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好了,你们就在这里坐下吧。拍卖会应该还有五分钟才开始,后面不管看到什么材料只要想买就通过这个联络水晶跟我联系就好,到时候都会拍下来。至于那最后一件商品,还是找其他人出手比较好……”卢迪亚离开时还专门吩咐了下门口的两位魔族侍女,“这两位都是贵客,记得千万不要去打扰她们!”

“是,领主大人……”

走进了富丽堂皇的包厢后,两人才解开了身上的黑色大衣。看着那高级魔兽皮革制作成的舒适沙发,伊琳却没办法坐上去休息一下。第一天的时候都在走路还好,也没工夫坐下来好好休息。闲下来后她才发现震动棒设计的恶毒之处。即使有凳子沙发也没法享受。大腿环与镣铐的固定下腿分不开,跪着或者坐在自己屁股上的姿势根本无法休息,要么干脆站着或是躺在地上。

“嘻嘻嘻嘻,伊琳姐姐,游戏马上要开始了呢!”把桌上预先准备的水果与蔬菜推到一边,斯卡蕾提起背包翻过来抖了抖,一大堆伊琳认识、不认识的道具纷纷落到桌上。看着那些东西嘴角无奈地撅起后,伊琳知道自己又得被玩弄了。

“说好了啊!这是,最后一次……后面我再要尿尿的时候,不准再要挟了!”目睹了道具后红着脸的伊琳实在强势不起来,先前自己被玩弄都是各种突发状况。即使那次被用作自慰素材,她也不知道会怎么样,直到最后被压在身上吮吸乳房。现在清楚的知道自己会被桌上的小玩具欺负,心里就安静不下来。

【我,我马上就要被玩弄了吗?居然会因为这种事情害怕,却还带着一丝期待?

不不不不不,绝不可能!这只是为了更好的控制这个死萝莉!】

羞红脸的美少女摇晃着脑袋,带动身后的银色长发都甩来甩去,看着实在可爱至极。“嘛,不要这样嘛伊琳姐姐,将要体验快乐是不是心里还有些期待呢?”

“我才不喜欢,也不觉得快乐!要不是为了迎合你这变态完成计划,谁会同意你啊!”房间有隔音效果,但伊琳还是不敢说太大声。

“唔,很舒服的呢,伊琳姐姐要学着享受嘛!”拨弄了几下手里的跳蛋,拍卖会快开始了,斯卡蕾却不在意。再大型的拍卖会开始也不会就拿什么极品仙宝出来,何况作为最顶级炼器师的她就有一堆东西不放在眼里了。

“绝不会享受!高潮什么的一点都不好玩!”

“咦,不喜欢嘛?既然这样就来玩寸止吧,伊琳姐姐!”

“寸止?那是什么?”

“就是那种,刺激到高潮前的一瞬间就停下来,等性欲过去了再玩的那种,中途不可以高潮哦!”似乎不想玩的太复杂,斯卡蕾把好多玩具推到一边,捡了几个跳蛋堆了起来。

“原来是这个意思吗?等等,那岂不是……”无比真实的梦境也就是两天前的事情罢了。伊琳依稀记得那天身体被淫纹媚药双重催淫可愣是让意志力坚定的她都沦陷了。幻境里的也只是维持在绝顶的边缘,比起快感升升降降的寸止似乎还差了点。

阅女无数的斯卡蕾又怎么可能放过那一丝的表情变化呢:“咦,原来伊琳姐姐还是口嫌体正直的那种呀!平时嘴上多抵触的,身体还是会很诚实的享受高潮呢!”

“寸止就寸止!高潮那么糟糕谁会喜欢啊!赶紧早点开始早点结束!你小子到底想在拍卖会上玩什么啊,到时候错过了好东西可别怪我!”对于现在的伊琳来说,羞耻心还是比痛苦什么的更重要一些。

“是的呢,错过宝物的确很可惜了!所以这次,咱决定让伊琳姐姐自己玩自己!一边看着拍卖会一欣赏伊琳姐姐的羞耻play一定很棒!”

“自己玩自己?那是什么意思……”

斯卡蕾走过来后,先用手指在项圈上长按一下。淡淡的光亮起后,她再往下一摸,紧咬伊琳下体的贞操带松开了,但由于触手贴在嫩肉上,这条内裤还是没掉下来。

“嗯,嗯啊……”依依不舍的触手层拖泥带水地离开美少女的秘密花园时,又好好地吸了一把嫩肉。如今再看到这只触手震动棒的外形后,伊琳心中已经不是当初无知无畏的心态了。特别是那天在马车上想让光晶石过载脱缚失败后,内置的魔力转化系统实在是让她吃了一番苦头。

【难得这东西被拿出来了,要是现在反击就没有下体的刺激了。这家伙应该不会有什么防备,偷袭后要挟她帮我解开怎么样?】

伊琳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在斯卡蕾发现前又恢复了。

【不,太危险了!这就是一场豪赌,失败了后就真完蛋了!

这个死萝莉没有这么简单的!昨天那位冰系魔法师的偷袭很快,我都没反应过来。她身上似乎有触发式的防御装备。那么强的一击都被拖延了些许时间。而且她似乎只有背包里能藏东西,都没有感受到有东西爆炸或是损害,那个护罩极有可能还在。

少了震动棒是会好一点,但5%的魔力就是5%。我肯定无法发出堪比昨天那样的攻击。况且就算可以,她要是拖延时间不给我解开,杀了她也没用,拖下去我还是会被道具玩到失去战斗力的……】

难得小穴空了一会,一个一个椭圆状的物体又再次填满了圣女。

“喂,塞,塞那么多干啥啊……塞不进去了,不要了啊……”一个两个三个,一只塞到有6个跳蛋后,斯卡蕾才把贞操带重新扣上。

“嘻嘻,这里也要!”小萝莉又拿出两个跳蛋,从裙子抹胸部分上方一塞。摇了摇头后的她仍不满意,直到共计四个跳蛋滑进双乳之间,又有两个跳蛋被丝带绑在腋窝后她才拍了拍手。

【真是该死的胸罩!这种时候偏偏就能软下来,等那东西滑进来后又硬了。为什么都这么智能啊,连换道具时片刻的解开都不行!】

“嗯……那,又怎么了……”乳房里的变动还未结束,胸罩软化后,内部的触手各把一颗跳蛋拽到了了伊琳的乳头前端。外壳硬化后这两颗跳蛋就被固定在了相应的蓓蕾上。乳头愣是被顶的凹陷下去,从外看还能看到过分大的突起。在胸前这两团软肉的生存空间被大幅挤压的情况下,这四颗跳蛋的到来更是让少女的处境雪上加霜。

“有必要弄那么多吗,一共都12个了啊,连胳肢窝那里也要……”

“怎么了嘛,反正伊琳姐姐说玩一次的,难不成还要反悔吗?”

“反悔肯定是不会了……”唯一的仁慈就是,讨厌的震动棒被拔出后,伊琳终于可以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她被强韧蜘蛛丝捆在剑鞘的手上又被塞进了两个小方盒子,长手套修饰了玉葱指的同时,也让手指灵活性有些下降。自打被拘束无法挣脱后,伊琳的腿还能活动,动不了且经常被压在身下的手就难了。要不是作为圣女的她体制远超常人,手一直这样绑下去都会废掉了。

“哼哼,拍卖会也要开始了呢!那么让咱来说一声游戏规则~”按住了伊琳的双手,感受着丝质长手套的顺滑质感后,斯卡蕾吻了一口才继续说道,“这个拍卖会似乎要进行四个小时的样子。伊琳姐姐应该能感受到背后的遥控器吧!”

“这是遥控器吗?还以为跳蛋都必须要有线才可以的……”费劲的活动了一下手指后,伊琳发现每个遥控器上似乎都有3个按钮,大概对应着自己中间三指。

“现在的技术想做成无线是很容易滴!只是有线的很羞耻嘛。想想被绑在大腿上的遥控器有一根细细的线延伸到美少女的秘密花园,那种令人意会的羞耻感简直是棒极啦!”

“是吗,反正我不懂……你塞这么多跳蛋后又把遥控器给我,是要让我自己开?”

“嗯啊没错!虽然结束的时间还不太确定,在接下来的四小时内,就要伊琳姐姐自己开这些跳蛋玩啦!左手的三个按钮是控制小穴内的,每个按钮会激活两个跳蛋。右手的也是,至于每个按钮对应的一组跳蛋,就需要伊琳姐姐自己尝试啦!”

又拿出一块以水晶屏幕显示时间的钟后,斯卡蕾继续解释着:“一共12个跳蛋哦!平均下来,每个跳蛋要工作满45分钟才可以。当然了选择权在伊琳姐姐手里啦!比如6个跳蛋工作90分钟,或是12个跳蛋工作45分钟都是可以的呢!还有说好是寸止的玩法,中途是不允许高潮的!要是伊琳姐姐没控制好中途去了的话,跳蛋工作的总时间就得加5分钟哦!如果伊琳姐姐完成了,以后就把震动棒拿掉。要是失败了的话……嘻嘻嘻嘻,晚上要跟人家睡一张床!怎么样,解释的还清楚嘛?”

【震动棒能拿掉的话,就太好了!感觉,也不是很难……她都说至少有4小时了,底下这么多魔族拍卖会也不像是会草草了事的样子。

失败的话要被她睡……不对,跟她一起睡!其实真的说到底,也没啥……而且那个可恶的幻境,每次噩梦醒来都好怕。

去掉震动棒的诱惑太大了!必须搏一搏!】

“是听清楚了……我同意!只是没想到会玩这么复杂,明明上次自慰一次就完了的……”

“哎呀,难道伊琳姐姐喜欢被人家压在身下自慰嘛?那多来几次也不是不行呢……”斯卡蕾又掏出了她最喜欢的莲花棒,“那么多来几次也不是不可以。人家一晚上疼的睡不着觉呢,今天卖完材料还要回去赶工……”

“不,我宁可自己来!”伊琳还没意识到自己说出了多奇怪的话,“你回去还要忙什么吗?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干色色的事情吧!”

“怎,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虽然人家是很喜欢色色的事情……”气急的小萝莉头上的呆毛炸了起来,“是研究色色的事情没错!但这次是为了救那些女孩子呀!只要把乳汁美味的机制研究透了,以质胜过量,就可以放走那些女孩子了!难道伊琳姐姐忍心看她们一直被榨乳吗!”

斯卡蕾声色具下的言辞还是让心地善良的圣女动容了:“好吧好吧,我信了你的鬼话了,晚上好好加油吧!”

“唔,伊琳姐姐真好!那么……晚上再给人家一点动力好不好嘛……”

“你少来!陪你玩了下午这个就结束了!”

伊琳刚刚骂完,就有声音从台下传来:“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尼塔城的这次拍卖大会!”二人身处最高等级的包厢,自然不需要走到边上观看。上面一块颇大的魔法镜面已经呈现出了展台上的场景。一位头生牛角,穿着燕尾礼服的男性魔族正开始介绍。主持人站在华丽的展示台前,通过台内收集并反射光忙的魔法阵与上方的巨大水晶屏幕,客人们可以欣赏到拍卖品的所有细节。

“本次拍卖品就为诸位贵客准备了极为丰富的拍卖品。从高阶装备、魔法药剂与消耗品、极品原材料与性奴应有尽有!”好的拍卖师要能带动全场气氛,这位左胸口挂着三道金色绶带的拍卖师不但相貌不凡,这一番语气与谈吐一下子就勾起了大家的欲望。最后他更是双手展开说道,“然而就在昨天,我们还收到了一份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拍卖品!让我们一起期待一下吧!”

“下面第一件展品是——一位十阶魔族炼器师制作的装备!这把小型魔力炮对使用者的实力没有任何要求!内部能源核心更换后就可以持续攻击,威力也是不凡。这件物品经过我们的威力测试,达到了……”

屏幕上的小金属炮有手臂那么大,斯卡蕾一点兴趣都没有:“切,什么垃圾也拿来卖!这种破东西也就给那些蠢笨的贵族大少爷大小姐用了……这帮蠢货还在叫价呢!”

“咦?那要是你来做,能做到什么程度?”这种东西伊琳见的很少。作为圣女除了修炼以外的事参与的都不太多,都不说教廷对于炼器产品的暗中打压了。对着屏幕的她还看的津津有味。

“咱要做的话?喏,就是那只一直玩的自慰棒那种啦!小,攻击快,多种能量放射,可以输出持续的能量流,或者电弧、凝实的能量弹都可以。而且不用特意更换能量核心,可以直接吸收多种形态的魔力源……”又从小穴里掏出了沾满蜜液的莲花棒后,斯卡蕾不满起来,“看来伊琳姐姐很闲呀,还有功夫看卖废品的呢!看来还可以加一些时间呢!”

“别,我,我现在开始就是了!”

【就算她这么说,自己按下去感觉好奇怪……

想到手按下去后身体就会有反应,不知怎么的就,居然会热起来……】

遥控器在手里,这种自己枪毙自己的感觉让白丝手套包裹的手指在按钮上滑来滑去,就是没有勇气按下去。

“看来伊琳姐姐很害羞嘛!要不人家再来帮个忙咯?”听到台上的拍卖师还在介绍同一位炼器师制作出来的废品,斯卡蕾又开始欣赏起包厢内伊琳低头红脸纠结的可爱样子。

本来人在目光灼灼之下就会加快动作,何况是这种羞耻的玩法呢?又被一催,急的伊琳直接就按下左手中指的按钮。

“唔,唔哈……这种,感觉……好讨厌!”

伊琳实在没想到,就开了两个跳蛋小穴会如此刺激。一方面原先震动棒外的触手材料虽然看着恶心,但又湿又软的质感在缓冲了刺激的同时,极大地降低了异物感。小穴里的跳蛋排成一串,中间的两个工作起来后还撞的其他的跳蛋都在小穴里窜来窜去的。哪怕跳蛋外面的触感比较像柔软的胶质层,高频震动下对软肉的刺激也比无缝贴合的触手带来的吮吸粗鲁的多。

“嗯,不,不行……不可以,开这个……”开了一瞬间后,伊琳赶忙把手一推,小穴才安静下来。

“哎呀呀呀,伊琳姐姐刚开始就不行了嘛!”不知何时斯卡蕾手里又出现了一只震动棒。她两只手交替往上举着棒子,作为啦啦队给伊琳打气的样子贱到不行,看的伊琳又是一阵窝火。

“看来伊琳姐姐想被咱睡呀!那可真是太甜美了哦!这是在卖什么……绯炎盘根草嘛?这东西提炼能用来做媚药。只是这一株年限不太够……买了就完事,反正不是咱出钱!”按了按通讯水晶,斯卡蕾也发出了今天第一次要求。

【小穴的跳蛋,太刺激了……一个会带动其他的。这种情况下,手腕那两个怕不是得一直开着才行。再试试看乳房中间的两个。】

“唔,呜啊啊……按,错了!不是那,两个……”

按下右手上方的按钮后,埋在凹陷乳房中的两颗跳蛋动了起来。椭圆形球体被贞操胸罩固定在蓓蕾的中央。不同于平时的贴合,此刻外面带着磨砂颗粒的胶质层完美地贴合着敏感的乳肉,大范围的接触下酥麻感很快就占据了胸口。

“可恶,关掉……开,开肩膀下面那两个……噫噫噫,好,好奇怪啊哪里,像是被人挠一样……”

小穴的跳蛋不愿意开,乳头上的也过于刺激,相比之下腋窝的跳蛋不会带来任何性欲。没有关掉后伊琳又硬着头皮把乳沟处的开了。

“哈啊,哈啊,啊……好,好热……”腋窝与乳沟都不算敏感部位,但震动对体力的消耗是实实在在的。震动棒拔出后伊琳想着去沙发上休息一会。包厢内没人她自然是用踏着高跟鞋的脚交替前进,小碎步之下可以免了连接并吮吸阴蒂的那条锁链的折腾。

“呜哇,你……塞得,真是,多……哈!”一连串的跳蛋无法像触手震动棒那样完美贴合嫩肉,走的时候让伊琳想起来那位被恐怖股绳折磨的金发大小姐。她感觉此刻也有一根奇怪的股绳从阴唇拉向子宫颈,只是走着都变得辛苦。

“咦呀,看来伊琳姐姐快不行了哦!走个路都能这么爽的嘛?”

“不爽!一点都,不爽,啊哈啊……”

为了尽可能的不让小球们乱动,伊琳只能在束腰的压迫下把上身微微弓下,加紧下体让跳蛋不要乱动。被迫踮起的脚尖一步一挪,走到沙发吃力。

“唔……嗯嗯啊!”一屁股坐下,巨大的刺激又让她升天一般。小穴,后庭与膀胱都被各司其职的东西们封堵着,满负荷的下体无法再接受一丝一毫的刺激。慢慢挪动身体后,她干脆在沙发上躺了下来,大口喘着粗气。

“欸嘿嘿,似乎是很有趣的体验呢!”抖了抖背包一看,现在仅剩的3个跳蛋显然不能让被勾起情欲的小萝莉自己也体验一番,她只能看向趴在沙发上稍作休息的圣女。

“采访一下伊琳姐姐,这样的玩法感觉如何呢?”

“不,不说!”

“唔,别这样嘛,人家想听听!”

“我才不要,你又没说游戏规则里要回答你的问题!”

“好扫兴啊这样!不如伊琳姐姐描绘一下,我来扣掉几分钟如何呢?扣掉,3分钟?”

“三分钟吗?那,那好!”游戏进行不过五分钟,伊琳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快是一团糟了。没有震动棒的折磨她都不能坐着休息,这样的体验真是糟糕极了。

“让我想一下……就是,那个什么,股绳,对吧!感觉有一大根股绳,插进了小穴里面……每走一步,就感觉那种,阴唇被股绳摩擦的感觉在小穴里被还原出来了。”

“听着很棒……奇怪,伊琳姐姐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东西呢?”

“不是那个该死的幻境!被股绳摩擦了一整夜不说,好像那上面还有什么液体,能让身体自己热起来。顺着股绳全都擦到我身上去了,最后就被弄的,失去意识了……”脸上突然一阵扭动,伊琳才注意到自己在诱导下居然说出了这么羞耻的事情,“好了,说好的时间,快,快给我减!”

小手对着显示屏一按,跳动的时间一下子就减少了三分钟。正在拍卖的东西又是如此无聊,对于斯卡蕾这样的炼器师,也就只有珍贵的原材料才能入得了她的法眼。拍出现在这件物品后,一块蓝色的方形宝石又出现在了画面上。

“那么现在登场的这件展品,是一块高品质的冰晶石!纯粹能量凝结成的晶石也不用我多介绍了……”

“冰晶石吗?似乎很不错……不对,那只魔法少女的法杖上就有一颗,品质也不太好,我也不太需要这个属性的……现在不贪了,等后面有更有用的材料再去贪吧,嘻嘻!”一夜没睡的疲倦萝莉趴在桌上,看着沙发上在跳蛋构成的地狱中慢慢挣扎的伊琳开心地笑着,“刚刚那个玩法不错,或许可以专门制作一些东西……啊对了!媚药也要,就是还差一个载体!最好可以不用更换,直接在体内提炼就可以了!”

“提炼……唔,唔,不要!”乳沟的跳蛋刺激不到敏感带没错,但乳房在持续的震动下有些麻不说,两颗蓓蕾不顾伊琳的意愿顶着埋在上面的跳蛋。再怎么勃起乳头也斗不过跳蛋,可在挑逗下无法控制的敏感部位就是不停地做无用功。好在伊琳乳头的开发度太低了,单凭乳房高潮什么的她还是做不到。即使上次在更强烈的吮吸与极细触手的玩弄下,也是下体震动棒给了她绝顶的那一步。

【四个小时,我只开了四分之一的跳蛋,就要坚持两个小时出头……还好还好……】

还算安静的包厢中,羞涩隐晦的嗡嗡声清晰可闻,作为旋律伴着少女口中被挑逗出的娇吟,抚慰着变态萝莉彻夜未眠的伤痕,使得她能从房间外聒噪的叫卖声中获取对自己有价值的材料。虽说这次经费都被人包了,作为顶级炼器师的她极为挑剔,弄到现在还没买几样东西。

“下面这件原料可以说是得天独厚!”拍卖师大手一挥,旁边的长裙侍女捧着盒子摆了上去,打开一看,里面那坨碧绿色的凝胶团还在移动,“想必大家都有听说过谜之魔力粘液!这种绿色的团状物质可以说是极少见到,我们至今都不知道它们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它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极致的亲水性!有着良好魔力亲和性与延展性的它们是极佳的炼制材料!”

“切!这都,这什么啊,就会糊弄傻子吧!这拍卖会不如就叫废品回收大会算了!”斯卡蕾刚从桌上爬起走到前面的单向玻璃窗往下放看去时,就听到后方的一声嗔娇。身体越来越燥热,所有的细胞运转速度都加快了些许。伊琳又很讨厌这种除了等待什么都做不了的滋味。被反绑的双手贴合着陷在柔软的沙发中,想着转移一下注意力的她也看起了拍卖会。那些制造出来的装备她不算行家,但各种稀有材料还是有所涉猎。

“拍卖会才开始没多久啊!看啊伊琳姐姐,时间才过去没多久呢,嘻嘻!不过这个东西可以买下来呢,做成一只史莱姆塞进女孩子的小穴会非常棒!”按下通讯水晶后,一声三千五的报价就回荡在了静寂的会场内。

本以为这件没用的材料会再次流拍的拍卖师听到报价自然是大喜过望。手上的锤子飞快的落下三次后大喊成交,生怕出价之人反悔。

“配上之前那个东西,后面要是能再买一些类似绯炎盘根草的东西的话……不对,我需要在里面制作一个回路,配合史莱姆的亲水性。如果能把女孩子的爱液转化为媚药就棒极了,对!”

“爱,爱液?你可真是,够,够变态的……啊,不好!”

从跳蛋开始工作到已经过了二十多分钟了,纵使跳蛋的位置不对,伊琳所有的敏感部位都些许的碰撞刺激。安分不下来的燥热身体一直在违抗大脑的命令,被绑着也时不时扭着身体的伊琳也被玩弄的越来越舒服了。

“我,我得关,关一下……完了,手,手麻了……”

“嘻嘻嘻嘻,看来伊琳姐姐一直开着那两个腋窝的小家伙呢!”再拍下一件展品,看着沙发上扭着身体的伊琳,斯卡蕾知道她中计了。

“不……”酥麻感随着胸口跳蛋的玩弄早就扩散出去,柔软的沙发看似舒服,实际就是困住伊琳的沼泽。最要命的还是遥控器上滑块按钮恶毒的设计使得手指一滑就能轻松开启,但想要推回来关掉就难多了。从未感觉纤细手指上外的白色丝质手套是如此的顺滑,腋窝下的跳蛋早就把整条手臂都弄得疲倦不堪。

被长裙裹着的圣女是如此的不适。坐着吧,满溢的膀胱与下体整整六颗跳蛋的相互挤压让任何一点细微的摩擦或是动作都能反馈可怕的快感。像她刚刚那样躺下吧,持续被反绑的手臂只会更糟糕,都不说腋窝还在振动的小恶魔了。侧躺吧,整条小臂又被压迫的酸痛,要是趴着看不到屏幕无聊不说,乳房受到的压迫又会更上一层楼。站在不舒适的细跟高跟鞋上忍受跳蛋的震动又不是伊琳现在的体力可以维持的。

“哼哼,魅魔的体液,还有死亡后留下的魔力晶簇,非常不错!一定可以派上用场的……咿呀,看来能看到伊琳姐姐高潮的样子了。”

“不,不,才不,会!”终于快完全失去直觉的圣女用手指一拨,所有的跳蛋都安静了下来。大口地喘着气的她稍作休息。要知道被送上一次高潮后的惩罚可是每个跳蛋都得多工作5分钟。以伊琳现在的状态,原来4颗跳蛋的135分钟就会加到150分钟,对于共计四小时的拍卖会可不宽裕。

“啪,啪,啪!真不愧是伊琳姐姐呢!寸止什么的,人家最讨厌啦!每次快高潮的时候都会忍不住,谁叫身体玩起来是那么舒服!”

“谁,谁都以为,跟你一样,淫荡!”咒骂了一声后,整整累积了二十多分钟的性欲的确有在退散。可敏感部位依旧被填满的伊琳还要忍受身体乱动带来的摩擦刺激,性欲消退之缓慢远比增长要慢。时间一分一秒地逝去,看的她更是干着急。

“明明感觉,身体,不……快感在散去……可是为什么,欲望……”

“怎么样哦,寸止是不是伊琳姐姐从来没体验过呢?这种自己寸止自己的玩法更是相当痛苦啦!要不是意志力坚定的人绝对无法完成哦!”

“还不都是你这个恶魔想出来的!哈……好像都,都等了好久了,为什么性欲就是退不下来!脑子里似乎还更想要了……”

“时间可是在一分一秒地逝去呢!”在人懊恼怀疑的时候,他人的话就会更具说服力。也顾不得等性欲完全散去,伊琳重新开启了刚刚那两个跳蛋。

一轮又一轮的寸止后,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不知道换了多少次姿势的圣女喘气如牛。下一轮的持续时间越来越短,休息时间越来越长不说,整个身体已经都快被欲火吞噬了。刚刚再把跳蛋关掉的时候,被拘束在有限空间的手指止不住的颤抖,简直都要不属于她了。

“看伊琳姐姐现在好辛苦嘛,要不就认输算了啦!反正只是跟人家大被同眠哦,堂堂圣女大人,居然还会怕跟咱这样的小女子一起睡吗?”

“你个,变态!好好,看,看你的拍卖……管我,干什么……”

“可是伊琳姐姐已经非常想要舒服了吧,能坚持这么久一次都没去,已经很厉害了。认输吧,不丢人!还可以早点结束!”胜券在握的小萝莉已经开始发布胜利宣言了。

【我……每次快感消散都越来越慢,而且就算身体没那么舒服了,欲望反而越来越强了!明明只是几个跳蛋,为什么可以弄得自己身体都像是背叛了一样……】

看着伊琳已经无话可说,斯卡蕾更是指着显示器说道:“嗨呀,时间不太够了呢!要是伊琳姐姐再不快点的话,时间就要来不及了呢!嘛,忍的太辛苦的话,不如放松一下哦!要是去一次的话说不定后面可以更好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呢……”

即使知道小萝莉的甜言蜜语是陷阱,裹在白丝中的手指仿佛被唤醒了一样。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伊琳觉得自己的手指紧紧地按在上面,随时都可能帮极度懊恼的身体缓解压力。

“不要忍了嘛!大不了先爽一下,等欲望缓解后多开几个跳蛋把进度补上呗!明明伊琳姐姐喘气喘的那么大声,身体肯定很想要对吧!”
“我,我只是……”

犹豫不决的眼神被解读后,斯卡蕾知道伊琳就快被她说服了:“来嘛来嘛!乳房已经很舒服了,就别开中间那俩了!试试小穴的怎么样!你看只是让乳房被刺激远远不够吧,要是让小穴也活动起来的话也不用忍那么就对不对!”

连开跳蛋的地方都被想好了,伊琳听着觉得有道理。拗不过旺盛的欲火的她还未休息充分就再次让屏幕上的时间流逝起来。

“唔!呜呼,好,好舒服……软肉都,都动起来了啊……好麻好爽啊……从来没有,体验过……”刺激还是要找对位置,沉寂了不少光景的小穴内传来的震动让被寸止了多次的饥渴娇躯透过拘束震颤起来。每次跳蛋互相碰撞的快感都深入骨髓一般,身体根本就忘不掉。

“不要!如此,之快……要不行了,现在就要,关掉……手指,手指,没,没力气了……”整整两小时的责难,让伊琳的脑海里有另一个声音在对她低语。片刻的失神后,身体就已经突破限制决定了。

“唔,呜哇啊啊啊,嗯,嗯哼唔唔,呜哇!哈,啊啊……”积攒了已经快三小时的欲望在一瞬间绽放,滋润着少女因为震动与拘束疲惫不堪的身体。没有被寸止如此之久的体验,伊琳更不会知道这时饥渴的身体已经不是一次微不足道的高潮就能满足的。品尝快感后的身体已经背叛,非但意识沉醉欢愉已经所剩无几,手指脱力没能去中断控制。

“嗯,嗯嗯,嗯啊啊,又……怎么会这么,快……才多久!嗯啊哈啊,啊!”第二次绝顶接踵而至。哪怕只有两颗跳蛋在小穴里工作,流满贞操带的爱液润滑,两个乱跳的小球拨弄之下整整六颗都动了起来。

等斯卡蕾走过去帮伊琳关上遥控器后,她已经不情愿地爽了三次了。游戏差不多结束了,小萝莉把所有的跳蛋都弄出来后又把震动棒复原了。

“我,我还没,输!你怎么就……擅自捣乱……”

“别想了嘛,刚刚伊琳姐姐一下子就去了三次呢!刚刚那样都坚持不下去了,现在又多了整整15分钟呢……”圣女脸蛋上的可潮红还未褪去,被搂在怀里的她倔强的言辞听着是如此无力,“其实开始伊琳姐姐就应该多多开下面的呢。时间拉长的话性欲怎么都会起来的呢,要怪就怪姐姐大人自己答应下来了呢!”

强气圣女再次倒在了小萝莉的怀里。显示屏上的时间让她毫无反抗的可能。所有的跳蛋都被取出后,斯卡蕾知道欺负伊琳的过程需要循序渐进,就继续去关注拍卖会了。

【没,没什么……都是女孩子,一起睡又咋了,怕什么……

而且就算这次不答应她,也会找各种奇怪的借口赖上床吧!】

蓝裙少女把头埋进沙发闹起了小脾气一般。她不知道的是两次真实的噩梦对她的心态造成了影响。醒来时看到床边有一只依偎在自己娇躯上的可爱萝莉,恐惧都在一瞬间被驱散了。

没有了折腾人的寸止游戏后,时间过的愉快多了。拍卖会越是靠近尾声,展品越来越惊奇。斯卡蕾使用通讯水晶的频率越来越快的同时,伊琳也看的津津有味。身边的小萝莉在材料与炼器的知识储备上极为丰厚,也担当起了讲解的工作。

“似乎,好像差不多了!别看屏幕了伊琳姐姐,快点到边上来看!”

“什么呀,要到那什么最后的展品了吗?”

“七百五十万一次!”

“七百五十万两次!”

“七百五十万三次!好,那么成交!”一件颇为华丽的单手剑卖出后,拍卖师正色说道,“各位贵宾,那么拍卖会进行到这里,就应该要结束了……”

话音刚落,底下就传来一阵细碎的声音。听得出来,有些人已经准备走了。

“但是,这最后一件展品,想必不会让大家失望!”

拍卖师一个侧身让出了一条道路。哗啦哗啦的声音在拍卖场上听着有些不协调。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长裙侍女。顺着她手中的锁链望过去,伊琳看到的居然是一位黑发少女。

黑发少女有气无力的低着头。被皮革宽眼罩剥夺视线的她,小嘴也被红色多空口球封堵起来。被小球卡着的上下颚无法闭合,一串串的银丝顺着小孔留下,挂在嘴边的样子颇为性感。

少女原来个子就有一米六出头,双脚又踩在一双带锁的高跟鞋中。十厘米的细鞋跟把腿拉的修长的同时,又让她举步维艰。俯下身体,全身没有太多衣物庇体的她看着颇为可怜。脚腕与大腿都被镣铐锁上的同时,双手手腕先被泛着银光的手铐锁在手肘关节处,勒住腰部的束腰背后还有一卷皮带,在小臂中央缠绕几圈收紧,断绝了她使用手臂的可能性。

皮质内裤虽然包裹了她的秘密花园,但从大腿环上的两个方形盒子中有两条细细的导线钻了进去。离得这么远肯定感受不到小玩具的震动,但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完美贴合肌肤的触手贞操带的。从少女站不稳的步伐与挂在大腿上的晶莹爱液就能看出,她现在肯定不好受。

“嗯,嗯嗯,唔……唔!”

看不见路,浑身都被拘束着的柔弱少女仿佛随时都会摔倒一样,然而侍女手上的锁链并不会允许她休息。两个乳夹扣在她娇嫩的小豆豆上,只要一拽这根长长的乳链,剧痛就会让她踉跄的踩出几步。被拉到展台中央后,跟在她身后的第二位侍女把手中金红色丝帛的盒子放好后,就与第一位侍女一起离开了。

“大家应该都听到昨天傍晚那一声巨响,有些贵客都感受到了那可怕的震动了吧!”

台下顿时开始议论,从他们的眼神不难看出,主持人并没有说谎。

顾客们情绪都被调动起来后,满意的主持人继续说道:“可能有些人已经听说了!就在昨天,发生了一起重大事件!一位人类魔法师混进奴隶押运队,在进入收押站后突然袭击。奴隶商队加收押站共有六十几人瞬间毙命,只有一人奇怪的幸存下来,原因还不清楚!”

“这位魔法师不仅只身潜入清理了我们的同胞,还冻结了城外的小河。通过魔力凝结成的冰道让两百多位少女奴隶都逃出升天!而更怕的是,她在后面又袭击了一座地下的榨乳工厂。我想有些附近的贵客应该都目睹到了那颗巨大流星撞击地面带来的可怕爆炸了!工厂上方在结界的保护下都被砸的变形。要不是她乱吃控制奴隶用的食物,我想今天这拍卖会定是开不成了!”

“她!她不会就是昨天那人吧!我还见过她!”伊琳对这位少女的印象很深,不管是白雨过于顺从的态度还是那完全检测不到的魔力波动都让她在奴隶商队中有些显眼。都被拉到拍卖场上了,伊琳不用想也知道黑发少女要面临怎样的悲惨遭遇。修长美丽的双手紧紧抵住封印住她力量的剑鞘。心里有一万个想要帮助少女脱困的愿望,可是现在她什么都做不到……

台下的魔族自然也议论起来。

“什么?有这种事?”

“没错,那爆炸太可怕了!我当时离得挺远的,整个人都被冲飞出去了!后面再去一看,地上满是冰屑!”

“天哪,太可怕了!”

一下子所有魔族都议论起来。不用说都知道这位魔法师是谁。可看着嘴里发出迷人呜呜声,现在战斗站不稳的柔弱少女,谁又会把她跟那种毁天灭地的存在联想到一起呢?

“我知道大家不信!那么请看盒中两件物品!”

打开华贵的锦帛盒后,露出来两件蓝色主调的物品。左边的一块晶石里面有无数棱角分明的切面,仔细一看,盛着这块冰晶石的丝帛周围已经满是白色的霜,还有白色的雾气飘溢出来。右边的看着像魔法阵的六芒星铭牌由两道银白色的金属与一道卡在中间的蓝色材料构成。那层蓝色材料还在沿着六芒星的痕迹慢慢流转着。

拍卖场的灯光动了起来,扫了一圈后落在最后放的一处。

“是,是城主!”

“城主大人!”

起身的卢迪亚脱掉了披着的黑色外套,敞开双手一挥:“诸位!我可以作证!大家可能看不出来,但这位的确就是昨天给我们造成极大损失的那位魔法师!我敢确信,一对一的战斗中我绝对打不赢她。若不是她大意,城内将会面临一场灾难!”

听着城主之言,在场之客都倒吸一口凉气。卢迪亚坐下后,拍卖师重新说道:“现在,审判这位魔女的权力都在大家手上!”

“唔,呜嗯……嗯,唔……”被粗糙的大手一抬,少女的头只好展现出来。虽然众人看不见她的双眼,但黑色眼罩也带来了一种别样的诱惑。口球并不大,吃进少女的红唇中的同时还把她的小脸卡的有些鼓起。长时间的跳蛋挑逗加上身体被众人议论的羞耻让她红扑扑的小脸更是可爱。

“买下这位人类魔法师,不管是享受她的身体,或是通过您的手段调教她,让她屈服成为最好的护卫都是很棒的选择!要知道,与这类修为恐怖的人类交合,是可以大幅增进自己的实力的。顺带一提,她目前还没有产过乳,但我可以想象出这位冰系魔法师孕育的初乳会有多么美味!”

不知被跳蛋折磨了多久,高潮了多少次。主持人在别在少女没有赘肉的大腿上的遥控器上轻点两下后又是轻轻一推,无力的少女跪倒在台上。脑后又是一阵动静,皮革眼罩也脱落下来。

“同时,她身上附带的这两件宝物我们会一同赠送!为了表现我们拍卖场对牺牲同胞的沉痛悼念,拍卖她所得的收入的百分之三十都会陆续捐给昨天不幸身亡的魔族的家人!

起拍价,无!三分钟后开始竞拍!”

拍卖场安静下来,慢慢恢复视线与理智后,映入眼帘的是数不清的贪婪目光。一路的折磨与体力消耗加之变身器与法杖核心都被收走后,手无寸铁的她跪在台上,等待着她灰暗的命运。

“时间到,开始竞价!”

“五百万!”“一千万!”“七百万!”

三声大喊同时传来。微微转动着头看向声音的源头,少女又留下了些许香津。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她任由口水滴落在大腿上慢慢滑下。即使早就想过任务失败后会面临怎样的处境。在这一刻真正到来时,眼眶中泛起水雾的她还是无法坦然接受。

“一千两百万!”

“一千三百万!”

“一千五百万!”

“两千万!”

身体的力气已经被拘束具夺走了大半,头扭来扭去寻找着声音的源头时,泪水作为第三种液体装饰着少女裸露大半的身体。现在的她就像一只玩物,此起彼伏的出价像一只又一只的利箭,无比精准的命中在她此刻色情的身体上。随着竞价的进行,泪水越来越快的落下。

“两千五百万!”

“三千两百万!”

“四千万!”

“五千万!”

已经不去寻找声源,低下头尽可能蜷缩着身体获得一丝可笑的温暖。少女的内心防线已经被完全粉碎。她开始幻想自己落入魔族手中可能会受到怎样的残忍对待。此刻她在也不是什么舍己为人的大魔导师,而是一个正在被除以比肉体折磨可怕得多酷刑的阶下囚。

“六千万!”

“七千万!”

金额的不断扩大,声音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魔族退出了这场豪赌。尽管台面上的少女楚楚可怜的样子与透过口球的哭泣声已经激起了他们野兽般的愿望,奈何报价已经越来越离谱了。

“七千七百万!”

“八,八千万!”

“八千一百万!”

“八千两百万……”

“一亿!”

现场一阵哗然,所有人都转头看来看去,但声音的主人似乎处在某件包厢内,身份自然不会暴露。

有些愕然的拍卖师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一,一亿一次!”

“一亿两次!”

“一亿,三次!”

“当!”刺耳的拍卖场落地声回荡在寂静的拍卖场种。台前的少女则瘫倒在地上,随后被两位走进来的侍女架起后,缓缓地被拖离展台……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