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哎,该怎么说呢?不愧是魔王的特使,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主持完紧急修缮后,卢迪亚第一时间就回到了惩罚室,来看看主动接下拷问任务的斯卡蕾做的怎么样。

依旧被吊着的少女把头勉强挂在左边,压下去了半个肩膀。目光扫过,一丝不挂身上满是汗液,下体与大腿间流满了淫水还带着一丝淡黄色尿液,微微咧开的嘴角还留下一小串晶莹的她甚是狼狈。但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少女身上仅有的三道鞭痕已经快愈合了。

“怎么样哦,你们的拷问目标,要么说出情报,要么就昏过去,已经完成了哦!”

听着小萝莉欢呼出的胜利宣言,卢迪亚走上前解开了白雨四肢上的金属铐,以公主抱的姿势带她离开了。

“我还是有点好奇,你让她一共高潮了几次……不,先别说,让我猜一下……”

“怎么,我们的领主大人,也玩过强制高潮嘛?”

“不要这么叫我了!我是没有尝试过,但是看他们把奴隶高潮弄到昏过去,少说也得十几次……”

摆出一脸不屑,这只变态萝莉对于自己在玩弄美少女方面的自信更甚于炼器:“不要把人家跟那群蠢货相提并论啊!”

“那么……八次?”

“五次?”

“三次?”

对方依旧摇着头,卢迪亚最后说出的答案让他都有些不相信:“你只用了一次,加三鞭子,就让她昏过去了?”

得意的小萝莉嘴角疯狂上扬,虽然比不上玩弄美少女的快乐,卢迪亚震惊的眼神也让她乐呵起来。

“虽然,押运路上被跳蛋玩了一天,后面她变身作战也消耗了不少力气。不行,这次的忙,你必须得帮我!等会我们再找个地方说话。今天已经晚了,工厂里也有几间尚可的房间,就在这里休息吧!”

“嘿嘿嘿,不要几间,只要一间就好了呢!”看着斯卡蕾口水都快要滴下来了,卢迪亚也猜到了她的小心思。昏迷的白雨最后被抱进了浴室。准备好热水并打开能恒温的魔法浴缸后,他就把满身是液体的少女轻轻的放了进去。收走了魔法少女的变身器后,简单的镣铐与锁链就足以把她拘束在浴缸的热水中,断绝了逃离的希望的同时又给了她本不该有的休息机会。这一切也都被斯卡蕾看在眼里,让她觉得是个可以合作的人。

【那个老家伙的确没说错了,看来走这里的体验比预想的能好不少!】

“老实说这个产业链的衰败,我觉得是迟早的事……我知道参观后你很生气,但这就是我们现在坐在这里的目的”找了一间静室坐下后,两人便开始交谈,“这般竭泽而渔的生产方式,太不科学了。尼塔城作为所有魔族城池里都排得上号的贸易大城,乳汁产业可以说是起家的资本。可惜现在质量越来越差,保守派倾向于多抓奴隶。他们认为只要抓到够多的奴隶,总会有质量比较好的乳汁被榨出来……”

“那现在为什么你们改革派上台了呢?保守派就这么会放过你们吗?像你这样的,又该怎么应付他们呢?你不可能一点计划都没有,就让我帮你吧!”说正事的时候,斯卡蕾还是颇有一番气势的。

“与其说是改革派上台,不如说是保守派的人施舍了我们这个机会。他们内部其实也并非铁板一块,其中有些家伙看不到希望,想着死马当活马医就让出来了。”似乎是想起什么,卢迪亚的脸色放松了些许后,又叹了一口气,“你知道的,人类也不是傻子,奴隶哪里有那么好抓的。别看这次一支商队还不少人,其实那都是边境攒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再说随着捕奴队更不人道的做法也有过,包括强制受孕再把小孩养大的。但最关键的玉露延髓是溢出的,也就是说,这样根本划不来。”

嘴角一阵抽搐,斯卡蕾最受不了用那种禽兽不如的方式对付女孩子了,好在对方给出了有价值的信息:“那玉露延髓,方便让我研究一下吗?”

【嘻嘻嘻嘻,伊琳姐姐的乳汁,可以品尝到了呢!】

“可以。只是玉露延髓之间也是分等级的,这里作为工厂也有,但品质上会稍差一些。高品质的我可以叫人送过来,或是等明天请二位在我的府邸住下自然可以见到。”

“高品质的,没有问题嘛?这可是极品宝物吧?”每次说到宝物或者炼器材料时,这只萝莉头上的银色呆毛总会在第一时间立起来,晃来晃去的样子好玩又可爱。

“没关系。高品质也就是纯净一些,并没有本质上的差距。少了杂质的话研究起来应该也会更容易,或许可以减轻你的工作量。”卢迪亚又说回正题,“今天来袭击的那个是,是叫什么来着?你似乎认识她?”

“那家伙呀,是个魔法少女。虽然平时神神秘秘的,但那等实力还是很好认出来的。咱也不知道她究竟叫啥,只知道魔法少女状态的她叫白雨罢了。”

“白雨,是吧……她今天能混进来就说明了问题。我早觉得近期日益嚣张的奴隶抓捕与绑架会引起人类的报复行动,只是没想到第一位来的就这么强。奴隶全被放走也不是坏事,至少可以警示一下那帮泯顽不灵的老古董,打消他们以量胜质的错误想法。若是我们可以拿出有力的证明压下去就好了……”。

看着再次苦恼的卢迪亚,斯卡蕾倒是有了点子:“那白雨你打算怎么办呢?”

“怎么办?她造成的迫害,处死都不够。按照我们城的规矩,她不仅要被榨乳,还要细心维护下去……说起来魔法少女,是人类魔法师的一种吗?总感觉很奇怪啊!”

“魔法少女嘛,平时状态下她们并不会有魔力反应。通过变身器变身后,她们在获得身体素质的强化的同时能爆发出的魔力也比同等级的魔法师要强得多,在魔力耗尽或者自己放开控制后变身状态就会解除。这也是为什么她能混进来而没被发现的原因哦!”

“是吗?这样倒是挺容易控制的……”

“人家有一个提议呢!”【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不给她设计一套美美的衣服把她绑进去,也太可惜了吧!】

“说来听听?”

“冰系,最适合制作饮料的属性了呢!加上白雨酱的魔力那么强,变身后又那么好看,简直是最完美的素材了吧!咱有办法解析并改造她的变身器,让她一直维持变身状态的同时又使用不了魔力。如此一来,用尼塔城有史以来最最最棒的乳汁,来让那些老家伙们闭嘴吧!”眉飞色舞地讲完她的计划后,小萝莉又想到什么,“只是,可能需要一些材料。如果能去一趟拍卖场就好了……”

“好,就依你!拍卖场……明天下午就有一场大的。”连圣女都被拘束住了,卢迪亚又怎么会不信斯卡蕾呢,“至于白雨的话,以我的手段想要把她保下来也不是不行,就是干了这么多坏事不给个交待说不过去……交待,交待,啊有办法了!”

……

“啊,伊琳姐姐,我回来啦!”在另外两人去忙活之前,他们早就安排好了魔王的性奴隶去休息。刚刚欺负完一只羞涩的美少女,甚至拿下了她的第一次。回到卧室里又可以享用另一只,斯卡蕾觉得没有比这更棒的事情了。

“欸嘿嘿,怎么了嘛,伊琳姐姐。那,那是什么表情嘛……”

“好啊小东西,你还敢来啊,你真敢啊!”

“我我我我,我到底干什么了嘛……不要,伊琳姐姐消消气,消消气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从床上翻身站起来的高挑长裙圣女,斯卡蕾心里是暗叫不好,但她还是锁上房门后走了进去。

“小不点,骗我是吧!”

“嗯啊哈……骗,骗,什么了呀……啊啊,呃啊!”引动禁制后,斯卡蕾被疼的倒了半个身子下去。从白雨被制服到现在已经过了有两小时了,伊琳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盘算怎么树立起她的威严。唯一能用的禁制肯定是要用的。即使体内的两股力量都被限制的见底,她强大的体制也不是其他人能比的。就算是那天的鞭刑让身体伤痕累累,一天过来也就回复的差不多了。

或许是今天高潮的次数实在太多了,原本被震动棒强制高潮后她就昏了过去。休息了快两小时后伊琳不仅自己状态恢复的差不多了,高潮太多次的身体似乎产生了抗性。贞操带的触手将爱液吸收的差不多的同时,浓厚的光属性魔力液也滋润了些许小穴表面的嫩肉,使得她能抵抗住跳蛋,拉珠与光晶石的三重攻势。

“还在骗人是吧!”一直引动禁制也很累,说话的时候伊琳就先中断了魔力的注入,“先不告诉我,用你的丝袜堵我的嘴啊!”

“那,那是……唔哇唔呃啊,不,不要……”炼器师这样的职业最怕的就是身体上直接收到的伤害。虽然他们的精神力也好过常人,但比起法系职业是绝对不够的。斯卡蕾值得一提的就是对快感的抗性了,直击脑海的疼痛是她的软肋。

“然后,再压我身上拿我当抱枕是吧!”

“那,那只是……呃啊,呃,嗯啊……”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口水仗。上一刻在地上抱头试图缓解痛苦的小萝莉得到那么十几秒可以休息然后想要反击时,下一刻禁制就会再次启动。时开时停的做法在减轻了伊琳自身负荷的同时,

“跟我说好一次自慰是吧,弄得弄得变成玩我了,嗯?”

“伊琳,姐姐,不要……呜哇……”

“还有最后,骗我说没有处理魔力液的办法,还让我舔是吗?”

“对,对不起,啊……”

“还对不起?对不起有用还要王法干什么!卡着时间直接按倒我是吧!你知道吗,那里,那地上的,除了那魔力液,也有我的,我的那个……你倒是把小穴里流出来的洒到地上再低着头跟狗一样舔给我看啊!”

“我,我这就,舔……不要,停,一停……”

“还不放开我,拿东西插我下面吸魔力液出来给你充能,是吧?”

“嗯嗯啊,哼啊……那,是为了,伊琳姐姐的……计划……”

【计划,计划你个大头鬼啊!本来放开我就脱缚了,硬生生给你这个死人坏了!我不找你发泄找谁啊!】

“还真以为就你说了算了,真以为我挣脱不了?借着外面的便利屡次三番占我便宜。要不是我要完成我的大计划,早就挣脱直接把你干掉了!”一连珠的嘴炮可是让这几天各种憋屈的圣女出了口气,看着趴在地上、脸颊挂着泪水还想着萌混过关的小萝莉,她仍不想就此放过,“刚刚玩美少女玩的还不够,还想睡我身上呢?”

“怎,怎么……伊琳姐姐,吃醋了……”

被这么一说,伊琳反倒是有些尴尬,禁制马上再度激活:“给我滚出去!反正白天睡了一天了,你今晚就别想睡了!”

“我!陪!你!”

……

“唔,呼……这里是……”

本以为会被吊在刑讯室或是在冰冷的牢房中度过又一个难受的夜晚,醒来时白雨却发现身体恢复的很好。恒温的热水一直该到她光洁的脖颈。手脚上的铐环都被热水泡的温暖起来。虽然的确在高潮中昏过去了,此刻一整夜的热水浴后,乃至前几天旅途中积累的疲惫都散的一干二净。

一切都还历历在目。边境时装作失足少女跑出,被抓进魔族领地,伪装成奴隶一路运输到押运站,顺利的营救与被暗算,直到最后在鄙夷之人的玩弄下昏过去。变身器与法杖核心的冰晶石都被收走的她与一个普通少女毫无差距。感受着四肢上的铁铐与脖子上的项圈,在雾气腾腾浴室中的她毫无办法。

“怎么,办呢……”把她丢进浴池的人似乎只是想限制住她,手铐脚镣与项圈预留的锁链很长。转过身一看,贴在浴池旁的小桌子上的奶油蛋糕边上排着刀叉。考虑到单吃蛋糕会腻,旁边还有配以解渴的清水。

蛋糕的香气让几天都没吃到足够可口食物的少女蠢蠢欲动,可之前就是因为贪吃而中计,白雨伸出的手又放了回来。

“咕噜,咕噜噜……”

【好饿……

明明身体泡在舒适的温水里,心却是冷的呢……

已经,无所谓了吧,就算没有再被下那个药,也逃不掉呢……反正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了。

只要那些女孩子们都逃掉了,我一个人又算什么……

只是……】

牛奶般丝滑的藕臂上带着不协调的金属铐抬出水面,小手抓起刀切下一大块后送进嘴里。本来少女最爱的奶油送进嘴里却是五味杂陈。三下五除二,少女的肚子不在空空如也。带着受伤的镣铐再水中抱成一团,感受到身上的鞭痕已经完全愈合,她在等待自己的命运。望着水面上印出黑发黑瞳的自己,此刻她再也不是大名鼎鼎的神秘月之魔法少女,而是一个还未被处决的阶下囚。

“咚咚咚~~我要进来了……”

“嘎吱”的一声传来,瞥了一眼进来魔族的样子后少女又把头扭了回去。昨天不仅身体被玩弄,想法完全被猜透的她已经无力反抗。

“你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至少那两百多位少女,已经成功逃脱了。昨天后半夜,一个都没抓到。”看着空空如也的盘子与杯子,魔族男子脸色好了一些,可少女仍然不想看他哪怕一眼。

“讲真,若不是你昨天大开杀戒,我可能会直接放你走……”

大小腿蜷缩在一起,手臂抱过放在身前的小腿,头也埋进水里。心灰意冷她不想听对方的话,也不想要这般令人耻笑的怜悯。

“可作为这座城的城主,必须要给死去魔族的家人们一个交代。对不起……”转生离开后,他下一句话声音很大,“带走她!不可太粗鲁!”

“是,大人!”

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一连串的哒哒声在身边停下后,少女站起身子。她依旧如同之前在奴隶商队中一样坦然的抬起双臂配合着。

……

“不要!为什么,你们这些人,就是如此泯顽不灵!我是英雄啊,我拆了魔王城,毁掉了他们的传承!以后魔族,就是,群龙无首了,再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

“我做了那么大的牺牲,可你们却在这里!把我绑在广场上要审判我吗?荒唐,真是,荒谬!什么,还要剥夺我的传承,送我去大牢关押一辈子?不,那绝对不可能!不,不要……”

“唔啊,停,停下来了!不对,我这是在哪里……哎,又是那个该死的幻境吗……”

……

“中午好,睡了这么久应该休息的还不错吧……咦?你怎么一副快死掉的样子啊?明明昨晚还好好的……”安排好各种琐事后,卢迪亚饭后才看到这个灵魂快出窍的小萝莉。也不知怎么的,她似乎每一步都可能会踩空,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我,我很好,别说了……”

“要不休息一下明天再去……”

“我很好,别说了……”

“可是你这样子……”

“我很好,别说了……”

上午才送走一只沉默的魔法少女,卢迪亚现在又看到一个鬼一样的小萝莉,他不禁纳闷起来。敲门声再次传来,没多想的他又被叫走处理事务了。

等卢迪亚走后,扭扭捏捏的圣女才跑到斯卡蕾身边坐下。昨天夜里禁制蜻蜓点水般的不断开启,脑中随机传来的疼痛让斯卡蕾根本没法入睡。折腾到太阳都出来后伊琳才去睡了一会,结果又被那该死的幻境好好的折磨了一番。索性这次模拟出来的幻境只算是上次的后续,被绑在柱子上处刑远没有上次梅忻的误解那么直击人心,加上伊琳已经在黑翼城有所体验,醒来不一会儿就缓过来了。

然而,伊琳现在并不好受。昨天光顾着发火,都忘了最重要的事情——放尿!小穴差不多恢复了正常,可昨天夜里又喝了水的她只觉得小腹都快憋炸了。习惯了自行净化尿液的她又怎么可能忍得了膀胱的胀痛,都不说里面那颗光晶石还压缩了些许空间。只是,被她玩了一夜的斯卡蕾似乎现在不想理她。

“那,那个……”随时都可能死掉的小萝莉听到美少女的呼唤后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想趴在桌上补觉。两人的精神力天差地别,就算伊琳没有额外的休息,这么一整晚折腾下来吃不消的也是斯卡蕾。

【我是不是做的太过了……】

“中午好啊……啊,哈,午饭吃的怎么样啊……”

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说到吃饭伊琳也是气。虽然食物很早就被送到她房间了,昨天才把人家骂走,她只能自己蹲在桌子前面一口一口的把东西吃下去。无法使用双手是如此的不便,真的要有人喂饭的话,伊琳宁愿让这只变态萝莉来喂她都不可能去找魔族。

靠到前面弯着身体用大臂碰了一下斯卡蕾后,除了一个不情愿的翻身以外什么也没发生。

【之前都好粘着我的……不会真的把她弄生气了吧,那我可就真的完蛋了……】

”唔,呜啊啊……讨厌……“想着伊琳就一屁股坐了下来,弄得震动棒又动了起来。只是隔着一层肉的震动都能让膀胱里的尿液晃来晃去,她都觉得光晶石还在淡黄色液体中一阵颠簸。括约肌早就无力阻挡,要不是插在尿道的短棒上的那层触手死死地吸在周围的嫩肉上,她无法想象失禁的自己该怎么办。

“好,好了啊,别装死了……”伊琳还是捕捉到了当自己被刺激发出好听声音的时候,斯卡蕾转脸的一瞬间。只是一代圣女还要给这个屡次三番揩油自己,拿袜子堵自己嘴,甚至还按着她的头去舔地上自己的爱液的小萝莉去道歉,憋屈之余又是羞耻的不行,“我知道了……我昨天做过了……”

斯卡蕾依旧在装死,仿佛没听到一样。

“我,我不应该那样的,你也不容易……”

“对,对不起嘛……”伊琳越说越小声,腼腆到自己都快听不见了。结果斯卡蕾还是不看她,弄得她又羞又恼但迫于膀胱内的压力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好,好了啊!我知道了啊!”又以糟糕的形式收场,在失去了引以为傲的魔力后,伊琳才发现自己的处事以及对人心的把握还是太不够了,甚至不如这只满脑子只有黄色废料的炼器师,“别这样了!我,我要去尿尿,憋不住了……”

说出这话伊琳只觉得脸都要炸了,什么时候连最基本的排泄都需要别人同意了?

“想尿就尿呗……”依旧是那有气无力的声音,但好歹斯卡蕾愿意说话了。

“有,有那东西堵着,我怎么尿啊……”对于尿道锁伊琳真是又爱又恨。堵着难受,不堵又得失禁。

“那就挣脱束缚啊,反正伊琳姐姐那么厉害……”

【我挣脱不开啊!可恶……】

“虽说是可以那样子……可是,总得熟悉一下性奴隶的生活不是。不然每次都挣脱暴露了怎么办……”

“你,你说话啊!”

“好了好了好了啊!你,你不就是想玩我吗!既然这样,就,就给你玩一次呗……作为昨晚的道歉……”昨天的圣女大人有多强势,现在被主人限制着排泄的性奴隶就有多憋屈。

“真,真的吗?”

【她听到这种事情居然没有高兴的跳起来,看来昨晚真是太过了……】

“真的,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真是的!”

“那说好了哦,玩一次,嘻嘻嘻……”

“不对!好啊,你又在装!可恶啊你个小不点……”发现自己被骗了不说,伊琳又看见斯卡蕾另一边的手往上一抛,丢出一只外面贴着一层水晶的金属短棒。在空间浮现后,一位在高跟鞋羞耻后有一米八的长裙英气少女却一脸羞红的低着头,对着一个小萝莉低声下气地在道歉。

“好,好啊!你还偷偷录像!混蛋!”说的时候可能还好,现在重新听到伊琳才发现刚刚自己是有多软,有多羞耻。

“不许反悔!”

非但尿道锁的控制在对方手里,现在又被握住了新的把柄。即使气得牙咬咬,伊琳也没得选择。

“嘻嘻,那么就等会跟我们去拍卖会……”

“拍卖会?那也不错,正好可以看看……说起来昨天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了呢?她不会被脱去榨乳了吧!”白雨的到来是伊琳脱缚的最好机会了,可惜最后关头的意外实在是太突然了。先是看到那些奴隶生不如死的样子,自己又在幻境里切身实际的体验了一把。那种乳房被吮吸到坏掉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滋味实在太难受了。

“没有啊,这边的拷问标准是弄到昏过去就可以了。最后可爱的白雨一次高潮就晕过去了呢!怎么样伊琳姐姐,人家是不是很温柔!”

看着斯卡蕾能从疲惫中重新振作起来,伊琳还是挺开心的,如果没有她自己作为代价的话。特别是昨日晚上半天的经历让她觉得,这只萝莉除了过分变态以外倒也没有多坏。

“嘿嘿,好啦,等会咱们就要出门了!接下了呢……伊琳姐姐要先这样,再这样,最后这样……”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