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白玉盘悬在天空中,洒下的月光照在地面上碎的到处都是的冰晶上显得格外明眼的同时,似乎也带出了更多的寒气。变故来的是如此突然,有些下班离开据点的魔族又被叫了出来。在路上还骂骂咧咧的他们看到惨不忍睹的现场并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后,暗自庆幸自己跑得够快。在城主的主持下,善后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大人……收押站的奴隶,全部被放走了!地下西南方向有一整条冰道一直延伸到已经被冻成冰河的小溪上。附近关卡的人员都没有回报到有观察到大批量奴隶的报告。”

“损失的奴隶有多少人,伤亡怎么样?”发生这种事,卢迪亚在生气的同时心里也有一丝无奈。一方面作为城主,如此大的打击让刚上任的他又多了一大堆烦心事。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有良知的魔族,借由他人之手救出这些奴隶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初步估算,加上今天刚到的,一共被救走了两百多人左右……今天负责人押运的是第二小队,除了提早离开的5个与一位似乎被对手留情的,其余39人与押运站的26人……全灭……在那颗流星撞击地面的爆炸中,还有几位不幸被波及到……”

脸上又是一阵抽搐,就算卢迪亚再想着改善生产线与奴隶少女的生活,他也无法接受六十几名同胞的牺牲作为代价。

“唉……你先下去,今天先把押运站与地下工厂的修复工作做好。犯人已经抓到了,晚些再处理!”

“是!属下先告退了……”

也幸亏尼塔魔族在建筑这种粗活上更加擅长,不一会地下乳汁工厂内的道路上的瓦砾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了,由于那恐怖一击塌陷的通道也被重新开拓出来。在本来用以惩罚奴隶的型房内,一位少女正缓缓睁开双眼。

“嗯,呃嗯……”蛋糕内的魔药被独特的魔力音波触发后,白雨虚弱的身体在电击下直接昏了过去。再次醒来,她眼前的是一间昏暗的房间。对面的墙壁上摆着各种她看得懂与看不懂的的刑具,房间内还有几处更大型的器械。虽然在良好的保养下,房间内没有一丝血迹与腥味,但出现在牢房中的光洁的木制器械与数个水池能派上什么用场,她心里也有点数了。         “哟,醒了呀!”

双手被铁链缠了好几圈,吊在天花板上。白雨的大小腿都被折叠锁在一起,脚腕上的铐环也被高高拉起,使得膝盖垂在下面。相比传统的把受刑者绑在十字架上的做法,这样的悬吊拘束虽然束缚感差了些,但要论对体能的消耗两者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悬吊之下,白雨无处接力,身体的重力被分摊在手腕与脚腕上,这也是她醒来后为何感觉如此疲惫的原因。

“呸……魔族的走狗!”形式对自己不利,战败的魔法少女依旧不想屈服。拷问中气势与心态是极为重要的,装出一份咬牙切齿的样子,白雨再次骂道:“有什么,都使出来好了!本魔法少女是绝对不会说的!”

“嗨呀!果然是魔法少女呢!毕竟能潜入到这么深的地方不被发现,真不是一件易事呢!”斯卡蕾睡了一路没太多感觉,还是后面卢迪亚告诉她奴隶车队会经过几座地下密道,进出口都有幻觉魔法作为保护,一般人根本发觉不了。

“不过呀,我们大名鼎鼎的月之魔法少女大人还是猜错了咱想要的东西呢!”

“你,你……”身份暴露让白雨有些不安。本以为自己醒来后迎接的是那些魔族的痛苦拷问,现在看着这个脸上挂着邪魅笑容的小萝莉,她的心底又有些不安。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呀!冰属性能做到昨天那个地步的人,魔法师工会也就那几个而已。联想一下神秘的形式方式很容易就猜到了呢。你说对吧,大魔导师白雨大人?”

“叛徒,你不以自己为耻!前面那个强烈光源,看来也是你捣的鬼!”白雨本来就是低调的人,不然就以她变身时的美貌,想不出名可太难了。她平时的相貌只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少女,在魔法师工会也只是迫于规矩挂了个名。像她这样的情况伪装成奴隶来救人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只是贪了一嘴甜点还没有发觉后的代价似乎有些沉重。

“嗯?那就不是你该管的地方啦!”提着裙子优雅地转了一个身,斯卡蕾看着柜子里的各式刑具扶着下巴思考起来,“美少女咱是玩的不算少啦!拷问的话,还真是第一次呢!像白雨这样完美的青苹果美少女,要从哪里下手呢?”

“你,你不管做什么,我都不可能说的!”身陷囹圄,白雨思考的还是那些奴隶有没有被接应走了。按照她的估计,之前应该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吟唱冰之流星这样的禁咒攻击地面一方面是为了断掉敌人的后路,另一方面也是想吸引注意力方便营救人员的接应。

“不哦,我也不要白雨说什么哦!”翻来翻去,最后斯卡蕾还是挑了一捆皮鞭,“拷问什么的,开始总要来玩玩皮鞭,对吧!”

“哼……不怕告诉你!攻击之前,我早就把那些女孩子送走了,别白费力气了!”

“嘻嘻,虽然这种没有感情的东西不是咱的菜了”没有去理会白雨放的狠话,小萝莉抖了抖手里的皮鞭,对着旁边较为昏暗的火光看了看,“那些事情都无所谓啦!人家只是想跟美少女做羞羞的事情呢。虽然这种没有感情的东西不是咱的菜。只是能拷问一下美少女大魔导师的机会,错过了肯定就没有第二次了哦!”

握着皮鞭走了过去,没有直接动手,斯卡蕾先用被黑色半透明蕾丝手套包裹的玉葱指摸了摸白雨垂下来的秀发后,又去包里翻出一个梳子帮她梳起头来:“嘛,月之魔法少女,对自己自信一点嘛,即使没有变身相貌也不差呢!”

“你,变态,不准碰我!”被吊着的四肢很是幸苦,没有太多力气能用来反抗。只是动了动躯干的白雨自然摆脱不了对方的动作。

“跟美少女做游戏之前当然要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啦!头发乱了就不好看了呢!”又掏出一大一小两瓶液都体倒了些许在梳子上后,斯卡蕾的小手拖起白雨的发丝,再用沾上液体的梳子推了过去。来自敌人的温柔梳头体验让被悬吊在三点上的少女非常厌恶,但想着后面可能会有更惨的折磨等待着自己,白雨还是忍着没有乱动身体。

“真乖呀,这样被拷问头发也不会散了不好看呢,而且还有一股不错的香味,是不是呢?”

“你,这算什么,恶趣味!”闻到自己头发上传来沁人心脾的香味,现在的白雨却觉得这是对方的施舍。

“哎呀,这样不好吗?看来我们的月之大魔导师还是想被皮鞭招呼呢。既然这样……”挽了一个鞭花后,斯卡蕾向上抬起手臂。皮鞭划破空气带出一阵风声后猛地向下。

“啪!”

“呃,啊!”看到鞭子被挥到空中后,因为变身状态解除而身无寸缕的少女闭上了眼睛。啪的一声传来后她下意识地叫出了声,可身体却没有传来任何痛感。

“嗯哼哼哼……什么呀!”

白雨睁开眼睛后看到的还是那个贱兮兮的小萝莉。她一只手优雅地捂着嘴笑,另一只手的皮鞭垂在地上。对方虚张声势没有抽在她身上,倒是自己被吓得怕了。

“嘛,这种东西不好玩哦,抽破美少女的皮肤就不好看了呢!”戏耍了白雨一番后,斯卡蕾现在心情更好了。她也感叹起了自己最近的桃花运,先是玩到了人类史上最强的圣女姐姐,现在又可以把面前的大魔导师当成老鼠玩耍,整个人都飘飘欲仙了。

“我,我才不怕!”

“哦?真是奇怪的要求呢!”收起了玩味的笑容,斯卡蕾摇了摇头。

“啪!”

“嗯啊哈啊!嘶……”

皮鞭先是落在少女神经密集的左乳头处,一路斜着向右下方擦过了少女水嫩的肌肤,所到之处无不带出一道淡红色的引资。这条皮鞭看着没啥,抽到身上的厚重感觉远超白雨的预估。吃痛的少女仍然不想认输,咬着双唇忍着眼泪。

“啪!”

“呜啊!”

“啪!”

“嘶啊哈!”

又是两下,一鞭从小腹划过大腿,另一边抽在了另一边的蓓蕾上。转眼间三道淡淡的血痕已经挂在了少女的肌肤上。不仅如此,被第一鞭抽过的地方泛起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与麻痒。魔法师本就不是什么近战职业,以魔法少女形式修炼的白雨在变身后的身体素质会有提升,但变身器都被收走的她现在只是普通的女孩子罢了。即使想要忍耐,泪珠已经滴下,落到地砖上带出一丝难以察觉的水声。不知道多久都没体验过的剧痛在她怀疑起了自己究竟能否坚持下去。一想到自己的坚持或许可以多为逃跑的少女们多争取点时间,咬紧牙关的她又装出了一份坚强。

“很疼吧,好啦好啦!人家也不喜欢玩这种用来拷问的鞭子。那些炼制的人真是恶毒呢!居然还在里面用了棘火草,抽完会让人皮肤烧起来一样呢!”胡乱地把皮鞭一甩,看到这东西已经让被悬吊的少女肌肤上渗出血珠后,斯卡蕾又去她的万能背包里翻腾起来。

“嘶嘶,啊……”无助地晃动着身体,伤口处的火辣感还在增长。热,疼,痒三种难受的感觉交织在一起,让白雨又倒吸了好几口凉气。她开始庆幸对方真的不想用这东西继续抽下去。要是来个几十鞭抽的全身都这样,就算能坚持过去那也是一番折磨。

拿出一瓶绿色液体后,看着白雨紧锁的眉头斯卡蕾又问道:“是吧,很疼吧!怎么可以把这种东西用在女孩子身上呢!”

厌恶的少女扭过头不去看执行拷问的小萝莉,只是越来越疼的伤口使得闭紧嘴的她也没说什么反对的话。看着对方慢慢凑了过来,白雨更是把被锁住四肢的身体扭动到极限,扯得锁链又是哗啦啦的响。

被捆在一起高高拉起的手臂使得肩膀被拽的生疼,被折叠捆好再吊起的双腿笨重的无处借力。这样的情况下扭转身体无疑是很累的,娇嫩纤细的手腕脚腕又被冰冷的铁铐摩擦的生疼。就在身体的不适让白雨起了转回来的念头后,右边乳房被柔软而湿润的东西轻轻抚摸起来。

“啊,你个变态,在干什么!”转过身后发现对方竟然用舌头舔着自己刚被抽过的蓓蕾,白雨四肢一齐发力把身体往后荡去,让娇嫩的蓓蕾逃离了斯卡蕾的魔爪。一层黏糊糊的东西还挂在乳头上,带来的清凉冲击起了鞭打后的火辣感,让她的俏脸又扭曲了起来。

“呃,嗯啊……混蛋,那是,什么东西!”乳头作为少女最为娇嫩的部位,被特质的拷问鞭抽后越来越旺的火辣感已经完全激活了本就密集的神经,那团绿色粘液与斯卡蕾的舌头非但让白雨觉得恶心至极,与自己魔力类似的冰冷感与灼烧感冲击在一起,怎是平时仔细呵护的敏感部位能忍受的呢?

“人家好心给白雨减轻一下痛苦呢,居然这么嫌弃吗?唔唔唔……”又装出委屈的样子,斯卡蕾好像随时都能哭出来的样子。

刚刚的挣扎消耗了本就见底的体力,手臂虚脱的垂下后,肩膀处的拉扯感更强烈了。身体要被吊的散架一般的白雨感受着乳头的情况。不用看她都发现了,那道鞭痕以绿色粘液作为分界线,下面的部分已经烫了起来,而刚刚被舔过的乳头在清凉感的缓冲下已经开始传来快感。

气氛突然沉寂起来,“委屈”的小萝莉四处乱转着也不说话。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越是有了在治疗后已经爽起来的乳头,白雨就越是觉得下面的鞭痕上有很多火蚂蚁在上面爬来爬去。再等了半分钟后,火蚂蚁们似乎都撕咬起了她的皮肤。

“你!你给我,过来!”忍耐不了越发滚烫的伤痕,额头冒汗、俏脸因为乳头好似被清凉的大手不停抚摸的舒服而泛红的白雨又做出了一次妥协,“用,用你那什么东西,舔我!”说出口后,屈服带来的丢人与背德感与身体又要被猥亵的羞耻又让泪水在白雨的眼眶中打转。为了坚持下去,她又在心里默念,忍一时的治疗是为了后面更好的简直。

“哎呀!这样,就对啦!能为白雨酱这样的美少女治疗,是咱的荣幸呢!”斯卡蕾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走上前去的她直接把舌头伸进瓶子,从底下刮出更为凝实的胶体欣赏了一番受刑少女再血痕衬托之下更娇贵的肌肤后,小萝莉的变态行为继续进行着。

“呜呜,嘶,嘶!”温润的小舌挂着碧绿色的果冻再身上以极慢的速度拖着。从被抽打到现在不过几分钟,仅仅三下,少女身上被抽打过的伤口已经慢慢肿起。对于被折磨惯了的少女奴隶们来说,加入了棘火草的皮鞭都不是她们能忍受的,更不要说这位造诣极高的大魔导师了。

红肿的血痕在接触了舌尖上的凝胶后被清凉感再度刺激。虽然只打了三下,但斯卡蕾下手的位置可以说是精心挑选过的。左右乳房自然不用多说,小腹的位置虽然算不上敏感,但很少被玩弄的位置可以说是最怕无孔不入的舌头这般的柔软舔舐了。四肢被镣铐拘束着的白雨咬紧牙关想要不失态。可那团凝胶的刺激简直要上升了一个等级,魔鬼的小舌再游走的同时还时不时的发力,弄得少女的娇躯又是一阵颤抖。

“疼吧,忍一忍就舒服了呢!没关系这里就咱两个人呢,要是觉得爽的话叫出来比较好呢!”

“恶魔!我才不会……嗯嗯啊,呃啊!你!你,停……呜哇……”

刚张开嘴咒骂的魔法少女没想到对方直接用嘴吮吸起了她的乳头,被鞭笞再被治疗的乳头是如此的敏感,被舔的时候早就挺立起来。白雨能感受的到乳尖的绿色果冻随着嘴唇吸气的动作被吸出,随着吐气的动作被更均匀的填在了伤口上。唾液作为润滑剂又稍稍化开了凝成一团的治疗液。清凉感逐渐渗入红肿的肌肤,好似甘露在滋润着龟裂的土地。配合着斯卡蕾娴熟的吮吸挑逗,在攻势下白雨已经舒服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什么嘛,反正白雨的那么小,玩一玩又没什么关系!”

“你,你不也,小!才不要被你说!”

对胸部大小的怨念支撑着无力的少女进行了一轮反击,很快她的大脑再次沦陷在过分舒服小舌的服务中。

“嗯,哼,嗯,哼,哼……”

三道鞭痕都覆盖上绿绿的治疗果冻后,喘着粗气的白雨红扑扑的脸蛋甚是可爱。本来想着接受治疗可以让身体更好的抵抗后面的刑罚,可是对方那两瓣湿润的唇实在是太厉害了。无比熟悉女性身体的斯卡蕾第一次就能找到白雨的敏感处,配合着她喘气时的节奏恰到好处的玩弄她的身体。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的被疗伤的舒爽辅以舌尖的挑逗让她起了性欲,但身处的刑讯室显然不是能享受的地方。

“啊,真有趣呢!白雨酱的身体又香又软,用鞭子来折磨实在是太低俗了!可爱的白雨也很喜欢咱自己做的治疗液,对吧,都红着脸享受了呢!”

“滚……哈,啊……”

红唇轻启,单吐一个字后,白雨又开始了那粗重的喘息。这下好了,第一轮折腾后,这三条血痕会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持续地刺激着她。

“那么接下来干什么呢?那些打人的咱们都不喜欢呢,啊!要不来玩这个如何?”看着斯卡蕾拿起了一只假阳具,白雨在瞬间的花容失色后又试图装平静。这点细微的变化自然逃不了小萝莉的法眼,一边把假阳具放回去,她一边开始了调戏:“哎呀,看来我们的月之魔法少女也对这些羞羞的事情有所了解嘛!平时是不是也自己做过呢?”

“不,不知道!别以为谁都跟你这条恶魔的走狗一样淫荡!更别用那种肮脏的东西碰我!”

本来还挺吓人的咒骂在一个被脱光吊起的可爱少女嘴中吐出,威力自然丧失了大半,更不要说薄脸皮的少女自己说谎的时候都有些不自在。

手上的蕾丝手套让斯卡蕾灵巧的手指上多了一丝抚媚,在陈列着的假阳具上慢慢游走过去,最后在白雨惊恐的神色中她拿起了一根最大的:“既然这样,就给白雨酱选一支最大的怎么样呢?”

忍着没有说出求饶的话,但恐惧仍然在心中慢慢酝酿。斯卡蕾走过来后把那根巨物贴上了白雨的小腹比划起来:“欸嘿嘿,这根很棒呢,可以捅到很里面去呢!”

假阳具的上端都快贴到少女的肚脐眼了,对于一个只是用手指挑逗身体自慰的少女来说,白雨还是忍不住:“拿走,拿走啊!不可以,那么大,捅,捅不进去!”

“嘛,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人体的潜力可是相当大的呢,很多被开发好的少女都能吞下很粗很壮的肉棒呢!”坏笑着,斯卡蕾把巨物对准白雨的下体准备插入。一阵阳具头与花瓣的魔法终于让白雨急了。

“拿开啊,不要,会,会死的啊!会插死人的啊!”看着恶毒的皮鞭都没有失态,现在的白雨就像蜘蛛网上的小飞虫一样拼死挣扎着,最大幅度晃动身体的她算是把下体甩离了会把她插坏的假阳具,洒落几颗泪珠的她定会勾引起禽兽们的欺负欲望。

拷问本质上是一场竞赛。如何在精神崩溃之前彻底击毁俘虏的心理防线是每位拷问官的必修课。对于那些市井之人,带来痛苦的酷刑很是好使。可对于白雨这样心高气傲的强者,羞耻向的手段能起到更好的效果,这正是斯卡蕾最擅长的。把像之前丢鞭子一样,她又把手里的巨物扔到房间的角落,在从背包里掏出一根震动棒。

看完之前最大尺寸的假阳具,斯卡蕾手中这根制作更精巧的震动棒让白雨松了一口气,不知自己在暗中已经中了对方以退为进的攻势。

“其实这根最舒服哦!”褪下裤袜,斯卡蕾又从小穴里拔出了先前用来攻击白雨的莲花棒。在陪女孩子们做她最喜欢的游戏时,她习惯给自己一些刺激,这样也能更好的把握对方的状态。似乎是为了炫耀,她还故意展开了莲花棒,接着又把那东西插回了自己的小穴。

“你!”责难是逃不了的了,想着小了一圈的震动棒至少不会把自己插坏,白雨心中又是憋屈起来。自己第一次能体验到顶级炼器师制作的,居然是震动棒。

被吊在面前的美少女如同最顶级的伊比利亚火腿,一手握好作为享用青涩美少女的刀叉的震动棒,另一手拿着的润滑剂充当了最合适的蘸料。就当已经馋的流口水的小萝莉准备开动的时候,她看到的却是一团不协调的草丛。

“美少女的下体怎么可以有这种东西!”

“你,你为什么会随身带这种东西!”脱毛膏被涂到了下体遮羞的毛发上,绝望的美少女无助地晃动着拘束四肢的锁链,随后她感觉脸被身后的小萝莉用一根东西顶了一下。

“不要乱动哦,要是刮花了皮肤就不好看了!”

伴随着阴毛落下的,还有划过俏脸的泪水。忍受着如此变态的行为,内心的防线正逐步沦陷着。过分好心的斯卡蕾在完成秘密花园的除草工作后,甚至一并修剪掉了腋窝的草丛。如此一来,诱人的胴体上只有星星点点的汗珠作为装饰,看着像极了被洗干净的苹果等待着享用。

“呐,只是自慰过吧,平时压力也很大对吧,混成奴隶进来很幸苦,对吧!”把头靠在白雨的耳边低语着,斯卡蕾两根手指一柄,插入润滑油中转了一圈。被吊着的少女在一系列的攻势面前,身体早就不在有力。加之金属铐的束缚,白雨已经是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了。

“啊,嗯,为什么……嗯啊!”【为什么会,那么舒服,跟自己捅进去的时候不一样……】

“前面自己插进去的时候,很痛,是吧!还算不错,知道变身后先用魔法清洁一下,不然以后就麻烦了呢……”手指在小穴中旋转几周,润滑油被均匀地涂抹完毕。一边做着,斯卡蕾把头凑到白雨另一边的耳朵解释着:“做爱,是舒服的事情呢,才不是那样子做的呢!今天是给白雨酱示范呢,毕竟不是每一只震动棒都像人家做的那样子,会在开始的时候自行分泌润滑油哦!当然白雨这样的美少女,想要多少支人家都会送的……”

最让她难以对抗的,不是木架上的皮鞭,不是正在火焰中吸收热量的铁块,不是一根一根寒光闪闪的银针,而是对方熟练的各式挑逗。扭过白雨的头,看着她脸上不可置信的神色,斯卡蕾露出了一番本不应该在萝莉神色出现的抚媚笑容:“嘿,不要那么惊讶嘛!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这会功夫哦,白雨酱身上哪里舒服哪里不舒服,咱都知道了呢!比如,这里!”

“嗯嗯啊,不,一点也不,舒服……不舒服!”【为什么,哪里,会这么刺激!那么深的地方,自己从来都没有碰到过!明明是自己的身体,她为什么比我还要了解啊!】

“可是,为什么白雨酱的鼻音越来越大,呻吟越来越色气了呢?身体是不会骗人的,白雨这样的乖孩子更不会,对吧!”少女脸上的傲娇表情更是激起了斯卡蕾更多欺负她的欲望。震动棒前端吸盘全开,又是一阵捣鼓,“知道吗,那里是g点哦!是女孩子相当敏感的地方呢,是不是被吸的很爽呢?”

“不,你,你骗人!我g点,不,不是哪里……”

“哎呀,太舒服了是吧。没关系,第一次就不玩那么刺激啦!”绕过了娇喘一声盖过一声的少女,斯卡蕾又开始慢慢玩弄白雨整个小穴。

【她,她看出来我在想什么了!明明她,只是第一次玩弄我,为什么,可以这么熟练啊!】

明明身体舒服起来了,两行清泪却继续落下。在小穴中旋转的震动棒并不大,甚至不足以填满她。可上面似乎有一层吸盘,恰到好处的吸力配合着一圈又一圈的旋转手法,在稍稍拉扯她的内部敏感的肉壁后又断开。娇嫩的软肉被吮吸,断开,弹回后,震动棒完成了一个循环,再度吸上开始划过的地方,如此反复。而最糟心的,或许就是自己如同被猫抓住的老鼠,在对方的魔爪里被玩弄不说,连心思都猜透了。

“嘿嘿,汤汁都流出来了,真是诱人呢!嘛,不坦诚的样子也很可爱呢!”震动棒都没开,只是一会会的刺激,爱液就慢慢留下,挂在白洁的大腿上。

“不要,不要这么对我……”身体在配合,在享受,小穴传来的快感是如此的温柔,不带一丝疼痛。即使大脑想要反抗,力气却在快感之下被躯体慢慢的夺走。一圈又一圈的搅动下,淫水越来越多。

“什么都不用想,也什么都不用做,累坏了的白雨大人只需要享受就可以了!”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说出身前玩物的心思后,斯卡蕾又用这份似乎有着催眠般魔力的低语说服着她。白雨整个下身都随着震动棒的旋转慢慢地摆动着。知道时机到了,斯卡蕾又在震动棒下轻轻一按。

“唔,唔哇啊啊啊,哈……”

【不可以!不能在这种走狗面前,被弄到高潮……】

震动一下子就让身体条件反射般的挑起。也没有去玩弄白雨的乳房,斯卡蕾只是用闲着的手挽住她的身体。下体的刺激依旧不断。被由内而外吮吸加按摩了一遍的小穴是如此的饥渴,让少女排斥的震动很快就化为了酥麻的快感,让她整个身体都要融化。

违心的话已经不再说出,比自己单独自慰要强烈数倍的欢愉在少女内心脆弱的时候已经势不可挡。身后恶魔的呢喃让人着迷,除了嘴中发出的娇吟以外,白雨已经什么都做不到了。爱液滴落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少女绯红的小脸与越来越迷离的眼神都让人想要把她一口吃掉。

“嘿嘿,对嘛,享受起来,可以的哦!”实际已经成熟,该给初体验的少女最后一击了。斯卡蕾双手握着震动棒,加大力度就是插入。

“你,这个……唔,哇哈!走……”

震动棒的变大程度被斯卡蕾掌握的很好,在填满小穴的情况下又没有带来难受的扩张感。伴随着完美填塞物的突入,白雨整个身体都往上一震。

“快了哦,就快了哦!”

“嗯啊哼!啊,哈……可恶,明明只是,走狗啊哈啊啊!”

“不要说这些扫兴的话啦!享受身体的快感,趋于本性,又有什么错呢!高潮这样的快乐,就跟吃饭睡觉一样普通哦!”

吸盘开始工作,几乎所有的润湿肉壁都被沾上。震动棒对于斯卡蕾这样的大调教师来说,好似书法家手中的毛笔。拔,插,拔,三步如同一笔捺的三折,一气呵成。再度减弱的吸力已经不足以拉扯肉壁,只能让让密到看不见的肉芽在震动棒进出的抚摸下摆动着。

“嗯,嗯啊,啊,啊,唔,啊,啊哈啊哈……”

脸烫面红耳赤,快感膨胀的像满溢的气球,随时都可能会破掉。时机转瞬即逝,只有抓住最为合适的那一刻完成最后的绝顶,才能把快感最大化。

“要去了哦,没关系的,全都释放,全都喷出来吧!”

拔出的震动棒被缩小,最后一次慢慢推入的过程中逐步放大着。少女已经泛滥成灾的小穴从空虚到填满,再到涨大。身体已经在绝顶边缘,原先让她受不了的大小此刻只会带来更多的欢愉。伴随着震动棒深入撞到子宫颈,在少女小腹上顶起一个色情的小鼓包的那一刻……

“呜哇啊啊啊啊哈哈啊啊哈哈哈啊啊啊啊!”

压缩到极致的快感在最后一插中被引爆。大脑无法控制之下,舒服起来身体将力气都投入享受欢愉,尽情的抽搐下锁链被晃的哗啦啦的响。巨大的快感之下,少女第一次的体会到了潮吹。整个人就像被戳爆的水气球,爱液与淡黄色尿液喷的到处都是。从未体会过的强烈快感、精疲力尽的身体和被敌对势力的人类走狗同性玩弄到高潮的屈辱,共同击败了这位魔法少女。闭上双眼把身体彻底耷拉下来,吊在天花板上锁在四肢上的镣铐使得白雨没有摔在地上。而她的嘴角,似乎挂着一丝性福的微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