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啊,嘿,伊琳姐姐,好H!到最后,居然比人家还先高潮,还叫的,那么大声,那么诱人……”心满意足的压在被缚圣女的身上完成一次自慰后,斯卡蕾才慢慢爬了起来。低头一看,长裙下体的薄纱处沾上了些许爱液后都变得透明,再也遮盖不了被光洁丝袜修饰的大腿,看起来甚是诱人。

“噫,真是好棒的设计呢……制作裙子的材料,不会被液体沾染,除了,爱液!”

“棒,棒,真棒!好啊你……”与斯卡蕾享受的高潮有所不同,对于动弹不得还被压在下面的伊琳,高潮时身体自作主张的反弓与痉挛除了带给她快感以外,还唤醒了身上所有的伤口。她真后悔前面没能阻止这只变态萝莉。现在就是想引动禁制,身体的疼痛与高潮后的疲软也让她有些力不足。

“快给我弄干净,恶心死了!”

“没事哦,过一会就会被裙子自净掉了哦……伊琳姐姐就这么嫌弃人家嘛?”

“那不是废话吗?只同意你自慰一次,谁让你也把我弄到高潮的!”

“又有什么关系嘛,也没说不能哦!伊琳姐姐说不定,刚刚也挺享受的呢。”一边整理着衣衫,斯卡蕾一边也不忘调戏几句。

“谁会享受着你的变态行径啊!还不是为了让你这个变态赶紧回去工作!”【好不爽啊,不能用魔力什么的……换作平时早就把这个混蛋揍一顿了!】

“不享受的话,刚刚为什么不用禁制把人家疼下去呢?伊琳,姐姐~~~”

“你不要太过分了,信不信我现在就疼死你!”想了想就自己这副瘫软的漂亮样子,威胁实在是没啥说服力,她又加了一句解释,“全力触发焚神咒,直接把你疼的精神崩溃!”

一方面这只是伊琳的说辞罢了。她现在要是长时间引动禁制,自己也要被这身拘束裙玩死了。被埋在身体内部的光晶石能极大程度地削弱她的光系魔法,背上诡异的魔剑又彻底驱散了她作为底牌的鲜血魔法。听了这样的威胁后,斯卡蕾表现出来的却是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不会的,善良的伊琳姐姐才不会这么做呢。要是真的把咱疼死了,到时候没人交出装备打发城主,伊琳姐姐肯定会被扣下来的,只好挣脱束缚,伟大圣女的潜入作战可就失败了哦。”

“哼!”手被压在身下还是非常难受的,伊琳借势正好把身体也背了过去,不去看着这只得寸进尺的萝莉。

“咱知道哦,伊琳姐姐表面上很高傲,其实心肠可暖了,只是不善于表达情感的傲娇哦!不然肯定不会允许人家做这么过分的事情呢。妹妹肯定也不会辜负姐姐大人的恩赐,好好完成这项任务的!”

躺在床上,又要规避魔力的使用,对于修炼到伊琳这般实力的人来说也不是耐不住寂寞。但被捆着还是第一次。同样,修炼与战斗占据了伊琳大部分的人生,也没空给她注重穿衣打扮。细想之后,她发现目前身上的蓝白色礼裙还真的是她穿过最为复杂的礼服。躺在床上穿着如此多的衣物配合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紧缚感让她如坐针毡。过了一会后,耐不住寂寞的她还是慢慢转过了身,看着面前斯卡蕾的工作。

“二十阶炼器师啊,还真是厉害呢……”

“嗯?伊琳姐姐这样的地位,之前应该有见过吧……”

“没有……”仔细回忆了一下,伊琳的脸色似乎没有那么好看了,“其实,当知道你是高阶的炼器师后,我就明白了。教廷的政策,终究是不太好。看来梅忻她都不知道的样子,教廷一直暗自打压炼器师的,我见过最高等级的,也就是十八阶的,也没有机会聊过太多呢……”

“十八阶嘛,那也跟咱差不多了呢……”

“你可别谦虚了。不管是什么职阶,最后几级的提升才是最难的了。有的人可能穷极一生,都迈不出最后一步……”思考了一下会不会过于冒犯,但想着对方对自己的好感,伊琳还是问了,“你今年才多大呀,就已经二十阶了呢。估计,要么是绝世天才,要么就是用了什么秘术隐藏了相貌吧。”

“嗯哼,其实都不是啦!”

“都不是,那怎么可能呢?”

“人家只是很小的时候,拿到了一本关于炼器的绝世宝典,里面记载着各类知识,包括了修炼的方式,以及很多装备的制造方法。加上宝典作者的属性与咱完全匹配,都是雷属性啦!”

“奇遇吗?那倒也算一种可能。只是,绝大多数炼器师自身的力量不都是火属性吗?雷属性不会很不方便吗?”

“嗯,不会呀!火属性的帮助主要在锻造与提炼上,刚开始的时候的确会比较容易上手。可论制造精细配件,生成能源回路与开发装备的新功能时,火属性就要被完爆啦!加工材料什么的,都是最基础的了。就比如说对这块宝石进行初步加工的话……”转过身拿着宝石,斯卡蕾指着碧绿中内蕴的一道道纤细能量回路,“雷电的能量可以精密地冲击着宝石后续需要雕刻的部分或是清除杂志,这份控制力也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呢。”

“从来都没听说过呢……还有你那个短棒,本来还以为只是做下流事情的,居然也可以攻击。做到这般程度,那还真是够精致呢。”

“色色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人总要满足自己的需求才对!要我说,特别是姐姐这样的大美女,在有了性爱的滋润的话,会变得更漂亮的!”

“开玩笑,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不过你把阶级象征做成那种东西,真的不怕被人说吗?”

“人家提交的时候展示的功能,只是一个手持魔力发射器呀!协会的人又不知道。再说知道了又怎么样,只是一个象征,咱真就做个自慰棒交上去还能不让过吗?”

刚说完,咚咚咚的敲门声就传来了。

“哎,怎么又有人来了啊,真烦……不是叫你们两个去休息了吗?特别是你,是不是再想来一发?”开门后斯卡蕾撅着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大人息怒啊!希兹拉克大人知道您不想被打扰,特意让我们把饭菜送过来了,后面就不打扰了……”

“说起来,这个什么,圣女?明明是被押送的吧,怎么还一直躺床上休息呢?”

“是啊是啊,几次看到都是这样,总感觉好奇怪!”

“算了算了,咱还是别管了。谁知道上面的大人物怎么想的……”

守卫离开后还不忘记议论一番两人的奇妙相处方式,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押送魔王的性奴隶。

比起宴请客人来说,摆在托盘上的菜品不算多。但不管是从卖相还是香味来看,这顿饭都下足了功夫。看着这些美味佳肴,腹黑萝莉又动起了坏脑筋。

“嘿嘿,伊琳姐姐吃饭啦!”

“肚子也是饿了,是得吃点东西,等我坐起来吧……”

“唔,姐姐忘了吗?要是以正常坐姿坐起来的话,那些小玩意儿又要动起来了。”

回忆起之前走累了坐在斯卡蕾的箱子上休息,结果直接被震动棒玩的摔了下去,伊琳又皱起了眉头:“那,那怎么办啊!要不我靠在墙上好了!”

“不行,就这样……”把饭菜端到床头柜上后,斯卡蕾坐上了床,用自己的大腿把伊琳垫在了上面,“这样就好了!”

“我不要,这样也太奇怪了,等我坐起来……啊!”

“有什么关系嘛,等会也要喂伊琳姐姐吃,难不成还要像小狗一样凑过去吃嘛?那样似乎也不错呢,看起来一定很色!”

很多时候,人都是要靠更糟糕的选项来让自己接受现实的。被斯卡蕾摁倒后,伊琳只好躺下了。

“来,伊琳姐姐张嘴,啊~”

“不要说奇怪的话!”

“怎么了嘛,明明刚刚还一起高潮的呢,又有什么关系!”筷子夹起的一片肉还在空中晃呀晃呀,肉汁都快滴下去了。

“你,你把我手解开,我自己吃就是了!”想到这里,伊琳干脆试探一下。

“那可不行哟!伊琳姐姐前面可是吩咐人家不能解开的。加油,伟大的圣女!前面的鞭刑都熬过来啦,怎么现在喂个饭就不行了呢?”虽然称呼很是亲昵,但斯卡蕾脸上始终挂着一副玩味的笑容,像是猫捉到老鼠把玩一番的样子。

“也是哦,这最多只是,有点羞耻,没什么了……”说完后意识到自己脸红的样子太坏形象,伊琳也开始数落起对方的小心思,“你啊,前面还装的那么怕我,一口一个大人低声下气的,现在喊得比亲姐姐还亲,怕是早就盘算好了吧!”

“那小的继续叫您伊琳大人,或者圣女大人,全世界最强最伟大的圣女殿下伊琳大人,怎么样呢?”

看着小萝莉脸上那副明明已经笑了,可还是尽力憋住不笑出来的表情,伊琳就想把她也绑到柱子上去抽个一百下。心理清楚靠自己力量已经无法脱缚,每一声的大人都是对伊琳的嘲讽:“算了算了,随便你叫吧……”

“那就,伊琳姐姐,张嘴,啊~~~”

喂饭时斯卡蕾倒还算消停,毕竟揩油也得有个限度,真要弄得太过分让伊琳彻底生气的话,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

“唔,总感觉这样休息真的很差。下午才睡过,现在又困了……”一边看着对方炼器,不时的还说上几句话,伊琳感觉时间似乎也过的挺快。

“所以才要去尼塔城呢!弄到那玉露延髓对伊琳姐姐路上一定很有帮助的!”

“是的呢,要是那东西真的有传闻中的那么神奇的话……说起来,到那里后,也不用走那么快吧……你要是想去玩一玩的话,可以去呗。总感觉我们这样赶路急也不好。”

“哇哦!伊琳姐姐这么通人性的吗?那可太棒了呀!”

【通你个大头鬼!不多拖延一会,怎么找机会挣脱!真是幸亏传送魔法一类的,除非像梅忻她们有教廷内部这般强力的魔力源做引导,不然就需要我这么强大的实力才能施展。不然】

“不让你放松一下,后面怕是又饶不了我吧……不过这房间也就一张床,你后面怎么办呢?”

“没事哦,伊琳姐姐累了就先睡吧!反正人家还要忙挺久的说……”

“那好吧……”虽然魔力被大幅禁锢,但凭借着修炼时所用的冥想之法,伊琳开始了第一个被缚后的夜晚……

……

……

……

“不,不可能!为什么我的攻击对你一点效果都没有!那团红色的雾,究竟是什么!”

“区区魔王,不过如此!比起你的上任,你真是弱到爆炸了呢!”

“你明明是圣女,怎么能用那种力量,那是禁忌的存在!你必为人类唾弃!”

“那又如何,比起担心我,不如想想自己吧!再见了,你这个废物魔王!”

“啊啊,啊啊啊!我,死也不会放过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以我灵魂,诅咒你!”

“哼!死吧!化作了一团烟雾?奇怪,为什么我的魔力隔绝不了?融进身体里去了,似乎也没什么异样?算了,回去再说吧!”

……

“不愧是,伊琳大人呢……这么危险的作战都完成了!太好了!”

“嗯,现在魔王城被我毁掉后,魔族已经大乱,都不需要集结军队进攻了。就是啊,这一路上实在是太危险了!终究还是小看别人了,要不是最后关头找到机会解开了这破裙子,恐怕我就要变成魔王的性奴隶了……”

“被绑了那么多天后又是大战,您今天也累了,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明天再去跟教皇大人他们解释吧!”

“这样也好,梅忻也要加油呀!这一路上,可不容易。没有了敌人后,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了……”

“我,我一定会的!还是不打扰啦,改天再来向伊琳大人讨论修炼的事情!”

“欢迎哦!另外,叫我姐姐就可以了。”

“伊琳姐姐,再见!”

“哎,终究还是过了二十年了,即使相貌没变,回来后还是都不认识了呢。”魔王已经成为过去,魔族失去主心骨,破败只是时间问题。现在这位最强的圣女,也可以休息一下了。除了……

“今天那团奇怪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融入进我身体后什么都没发生呢?看来要先检查一下身体……先去洗个澡吧!”

褪下了朴素的白色连衣裙后,伊琳诱人的胴体在圣光的掩盖下泡入了泛起水雾的热水里。

“啊!真的,好舒服啊……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在热水中舒张并呼吸着!不,应该说,没有那些裹得严严实实的该死拘束,干什么都是这么舒适!”

结束了久违的泡澡后,伊琳撤去圣光对着镜子照了一下,很意外的是,小腹上出现了一个粉红色的爱心图案。在被圣女传承之力洗涤过找不到一丝瑕疵的裸体上,这个邪气的图案显眼不说,还带来了一种反差的妖艳。

“这是什么情况!不应该啊,为什么还有诅咒可以侵入我的身体!这个标志,似乎还在动?”爱心图案周边还弥漫着游丝般的魔力,正向外延伸而去。

“不对,这是,淫纹的诅咒吗?我居然会被下那种东西!要是不想办法驱散这玩意儿,以后就麻烦了!”

星星光点汇聚在了圣女的手上,凝聚的魔力全部对着小腹注入,可不知怎么的,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反倒淫纹开始扩展了。

“为什么我前面都感知不到淫纹的存在!刚刚的魔力注入也一点用都没有,光属性的力量居然无法跟构成这个诅咒的力量互动!”

就在伊琳疑惑并思考下一步怎么办时,淫纹就像活过来一般。外圈的爱心荡漾起一道光波,在重要凝聚出了一颗发亮的小爱心。

“嗯啊,啊!怎么……啊!”一股无名业火从小腹开始升腾,向着身体四周蔓延开来。紫红色的丝状魔力以淫纹为中心,也慢慢爬向了还沾着很多水珠的牛奶般肌肤。

“没有,力气了,又,好热……”

游离的魔力丝已经覆盖到了伊琳的四肢,身体一软,她直接倒在了浴室里,任凭没有覆盖的一堆双乳被狠狠地压在身上。

“为什么,站不起来……这到底,是什么诅咒……好难受,想被什么东西,插进下体啊!不要!一路的,艰辛,嗯啊哈啊……都,过来了……怎么可以,输给这种,诅咒……”不管怎么想办法活动,瘫软的四肢就是不听使唤。爬不起来的伊琳又动用了各种魔法,治疗,增幅,驱散,沉默的效果纷纷被加持在自己的身体上,却没有一丝缓解。

“啊哈啊,居然,很想要高潮……不可以,这里是,教廷啊……”动弹不得伊琳又用魔法取来了大量冷水,全部浇在自己身上,试图用物理的方式来缓解内心的燥热。可令她吃惊的是,淫纹带来的诅咒让皮肤都变得敏感起来。外面浇上的冷水配合着内部发情的灼热,竟然带来一股强烈的快感。

“不,这不可以……后面,要怎么,解释啊……哇啊啊啊!想要拿什么东西填满自己……要,要忍不住了……难道说,要用,要用鲜血魔法吗……还是说,那东西,失控了……”魔王留下的诅咒实在太过诡异,光属性的力量起不到一丝一毫的效果。无计可施的圣女只在教廷激发起了异样的能量。身上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血滴,接着血滴尽数爆开,化作道道能量细流对着淫纹注入而去。

“似乎,起了作用!啊,能与淫纹,互动了……燥热感,似乎也消退了一些……虽然有些不太满足,但那个变态魔王,留下的诅咒,也应该到此而止,了吧……”用完全软倒的发情身体松一口气,伊琳加大了魔力的注入。一时间,空气中都弥漫着一层薄薄的血雾,

就在伊琳稍稍放下警戒时,异变再次发生了。以躺在地上姿势看不见又无法被她感知的紫红色诅咒之力在她身上蔓延起来。游蛇般的魔力线绕过了她的垮下与下体后,向内收束凝聚成了实体。

“啊!有什么东西,勒住了下面,大腿间也是,是绳子?奇怪,这个诅咒居然在吸收了我的魔力后还进化了?不好,不能被绳子绑起来啊!”全力地扭动起身体,可除了让勒在滚烫阴唇上的绳子刺激下体带来更多刺激的同时,就只能让胯下的绳子带给自己更多的拘束感。紫红色的迷雾再次从淫纹中喷薄而出,覆盖之后,伊琳发现她的魔力居然完全被封印了!不是先前被光晶石吸收的那种感觉,而是,完全感知不到附近魔力的存在。

单方面的被魔王死后留下的淫纹诅咒压制着,这比伊琳与名为圣魔剑鞘的拘束裙装的对抗还要糟糕。身体瘫软,两种对立属性的魔法也都沉寂下来,伊琳觉得自己已经不可能摆脱束缚了:“这世界上真的存在吗?能限制我这个级别的诅咒?为什么,会……嗯啊啊啊,嗯啊哈!好在,好在这里是,教廷……他们应该,有办法,解除这个,诅咒。只要等到,哈啊,明天……早上……梅忻来,找,我……就好……”

以封魔迷雾限制了伊琳所有的魔法后,淫纹诅咒的扩散也不再躲躲藏藏。激发出的魔力线越来越多,它们拧成了螺旋形的粗绳子后,以小腹为中心,慢慢绕过了伊琳的腰肢,大腿。腰部的绳子编织出一个又一个的菱形绳网,乳房作为敏感部位更是被重点关照。绳子不仅在乳房根部缠绕两周,织出两个把她圆润丰满的水滴形乳鸽勒的更加明显的绳圈。还有共计四道绳子在乳房上交错,在靠近伊琳已经因为淫纹催情而挺立的蓓蕾附近,编织出绳圈再次将其收紧。

“嗯啊啊!呜啊!好紧啊,怎么,会这样啊……好过分……只是,明天早上,就可以,解放了……那么多天,都,都过来了。现在这,诅咒,又算得了什么……”收紧乳头的绳圈不但紧,贴着娇嫩皮肤的部位还有一层细细的绒毛,使得紧缚感与快感持续折磨乳头的同时,又会有一股奇痒作为舒缓。这当然不是什么人道的设计,而是剥夺了伊琳乳头长期被紧缚后凭借麻痹来规避痛苦的方式。

无力的双手双脚依旧耷拉在地上,直到被绳子不停地盘旋缠满,在手腕脚腕上形成三排绳子构成的绳圈。双腿被拉的并拢捆好,双手则是被平行拉到背后捆好。缠绕在小臂中央的绳子更是分出一道汇聚在了腰后,让手臂绝无离开上身哪怕半点的可能。把伊琳捆成无法移动的人棍后,淫纹似乎还不满意。卡在花瓣中的股绳变粗,变大,表面也生成了与紧束乳头绳子内部同样的绒毛。

“好痒……这是,要,干什么……啊,不要,在把什么东西,往我身上涂抹……哇啊啊啊!不要这样!会完蛋的……”控制着少女最敏感二处的绳子都来回摩擦着,非但如此,伊琳感觉所有的绳子表面都分泌出了一种黏糊糊的液体,弄得她又是燥热难安。最不好受的当然是那几处带着绒毛的绳子。一小会的摩擦后,每根绒毛上都沾满了粘液。这些与活过来的触手一样的绒毛把粘液涂满了她敏感的部位。

“啊哈,可恶,放开我,死绳子……又热又痒,那,那是,媚药……全都被,涂满了……”淫纹与媚药,一里一外,一科学一魔法。相同的是,她们都能让这位平时极度禁欲的圣女发情。失去了原先血之魔力对欲望的压制,淫纹点燃的欲火已经不是伊琳现在能忍受得了。对身体行动力的压制已经褪去,可魔力被封印后又被绳子捆的密密麻麻的,伊琳还是没办法起来。

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伊琳不断地扭动起身体,像毛毛虫一样想着扭动出去。每一点的身体移动都意味着全身被媚药完全浸润的绳子摩擦,还没移动半个身位,垮下,乳房,阴唇间,甚至是腰部腋下等不太敏感的部位都被绳子一齐刺激。

“不,不可以!在这样下去,别说,明天早上……一会就要,撑,撑不住了……似乎,缠的更紧了……要,起来,出去……”忍受着越来越紧的绳子走到门边上,这位圣女残存的理智已经不多了。倒在地上的她又够不到门把手,努力着想要靠着墙站起来,身上的绳子一紧,又把她拉了下去。平时一个简简单单的开门动作,在全身被紧缚,乳头与下体被疯狂刺激着,身体由内而外的每一处都祈求着欢愉的情况下竟变得如此困难。

失去了引以为豪的魔力后,伊琳只不过是一个身体素质与精神稍强于常人的少女。被捆成人棍的她忍着越捆越紧的绳子爬到门边,慢慢靠着墙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超乎常人的意志吊着她维持着起身的动作。然而恶毒且带有自主意识的淫纹终究没能让她如愿,股间,乳房根部与乳头周围的绳子继续收紧,把她身体强硬地勒出肉感地同时,在大腿上交错捆过共有7组的绳子尾端又弹出一道绳子,连接在了旁边的浴缸上一扯,在发情下不断颤抖的身体又重新摔倒在地上。

“这个,淫纹……为什么,还能,这样……”

反抗的希望再次被铺垫,倒在地上的圣女即将迎接一整夜漫长的地狱。而淫纹成功捕获猎物后,也收敛起不让迷雾向浴室外扩散,并压制起了气息。

……

……

……

“伊琳大人?早?”第二天大早,当代圣女,同时也是伊琳可爱后辈的梅忻带着守卫就来了,“奇怪,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圣女殿下,要么我们还是等一等看看?”

“嗯,好的。伊琳姐姐一直以来都很不容易呢,兴许是昨天大战完累了吧,我们还是不要打扰她好了。呐,你们知道吗?伊琳姐姐后来说啊,她真的被这身衣服控制住了呢。真是无法想象被带到魔王城的这一路上,究竟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

“什么?那也太吓人了吧!一不小心真的被发现了,那不是假戏真做了!”

“是啊,即便这样,她也失去了女孩子最为宝贵的处女呢。不过这段时间,我们收集到的信息怎么样?”

“这个……”听着梅忻的话,同行的两位心腹也面露难色,“说实话,不相信的人,终究还是太多了。前面的消息也没有那么快,魔王城被破的事情还没有传到边境……”

“伊琳大人她活着,沾染了禁忌,又用这般不可思议的方式一举告破魔王城,听着还是太邪乎了……”

三人聊着聊着,一小时就过去了,可门内还是一点反应没有。

“梅忻大人您看,要不我们还是推门进去看看?至少先把这身衣服整理一下放进去吧。还是挺想看看伊琳大人穿这条裙子的样子的……”

“等了这么久都没反应,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那个……伊琳姐姐,冒犯了……”一直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心想伊琳应该也不会为了这点事情冒犯自己,梅忻还是推开了门。她走到卧室一看,床上愣是不见人,顿时觉得非常奇怪。

“奇怪,姐姐她人呢……”

“大人!浴室门关着,伊琳大人是在洗澡吗?”

“洗澡?可是这也不见水声啊?难道是在泡澡?而且里面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让我感到一阵恶寒……”

“你们俩退后,我进去吧……”看着门缝底下隐约可见的紫红色光芒,小圣女有些迷惑,但她还是推开了门,“伊琳姐姐,多有冒犯了,只是您一直不……”

当她真正看见门内光景时,整个人的目光瞬间就呆滞了,手上提着的小箱子也掉在了地上。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怖,至少,在此刻梅忻的心里是。

“梅忻大人,您这是怎么了……”迷惑的守卫还是慢慢靠了过去,看了一眼。

“不好!这雾不太对,似乎有淫毒!”浴室里弥漫着粉红色的烟雾,那绝对不是水雾,护卫的两位圣骑士感知着自己的力量被逐步侵蚀,连忙张开了结界作为屏蔽。又用技能稍稍驱散了房间内的烟雾后,他们终于看见了那副让梅忻彻底呆滞的画面。

“不,这,这不可能!”

那是一个他们再熟悉不过的少女,应该说全国就没一个不知道她伟大的形象。若不是这位少女在二十年前重创魔王,也不会有这段相对平静的日子。躺在地上,身体不时抽搐几下的她的侧脸和那些雕像一致。可与雕像上刻画的高贵清冷所不同,现在的伊琳满脸通红。本来妖艳绝美的金红异色瞳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那印在微微上翻的眼白之上的两颗爱心,一头银发更是被染成了同样的紫红色,下端的部分还略微卷起。

“想要!啊,求,求你了……”

除了相貌大幅改变意外,少女姣好的胴体上被一道又一道的绳子缠着。哪怕是不通绳缚之术的人,也能看明白少女是在忍受着怎样的折磨。乳房根部的绳子把这对丰满诱人的乳鸽衬托的更为诱人的同时,上面滑过的四道绳子又把这对挺出的球狠狠地压了下去,胸前的蓓蕾还被额外的绳圈禁锢着。往下看,纵横的菱形绳网跨过了少女大半的身体,羞耻的秘密花园没有草丛的遮盖下,收紧进胯下与阴唇的绳子清晰可见。

“给,给我,我要……快,快……”

没有赘肉的娇躯被紫红色的绳子狠狠地吃进,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哪怕少女此刻仰着身软倒在地上已经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她的一对大长腿依旧被交错的绳子捆的死死的,脚腕处更是有绳子把她拴在一边的浴缸上。但不得不说,少女光洁的肌肤在用心险恶的绑法的加持下,看着又是如此的动人心魄。

“为什么,伊琳大人,会被绑起来……”

“等等,小腹上,那是,淫纹!”

“淫纹,那不是……那不是只有魅魔身上才会有的东西吗?”

仿佛是感知到有人进了房间,已经被捆着放置了一晚上的圣女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浴室的灯一直开着,在灯光的映衬下,少女身上布满的水珠清晰可见,至于那到底是爱液,汗液,水珠还是媚药,已经不得而知了。

媚药与淫纹的双重发情攻势下,哪怕是再贞烈的圣女,伊琳满脑子里也只有高潮了。乳头与股间的绳子依旧不停地来回游走着,用那两层沾满粉红色液体的绒毛不停地摩擦着敏感部位。本就被欲火折磨的少女身体上无时无刻不被刺激,更恶毒的还要属,那个小腹位置还在闪闪发光的淫纹。没有它的允许,不管有多舒服,多想要,伊琳都不可能高潮。

“欸嘿……插,插我……用大,大肉棒,填满我,填满……想要,让我,高潮吧,高潮吧……哈,哈哈哈……”长久的刺激下,即使有绒毛的挠痒唤醒知觉,伊琳的大脑思考的还是如何能高潮。进来的人是谁,他们想干什么,这些已经无关紧要了。对于被高潮管制的圣女来说,重要的是他们能不能让自己享受哪怕仅有一次的性爱之欢愉。

“真的是,伊琳大人吗?不,这怕不是,魅魔吧……”

“不会的,不会的伊琳大人,不,不会的,不会的啊!”跟着梅忻的两位圣骑士,一位或许接受能力还算强,但另一位已经抱着头狠狠地撞上了旁边的墙。他年纪并不大,见到从小听到大的故事里的英雄是多么的开心,而看着那位英雄现在已经变得如同一个下贱的婊子般淫荡,经受不起打击的她已经彻底封了……

“想要,插,震动棒,也好……”

“怎么会,会变成这样!你是谁,你到底是谁……”要说对伊琳的那份崇拜,恐怕还真的没有谁比得上现在的小圣女。前代圣女的故事激励着梅忻的成长,更令她忘不掉的是,在经历了彻夜的激战后,那个从天而降,救她与水火之中的银色背影。可现在,银色长发被染红的同时,那个算不上高大却充满力量的背影变成了一面镜子,然后摔得支离破碎。

“你,你们……啊啊,想,想啥呢……还,还不想,干我,吗,来啊,来啊……”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小圣女低下了头,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是魅魔,是魅魔啊!伊琳姐姐二十年前就死了啊!是魅魔变成了她的样子,变成了我最崇拜的人的样子,来骗我!什么救人,只是做做样子的!谁知道魔王到底死没死啊!”

飞奔出房间后,梅忻就看到了今天他们带来的箱子。里面摆放着拘束礼裙以及所有的配件。这些东西好歹都是高阶材料经过专业炼器师锻造的,丢掉也太可惜了。就算不回收利用,留在伊琳这里做个纪念也好。再说了,作为圣女的她的确没有正式的裙装。抛开那些拘束部件的话,这件蓝白色的露肩修身长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现在,箱子里的衣物似乎都要派上用场了。

“该死的魅魔,想要是吧,是吧,去死吧!”手持着震动棒,拉开绑在阴唇间的恶毒股绳后,梅忻往里面就是狠狠地一捅。虽然她力气并不大,但双手握着用力一插,也不是小穴这样女孩子的娇贵部分可以忍受的。

“啊哈啊,啊啊!舒服,被,被满足了……更,更多……”高潮还是没能达到,但下体被填满的舒适感还是让已经疯狂到失去理智的伊琳舒服地叫了出来。

“装啊,继续装啊!下贱的魅魔,怎么不装了!”带着泪痕的脸庞已经有些扭曲,手握震动棒不停地旋转着捅入。梅忻每发力一次,倒在地上的伊琳在浪叫一次的同时也会扭动起被紧缚的身体挣扎一次。

“什么,不准说,什么,鲜血魔法!果然都是骗人的,都是你这个魅魔在动坏脑筋!结果,本性还是暴露了吧,掩盖不住了吧!什么被绑在里面潜入魔王城,都是假的啊!是你想扮成伊琳姐姐的样子来潜入教廷毁了人类才对吧!”震动棒抽出,在梅忻娇小的双手中蓄力,然后猛地往前一推。小小的身体在痛苦的加持下爆发出可怕的力道。伴随着先前几次后插,下体被填满已经让伊琳的意识有些许的恢复。而这一下直接顶到了子宫颈,在旋转之下大有破开封堵一路向前的架势。

粗暴的插入并不会带来快感,疼痛还是唤醒了伊琳被吞噬的清醒。扭过头引入眼帘的是她前段时间救下的那个可爱的后辈:“停……快停下,很,很痛……”

“停什么?淫荡的魅魔,不是你喊着想被干的吗,你倒说说啊!”眼泪再次洒落,歇斯底里哭着的梅忻看起来是那么的疯狂。

“不……那是,魔王死之前,给我留下的,诅咒啊!才会被,折磨成这样子的……”

“不!魅魔,再也不会被你骗了,再也不会!把你再绑起来,送往教廷,绑上审判之柱听候发落!”

“不,我真的不是啊!我是,你的伊琳姐姐啊!”

“住口,伊琳大人二十年前早就死了!被你这混账魅魔骗得好惨!”另一位还没疯掉的圣骑士把摆在外面的拘束裙装以及所有配件都拿了过来,“再把她捆紧去吧!”

“不要,魔王真的已经死了啊,你们听我解释……呜呜,唔!”不想再被蛊惑的小圣女抓着口球直接塞进了伊琳的嘴里,随后,她与身边的侍从一起,拿起了一件又一件伊琳再熟悉不过的道具。贞操带,胸罩,束腰,光晶石,拉珠,一样接着一样,再伊琳绝望的眼瞳中越来越大。任凭她怎么扭动身体,吃进肉里的绳子如同捕获猎物的蟒蛇一样,绝不可能放开她的身体。

“呜呜,唔,呜呜呜嗯!”

【不是,我,真的不是!清醒点啊,不要再被绑进去了,不要啊!】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