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这女人还真是厉害!现在我相信她是那什么圣女了!”

守卫们持着长枪慢慢接近,刚刚伊琳的攻击震惊了在场的所有魔族,谁又想到一个被全身锁链与镣铐拘束的,摔倒后自己都爬不起来的女子,一瞬间爆发出的攻击非但重伤了他们中的一位,还把坚固的城墙都炸的坑坑洼洼的,远处甚至有几栋楼房都受到了波及。战斗的余波过去后,旁边的魔族居民也围观过来。

“喂!黄豆,振作点!”

“不,不会吧……才一个光球,居然就把黄豆他……可恶!”看着前面重伤的同伴背后仅剩的半片翅膀已经完全萎缩,守卫们就知道他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圣女用最简单而有效的招式,那些能量完全内蕴但杀伤力十足的爆炸光球,给他们上了一课——不要轻敌。一位守卫用长枪的柄端戳了戳伊琳被高级丝绸材料覆盖的丰满臀部,确认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后,众魔族才大胆地围观上来。

“都是你这个死女人!”先前拉着帕克后退的那位守卫更是走上前去,提起手中长枪重重地砸向伊琳。但一股同样巨大的力道从裙子上传来,长枪的前端直接被砸飞出去,索性是落地的时候没有伤到其他魔族。

“算了,你,去禀报领主大人,让他决断吧。这个女人的话,按照法律,先押走,绑到暗月广场的裁决之柱上去,等候领主大人发落!”

“好!”

“我们得小心点,这女的应该是个魔法师。虽然她刚刚施法似乎都没有吟唱,但保险起见还是把她的嘴堵起来比较好!”

“没错!用什么呢……对了,这是刚刚那个人类小女孩留下的行李!”

一魔看到小推车上还有伊琳前面换下来的衣物,顿时心生一念。他拿着纯白无垢的内衣走到已经放弃挣扎的伊琳身前,蹲下身子还挥了挥手:“怎么,你还反抗的了吗?是自己张开,还是我硬塞?”

【混蛋!都被这该死的裙子与道具限制成这样了,居然还要堵我的嘴?还要用我穿过的衣服!

但刚刚被裙子勒过后,身体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算有力气,在他们的境地内,我也完全反抗不了这身严密的拘束……】

红唇微启,下一刻前面穿了一整天的内衣全被塞进自己嘴里。为了防止伊琳把内衣吐出去,心细的守卫还从她原来的连衣裙身上撕下两条布条。一条缠绕嘴部两圈后又打上结,另一条则覆盖了她那对妖艳的金红异色瞳,这才满意。
“唔唔……”伊琳还特地尝试了一下,被严密封堵的小嘴只能发出一些性感的呻吟,自然也无法吟唱。可她实在是被刚刚的极限紧缚与窒息折磨的身心俱疲,只想好好休息一下。哪怕现在被守卫扛在肩上不知道要被带到哪里去,她又能做什么呢?

……

“所以说,玛诺斯就用那样的自爆方式,算是重创了圣女,然后被你捡了个便宜吗?”

一座古朴而又带着些许阴森的城堡之内,一位体型消瘦,但背后一对黑翼纵然是在收起的状态下,也像披风一样覆盖着背后,翅膀边上又如尖刀般锋利的黑翼魔族正打量着面前比他矮了快一个半头的穿着层层叠叠蛋糕裙的小萝莉。

“是的……希兹拉克大人……”

“嗯……我族的确有秘术,能用尽自身力量形成一个奇点,来极大的伤害甚至是完全吞噬周围的一切。能把玛诺斯逼到这个程度的话,的确是非常强的人了。但老夫还是有疑惑。”

“大人,您请说。”

“老夫从你身上只能感知到极为微弱的力量,身体力量也好,魔力也好。你说你是拘束套装的制作人,那能把如此强的圣女都困住的东西,你又是怎么做出来的呢?”

“啊这,刚刚我的行李被那些守卫扣在边境了。”斯卡蕾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发着黯淡光泽的金属棒,“但,我想给大人您看一物!”

金属短棒被抛到空中后并没有落下,而是徐徐展开。等动作结束后,希兹拉克看到的是一朵巧夺天工的,散发着道道金光的黑紫色莲花。

“18,19,20……好!”看着面前的炼器造物,这位黑翼魔族领主有些失身。片刻的呆滞后,反应过来的他也是一拍桌板,“20片,整整20片!算老夫看走眼了,大陆锻造与炼器协会最顶级的大师,好小子!不过,还真是看不出来呢。像你这样的大师,老夫居然重来没听说过呢!”

锻造与炼器协会是一个给炼器师评级的中立协会。得益于人魔双方对精良装备的需求,他们也得以保持超然的地位。即便守旧的光明教廷反对炼器与锻造的手段,但出于对实力的渴望,依旧有很多人会去找炼器师们打造趁手的装备。且不论是人是魔,评级标准都是通用且有效的。炼器师一共被分为二十级,每提升一级,他们就可以将证明自己身份的莲花短棒多雕刻上一片花瓣。而面前这朵20片花瓣的莲花的持有人,想必就是整个大陆上屈指可数的最顶级炼器师了。

象征身份的莲花重新聚合成短棒后,又被斯卡蕾收起进背包中:“大人,您也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像小的这么弱的人,又背叛了人族投靠魔王。偏偏这任魔王又是新上任不久,地位还未稳固。能调集那么一大支军队已经是极限了……要是被人抓走威胁,那小的不也就完蛋了吗?”

“不要叫我大人了,这声大人,我可受不起!”

“这,这不好吧……”

“没关系!”希兹拉克笑着摆了摆手,继续说道,“那你这样的身份,做个人族供奉有何不好,为何要冒大险去勾结魔族呢?”

“那,希兹拉克您也应该知道,作为炼器师,最想做的当然是打造出最棒的器具了。但不管他们的水平多高,没有足够好的原材料的话,也做不成想要的器具了。”

“哦?你这样的顶级炼器师难道还能有什么原材料拿不到吗?哪怕是要巨龙产出的属性晶石,都会有人帮你去杀吧!”

“还真的是呢。我想要一位,这个大陆上,最美丽,最有气质又强大的美少女。我想把她拘束进我精心打造的器具,把她打扮的像一件行走的绝世艺术品。可惜呢,满足这样的标准的少女实在是少得可怜呢。”

“哦?有意思!”希兹拉克饶有兴致地看着身前的能工巧匠,“所以,你就去跟魔王合作,想要抓住人类的圣女来做你的艺术品吗?”

“没错!”斯卡蕾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她的两眼似乎都能射出光来。

“可刚刚那个守卫不是说,这圣女要被押运去魔王城做魔王的性奴隶吗?你就不怕那魔王玷污了你的艺术品吗?”

“这个我已经跟魔王约定过了,他答应我只是把玩圣女而不侵犯她。这样的话也在我的接受限度之内了。”不过说话时,斯卡蕾现在依旧带着不甘的表情。对于她这样的艺术追求者,一想到日后自己的艺术品要被不懂的人动手动脚,她就有些生气。偏偏想要抓住圣女,魔王就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嗯。既然这样的话,后面你又有什么打算呢?要不要在我这边休息一段时间?”

“这个,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大人安排一处地方让我们休息一下。还有的话,圣女最好能跟我在一间房间内,也最好不要派人来打扰。”

“这自然不是问题。不过只是你们两个的话后面的旅途还是很不方便吧。我可以调遣一小支部队来押运圣女,他们会听你指挥。”

“这就不用了……如果可以的话,大人稍微派几个人暗中保护一下就够了。”看着对方脸上露出的疑惑神色,斯卡蕾只好继续解释,“押运队规模太大的话,我还是怕这件事传的太广引起麻烦。而且说实话,我的道具并不能完全压制圣女。她依旧能使用很小部分的魔力,并且她还可以冲击道具的封印。这个过程中我的精神会受到伤害,但她体内的道具也会进一步的压制她就是了。若是旅途上不能让她过得舒服一点的话,我后面也不好受了……”

“这样吗?那……”

“不好了,大人!”希兹拉克话还没说完,门就被撞开了。

“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不知道进门前要敲门吗?”有些生气的站起身,希兹拉克背后的黑翼也稍稍展开到了宽近一米多长。

“大人!那个疯女人偷袭守卫。不仅一位守卫被杀,城墙也被炸的千疮百孔的。大人,您看这事要怎么……”进来的边境守卫看到斯卡蕾后又指了指她,“大人!就是被这小不点牵着的那个女人!”

斯卡蕾脸上顿时露出了无比尴尬的神情,刚刚在交谈中不断摇晃的呆毛都直接萎了下来。自己特意嘱咐过伊琳要收敛一点,甚至刚还在想着让她途中能过的舒服一点。结果两人一分开,伊琳就开始惹事。希兹拉克嘴角更是一阵抽搐,不过他很快就平复了神情:“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回大人,今天值勤的队长准备把她绑到暗月广场上去,明早的时候鞭打示众,然后听候您的发落。”

斯卡蕾刚想说什么,但希兹拉克直接抓住了她的双臂:“走吧,去现场看看再说,我载你一程吧。”

也不管后面跟不上自己速度的边境守卫与身下斯卡蕾的尖叫,希兹拉克展开双翼,两人很快就抵达了伊琳的犯罪现场。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以及被炸的损坏的城墙,希兹拉克的眉头更是紧锁下来。

“那个,大人……如果可以的话,还请……”

“老夫知道你有你的难处,但……”希兹拉克伸手指了指旁边聚集起来的魔族群众,“这怕是不好收场了。附近的居民与士兵都看到了,要是老夫不处理的话,岂不就是包庇人类,定要威信大失的。换做其他人类被抓住,很可能都要处死了。这样,就依照守卫队长说的执行吧,然后我尽快安排你们离开这里。”

说完,希兹拉克又张开翅膀振臂一呼,四散而去的沙土与足足有3米多宽的黑翼无比体现着他的身份:“好了!偷袭的人类已经被抓住了!明天早上在暗月广场执行鞭刑,然后贬为最低等的奴隶,定要叫她永世不得超生!明天本领主会安排行刑与城墙的修复工作,大家今天都散了吧!”

“等等大人,不去暗月广场看看吗?”斯卡蕾担心伊琳,还是想去看一下的,可希兹拉克直接抓着她就往自己的城堡飞去。

“不用了,明早我们早点去就是了,应该不会有太多人围观的。说起来,你们后面的行程路线有安排吗?”

“嗯……大致有。我们打算走尼塔魔族那边,一个是离您的领地比较近,二来正好也想见识一下他们的主城,随便拿到我需要的东西。”

“嗯可以,尼塔魔族那边治安与贸易都很不错,新上任的领主也比较好说话,应该不会难为你们。正好我这边要运送一批人类奴隶到尼格斯城去,等明天行刑结束后再休息一天,你们就跟着奴隶队出发吧。逗留的时间短一些的话,这事应该会平息的快一点。”

“好的,谢谢您的安排。那今天我在哪里休息呢?”

“就在老夫的城堡里住下吧。你的那些行李等会安排人给你送过去。”

几句话的功夫,两人就已经飞回先前交谈的城堡内,斯卡蕾暗暗惊叹对方飞行速度的同时,也在想希兹拉克究竟打着什么算盘。两人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一间密室。进去瞄了一眼,斯卡蕾就看到了各种高阶的材料,虽然比不上圣女那身装备的原料,但也都不是凡品了。

“修理城墙的事情就由老夫负责了,不用你操心了……”

“那真是多谢希兹拉克大人了!嗯,这些原材料,确实还可以……等等……”头顶上的呆毛立了起来,指向房间中央的一个小盒子。斯卡蕾走上前去打开后,看着那浓郁的翠绿之色与通透的光泽的宝石。虽然这块不及击杀巨龙产出的那么优质,但也足够炼制非常棒的装备了。

“您看这颗风晶石我可以使用吗?是炼制武器,施法器具还是盔甲一类的防具呢?”贴近这块翠绿之石后,她甚至能听到微微的风吟声。

“哈哈,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那从你的角度来看的话,这颗风晶石就是这里最适合老夫的东西了吗?可是这玩意儿,哎……”

“嗯……因为这类晶石提供的能量源与转换是炼器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可塑性也是最高的。像其他方面的材料,多多少少是可以通过锻造与炼制手法来弥补的。”

“嗯。这颗风晶石是三年前老夫击杀一条实力跟我差不多的暴风虎头鲨获取的。只是苦于魔族自带的暗属性,一直不知道怎么使用。直接卖了的话,总觉得有点可惜,那次真是一场苦战啊!拿去换的话,魔族内流通的暗晶石更是少之又少,就一直放在这里做纪念了。”一想到对方直接找出了这里他最自豪但又有些鸡肋的收藏,希兹拉克更是觉得眼前这个小萝莉可以信任。他伸手拉开衣服,胸前一道狰狞的伤疤也暴露出来,“虽说现在伤疤是很好处理了,但总觉得消去的话,心里又少了些什么呢……”

“既然有把握,那就随你来锻造吧,老夫就不干涉了。这方面,还是内行懂得更多啊,哈哈。不过今天还是早些休息吧,你们赶了一天路也累了,明天还得早起呢!”

“嗯,好的!”握着手里的风晶石,斯卡蕾已经有了最初的锻造计划。打造装备她也不排斥,何况不听话的圣女大人又捅了那么大一个篓子出来呢。

……

“看啊,那就是昨天那个女人!”

“她看着似乎也没那么强啊!我昨天在那边附近,听到轰鸣声后看过去,城墙都被炸出好多打洞了呢!那城墙内部可是有结界加护的啊,随手就被她炸烂了吗?”

“我听那些边境守卫说啊,这是人类的圣女呢!领主大人都下令不要声张了,但这样人传人的话谁又管的住呢?昨天这女人被绑着的时候,几下子就打死了一个边境守卫呢!”

“那些守卫不都是百里挑一的存在吗?怎么到这里就变得那么弱了呢?不过这圣女真是好看啊,身材好不说,这身打扮也很好看!”

……

伊琳其实早就醒了,但她真恨不得昏死过去。她本来手臂就被绑在身后,白皙的锁骨在礼服的刻意设计之下统统暴露在外,在划过的蓝色丝带的衬托下变得更加诱人。不管是乳房根部的收紧设计,还是礼服的立体剪裁,都让她被衣物绷得紧紧的两团脂肪变得格外显眼。昨晚施法攻击后她就被衣服折磨到了极限,吊着一口气没有昏过去。期间先被自己的内衣塞住了嘴,眼睛也被蒙上。一阵摇摇晃晃的感觉后,她隐约记得自己被扛到别的地方去了,之后就昏过去了。

醒来后她发现自己似乎被垂直着固定在类似十字架的东西上。一道又一道绳子把她固定在背后的柱子上。更令她气恼的是,她双腿前方居然没有那层薄纱的感觉。一道又一道绳子把她被半透明白丝袜包裹的美腿绑的不能分开丝毫。后面有舒适的裙摆稍做缓冲倒还好,前面的绳子就如同蟒蛇卷住猎物那般捆着她只有一层薄丝袜作为缓冲的腿,死死的嵌入肌肤之中。迷糊感觉之下,整个腿部居然被捆进了有8道绳子。本就被紧绷的乳房还特意被加了好几条绳子,从上下一起再次勒住她饱满的胸脯,令她又是把昨天猥亵她的人在心里骂了一遍。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她的脚并不用踩在地上,不然已经被高跟鞋折磨了一整天的脚趾肯定无法支持长时间的站立。

自从醒来后,伊琳就隐约能听到人在议论她。眼睛被蒙住的她看不见附近的情况,嘴里塞的内衣在口水一夜的浸泡下更是涨的她非常想用舌头将其顶出来。可在缠绕两圈绑在嘴后的布条的固定下,乱动舌头只会让她更清楚的品尝到内裤上自己的体香味。拜他们所赐,伊琳才知道自己前面的裙摆直接被撩起来绑到后面去了。

“看这女人底下,那是什么?铁质的内裤吗?”

“傻子,那叫贞操带!给她锁上后,没有钥匙是解不开的。再往里面塞点跳蛋或者震动棒啥的给她开起来,可刺激了!”

“呀,你小子懂得真多啊!”

“那可是呢!你看她大腿上那两个铐环,跟贞操带露出的阴蒂是接在一起的呢。她走路的时候,大腿就会拉扯锁链刺激到阴蒂,可能走着走着就高潮了。不过这设计的人也是厉害啊。魔王有这么一个性奴隶真是有福想了呢!”

“你看你看,那上面还别着一些小管子呢,里面装的,说不定还是春药什么的呢!”

“妈的一想到这婊子把城墙炸了,咱又得赶工修城墙就来气。等会不看她好好被打一顿可不行!”

“就是就是!”

【可恶,这些混账东西还要提前打我!要不是本小姐被这身衣服困住了,定要把你们全都吸的干尸都不剩!】

被议论的伊琳更是气的涨红了脸,可在围观人群看来,她却是脸红了。

“这女的还脸红了,说不定下体有小玩具正在工作?”

“你看她那副样子,底下都湿的不像样了吧,说不定还满享受的呢。”

“想不到啊,人类的圣女居然是个闷骚,说不定都想被狠狠侵犯,这才要整一个贞操带来限制她呢。”

仅仅是听着声音,伊琳都能想象出旁观的魔族能用什么下流眼光看着她的绝色身姿。但一想到攻击就会遭来昨天那样的惩罚,她只好一动不动地在柱子上接受围观人群地数落。在众人的围观下,她总觉得身体上泛起一种痒痒的感觉。可扭动了两下身体后,浑身都传来不适,那些把她跟背后柱子捆在一起的绳子下的肌肤更是苦不堪言。轻微的扭动都会让绳子刺激到已经被勒出印子的肌肤,带来交织的疼痛与酥麻。

“可恶,还得老子要加班!去死吧!”

围观人群中有人掏出一个鸡蛋就对着伊琳砸了过去。就在碰到衣服的那一刻,鸡蛋却往相反的方向飞去,无比精准地命中了丢鸡蛋的人。又有些魔族掏出了类似的东西丢了过去,全被礼服弹开了。听到这帮废物吃瘪,伊琳更是用被塞得鼓鼓的小嘴面前摆出一道微笑。

“她还在笑!”

“喂!边上那个大哥,现在领主也没来,干脆拿棍子使劲给她来两下,替咱们苦力出口气也好啊!”

“大哥您别站着了,赶紧给这贱女人来两下啊!”

被说的烦的守卫无奈之下,只好抄起一根棍子走了过去。想了想是这女人炸的城墙,他也卯足劲对着伊琳的小腹打了上去。结果伊琳还是一点事都没有,棍子却折断飞了出去。

【这裙子这功能倒是厉害啊!明明是个顶级防具,可为啥偏偏用来捆我了,哎……不过,现在这群渣子有能把我怎么样呢?哼!】

……

等希兹拉克来到暗月广场后,看着聚集的人数也是有些意外。魔族们看到领主来后,仍然是吵吵嚷嚷的。

“领主大人,这个人类还在嘲笑我们啊!”

“是啊,您可得主持公道啊!我们又要加班修城墙!”

“她还杀了我们的卫兵,要处死她才行!”

“对,处死她,处死她,处死她!”

……

“好了,肃静!”作为一城之主,希兹拉克还是压得住场了。看着魔族群众似乎比想象中还要愤怒,他也只好执行这场鞭刑。从旁边抓起一条粗鞭子后,他再次说道:“昨天,这个人类女子在边境大打出手,索性是被抓住了。看到大家如此愤怒。老夫也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但对于这样十恶不赦的人,死亡,是一种解脱!”

“所以老夫决定,今天抽她一百鞭示众,然后送到尼塔魔族作为生产乳汁的奴隶,令她永世不得好过!”

“好!”

“好!”

“好!”

听着底下的家伙们都欢呼起来,希兹拉克与远处的斯卡蕾都送了一口气。伊琳则是听的一脸懵逼。想到有着这身衣服防护,一百鞭应该也没多大的事。只是后面送去做奴隶的部分,似乎有些糟糕。

【听到了吗?不要着急。老夫是这里的领主,希兹拉克。】

听到脑海里响起的声音,伊琳也很是意外,但对方既然给她传话,就证明斯卡蕾那边做的不错,她也更是松了一口气。

【老夫在用秘术给你传话。等会老夫会控制鞭子的力度,你在被抽后尽量装一下,知道吗?】

【看来这领主已经被斯卡蕾收买了啊,加上这裙子,今天这也就是走个过场啊,问题不大。】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后,伊琳也稍微点了点头示意。

希兹拉克高高举起鞭子,带着一阵劲风的鞭子对着伊琳就抽了上去。只是在鞭子快接触到伊琳之前,他用巧妙的腕劲化解了一部分的力道,使得鞭子在抽打到伊琳身上时,就跟平时人们进行sm游戏时鞭子的力道相差无几。

第一鞭抽到了伊琳的腰上。在希兹拉克的控制下与束腰的防护下,这一鞭子实在没带给她多少痛楚。不过她还是扭动着身体,装出很疼的样子。

“一!”群众也开始给希兹拉克计数。

正如伊琳想的那样,双重保护之下,这场鞭刑也只是一场戏。想着想着,她突然觉得包裹着身体的丝袜与长手套上似乎泛起一股麻麻的感觉。这时,希兹拉克的 第二鞭也到了。

“唔呜!”

鞭子落到腿上只是泛起了轻微的疼痛。但不知怎么的,伊琳却觉得有一股非常集中的力道直接鞭笞在了自己因为赶路被摧残了大半天的阴蒂上。疼的她真的扭起了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抽在腿上啊!】

“三!”

“呜咕呜!”

第三鞭直接抽在了伊琳紧绷的酥胸上。鞭子落下时,一股电流也从胸罩炸开,电的伊琳更是头猛地往上一抬,还撞到了后面的柱子。

“啪!”

第四遍落到贞操带上后,也有同样的电流从贞操带中传开。电流带来的渗透式痛楚又让伊琳不断地想扭动身体缓解痛苦。这不扭还好,一扭,被紧紧捆了一晚上的身体更是被紧勒进肉的绳子再度刺激着。

“五!”

乳房再次被电击,伊琳都觉得自己身体已经反弓起来,可又被绳索压回了背后的柱子上。本来很多地方勒了一夜后变得有些麻木。可在电流的刺激下,血液与感知重新回归后带来的麻痒感更是折磨着她。

看着身着华丽礼服的少女被揭开正面裙摆,露出下面羞耻的贞操带与大腿环不说,还被绑的动弹不得的情况下死死挣扎,晃的整根柱子都有些作响,人群更是大声欢呼起来。

【奇怪啊,她这身衣服连攻击都能防护,再加上老夫已经减轻了很多力道了,她怎么能晃的那么厉害呢?这演的也太过了吧?

算了,应该没事,管他呢!老夫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她心理应该也明白。】

虽然礼服裙上的缎带也算是遮盖了上身不少的肌肤,但伊琳的牛奶般丝滑香肩还是裸露出来了。看着她夸张的挣扎幅度,希兹拉克更是不敢把鞭子往那边抽。

“啪!啪!啪!啪!啪!”

一连五鞭,全都被希兹拉克甩到了伊琳身体侧边。本来这个位置的鞭笞是起不到多少效果的。可伊琳却发现力度被感知后,震动棒产生的微弱电弧抽在了自己最为娇嫩的小穴内壁上。一连五下以不同的方向带给她无法忍受的痛楚。小穴内部被抽不知所措的她只好尝试夹紧来缓解刺激,可发力后又触动到了刚刚被电弧折磨的嫩肉,疼的她眼泪都滑落下来,沾湿了蒙眼布。

【痛死了啊,为什么能抽在那里啊!

我体内的东西究竟还有多少功能啊!明明那些地方根本就抽不到的!

完蛋了,这才10下,还有整整九十下,九十下啊!

身体被抽后,居然变得更热了!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真的像他们说的一样,是个淫荡的女人吗?明明之前什么都没有做过啊!】

哪怕鞭子没有落下,伊琳依旧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想要暗示这个在她看来,已经被斯卡蕾收买了的领主。

【这女的不会是个骚货吧,老夫就抽了几下,能扭成这个样子?

算了不管她了,早点抽完让她滚蛋。老夫还要安排修理城墙呢。

也不知道另一个小丫头能给老夫带来什么惊喜。】

“啪!”

“嗯呜呜!”

“啪!”

“咕呼!”

“啪!”

“咕!咕呜……”

……

抽到第三十鞭的时候,伊琳已经觉得撑不住了。落在诸如束腰,胸罩或者贞操带的鞭子就会激起对应对应的电击。而落在其他部位的鞭子都会随机对少女娇弱的三颗小豆豆或是乳房小穴内壁进行一次模拟。身体魔力被大幅封印,捆在束具里走了大半天的路后,伊琳的身体本来就很累了。入境的时候因为被猥亵的反击又触发了把她捆成极限驷马姿势的惩罚。丝毫没有休息后,她就被捆在柱子上过了夜。

要说令伊琳生不如死的是被道具加持后的鞭刑吗?并不是。

让她真正疯狂的是被绑在柱子上,在众魔族注视,呐喊乃至意淫之下带来的巨大屈辱感。作为人类史上最强的圣女,她与死亡擦肩的次数并不少。二十年前的搏斗中身体被彻底轰碎带来的剧痛根本就不是这几鞭子能比的。而被拘束到手无缚鸡之力,单方面的接受侮辱性质般的抽打,她还真的是第一次。围观的魔族每大声地喊出鞭打地次数后,她就觉得有一记重锤砸在了她的大脑上。

一鞭又一鞭,看似落在身上,其实都是对伊琳高傲灵魂的鞭笞。少女屈辱的泪水已经浸湿了她连衣裙上取下的蒙眼布。本就一夜没有喝水的她,又被带着自己体香的内裤堵了一夜的嘴。内裤在充分吸收唾液后涨大,把她的小嘴撑的更慢的同时,也让她渴望水的滋润。在鞭打后不断呻吟之下,口腔内的干渴更是不断放大着。被名为羞耻心的浪潮淹没后,她甚至都忘了自己还能调动些许魔力,只希望残酷的鞭刑能快点结束。

“九十八!”

“九十九!”

“大人威武,抽死这个婊子!”

“嘿嘿,听说这就是人类的圣女啊,也就跟个小姑娘差不多啊!”

“等她贬为奴隶后,可得想办法找她玩一玩!”

“好啊,带上我,咱们一起!圣女的小穴说不定可紧了呢。”

【不要,不要再抽了,已经,不行了,快放了我,放了我啊……

明明很痛,但为什么,总觉得有些舒服。是错觉吗……

可身体都热到不行了啊,怎么会……】

“啪!”

抽出第一百鞭时,希兹拉克都有一种装完了的解脱感。看似随意落在少女丝袜美腿上的鞭子,却给她已经饱受摧残的小穴带来了最后的致命一次。被震动棒插了一整天的小穴无可避免地被润湿着,每次的抽击更是会搅动些许地淫水,而电流的刺激下,身体又变得更加敏感。无知清纯的少女在她眼中的垃圾的围观下,早就被羞耻感冲昏了头脑。伴随着一次又一次地折磨,她的精神防线逐步被击溃,竟真的以为自己就是众魔口中说的淫荡女人。最后一鞭下去,已经哭红眼睛的少女被送上了第一次被围观之下的高潮。她的身体在柱子与绳子的拘束下疯狂又痛苦的抽搐着,带的各处的锁链都是哗哗的响。

可怜的圣女高潮耷拉着脑袋昏死过去后,完全被润湿的蒙眼布也慢慢滑落。露出的刀雕玉琢般的完美五官配上哭的红肿的紧闭眼框与泪水留下的晶莹痕迹,也给在场所有魔族留下了一份凄惨的另类美丽。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