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呼,这只魔法少女,还真是不便宜啊……”盯着静静躺在地上,里面隐约能听见少女呜咽声的大手提箱,斯卡蕾是一阵心情复杂。

“怎么,一亿对于你这样的炼器师来说很多吗?”

“多,当然多啊!要是卖垃圾的话,也得卖好多。如果是顶级装备的话倒不用太多,但真的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谁又想去卖钱啊!”

“罢了,又不是你出的钱……”卢迪亚的脸色算不上好看。作为城主的他既然敢把白雨拿去卖,那一定有暗箱操作的办法。只是让拍卖场操作这件天价展品,不付出点什么可是不行的,都不考虑他顶下来的压力了。

最后一下拍卖锤落在木桌上时,这件史无前例的拍卖品的归属也被决定了。把白雨塞进手提箱运输实在是无奈之举,卢迪亚都想拍死那个过分热情的拍卖师。没办法,跟人类天才大魔导师交合提升实力并享受她的乳汁的诱惑力在尼塔城实在是太可怕了,都不说那两件附送的道具了。拍卖会结束后,他们一行人没有回到卢迪亚的住处,为了更方便研究前往了之前的地下乳汁工厂。工厂外部仍旧没有从白雨的袭击中彻底修复过来,但内部的运作已经恢复了。

“呜,呜嗯……”

打开手提箱后,蜷缩在里面的少女就露了出来。依旧被戴上眼罩与口球的她目不能视,口不能言。乳夹依旧在折磨她的蓓蕾,长时间压迫之下虽然已经没有开始那么疼了,只是两粒乳头挺立的同时因为血液不流通已经轻微发紫。在下体被封堵在皮革内裤中无法自行取出的跳蛋的轻微工作下,少女透过口球不时发出迷离勾人的喘息。

“噫!她身体好烫……”大手抱出楚楚可怜、封堵不住的蜜汁已经大量流出挂在大腿上的少女后,卢迪亚还感叹了一下。

“嗯哼,这两个小玩意儿被调到了一个微妙的档位。既能带给她刺激,又不能让她高潮,身体受不住发热是自然的……不对,好像还被下了媚毒!”

“媚毒?都吩咐过那些家伙了,居然还给我整这种事情!”

“没错,媚毒!这是一种很恶毒的药物控制手段,不仅能慢慢增强奴隶的身体敏感度,还会逐渐在体内累积下来。长久下来再贞洁的少女也会淫荡的不堪入目!而且白雨现在体内没有魔力,很难抵抗媚毒的侵蚀……”关掉跳蛋后,斯卡蕾又在背包里翻了一下,拿出一瓶蓝色的液体晃了晃,“还好咱有办法,先用镇静剂配合药液做压制,再用普通的媚药让她自己释放出来,就可以了!”

第二瓶粉色液体缓缓倒入杯子,混合一下后白雨口中的小球也被取下。还不适应的她下颚已经麻的无法合拢,减轻了些许喝药的过程。

“这样就好了,先过一段时间,再多高潮几次就好了!”

“好吧,我帮你把她跟你拍下来的物资找个大房间送过去,方便活动。你自己先研究一下吧,等会我还要出去一趟接收一波草药类的,应该可以派上用场。”脱下眼罩后,白雨的双眼中也没什么精神。被抱起的她脸上小脸通红,若是没有手铐与皮带的拘束,估计都会自慰起来。找好房间后,卢迪亚把依旧神志不清的少女放到了类似手术台的桌上后就离开了。

“喂,快点……说好了,要让我尿的……”求别人放尿实在是太羞耻了,这种话也只有等旁人都走光了伊琳才敢说。

“别急嘛,这就来这就来!不过伊琳姐姐可是输掉了游戏呢,以后晚上不许耍赖!”

“知道了……反正只是一起睡,又不会掉块肉什么的……”说起这个游戏伊琳就是后悔当时被取出震动棒诱惑了,弄得现在反而每晚都要跟这只变态萝莉睡一张床。斯卡蕾那睡相她又不是不知道,到时候估计又要把她当成又软又舒服的美少女抱枕。

“嘶啊啊,啊……嗯哼……”乳夹松开的那一刻,堵塞的血液在乳夹这等神经末梢丰富的地方回流带来的麻痒与疼痛感让白雨一下子就哼出了声,脸上表情在扭动的她依旧没有恢复意识。

“真是的这帮人,就会用这种粗鲁的东西对待女孩子!好在为了控制她只是下了媚药。不得不说哦,魔法少女什么的真是太适合被拘束调教啦,不仅变身后好看,而且只要把变身器收走就不能反抗了,嘻嘻……”话虽如此,斯卡蕾并没有给白雨解开拘束的打算。用项圈上延伸出的铁链把她锁在一边后,她就去包里翻出了一些伊琳看不懂的东西。

“来啦,伊琳姐姐!放尿时间到!”

“放尿?等等,你手里那都是啥啊,不应该去厕所吗?”大致看出来斯卡蕾手上有一些细长的透明管子,一些认不出干什么用的液体跟一些拘束具后,伊琳心里又是一阵害怕。只是上个厕所,为啥要准备这么多东西。

“啊啦啦!”本来十分强气的圣女以担心受怕的小猫般的眼神看着自己,斯卡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伊琳姐姐这样子,难道还想自己一个人正常上厕所嘛?那是不可能滴!”

“为什么不行啊,你让我去厕所,把我裙子撩上去,然后,然后让我蹲下去……”虽然这么说很尴尬,但斯卡蕾手上那些东西看起来糟糕多了。

“不要抱有这种幻想啦,伊琳姐姐!那样子尿会有多糟糕心里也是知道的吧。要咱说,没有尿道锁的话伊琳姐姐还坚持得住嘛?”

“坚持……坚持不住了……”相比难受,伊琳更丢不起失禁这个面子。

“那咱要是现在把尿道锁拔出来……”

“不,绝对不可以!”作为圣女的伊琳连自慰都不知道,尿道这种娇贵而敏感的部位她更是不可能有了解。

“还是老老实实来灌肠吧!不然弄到裙子上,晚上做的噩梦又要升级了呢!”

“哎?喂,别,别拽啊,你又要干什么!”牵引链被握在别人手里,乳头传来的吮吸与拉扯痛感还是让她走了起来,“灌肠?那又是什么!”

“灌肠会很舒服的,而且对身体有好处,能把脏东西全都排出去呢!要是伊琳姐姐真的想自己尿的话,那还是挣脱束缚了去尿会比较方便呢!”

“什么啊……”伊琳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斯卡蕾说,“想要干XX就自己挣脱束缚吧!”,这样的句式了。最尴尬的是她非但无法自己脱缚,在维持自己没有被封印力量的情况下,斯卡蕾说到这个地步的话她再想推辞就有问题了。

“那好吧,灌肠什么的,要怎么做……”

“这样就对了嘛!来,先把身体趴下去,然后把屁股撅起来!”

这个姿势简直不能更尴尬,只能说还好房间地面不算粗糙。伊琳还是照着趴了下去,又稍微把臀部抬起来一点点。

“欸嘿,先把脖子固定一下!”抬起手里的U型锁往伊琳脖子上一按,锁的底端吸在地上后,斯卡蕾手里发力一压,被裙子抹胸紧紧包裹的乳房又被地上的毛毯蹭了几下,刺激的伊琳身体有些无力。

“喂!干什么啊,为什么要这样!”非但上身被锁在地上无法抬起,伊琳还发现自己屁股又被抬的更高,布料摩擦大腿与被金属贞操带封锁的臀部的感觉都说明自己的裙子正被往上提,而细密的针织物隔着衣服带来的轻微压迫感让她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这种小孩子被打屁股时的姿势让她觉得十分羞耻的同时,更是让她怀疑起斯卡蕾等会要干什么。

“这个姿势,非常适合灌肠呢!伊琳姐姐再保持一下!”握住被手感极其顺滑的白丝袜包裹的大长腿往前顶,直到屁股已经撅到比上身高一个头,斯卡蕾再用类似的U型扣环把伊琳的双脚锁在地面上。

“嘻嘻,伊琳姐姐现在扭屁股的样子,非常性感哟!”

“闭嘴,你个变态!”贴身的长裙本是正式庄重的衣服,已经被高高撩起搭在背上的带蕾丝花边的堆叠裙摆还描绘出几笔华贵。与下面再无遮掩还在反光的淫荡金属部件形成了鲜明对比。脖子与脚腕都被铁铐固定死后,乱扭身体可是很掉形象分的。

“灌,灌肠……到底是什么啊!不会要用那些管子,插进……”觉得自己这个样子甚是丢人,伊琳都想找什么东西把脸蒙住。偏偏斯卡蕾只是把裙摆盖在她背上,不然还能躲进去骗骗自己。

做好固定工作后,下面要准备的就是灌肠液了。别看斯卡蕾的双肩包没多大,里面的储物空间不可小觑。各类药剂、材料、衣物乃至是昨天用来抵抗白雨用到的魔力转化器都被收纳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背包内,也就只有作为最高阶炼器师的身份可以解释了。摆好银白色的三脚架底座后,她把上面的金属杆往上一拉,接着又把灌肠用的药液袋摆了上去。

裙子被揭开后,贞操带上耷拉下挂在股间的那半串拉珠格外显眼。圣女羞耻的小尾巴末端的机关被激活后,珠子内部的胶质填充物在外壁出现小孔后向外排出,将伊琳未经充分开发的后庭填充的一丝液体都漏不出去。同时每颗透明小珠的中间预留出的小孔给予了灌肠液通过的可能性。

“可恶,好恶心,为什么连那里也要啊!明明只是想尿尿啊!”与震动棒不同,拉珠外端并不是柔软的触手材料,本就不适应的后庭只能通过时间慢慢把异物感降到最低。或许是在斯卡蕾特意安排下,制作拉珠材料的导热性非常差。几天的穿戴下好不容易肉壁已经把外壁加热到与体温一致后,现在排出用以封堵的凝胶材料就像涂了一层清凉的薄荷油。

“安心啦!只是帮伊琳姐姐做身体清洁罢了。美少女就算是里面也需要是干干净净的!”金属杆延展成的架子上已经挂上两袋液体,有些犹豫的斯卡蕾还是发问了,“伊琳姐姐喜欢什么水果味的呢?”

“水果?大概是……芒果吧,可什么突然问这个啊!”

“芒果?好耶,咱这里正好有!那么美少女身体的内部清洁就要开始了哦!”

“你又干了什么坏事啊!啊……进,进去了,好凉!”

随着清凉液体的慢慢灌入,伊琳两瓣红润的唇与美眉的扭动幅度越来越大。灌肠的确可以深度清洁污秽,但逆向使用排泄器官带来的痛苦就只有使用过的人才能理解了。清洁液长驱直入,从未被如此多凉爽液体充盈的肠道也慢慢膨胀起来。下体的有限空间被膀胱内已经储存了两天的尿液与灌肠液抢来抢去。原本被灌肠后小腹会慢慢隆起,但有了束腰的压迫后,除了忍受更旺的肿胀感或是扭动被拘束成耻辱宠物模样的身体意外她什么都做不到。

“好,好难受啊!快点,弄,弄出去啊,忍不住了……”

“快点,快点啊!”已经扭动起身体祈求着释放,但伊琳看到的仅仅是那张似乎是在取笑自己的脸。

“我,我不行了,我要自己尿了……”灌肠的痛苦击毁了少女的羞耻心,管不了那么多的伊琳只能一股脑的往下体使劲。可尿道锁与变形后的拉珠非但没有解开,用作封堵的材料不是触手就是凝胶。哪怕想要伤害肉体来释放液体都做不到。下体被强烈的不适占据着,伊琳完全无法想象在这时要是发动禁制,拉珠与膀胱内的那颗光晶石跳蛋会给她带来怎样的可怕刺激。

“咦?伊琳姐姐居然想失禁呢,刚还说要尿呢,现在感觉如何呢?”

“不是想失禁!只是,只是忍不住……尿,尿不出来……”少女娇贵私密的部位们再次教会了这位纯洁的圣女:那不是可以胡乱使劲的地方。

“还要,还要多久啊!早就好了吧,赶紧打开放出去啊!”再给伊琳机会,她怎么也不可能顺从这个变态萝莉了。就算闹太过有被发现无法挣脱的风险,她也不能顺着斯卡蕾这么来。躺下的白雨意识依旧没有完全恢复,趁着这个机会,斯卡蕾开始测量起了她的身体数据。

“快,快点啊你,都多久了,为什么还没好啊!我早就,被,被洗完了……”

“不急嘛!伊琳姐姐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呢……”

“这不废话吗?你倒是自己试试看啊!”撅起屁股的圣女已经开始尽力扭动身体,羞耻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她只想让自己看起来更难受一点。

“呀,伊琳姐姐怎么知道人家自己没有试过呢?”浑身冒汗、无助地扭着泛着银光的美臀的红脸圣女看起来实在是诱人的不行。不过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到了,斯卡蕾还是用额外的导管接上拉珠末端。透明小球内部的通道再次打开,清洁液一点一点地被导出。

“唔,好,好爽……不,你,你走开啊!不准,不允许看!”即使不是放尿,伊琳也不能纵容这般变态的偷窥行为。想着夹紧肛门,可液体排出的通道位于拉珠最中央的连接处,再怎么不愿意她也没有一点控制的办法。最令她讨厌的是,明明是如此背德羞耻的事情,身体居然能觉得舒服,娇艳的小脸蛋似乎戳一下就会滴出水来。

“噫!伊琳姐姐不会是那种,被人看排泄会觉得舒服的变态吧!”

“才不是呢!只是,只是害羞而,眼红啊!你被人看着尿尿不会觉得羞耻才是变态!”

“害羞才不会身体都颤抖起来,说话都一颤一颤的呢!没关系哦,本来灌肠液放出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啦!嗯,很清澈呢,果然伊琳姐姐这么强的人,体内循环也会跟常人不太一样啦!”

“可恶,今晚一定要让你这死萝莉付出代价!”再次被指指点点,伊琳就想给这家伙一些教训。结果想到晚上还要跟人家大被同眠还不能反抗,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反抗。只是那个可笑的禁制吗?

清洁液已经被完全导出,肿胀感全部褪去后的身体轻盈了些许,像是被从里至外按摩了一遍,每个毛孔都在尽情的舒张着。这种快感与单纯的刺激性器官完全不同,一时间除了被迫享受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呢?伊琳姐姐刚刚,眼神都有些迷离了是不是~”

细微的变化又被点出,伊琳只能催促对方:“快点啊!还有尿也要放啊……不对,为什么又,又进来了,还比之前的还要粘稠啊!”

“啊啦,灌肠一次怎么够呢!刚刚那次是清洁啦,至于这次……就是伊琳姐姐点的芒果味啦!”

“芒果味……什么?!”

“嘻嘻,今晚会有一个大大大的芒果!又香又软!”斯卡蕾已经闭上眼睛,小手摸着脸蛋蹭呀蹭呀,简直不能更开心了,“抱着贴贴,再舔上去,好棒耶!”

“我……”无法想象随便说的喜好居然被用在自己身上,伊琳更不能接受的就是被当成巨型甜软芒果被抱在变态的怀里睡觉。肠道很快就被更剧烈的肿胀感侵占,她也没多少功夫去反抗了。

听着美少女被灌肠从熏香发出的呻吟,一边又抚摸着另一只不同风格美少女的肉体。斯卡蕾感觉自己幸福到了极点。外部的数据测量完毕,她脱下白雨身上的皮革内裤后又拿出震动棒再里面搅腾了几下。之前光顾着玩了,为了给她量身定做拘束套装还是要再次感受一下。

“嗯,准备的差不多了……大体设计方案也有了。就是那东西的药理还要再研究一下……”小萝莉的脸上露出一份不匹配的刚毅后,又被狡黠笑容所取代,“可怜的魔法少女被下的都能算是媚毒了,那帮家伙也真是的!就算喝了咱的镇静剂,不好好去个几次只会把身体憋坏呢!混合春药什么的,也是为她考虑嘛!既然这样,就来玩个小游戏好了!”

斯卡蕾解开了白雨腿上的脚镣后,直接分开双腿往上抬。形成一个M字开脚的姿势后她又拿出些许皮革拘束带。几道黑色滑过少女被折叠的大小腿,缠绕几周后被收到最紧。另一边也如法炮制后,白雨的双腿已经无法动弹。接下了扣上她还站着些许晶莹的水嫩肌肤的是一个两边带金属扣环的皮制束腰。绑在腿部最上端膝盖附近的皮带都拉出一条细链,扣在了相应的金属环后也被收紧。可怜的魔法少女已经是一副门户大开的样子了。

“等会还得去见一下卢迪亚,没事~把两位美少女丢在这里让她们先玩一会就好啦!”

“嗯嗯,嗯啊啊,啊呜,啊……”一根上面布满触手吸盘的长震动棒被塞进了白雨的小穴内,发出呻吟的她身体微微晃着,似乎还在享受这般刺激。这只双头龙震动棒填满了她饥渴的小穴,紧紧贴合嫩肉的触手层轻微的抚媚着她的小穴。纵使达不到高潮,也能让她舒服一点。

 

处理完白雨后,伊琳的体内清洁也完成的差不多了。与上次不同的是,膀胱与肠道的双重释放带给她升天般的快感。真正等液体全都排出后她才明白,前面的封堵都是为了最后一刻快感的绽放。经历了这般折腾后,以撅起屁股、脚腕与脖子被U型圣女趴在地上的可爱模样像极了一条被累的吐舌头的小狗。

“怎么样伊琳姐姐,最后,爽吧!”

“前面那也太难受了啊!”事到如今伊琳已经觉得没啥好遮掩的了,干脆沉默以对。看着斯卡蕾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脚下又传来一阵细碎的响声,接着双腿就被分开了。

“咦?你又想干嘛?居然把该死的脚链解开了?”脚链的限制有些鸡肋。踩在这么高的鞋跟上伊琳走路自然而然只能小步,要是碰到不平整的地面或是松软的泥土之类又得费更多力气。谅是让上身都被紧紧拘束着的她跑,肯定跑不了多远就被抓回来了。但不管怎么说,身上的拘束少了总归是好事。

斯卡蕾不仅解开了脚腕上的束缚,还把大腿环间的一并解开,甚至把震动棒与贞操带统统卸下。拘束具离开身体的快感完全不输排出灌肠液的体验,虽然不知道这只坏萝莉要干什么,伊琳被迫灌肠的心情也好了些许。

“嘻嘻,伊琳姐姐被绑久了是不是也很累呢?换个姿势来放松一下吧!”

“好啊,当然要放松一下了!换姿势吗?算了,也比一直那样好,双腿几天都没得分开了……”

分为两部分的长裙也很适合开脚的姿势。身后占据更大比例的裙摆被斯卡蕾整理着垫在身下,轻薄的半透明部分就往边上随便一挂。要说下体那个尚能遮羞的触手贞操带,换做刚开始的时候伊琳还会忍着穿好。如今被这些看不起的性玩具狠狠地折腾了后她也长了记性,宁可露出来也不要被锁着。

【这样的姿势,合不拢腿似乎有些羞耻……

算了,这里又没别人。反正这个死家伙,该看的早就看过了……】

把伊琳绑成跟白雨一样的姿势,斯卡蕾把台上意识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美少女弄到地上后也就离开了。被拘束的无所事事的伊琳躺在地上,脖子处的金属铐没被拿走的情况下,她也做不了什么,连身后的白雨都看不见。发现自己的小穴似乎门户大开的对着这位处境比她还要惨的女魔法师,又觉得有一点的羞耻。

【难姐难妹啊,我跟她……

也不知道后面要怎么办……】

“啊,你就是昨天那个,魔力源吧……”媚毒的效果被逐渐压下,恢复意识的白雨先打破了沉默。

“是,我昨天……对不起!我不是……”想着昨天要不是自己最后被动妨碍了对方,这位实力超人的魔法少女可能都会成功了。

“唉,不用说了……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就觉得有这么一天了。”解除了变身的白雨相貌普通,声音听起来依旧是与华丽变身服装相称的婉转。只是动听音色之下传递出的却是死灰般的低落情绪。

“你也是被迫的呢,不能怪你……似乎是被他们丢到拍卖会上,然后又把我买了回来……”

虽然看不到她的脸,单从这低落的仿佛接受残酷现实的语气,伊琳实在无法把白雨跟只身扮演奴隶混入魔族一举救下两百多人的大魔导师联想在一起。

“可是……你就不打算再挣扎一下吗?”

“这种事情,已经无所谓了……”眼泪挂着没有滴落,白雨是笑着说的,“人都救出去了,那么自己,怎样都好……”

【她!好一个正义的魔法少女啊!这种心态,听着真让人难受……

说点开心的事情吧还是……】

“啊,这样吗……说起来你究竟是怎么混进来的呀?魔法少女,似乎以前没这东西……”

“以前?不可能吧……十几年前就有了啊!”媚毒使得白雨前面有些神志不清,但她依稀记得这个蓝白长裙少女看起来年轻的很,“魔法少女啊,算是一种魔法师的修炼方式吧。我们会把魔力集中在一个特殊的变身器上。通过不同寻常的空间契约可以把变身器隐匿起来。”

“我们平时示人的相貌与变身后的样子是不同的,加上魔力都是变身后才能使用的,混入奴隶商队什么的再适合不过了。只是,真不应该去吃那一口蛋糕……那东西里面似乎有什么控制奴隶的禁制,被引动后魔力就慢慢消散了,连变身都无法维持。”

“是吗?还真是稀奇,二十年前还没人这么玩来着的……”

“二十年前?”

“是啊,二十年前,怎么了?”

“没,就是感觉你似乎也没多大,跟我差不多的感觉……”

“嗯,我嘛……”心里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说出真相。善良的圣女终究无法看着一位天才又极富正义感的魔法师沦落成顺从的奴隶。

“其实我是,故意被他们,抓住的……我要这样混到魔王城去,然后把那些该死的魔族杀个人仰马翻。等我的计划完成了,肯定会来救你的!现在也请提起精神,不要这么绝望吧!”

【这样安慰别人,还是有点难……

悲哀,悲哀啊!

希望她还是可以开心起来吧。那个什么破城主,似乎对人还挺好的。被这样的家伙买下来总比被拍卖会上那些渣滓好多了……】

“嗯,哼哼……没关系的,不用这样逗我笑啦!”也不知道是真的心情好了些,还是白雨在借此自嘲。

“没,没有啊!我说的是,事实!你信我,真的!”

“事实?那你现在被绑在这里,腿拉开的小穴都看的一清二楚,还不反抗吗?”

“那只是暂时忍耐,不被他们发现而已……”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呢,明明我们都不认识吧!再说,外面要是有魔族偷听怎么办呢?真的有心有能力潜入魔王城的人,肯定不会再无关紧要的地方暴露太多信息吧!”

“我……那,那是因为……”

“谢谢你呢,自己也被抓了还来安慰我。没关系的,只要那些少女都成功离开了,我一个人就算死了又怎么样呢?”

到嘴边的话又被憋回肚子里,编出来的逻辑轻而易举地就被对方点破了。论觉悟与正义感,伊琳觉得身后的这位少女绝对不输自己。想着安慰对方,弄到最后反而被对方安慰了。

“对了,我叫白雨,你呢?”少女脸上恬静的笑着,认识了一个新朋友总归是开心的。

“我……我叫凯莉丝……白雨,你好!”

“你,你好……我们,就是,是……呜,唔啊,朋友,了……”

“奇怪?白雨,你怎么了?刚刚还在好好说话的,现在怎么突然这种语气……白雨,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镇静剂的确能削弱被用在白雨身上的控制手段,但强效媚毒这种东西不释放出去憋在体内只会积攒下来,再次爆发出来的时候会更严重。这也是为何斯卡蕾最后还是下了些许春药的缘故。要是不把体内的问题解决清楚,又怎么好实施后续的乳汁培养方案呢?

“好,好热……体内,越来越,热了……还,还很痒……有火,火,在烧,一样……好难受……怎么,又,又这样子了……”

“那要怎么办?可恶,那个死萝莉跑了!那家伙是最高阶的炼器师呢,各种药水也会做,肯定会有办法的!”

“好,好想,要……”小脸飞快挂满绯红云霞,白雨开始扭动身体妄图从插在小穴上的震动棒来稍做缓解。奈何体内的欲火扩散速度太快了,被压抑了一整天的情欲都被先前喝下的媚药引爆,残存的理智越来越少。

“振作一点啊!喂!来,来人啊!快来人啊!”

喊叫声回荡在房间内,似乎工作的魔族都被卢迪亚事先驱散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可恶!白雨这样下去就不妙了!咦?”似乎有什么东西碰到了自己的大腿,然后左腿上方与右腿下方传来持续的接触感,“白雨,你,你在干什么啊!冷静一点!”

“想,想要……插,插入……再,再深,一点……”拖着被绑住的身体在地上扭动了些许,已经被情欲控制的白雨把身体一抬,被分开的双腿一上一下就对着伊琳一样姿势的腿卡了进去。一点一点的深入,丝袜与肌肤摩擦带来了细腻的质感。

“压在我腿上,是要干什么啊!”脖子被固定住就意味着伊琳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可能性。在她看不到身后白雨把腿卡进来前进的动作时,被上的命运就注定了。

【对了斯卡蕾是说了好像要先用药压制,再用媚药释放出性欲,使劲高潮几次就可以了……

然后她就把我固定成了这个样子……不,不会吧!】

“唔啊!那,那是什么!”阴唇被一个柔软湿润的东西猛地顶了一下,伊琳的身体一震的同时,刚刚的猜想得到了证实。得益于表层的触手吸盘,震动棒挂在白雨的小穴里没掉出去。一路把腿彻底卡进去后,两人下体间的距离已经很近。

“呜,唔啊!”

“嗯,嗯,嗯……”

第二次插入总算是对准了。双头龙的另一端捅进伊琳得到片刻放松的小穴后,带出两声不一样风格的娇吟。被情欲驱使的魔法少女在享受,冷静的圣女在疑惑中又想反抗。随着白雨把双头龙插进去后,靠近自己的一端也深入了几分。已经体验过一次的吸盘撩拨嫩肉过于舒适,怎么享受也不会嫌多。

“清醒一点啊!不,不要这样……呜,呜哇啊啊,啊!”

缓了一下后,白雨先挪动了被伊琳压在身下的那条腿,再是一个发力。震动棒长驱直入。双头龙带给同为M字开脚的两人的快感是一致的。

“啊,哈……好舒服……再,再来!”

“不要啊白雨,不可以,做这种事!咿呀呀哈!”

第三次的插入已经到了极限,脖子处被死死锁在地上,抵住了伊琳整个身体。这个姿势下白雨已经把一只脚垫在她的身下不动。通过控制另一只脚前进,让震动棒狠狠吃进两人的下体。

“不……不要再往,里面,了啊!顶,顶到子宫了……”

这根双头龙的大小丝毫不输马车上变大的震动棒,伊琳能感觉到大触手棒一样的东西从自己小穴上方一路划过。欲火之下白雨身体的力气似乎都大了几分,饥渴的她一直把身子往前拱,直到两头都顶到双方的子宫颈后实在无法前进才罢休。若不是那把双腿拉开的束腰的妨碍,在旁边的人都能看到小腹上有一个鼓包。

“够,够了吧……快出去,那么大,一点都不,舒服!”

意识到只是顶在最里面不活动不会有更多的快感,白雨把身体稍稍撤出,然后又重复着挪动身体,震动棒再次捅入伊琳两次抽插下已经润湿的小穴。

“不可以!再,再不下去,我就把你轰,轰下去了啊!”

威胁起不到任何作用,伊琳又不可能真的对白雨出手。双手贴在身后被锁住,双腿也是如此不便的姿势,导致白雨的抽插过程非常缓慢。也正是这个缓缓捅入的过程,给予了触手吸盘层贴上内壁的嫩肉一路撩到深处的机会,刺激反而更强烈了。身体如此渴望高潮,每一次的插入都做到极限,在双头龙顶到双方硬硬的子宫颈无法再深入才缓缓拔出。

“嗯嗯啊!哇啊!混蛋,都是那,混蛋搞的鬼!她绝对是,故意的……白雨,醒醒啊,唔啊啊啊!”

一下又一下,白雨的动作似乎熟练起来。速度加快的同时,双头龙每次依旧没到最深处才撤出。不管是进还是出,触手层都抚慰着敏感的小穴内壁。已经充分润滑的情况下,随便一点搅动都会带来酥麻的快感以及咕叽咕叽的蜜液声。

【这样下去,要被她插到高潮了啊!可恶,抖不下去,压的太紧了,好重!该死的,脖子被锁住了不然根本没事!

我,我又不能打她啊!她其实,也不是故意的,欲火什么的自己也不一定控制得住,就像那次环境。

可我就这么让她插,插到高潮吗?】

“呜呜哦,唔啊,啊……又,又要,进来了啊……”

【可是,如果换做我,被下了媚毒控制不住自己的话……白雨她,又会怎么做呢?

她那么善良,为了缓解我的痛苦肯定也会选择忍耐的……

那我现在是不是也得被这样插下去,插到她满意才行呢?】

“什,什么啊,这又,算,算什么啊!呜!又,又进来了……被,被这样插,好舒服……”现在的体验对于伊琳来说是全新的。要是换做那个满脑子只有黄色废料的炼器师萝莉,她二话不说绝对会忍着被体内各种玩具挑逗的刺激把对方打下去。偏偏理智告诉她以顶不能伤害这位饱受磨难的美少女,只能选择忍耐的她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事实上,下午与斯卡蕾的寸止游戏后她仅有的那几次高潮,又怎么能满足被玩弄了好久的身体呢?

“呜,唔啊,又,又进来了!喂,怎么又,又变大了啊!”

双头龙在白雨的发力下已经在二人的小穴里进出了好多次了。这一次在白雨又把身体缓缓撤出时,整只触手棒却开始变大,变粗。吸盘充分接触着内部细密到看不见的敏感肉芽,接着又是缩小。新功能的解放下,两人的嫩肉被全方面的刺激着,相应的也成倍提升着快感。被吸收进去的爱液逐渐冒出,在触手的帮助下润湿工作被做到了极致。

“嗯,嗯啊……要,要以这种方式,去了吗……呜呃呃呃啊啊啊啊!”

“嗯,嗯啊啊呜呜啊,啊啊呜嗯嗯啊!”

两人几乎在同一刻高潮。趴在地上的伊琳身体痉挛着的同时,双腿也跟着抖动。比起之前被震动棒玩上的高潮,这次的抽插又解锁了新的体验。

“去,去了一次了,白雨,你应该,好点了吧……”

回应伊琳的是动人的娇喘声,还有双头龙的再次插入。

“喂,怎么还来啊,停,停一下啊,都,都去过了啊!呜,呜嗯嗯啊,又来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