配合诅咒化去了你所有的魔力!不要再挣扎了,这里是专门给你准备的淫狱。可悲的凡人,准备在这里度过你的后半辈子吧!”

顿了一下,伊琳还是没有露出太过慌乱的神色,魔王又继续说道:“还在指望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诡异雾气化做的手臂一挥,一道镜子映照出了一只紫色短发小萝莉被铁链死死地捆在十字架上的场景,数把利剑穿刺了她的身体,上面还在散发着幽绿色的毒雾。

“什么!她……”

“桀桀桀桀!果然啊,这就是你的内应吧!早就觉得这家伙会坏事了!如今你还有什么办法?”看着伊琳脸上诧异的神色,魔王又是一阵得意的嘲笑,“而且啊,圣女传承的力量是在你的体内呢!你才是真的圣女吧!既然你已经战败在我的手里,人类那边的看来只是个冒牌货罢了!即日就集结军队准备攻打人类!我魔族统一大陆,其日可期!”

“不,不!混账,你休想!别以为你现在就能敌得过其他的人类大能!”嘴上还在坚持,但伊琳语气中那份慌乱是不假的。

“哼!胸大无脑的蠢女人,你是看不到本王征服世界的那一刻了!你还别说,长得还挺别致的!那么现在就先把你调教成我的专属奴隶,让我好好享受一下圣女的乳汁吧!”

“不,绝对不可能!我是不会,不会认输的!嗯?啊,这是!”

雾气凝实后化作锁链捆上了伊琳的四肢。用力一扯后她再也不能用手遮羞了,呈大字型挂在触手小径中。

“变,变态!”身体被看光,无比羞耻的圣女嘴上又骂了一句。

“裸体,好看!但还是少了点东西!”一根黑色的手指从虚空中点向伊琳肚脐眼下方,随后一个主题为粉色爱心,周围分布着些许粉紫波浪线的图案浮现出来。魔王还特意生成了一副镜子,让狼狈的圣女看到自己身上的淫纹。

“怎么样?破解你所有力量的核心,是不是很好看呢?”

“居然,做出,这种事!我绝对不会……呜呜啊,嗯啊……好……”

“嗯?绝对不会怎么样?我们无可阻挡、战无不胜的圣女小姐?”墙壁周围长出几条触手。仅仅一条粉红色蠕虫状的那东西在小腹上轻微划过,伊琳就觉得身体内部好似有千万只火蚂蚁爬过,又热又痒的刺激让她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不会……放……啊啊,嗯啊……不……不可以,摸,摸那里!”只是淫纹被摸了两下,伊琳却觉得自己已经下体开到最大档的跳蛋被放置了五分钟一样。被锁链缠着的身体受到刺激更是脱力,若不是被捆着估计都要跟底下的粉红色肉壁来一次亲密接触了!

“不会放什么啊?圣女小姐还懂得做菜是吧!那我要加什么料才能把圣女小姐的身体做成一道美味佳肴呢?乳汁里兑什么最好喝呢?”

“嗯啊,哼啊,哈……”索性触手没有继续刺激下去,不然单靠抚摸淫纹就把伊琳送上高潮也不是不可能。

“算啦,以后有的是时间试验!桀桀桀!”又不知从哪变出一大堆拘束道具,魔王继续说道,“来吧,先打扮一下,再带这位圣女小姐去她的住处吧!”

拘束具依次飞出,捆住腿的铁链松开后,有一对泛着银光的铐环锁在了她的脚腕上。手臂也被铁链扭到身后。一条金属带再她的脖颈上环绕一周后收紧,没有缺口的项圈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解下的可能性。项圈背后还分出两个扣环,固定在了伊琳的手腕上后雾气化作的铁链就散开了。

“呜,嗯……嗯,好,好,好紧……喘,喘不过,气了……”

手被铐在身后高高掉起的姿势下,人一定会把胸挺直。伊琳那对丰乳更是显得挺拔,抚摸淫纹带来的刺激就已经让两颗蓓蕾羞耻地挺立出来,把裸体的美丽展示在了敌人的面前。

“哟!奶子都挺起来了呀,明明只被摸了两下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看来圣女小姐平时也玩的不少啊!”

“下,下流……可恶,怎么,这么紧……”

“哼!不怕告诉你,这个项圈是跟手铐联动的!要是不把双手交错着往上抬,就是这种勒的你呼吸困难的程度!”

无奈之下伊琳只能扭着手继续抬,左小臂划在右臂上的姿势难受极了,项圈收紧的幅度也只有轻微的缓解。

“让好心的我来帮一下圣女小姐吧!毕竟直接窒息死了那可就太没意思了!”连接项圈与手臂的铁链自行收紧,接口从正后改为左右两边后,力的方向改变之下手臂交叉开的幅度更大了。随后铁链自行收短了许多。作为脖子压力减轻的代价,伊琳的双手已经被吊到一个非常痛苦的姿势了,也断掉了她使用工具的可能。

“哈,嗯啊……”手臂从未被绑成如此痛苦的姿势不多,魔王把力撤去后伊琳手臂下意识一个放松,又把脖子拉扯了一把。呼吸限制依旧存在,可她也没办法自己把手臂吊的更高了。

拘束还没有结束,飞出一个皮革束腰后,魔王还特意把内部的触手层好好在伊琳眼前展示了一下。扣紧后从外看是正常黑色皮革层的束腰,内部全是密密麻麻还在蠕动个不停的粉色肉芽。伊琳不自在的扭动着身体却惹来了越发强烈的触手扭动。

“还喜欢吗?喜欢就多动一点!圣女小姐的身体的活动越大,里面那层数不清的小可爱们的动作就会越快呢!尽管多动一些哦!”

“可恶……你这个,变态……啊!”触手都拧成一小节,塞入了伊琳敏感的肚脐眼内。她一直都很讨厌这种材料,之前身上的束腰内的触手层是考量到奴隶的舒适感,并不会像现在这条一样不安分地蠕动个不停。

“谢谢圣女小姐的夸奖呢,本魔王很开心,决定再送几件小礼物,圣女小姐一定要收下啊!”下面飞出的是三小只金属环,两个卡在已经挺立的蓓蕾上,剩下一个钻进少女下体地沟壑后对着阴蒂就扣了上去。

“呜,呜哇啊啊,嗯啊啊!”

收在已经勃起的敏感三点上的小环内部都有一层细小到看不见的绒毛。就是这样卡在上面都会带给伊琳一阵蚀骨的麻痒。糟糕的是,魔王精心准备的这些小东西功能肯定不止如此。

“喜欢吗?圣女小姐,感觉这些好看的金属环跟你很般配呢,哈哈哈哈!”

“谁会,喜欢,这样变态的东西……呜,呃,嗯啊啊……停,停下……”

三只圆环开始了震动。直击少女身体上神经末梢最充分的三点的刺激也同样胜过之前那只会在被拉着走路才会触发的触手拉扯。震动的频率并不高,有着内部绒毛挑逗的情况下这样远不足以让敏感部位麻痹从而规避快感。

“怎么样?要是违背本魔王的意志的话,就可以享受敏感部位的震动按摩了,是不是很舒服呢?”

“一点,也,也不!嗯啊……”

几只触手爬向伊琳的脸,强迫低头忍受刺激的她看着面前的黑暗人影。

“还说自己不喜欢呢,圣女小姐明明都爽成这副模样了,面红耳赤,嘴里还不时发出好听的声音!不过现在可不能让你去了!来吧,让我们进行一个有趣的小游戏!”

小径上拉出一根长到看不到尽头的触手。锁链系数松开后,坠落的伊琳不偏不倚地掉在上面,也让触手一下子就卡进了两瓣阴唇之中。

“这又是,什么!”还没抱怨完,魔王的黑影又招呼出两道铐环。一对中间几乎没有锁链贴合的锁在膝盖上,闭合了伊琳的大腿。另一道留有二十厘米细链的脚镣照顾到了她的脚腕。如此一来她整个腿部都无法分开,就意味着不能逃离触手股绳的折磨。

“嘿嘿嘿!请吧,圣女小姐!就这样顺着触手走下去吧,走到你将要度过余生的囚笼里去!”

“我,我才不走,你这个,死,死变态,流氓,渣滓!”教养极好的圣女即使被人猥亵到如此地步,都想不出什么恶毒的词汇。

“没关系哈,尽情地反抗吧!这样才能取悦我。不过圣女小姐这副淫乱的躯体究竟能不能扛得住我这些可爱的小道具呢?”

乳环与阴蒂环一齐开动的同时,细微到不可见的绒毛外层甚至分泌出了一丝粘液作为润滑。三只环的刺激下快感成倍地叠加着,脚下一个不稳伊琳身体就瘫了下去。这下倒好,下体很很吃进触手股绳地同时,她更没法止住身体接连不断地颤抖,反而使得阴唇也小幅摩擦着上面布满颗粒的触手。四处攻势把身体玩弄的是如此的舒服,大脑想要抵抗也是徒劳。

“嗯哼,嗯,嗯……哼,嗯啊,啊,嗯啊啊……”力气被消耗的差不多,裸露的双足踩在不便借力的触手地面上,支撑身体的重任就被交给了垮下的股绳。狼狈的伊琳碍于上身手臂跟身体捆在一起,弯下去的柳腰又被恶心的触手束腰肆意玩弄着的同时,饱满的乳房在她无意间被呈现出去。挺起的粉嫩蓓蕾被泛着银光的两只小金属环包裹着,看着就让人把持不住。

“我们的圣女大人,还真是狼狈呢!站都站不稳了!”

“混蛋,我……杀,杀了你,迟早!一定要!”

“这一对乳球真是好看啊!”

把身体前倾后的确能把下体高一些,一定程度上可以减轻股绳带来的刺激。可这番把乳房递到魔法面前求着对方玩弄的羞耻是伊琳无法接受的,她又忍着刺激站直了一点:“不许你,对我,指指点点!”

“呀,呀!再送圣女小姐一些小礼物吧!今天,管够!”

黑雾弥漫开来,凝为一条一条的形状后对着伊琳美艳的娇躯缠了上去,在乳沟上方凝成了一只银色的金属环。以这只闪着红光的环为核心,数道皮带延伸而出,两道在乳房根部环绕一周收紧,两道爬过伊琳的牛奶香肩锁到了身后的手铐上。还有一道穿过丰腴美乳往下扣在了束腰上。不止于此,胯下也被束腰底端生成的皮带拉过。其他皮带还算正常,偏偏这两道后续会在行走时不断被刺激的皮带底下是还在蠕动不停的触手层。

皮带拘束衣仍在继续扩展,胯下的两条触手带往下延伸把脚镣与大腿环统统串在了一起。后背的束腰部分同样成为了连接点,把胯下触手带,手铐,项圈都串在一起。

“哈,哈啊……”整套覆盖全身的皮革拘束衣没起到什么额外的拘束,紧缚感却是大大增加了。本来就要抵抗各处性欲挑逗的伊琳现在又要被贴紧身体的不适感分去更多注意力。打量了一下这件繁复而修饰少女裸体美的拘束衣后,魔王居然还不满意。

“来吧圣女小姐,把你那诱人的大奶子好好挺立起来!嘿嘿嘿……”肥美乳鸽正上方的皮带生成了一条金属细链锁在乳环上后,黑影又在下方凝聚出两块棱形红水晶吊坠一并扣上乳环。可怜的圣女在被迫维持乳房挺立的同时,还要受到吊坠带来的额外刺激。

“你,可恶……够,够了……快停下!”一上一下的拉扯使得被乳环紧紧箍住的乳头被拽的有些生疼,抖动之下大红水晶下方的碎钻还发出了一串好听又耻辱的声音。眉头紧锁的伊琳越来越害怕,仅仅是在那所谓的旅途中就已经被如此多的道具折磨着。要是被带到这座淫狱中特意为她设计的牢房那又要忍受怎样可怕的折磨。

“好看,好看,但还不够!”暗影魔力开始注入整套皮革拘束衣,横跨少女凝脂般肌肤的黑色带子上都浮现出一层银色纹路,“怎么样,灌注入魔力后所有的连接带都活化了。只要随便一条被挣扎拉扯到,整件衣服都会收紧并游走呢!哈哈哈哈!”

伊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被上了这么多件淫具的她无法保持身体乖乖的纹丝不动,胯下的触手带,束腰与乳环是被挑逗的最多的三处。下体骑在这条股绳上,被铐在一起的腿也没法跨出去。就是停在原地不走也会被附魔后的皮带拘束衣折磨。

两条金属细链从胯下二点弹出,像小蛇一样钻进少女的秘密花园后锁在了藏在最深处的阴蒂环上。至此伊琳身上所有的敏感部位全部被联动在一起,只要她随便挣扎一小下,黑色皮革与银色金属编制的淫衣就会挑逗的敏感部位一阵酥麻,还会反馈强烈的束缚感与她最讨厌的肉质触手蠕动感。

最后给脚链系上一个小铁球后,黑影终于满意地催促起来:“好!这才是本王的专属性奴隶该有的样子!圣女性奴隶小姐,您该前进了,到精心准备的牢房度过你可怜的余生吧……不,不是余生!本王知道你体制强,若是加有良好的维护,这个性奴隶可以想用一辈子!和本王一起永生吧!”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