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要啊,不要!我不是什么魅魔啊,你们听我解释,这真的是诅咒啊!快救救我啊,帮我想办法消除这个淫纹诅咒!”

“我,我现在这是,在哪里……”活动了一下身体,传来的却只有熟悉的拘束感。伊琳的双手依旧被蜘蛛丝缠在剑鞘上,每一个手指都被绑的紧紧地。下体的三穴也都被震动棒,拉珠与尿道锁各司其职地封锁着。贴身的贞操带更是断绝了她弄出这些干扰她使用魔力的小玩具的可能性。胸前引以为傲的丰满乳鸽在贞操胸罩的挤压下只能带来胀痛,在水蛇腰也被束腰限制的情况下,不论是活动上身还是呼吸都变得困难。

“被,又被绑进去了……完了!为什么,他们就不懂啊!我牺牲了那么多,把魔王杀了啊,为什么!”委屈又生气,两行清泪顺着绝美的脸颊滑下。

“啊……伊琳姐姐,到底怎么了嘛……”

“怎么了?我明明,我明明救了所有人啊,居然不信我,还那么对我!等等,伊琳,姐姐?”费劲地抬了头看了看,伊琳才发现身上还压着一只可爱的紫毛小萝莉,就是她的神色实在是太憔悴了,即使躺在最喜欢的人身上,她头上的银色呆毛依旧是耷拉着的状态。

“那,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黑翼城啊,人类与魔族的边境,才不是那什么教廷呢!”

“啊?这……也就是说,那是梦?哈……”劫后余生这个词用来形容现在的伊琳是最贴切的,躺在床上舒缓着身体的她透过束腰的封锁,尽可能地呼吸着空气,缓解着紧绷的心态。

“所以说,伊琳姐姐,到底怎么了啊!前面就是,明明在睡觉,却一直在大喊大叫,吵死人家了啦……”

慢慢挪动着身体,靠着后面的墙稍微坐起一点后,伊琳也看清楚了压在身上的斯卡蕾。看着这只辨识度极高的紫发小萝莉,伊琳心底也越发安心起来。

冷静下来后,伊琳发现自己没有被蓝白色修身礼裙与那条宽丝带覆盖到的,乳房上的裸露肌肤处,有着一大摊的口水,再往里看了看,钻进自己被窝的斯卡蕾似乎什么也没穿。

“你,你这个变态!好啊,又跑到我床上!还流了那么多口水啊,恶心,快给我弄干净,擦掉啊!”

“唔……这里只有一张床,一个枕头,伊琳姐姐躺在上面,人家去那里睡呀!”斯卡蕾脸上满是憔悴之色,没有好好休息的她慢慢爬了起来。被子就披在她身后,胸前的光景也被伊琳一览无余。

“喂!检点一点啊,赶紧把衣服穿好!”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伊琳姐姐的,人家也看过了……哈啊……”打了一个哈气,斯卡蕾又揉了揉自己那小的可怜的软肉,“而且,人家又不想伊琳姐姐发育的那么好……这种身材,又有什么必要去遮……”

“臭小不点,看看你这睡相!”看着那摊口水的位置,伊琳都能猜到这只色萝莉趁她睡着的时候全裸钻进她被窝不说,还把头枕在她的胸上,就这么流了一晚上的口水。

“嘻嘻……伊琳姐姐的胸又软又弹的,可比枕头什么的舒服多了……而且,人家才不要,被大喊大叫的伊琳姐姐说睡相差呢!到底怎么了嘛,喊那么大声……”

斯卡蕾再怎么烦,好歹的确是没吵到伊琳睡觉。盯着对方那双见了鬼一样,失去高光的疲倦眼神,善良又理亏的圣女还是没法昧着良心逼问下去:“那,那我都喊了啥呀……还真是抱歉,做噩梦了……”

“肯定啊……姐姐前面还一直在喊什么,给我高潮,给我高潮啊!不停的喊……”听着斯卡蕾的话,伊琳的脸直接烧红了,她就继续说道,“等后面又变成什么,我不是魅魔,不要抓我!我杀了魔王一劳永逸地救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之类的……看来伊琳姐姐做了相当可怕的噩梦呢!”

“唉,是啊!太可怕了,那种事情……”犹豫了一下后,无奈的伊琳还是把身边的小萝莉当作了倾诉对象,“我梦到了,一路被你送到了魔王城,最后找了个……”【不行不行,差点说漏嘴了,还是得注意啊!】

“找了个魔王不注意的好机会,挣脱了拘束把魔王杀了,然后找了梅忻她安排了地方在教廷住下了……”

“嗯?那不是目的达到了,皆大欢喜嘛?”斯卡蕾疑惑地问道。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啊!魔王死之前说要给我下什么诅咒,化作一团迷雾融进了我的体内,变成了一个,淫纹?就是魅魔身上那玩意儿。我尝试着解除诅咒,可怎么弄都没用。最后用鲜血魔法地力量灌注进去,开始还有一点用,可后面那个淫纹居然开始进化了!先让我身体发情软掉,又激发出一层迷雾让我失去了所有的魔力……”

“这还没完!从淫纹中散发的魔力变成了一道道绳子,把我捆的密密麻麻的。最可恶的还是有绳子缠在乳头周围,阴唇间也被拉过绳子!那些绳子上面都有一圈绒毛,擦得身体痒痒的!随后所有的绳子表面都开始分泌媚药,加上淫纹诅咒带来的性欲,我很快就撑不住了……”

“怪不得姐姐后面会不停地喊想高潮呢,原来是这样呀,那后面怎么样了呢?”

“最后啊,我想出去求救,可脚被延伸出来的绳子拴住了,身体也站不起来,就被折磨了一整晚……”梦中第二天早上的经历才是最可怕的,说到这里伊琳还是一阵后怕,“我的意识一直迷迷糊糊的,到第二天早上只觉得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捅了两下下面,意识才恢复……”

说到这里,伊琳还下意识地挪动了两下被捆成人棍般的身体,往斯卡蕾身上靠了靠:“结果发现,梅忻带着他一个侍卫看着我。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张脸!她肯定凄惨的哭过,就像女妖一样憎恨着我!同行的圣骑士跟她都说我是魅魔,变成前代圣女的样子蛊惑他们。我小腹上的淫纹与身上的绳子,还有不停渴求的高潮的行为都让他们把我当成魅魔了!于是,本来带回来说给我留作纪念的圣魔剑鞘又被捆在了我身上不说,还把我带去教廷审判……”

“唉,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呢!空有一身实力,心境什么的还是不行啊。”这位圣女又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之前在修炼鲜血魔法的时候就想过了,到时候真被教廷抓起来审判怎么办。那时觉得,只要根除了魔王,别的都无所谓,哪怕是跟魔王同归于尽。可那种被崇拜自己的人背叛的感觉,实在是太糟心了……”

“对不起呢,反应太过了,吵到你睡觉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仍旧被捆在裙子里面,真是害怕极了。还好啊,只是个梦。可为什么这个梦这么真实,梅忻他们说过的话也好,身体的感觉也好,都跟现实没啥差距呢。”一次命中了圣女内心深处最薄弱之处的噩梦,都让她绝美的脸颊上多了几分憔悴。

“这样啊,看来姐姐已经触发了那个结算呢。能让伊琳姐姐这么强的人都怕成这样,还真是了不起的幻境呢!”

“幻境?结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就是,伊琳姐姐还记得第一天咱提到的吗?就是关于坐姿触发的惩罚,还有衣服清洁检测度的事。”

“那个恶心人的设计吗?是有一些印象。难道说我做个这个梦就是……”

“差不多啦!只是,这已经不在梦的范畴内了,这是整套拘束裙装模拟出的幻境啦!”

“可是,不管是幻境也好,梦也好,居然能让我都分辨不出来,那也太可怕了吧!”

【不……我自己就被限制在这死裙子里,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人在熟睡的时候,精神的防备会比较差呢。伊琳姐姐也累了一天多了,在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被模拟出来的幻境攻击,中招也很正常吧……”斯卡蕾又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只是,人家也只是知道衣服内置了一个这样的系统,却不知道怎么解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动呢……啊,还是好困啊。”

“你也不知道吗?可是,这不是你炼制出来的吗?”这话一听,伊琳又不乐意了。

“是咱炼制的没错,但这只是一个内置的系统,在检测到所有装备都被安装完毕后就会自行运转了。现在人家也没办法干涉了,只能靠伊琳姐姐自己了。不过现在的伊琳姐姐这么厉害,应该也不会怕这种东西吧,特别是知道了那只是一个幻境罢了……”

“啊哈哈……我,我当然不会怕了!只要知道是假的,对我一点效果都没有的啦……只是,吵到你睡觉的话,是不是,也不太好呢?你看你现在都困成这幅样子了。可以的话,还是想办法抑制一下吧。”

“唔!伊琳姐姐又关心人家了呢,感觉好幸福!其实也还好啦,主要是昨天伊琳姐姐睡的很早,不知道后面领主又来了一趟,说奴隶商队提前到了……”斯卡蕾有气无力地指了指旁边桌上的那一把镶嵌着绿色宝石的匕首,“于是人家就赶了一夜的工,所以才这么困的。至于睡觉的话,可能,才睡了一两个小时。”

“那还真是幸苦你了呢……那现在不再睡一会吗?”

如果可以的话,这只变态萝莉显然还想趴在柔软又温暖的乳房枕头上再偷一会懒。可她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后,还是再次摇了摇头:“不行了哦,收拾一下吧,等会要出发了。要补觉的话,还是在路上睡会比较好呢……”

斯卡蕾换好了先前的裙子,又整理了一下行李。背着伊琳,她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装满液体的小罐子,拿着一团黑色的东西往里面浸了浸后转身对伊琳说:“马上我们就要跟着奴隶商队出发了……保险起见,还是把伊琳姐姐的嘴堵上吧!”

“堵嘴干什么啊,有必要吗?很难受的!”柱子上一晚上的体验对于伊琳来说,可真不比拘束礼裙刻画出的幻境差多少。被紧紧拘束的身体,身后坚硬的柱子,相比淫纹延展出的更粗糙劣质的绳子以及黑暗中想象的,那些围观魔族的眼光和话语都让那个夜晚痛苦无比。

“有啊……要是姐姐不能说话的,人家一个人糊弄起来会方便一些啊!”说到这里,斯卡蕾难得严肃起来,“可别忘了,那天是谁搞的破坏,把人家害成这样!”

“那天,那天的分开太意外了啊,而且后面那是我没,没经验……”谁又会想到,这位圣女大人如今居然对着一个小萝莉求情呢,“下次不会了,下次真的会注意了!这次也不一样啊,你都安排好了不是,那我就老老实实跟着不就好了。上次谁又知道边境守卫直接把你拉走了呢……”

“伊琳姐姐也知道是要混啊,咱们这是要跟那些奴隶一起,可姐姐你身上的裙子就已经很不像个奴隶了,再不堵嘴的话,那些魔族都是傻瓜吗?”

“可是……”

“别可是了嘛!笨蛋姐姐昨天就没有看到吗?那两个守卫进来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了!明明是押运魔王的性奴隶,可姐姐躺在床上工作人家在忙不说,还得把那两个人赶跑,这怎么看都不对劲吧!要是这点苦伊琳姐姐都不愿意吃的话,那还是现在就睁开束缚直接一路杀进魔王城算了吧!”

斯卡蕾这一番话可谓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纵使是伊琳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最后还是只能点了点头张开了嘴:“就,就随你吧……反正身上都绑死了,也不差嘴巴上这一点了……”

“嘛,姐姐不要担心,昨天咱还特意炼制了一些药水,可以减轻一些干呕感,这样含着也不会那么痛苦啦!”斯卡蕾又展示了一下已经润湿的黑色布团,无可奈何的伊琳只能先把布团含了进去。

【这个布团怎么有股不太对劲的味道,可能是那药水吧,这质地,怎么也感觉很熟悉……】

“来,再卡上这个口球,我们就要出发啦!毕竟伊琳姐姐可是最强最强的圣女呢!要是不堵个严实,彻底无法发出声音的话,那些人可得怀疑呢!”

最令伊琳讨厌的恐怕就要属现在,看着这个一脸坏笑的小萝莉跟她手上拿着的口塞,自己又只能再次张开已经被布团填的差不多的嘴去迎合。与圣魔剑鞘的华贵相同,本应是红色带孔小球的口塞外部被做成了一朵蓝白色的玫瑰花。延伸出去的两条白色绸带在脑后扣好后,伊琳已经没办法把里面那团东西用舌头顶出去了,发出的声音不论有意无意,都变成了诱人的“呜呜”声。

“既然这样,我们就出发啦!”提起项圈上延伸出的链子后,提着行李背着背包的斯卡蕾努力用疲倦一个玩味的笑容,“怎么样,姐姐大人,人家昨天穿过的连裤袜,味道如何呀!”

刚走起来的伊琳听到这话脚下又是一个踉跄,踩着高跟鞋的她差点没站稳又摔下去。怒气腾腾地盯着身前的小萝莉,纸老虎圣女刚想用禁制给对方一点教训,却又被对面猛地拽了一下牵引的锁链。

“噫,现在不行哦!要是姐姐大人再乱用禁制正好被守卫看见了,那可就麻烦啦!顺便一提,姐姐大人现在这副可爱又不屈的样子实在是太棒啦,啊,要用影像水晶留个纪念下来!”

“唔嗯,呜呜嗯呜嗯呜嗯!”

【可恶,你不要太过分了!】

显然,伊琳还不太熟悉被拘束后的行为。像她这样打扮的像个贵族大小姐,双手被迫用优雅的姿势合这背后古朴的剑鞘,说是一句活过来的艺术品都不为过。要说口球这东西,那更是拘束界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了。特别是现在伊琳口中的玫瑰花口塞,嘴中衔花在给少女增添了一份别样风情的同时又剥夺了她发声的全力。最精妙的还要属口塞带来的面部表情的改变了。在口中黑丝袜的填补下,伊琳的小嘴已经鼓起。圆嘟嘟的小嘴又顶着一朵玫瑰花,不管她怎么挤眉弄眼都摆不出一丝愤怒,反而怎么看怎么羞耻。

【要不是现在,我真的解不开!等我脱缚了,也要把你这个死萝莉绑进去,再把你拖出去逛街!】

不管有多么气不过,伊琳最后还是被牵了出去。被斯卡蕾气出来的愤怒反抗加上行动不便与不能发生带来的不习惯也让她看着更像魔力的性奴隶。两人来到楼下后,就看见了集结完的奴隶车队与似乎已经等了挺久的希兹拉克。

在对方的期待中,斯卡蕾呈上了盒子:“领主您好,这把风刃已经炼制好了。首先,你需要滴一滴血上去,再为其注入你的魔力。”

“这不急,先为你介绍一下吧!”指了指站在他旁边的,头生双角的魔族,希兹拉克说道,“这位就是负责这次奴隶运输的,来自尼塔城的里恩……里恩,给你介绍下,这位是魔王的特使,负责将前些天抓捕的圣女运回魔王城的炼器师斯卡蕾。就是她们要跟着你的车队一起去尼塔城过渡一下……”

三人闲聊之时,伊琳也打量起了这只奴隶运输队。吸引她注意力的自然不是那魔化马匹后拖着的一串串大小不一的囚车,而是被黑翼魔族抓过来的人类奴隶。这些脖子上带着项圈的女性奴隶虽然谈不上国色天姿,但大多也都是在美少女的年华。有些已经被绳子紧紧地捆着丢进囚车里,不习惯束缚的她们还在做浪费体力的挣扎。还有一些少女正被项圈上的铁链锁成一串,接受着卫兵的绑缚后再被锁进囚车。唯一能说得上人道的,就是她们穿着抓来前的衣服得以遮羞吧,但少女们的衣裙上也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

“放开我,放开啊!你们这些渣滓!我爸爸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到时候让他出兵扬了你这座城!”一位穿着红色连衣裙,有着瀑布般金色长发的少女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反抗。可单单是脖子上与别人连接在一起的项圈就不是她能解开的,再怎么扭也被死死按住了。

“哈,这还是个大小姐啊!好啊,我就喜欢你们这种大小姐了,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可恶,你们这群流氓,啊!”不怜香惜玉的魔族直接一巴掌抽了上来,金发少女保养的姣好的肌肤直接被抽出一个红红的掌印,“你,你敢打我!我,我爸爸都没有打过我!你……”

“怎么?打的就是你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牛逼是吧,火气大是吧?今天不仅要打你,还要捆你!”

从押送队成员那轻车熟路的动作就能看出,这些魔族都是很有经验的。为了制服这位高傲的大小姐,负责绑的家伙更是抖出一捆比较粗的绳子,先在金发大小姐发育尚可的乳房上来回缠绕几圈,在背后猛地又是一收紧。

“这么紧,混蛋,我是不会……”

“啪!”

又是狠狠地一巴掌,金发少女直接被打的低下头。感受到勒紧的绳子已经把她的乳房捆的耸立起来,绳圈与乳房根部的摩擦带来的刺激加之被绑架后长久以来的羞耻与恐惧,居然让她胸前的两粒蓓蕾有所挺立。

细微的变化也没被队员放过,他再次用绳子刺激了一下少女的乳鸽后,直接用手捏起了那两粒难以发现的凸起:“怎么?被绳子捆的还舒服了,发情了?那还真是个骚货呢。再给你揉揉,好好爽爽!”

“不舒服!把你的,脏手,拿开啊,啊哈啊,啊啊,混蛋!”

“不舒服,还脸红了?长得倒挺不错,这个拿去榨乳可能有点可惜了,要不拿去拍卖会卖给那些大人物做性奴好了,还能多赚一点!”一边进行着言语羞辱,押送队队员手上也没有停下。捆好少女的上身后,他又掀起了少女的裙子,撕下了她的内裤。

“啊!干什么,渣子!你,你……”

“干什么?送你一条新的内裤啊!”好看的裙摆直接被整个撩了上来,一连几次缠绕后,少女的裙子被绑在了腰上,无处遮羞的她又羞又愤,没有赘肉缓冲的胯下也被麻绳吃进,伴随着挣扎在浪费更多体力的同时也会让她没法好好休息。

望着少女娇嫩私密的两片花瓣,提出一根长长的绳子,估摸了一下位置后魔族队员在中央先打了几个绳结,然后就把绳结串直接对着阴唇卡了进去。

“你!你这个流氓,混蛋……呜呜,唔!”即使想要骂人,教养好的贵族小姐也想不出太恶毒的词汇。趁着她张口骂人之时,先前被撕下的内裤直接被塞进了嘴里。队员的动作是如此之快,还没等少女想着用舌头把内裤顶出来,一个深喉阳具口塞又被狠狠插了进去。皮带在脑后扣好后,一把小锁宣告着少女再无说话的可能。

“呜呜,呜呜嗯!”

“还叫,真够劲啊!我这是在帮你啊,你看你长得这么美,等哪个有钱的家伙把你买走了,也省的受那榨乳的痛苦了。从现在开始学会适应肉棒吧,到时候给你主人舔的时候能熟练点!”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

周围的魔族都笑了起来,留下绝望的少女独自哭泣。后面看着的奴隶们也都沉默下来,思考起反抗的代价。转瞬间,桀骜不驯的金发少女就被绳子拘束的动弹不得了。她的双手交错在背后被高高吊起。特质的奴隶项圈前后都有扣环,少女口塞的钥匙被挂在项圈正前的扣环上,晃动脖颈带来的哗啦啦锁链声提醒着恢复说话的关键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

股绳向来是最佳的挑逗手法。用绳结串卡进阴唇后,绳子的前端一路向上,每路过少女上身的绳子都绕个一圈才继续往上爬。与口塞钥匙一样,绳子的前末端也被固定在了项圈前方的扣环上。后端则被魔族队员绑在了把少女双手反调的绳子上固定好。绑成这样他还不满意,又拿出一根绳子先与少女身后绳子汇总的绳结捆在一起,接着把另一端绑上了项圈后端的扣环。用最后一根绳子在少女被黑丝袜包裹的大长腿上不停地交错,一共绑了有6处绳圈后,看着彻底并拢,再无分开可能性地美腿,这位魔族队员满意地拍了拍手。

为了不在被粗暴地对待,金发少女被捆的时候也稍微收敛了一点。绑完后的她活动了一下身体,才发现对方下手究竟有多恶毒。项圈,股绳结串与手臂后成为了三处支点,每个支点间都被绳子串联了起来。哪怕柔韧性还算不错,没有任何经验的她也经受不起把手吊的如此高的玩法。可想要让手轻松一些往下放的话,带动项圈后她的头就会被往下拽。头这么一动,项圈前面的扣环又会拉动股绳结串。娇嫩的私处又怎么经得起粗糙绳结的摩擦呢?

可以遇见的是,不管她怎么挣扎,双手与脖子互相拉扯着,都不会带来一丝好转。而在整个挣扎过程中,不管她把头向前还是向后,把手放高还是放低,底下的绳结串都会不停地欺负她那两片可怜的花瓣。

“大小姐,感觉还舒服吗?被绑着可无聊了,再给您送给礼物吧,淑女之星,陪伴您的路途,哈哈哈哈!”魔族又拿出了两个跳蛋,将方形的小盒子塞进大腿上的绳圈后,又粗暴地拽开股绳,在少女的娇吟中把那两个椭圆形的物件塞了进去,然后又把遥控器一开。

在绝望中哭个不停,身体又被跳蛋弄的微微颤抖的金发大小姐被丢上了囚车后,排队受绑的少女们立马就安静多了。押送队的魔族显然也没那闲工夫去给每一个奴隶都上这么复杂的拘束,后续工作也快了许多。不过每绑好一个少女,那魔族都会掏出两个跳蛋塞进她们的下体。

“呜呜,呜呜……呜呜嗯唔!”

【真惨啊,只是,我现在也是自身难保,没空管你们了……

没想到小小一条绳子居然能玩出这么多花样,现在除了要想办法骗那个死萝莉给我解开以外,还得想想怎么自己挣脱束缚。

最坏的情况……还得多了解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又是性奴隶又是调教的,教廷根本啥都没讲过啊。不能脱缚的情况下,能多抵抗一会也是好事……】

“我,我不会反抗的……可以的话,轻一点,可以吗……”现在轮到的是一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黑发少女。胆怯的她有点不敢抬头去看守卫,十分顺从地把身体转了过去,又把手高给背好,等待着绳子的束缚。

“这才对啊!刚才那位大小姐要是跟你一样,也不会吃这么多苦头了!”没有拿起绳子,那位魔族从旁边翻出了一副连体镣铐。咔擦的几声落下,黑发少女的双手被反铐在背后,手铐上垂下的链子锁在了脚镣中央的链子上。也没有加入额外的堵嘴物件,黑发少女的樱桃小嘴被口球堵上后也被牵上了囚车。

【这个人,未免也太主动了,而且刚刚就一直没看到她的脸……

那些项圈应该都带有一些禁魔的效果,奇怪……这些少女体内或多或少都有一点点魔力,除了刚刚那个黑头发的……

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唔?唔唔唔……”

或许是感知的太用心了,直到被拉扯的乳头提醒自己,伊琳都没注意到斯卡蕾已经回来了。不用排队的她直接被牵上了车队最前端的一小阶车厢。相比后面那些被人一览无余的囚车,她要坐的这辆不仅有幕布遮拦,空间上也大了一点。

拉上幕布后,已经摇摇晃晃的斯卡蕾凑到耳边对伊琳轻声说道:“唔,终于扯完了……告诉了那老头使用方式后,总算是饶了咱了。整个商队一大早出发,傍晚就会到尼塔城了。好困,想,想睡一会……”

“呜呜,唔……”

【想睡就睡吧,看她真的困到不行了,想睡就睡吧……

比起外面那些人,我还真是好了那么一点……】

“伊琳姐姐,咱,咱想要一个抱枕,又软又香又舒服的那种……”

“呜呜?”

还在思考抱枕是什么鬼的伊琳就看着斯卡蕾拿出了一条腰带给自己带上后,贴着她就压了过去。动弹不得的伊琳又怎么扭得过已经快要猝死的小萝莉呢,一下子就被压倒在地。用腰带把两人绑在一起后,斯卡蕾又拿出一副手铐与一把小锁,戴在了自己手上。用手铐之间的锁链在伊琳脖子上绕过几圈后,她就把小锁扣上了。

“唔……伊琳,姐姐,旅途愉快……”

【喂!这算什么啊,拿我当抱枕?】

晃了几下身体,背上的小萝莉愣是一点反应没有。深重的喘息声传来,伊琳才反应过来斯卡蕾居然这么快就睡着了。

【可恶啊!我就要被她一路压在身下?

似乎,本来也没法正常坐下,也得躺着……

可是,这样真的很累啊!】

本来在束腰与贞操胸罩的拘束下,伊琳的呼吸就算不上顺畅。现在背上又被压了一个人,她更是觉得有些闷得难受。可不管怎么晃动着身体,或是借助车厢四周,她连换个姿势都做不到,在充当抱枕的同时还给斯卡蕾做了床垫。

【这家伙为什么会随身带手铐啊!还就这么锁上了,怎么弄也弄不掉。

先让你睡一会,等你睡醒了到尼塔城了,看我不疼死你!】

伊琳懊恼又无计可施的时候,车厢外的魔族们也把所有奴隶都押上了车,开始做最后的清点。

“哎!我记得那边还有一个站着的穿裙子的女的,怎么就直接进去了?”

“是啊,那个进了前面的车厢,去看看!”

这两个头上有着一对牛角的魔族跑过来掀开伊琳所在车厢的帘子后,看着车内的光景也纳闷起来。

“这……”

“喂,你们俩干啥呢?都清点完了吗?”

“啊,里恩大人!别的都清点的差不多了,就是这个女人要怎么办?”指了指紧紧绑在一起的,一大一小两位少女,被里恩问话的魔族也不知道咋办。被议论的感觉让圣女觉得很是糟糕,她干脆也装睡起来,反正被堵着嘴又动不了的她什么都做不到。

“这个小姑娘是魔王的特使,刚刚黑翼城主特地吩咐过的,她想这样就这样吧……而且她昨天忙了通宵,现在直接睡着了,还是不要打扰她了。”

“可是……虽然她身下那个奴隶来的时候就被绑好了,但似乎没有上跳蛋。到时候会不会不安全?”

“把跳蛋给我吧,我来整就好!”

接过跳蛋后,里恩先把绑在一起的两人翻了个身,掀开伊琳裙子的他也是有点傻眼。

“奇怪,这是……贞操带?打不开啊,那怎么把跳蛋装上去呢?这衣服似乎还脱不掉……还是不要把特使叫醒了。这个链子,好像不一般啊!”

看着看着,里恩就拉了一下从伊琳贞操带开口位置延伸到大腿环上的锁链。这么一拉后,被吮吸了一把阴蒂的圣女嘴中又发出了迷人的呜呜声。

“似乎有刺激……那就固定在这里吧!身上都压着个人了,应该也跑不掉了……”没想太多后,里恩把跳蛋带着遥控器用导线缠在了能刺激阴蒂的链子上,直接把跳蛋开到最大,又把两人翻回原来的姿势后就离开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