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人类与魔族边境的林地里,一位体型娇小的紫发少女正在寻找着什么。而另一位少女的容貌与装扮更是华丽的无可言喻。身上剪裁合身的无袖修身裙装并没能掩盖她前凸后翘的诱人身姿。内部完美贴合的贞操胸罩更是把她的水滴形丰乳勒的肿胀。脖子上的白金项圈垂下的精致锁链划过她白皙的锁骨钻入了少女最为诱人的一道沟壑之中。哪怕能在外用手弹一弹被紧绷的两团邪恶,都能满足众多绅士的愿望了。

长裙作为一种礼服性质的华丽服装,本应该是颇为保守的服装。可少女身上这件却在营造雍容华贵的气质的同时,又展现出了女性的诱惑力。繁复堆叠的裙摆都集中在脚两侧与身后,并不会影响人透过面前几乎透明的白纱来欣赏里面被白色丝袜与足足有16cm鞋跟的水晶高跟鞋。底下透过白纱隐隐能看见的纤细脚链也暗示着少女有些窘迫的处境。除此之外,两条淡蓝色的缎带横跨在她修长的身体上几经盘旋与穿过她手肘并在腰后绽放开来的巨大蝴蝶结,少女心,贵族气质与性感这三样本来相去甚远的元素都在这位有着倾国倾城容颜的少女身上完美的表达出来了。设计出这套礼服的人,绝对是下足了心思。

这位少女还有一个更为响亮的名号,前代同时也是人类史上最强的圣女,伊琳·凯洛蒂。只是从她与身上的漂亮服装不相称的表情来看,她似乎并不开心。

“这鞋子怎么这么烦人啊!”费力的把陷入泥土的鞋跟拔出,伊琳又咒骂起来。在全身的魔力都被极大限制的情况下,仅仅是站在这里,她都觉得有些吃力。至于泥土会不会弄砸衣服什么的,她早就不在意了。脖子上的项圈限制了她头部的活动范围,长裙内的束腰与把她双手死死固定住的“装饰”用魔剑也不允许她的上身做出任何影响自身仪态的动作,不想活动的她只能站在原地,像优雅的金丝雀女士一般等待着。

“斯卡蕾,你弄好了没有啊?!”

“快,快了,大人……”

“哼!找个推车都要找这么久吗!”平日里颇为强势的她,现在只能等着旁边弱不禁风的少女寻找能够载着她前进的马车。伊琳气的又是一脚踩了下去,但陷入的鞋跟又在提醒她要做一个文静的淑女。

转了一大圈后,斯卡蕾终于带着一个小推车回来了。

“大人,小的找了一圈,能用的推车里面,这个已经是最大的了。”

“哈?魔族在这边埋伏了这么多人马,你告诉我就只有这么一辆能用的小推车?”

背着背包的斯卡蕾把自己的行李都搬上去后,也无奈地回答道:“大人您不知道,魔族用的马匹也是被强化过的,但随着前面您出手的时候,沾染了黑暗气息的的拉车马匹也全部被您一起杀了……对了,您刚刚脱在地上的衣服,小的也一起带着吧。”斯卡蕾还特地捡起了前面伊琳脱下的衣服,甚至凑过去闻了闻。

“这……”到嘴边的责问之词最后还是被伊琳吞进了肚子里,“那好吧,就是你这些行李,都是必要的吗?”

“是的……这个大箱子其实是炼器用的,您看……”斯卡蕾掏出一只金属小棒插进箱子上方的机关后,机括转动的声音不停响起,箱子外边也浮现出一道道的蓝色纹路。

“好了,不用展示给我看了。”自己这都吃瘪被锁进人家制造的拘束套装无法脱离了,伊琳也端正了对这位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女。

“算了,没有马车就走吧,提前适应也没什么不好……啊唔……”

刚抬起脚走出一步,伊琳就感觉到鞋子里弹出了一些小钢珠。虽然作为圣女她的身体素质已经远超常人,但因为经常飞行的缘故,脚趾这种本就无关紧要的部位更是变得娇嫩。踩在这双高跟鞋里已经够辛苦得了,现在唯一能放平并支撑身体的脚趾都要被这些恶趣味的小珠子折磨,令她本就糟糕的心情更是畅快不起来。

“斯卡蕾!你为什么要在鞋子里整这些东西啊!”

“大人,因为这个,毕竟还是设计给性奴隶穿的……如果穿戴者没有在主人的陪伴下自己移动,就会触发这样的惩罚……”

“那怎么才算有主人陪伴呢?”

“只要这样……”斯卡蕾一招手后,有一条锁链从伊琳脖子上的项圈上延伸出来,“只要小的牵着您走的话,这些珠子就不会弹出来了……但您这样的实力,应该也不用吧?”谁还不想牵着大小姐般的美人走呢,更不用说斯卡蕾这样痴迷于女性拘束与调教艺术的人了。她实在是话说到一半,看到对方板下来阴沉的在滴水一般的清冷脸庞,才改了口。

“真是恶趣味!算了,我还是自己忍忍吧。”

在伊琳的默许后,斯卡蕾还是把链子缠绕在了手推车上。

“嗯,嗯啊……啊,好刺激……”

走了几步后,伊琳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走路的难度有多大。高跟鞋就不说了,虽然还不太习惯,但长期的飞行还是锻炼了她的平衡感,也不至于摔倒。可小穴内的震动棒就不好说了。为了避免震动棒的刺激,她尝试了尽可能分开脚,走鸭子步一样的姿势。这样小穴内的刺激虽然减轻了,但被30厘米脚链限制的步幅根本走不快不说,大腿环上的锁链还牵扯着她的阴蒂。每次拉扯到锁链后,阴蒂后会被吮吸几下。受到刺激而充血的阴蒂挺立后又带给她更多的刺激。

两人走了五十多米后,伊琳就坚持不住了:“停,停一下哈……再走,下去,要,要去了……该死的贞操带,偏偏给我在那里露出来了……”

“哦,好,那我们休息一下好了。大人您想坐下来休息一下吗?”斯卡蕾连忙把炼器用的大箱子搬下了手推车,方便伊琳坐上去休息一下。

“这还差不多,停一下再走吧……啊!为什么动,动起了了啊啊,哈啊啊啊……你!又干了,什么!”

伊琳尝试坐下,才发现身后的魔剑实在是碍事。平时走着走着延伸到屁股以下的剑尖经常蹭到屁股就算了,现在都没法直接坐下。无奈之下她只好调整身姿,让半个屁股坐到了箱子的角落上,好让剑尖悬在空中。可屁股一坐到箱子上后,被压得更加深入的震动棒立马就开始了工作,猝不及防的伊琳立马就跳了起来,但尚未完全熟悉脚链的她又被一绊。为了维持平衡,她下意识地就调用起了能用的光元素。这不动倒还好,体内其他的小玩具检测到奴隶试图使用魔力,二话不说就开始了工作。

“可恶,又开始吸了,受,受不了了啊哇啊啊啊!”

在地上像毛毛虫一样扭动的圣女还是没能战胜体内邪恶的震动棒与拉珠。只是单纯的震动多加适应的话还是可以忍受的。可这支震动棒好死不死的上面有一层吸盘。先前的步行过程中,在与震动棒有意无意的摩擦与阴蒂受到的不断刺激之下,她的小穴早就泛滥成灾了。完全润湿而变得敏感的小穴更是无法抵抗越来越强的酥麻快感。

“欸嘿嘿……太棒了,圣女大人挣扎的样子太诱人了……”

“混蛋!你也给我一起……”

用色迷迷眼神饶有兴致地看着伊琳在地上摆动着被束缚成大半个人棍的斯卡蕾也抱着头倒在了地上,开始了同样的挣扎。想着反正都要被折磨到高潮了,伊琳更是引动禁制,带着身后还在看戏的斯卡蕾一阵头疼。引动禁制后的她更是受到了更严厉的惩罚。但作为乱用魔法的惩罚,乳房,膀胱与子宫内深入的光晶石在发热后同样开始了震动。浑身燥热的她伴随着一声不情愿地娇喘,还是被送上了高潮。

“哈,哈……说,你这小不点,是不是很喜欢看我被责难的样子!”

“那个,没有的事啊大人,小的哪里敢啊!”

“给我说实话!不然哪怕再被这些该死的东西弄上高潮,我也要让你不好过!”

“是,是……喜欢看,大人的娇躯再长裙的包括下扭动的样子,好看极了……”

“所以说,刚刚是你存心折腾我?让我坐上去,又去开我体内的震动棒,是吧,好家伙!”总算是从高潮中慢慢回过神来,伊琳还是先问出了她更关心的问题。

“这……小的忘了。魔王要求的奴隶是不可以以正常的姿势坐在地上的,不然震动棒就会开始工作……对,对不起!”

“那我连坐都不能坐了?”听到连坐下休息的权力都被剥夺,伊琳更是气的发晕,下意识就想动手打人。还好她反应的快,不然又会被这些东西弄上一次高潮。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禁制也不能用太多次。还是看看以后能不能适应这些玩具吧。但就靠十分之一的光系魔法,想击败魔王还是困难了些。】

“其实,也不是不能坐下的……就是只能以大小腿折叠锁在一起后,微微向外展开的鸭子坐姿势休息。啊对!还有,虽然这套衣服本身不会被弄脏,但在凌晨的时候会进行一次结算。根据上面自净魔法发动的次数,对您进行惩罚……”伊琳布满红晕的生气俏脸在旁人看来是可爱极了,可在斯卡蕾眼里却是一头在蕴育震天咆哮的母狮子,“所以,想在外休息的话,恐怕晚上您就少不了折腾了。”

“那你,赶紧给我解开啊,把震动棒拿出来不就好了吗?”

“这……”斯卡蕾摸着脑袋想了想,最后还是鼓足勇气开口了,“大人,恕小的拒绝!您还是忍忍吧,若我给您解开,怕不是您到时候又要拿我问罪,那我又找谁说去……”

“那,那好吧……赶紧出发,到时候再休息吧。”

再多的不情愿与愤怒,最后还是被伊琳咽下肚子。若是她动手攻击,就算杀了斯卡蕾,自己也要被丢在这里很久。偏偏前面自己还给已经回去的梅忻一行人不要声张的命令。若是她被晾在这里,先来找到的肯定也是魔族了。权衡利弊之下,她还是决定在慢慢适应身上各种过分束具的同时,寻找再次诱骗斯卡蕾给她脱缚的计划。至于那个禁制,冷静下来的她也决定不要随便动用,真给人家发现她无法脱缚只能用那个禁制的话,可就不妙了。一想还是自己要求穿的这套拘束套装,她心理又是一阵变扭。自己把自己玩死的感觉,怎么都不好受。

“还有,你,你牵着链子吧……”

“啊?大人,您不是说……”

“我说了,牵着我走,快点!”伊琳只觉得自己脸都要烧成灰了。要求一个陌生的少女把自己像宠物一样牵着走,对于情窦初开的她还是太羞耻了。可贞操带内的震动棒已经不允许她坐下了,一直站在那些小珠子上只怕脚会受不了。为了让自己舒服一点,她只好放弃一些相对不重要的尊严了。只是无法脱缚的处境下,想必以后还有更多的羞耻事件等待着她。

与伊琳的娇羞不同,斯卡蕾那是高兴地嘴角疯狂上扬,随即就解开了缠绕在手推车后面的链子。她一手推着车,另一手也牵着锁链,拉着身后的圣女上路了。

走着走着,伊琳也稍微习惯了点,加上没了那些折腾她脚趾的小珠子后,速度也快了不少。不过看着斯卡蕾并没有直接往边境走后,她也问了起来:“旁边不就是魔族边境吗?为什么不直接入境,而在这里绕路呢?”

自己堂堂一个一米七的英气少女,穿上高跟鞋后都已经比面前的小萝莉高一整个头了,却还要被这小不点牵着走。脚链,连接着阴蒂扣环的大腿环与高跟鞋又实在是太限制行动了,即使斯卡蕾推着车也比伊琳走的快。经常跟不上的伊琳还得把被绷成铁板一块的上身都微微低下,这样的姿态更是让她觉得憋屈。一想到刚刚对方拿起锁链的那副开心样,她还补了一句:“你该不会是喜欢牵着我走,想多折腾我一会吧,嗯?”

“啊这,虽然的确很喜欢……但这里差不多是奥古魔族与黑翼魔族交接的地方。您刚刚说的对面,就是奥古魔族了。我们这是往黑翼魔族那边前进。”

“哦?那为什么不走近路呢?”

“这个的话,奥古魔族的领主比较难说话,他的政治手段更加强硬,本来奥古魔族也更加好斗好色,治安也比较混乱。若是小的就这么带您过去,哪怕打着魔王的名号,也可能被他们扣下来。到时候您可有的是罪受了……比如在大街上直接撩开您的裙子提枪就干,或是把您固定在木枷上轮流享用之类的……”

“停,不要再说了!就依你吧!”

合理的解释让伊琳的脸色有所缓和。先前她在战场上虽然也跟很多魔族有些交锋,但与魔族的战斗中,人类整体还是出于守势的。对于魔族内部的政治与派系划分,还是斯卡蕾更熟悉一些。多了解一些这样的知识,对她后面的刺杀计划也更有利。

“那黑翼魔族呢?先前带队被我秒杀的那家伙,就是黑翼魔族所属吧!”

“是的。黑翼魔族整体没有奥古魔族那么好斗,黑翼城内治安也好得多,在法律的约束下一般不会有太出格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是,奥古魔族内的人类性奴隶都被调教的很惨,经常能有人类女性被固定在光天化日之下,受到他们不断地侵犯……但黑翼魔族的话,他们在性爱这方便跟人类更接近。不过看到您这样的美女,还是免不了动手动脚什么的,也希望大人到时候能稍微克制一下,不然小的这摊子是真的不好受啊。”

“尽量吧,我尽量忍就是了……那过了黑翼魔族的话,你有想好怎么安排吗?”一边跟着,伊琳也不断跟斯卡蕾交谈。似乎这样能稍微缓解一下体内的燥热。身体敏感部位都被包裹,下体更是被填的满满的情况下,哪怕真的站着不动性欲也缓解不了太多,还不如找人说说话。

“大概有计划吧。接触后领主一般来说,会提供一只押送队吧。但您想潜入的话,这方面小的就尽量试试能不能推辞掉了。”

“嗯,可以。队伍太张扬的话也不好,特别是传到人类那边可能会引起军心大乱。我才吩咐过梅忻他们不要声张,给蒙在鼓里的人听到就不好办了。”

“是的,后面的路线上,也尽量选择比较好说话的跟有这方面兴趣的领主吧。”

“这方面兴趣?什么兴趣?”

“就是……拘束与调教这块的吧。大人您,您先别急着生气!您想啊,这些拘束又不能妨碍您什么,那不是都无所谓吗?至于调教什么的,您身上的贞操带与这条礼服裙又何尝不是一种保护呢?总比被那些兽人哥布林扒光衣服压在身下啪好吧。”别看斯卡蕾现在脸上还挂着一副谄媚的笑容,但冷汗早就把她后背浸湿了。

“这么说也是……但总觉得你小子也有私心吧,说不定还想找那些人探讨一下怎么玩我呢。”机敏的伊琳还是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不过想了想,真的要被那些低等魔族玷污自己的身体的话,那可就糟糕了。只是身上这些道具的话,她的抵触情绪也稍微小了点。况且,就算魔族直接想干她,身下的贞操带也隔绝了插入的可能。

“不过你小子,明明也不是魔族,知道的还真是多啊,路线居然都计划好了。”

斯卡蕾哈哈一笑:“大人,我可以当作您在夸我吗?毕竟小的也是跟魔王接触过好几次的人了,知道的多一点总没有坏处吧。要是把您带到那些龌龊又低俗的魔族那边引起麻烦,对刺杀魔王,毁掉魔族传承之柱的计划也不好吧。”

“哼,算你聪明,可以了吧!”

【这小子,偶尔还挺可爱的嘛。不过她要是太机灵的话,后面万一被她发现我真的挣脱不了束缚就麻烦了。看来自己也得多克制一下,在不引动惩罚的情况下多适应适应这些衣服与道具,再看看能不能骗她给我解开……】

……

从早上伊琳出手秒杀魔族军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大半天。两人终于是在日落西山前到达了黑翼魔族的领地前。

“大人,等会就要进去了,还请您稍微克制一下……还有等会理由的话,小的觉得如实禀报,就说您太自信被我骗进这身拘束服里了可以吗?”

【虽然事实就是这么尴尬……】“这样是不是太扯淡了呢?魔族大军那么多人,就你跟我回来了,你还几乎没有战斗力,是个人都会觉得有问题吧!”

 

“嗯……那小的就编一个您跟魔族军队大战,最后耗尽魔力被我捡了个便宜的解释吗?”

“这听起来好俗套啊……但好像也没有更好的解释了。”一想自己真的是太过自信,现在被锁在这身道具里无法逃出,伊琳就觉得这个没那么尴尬的解释好多了,“说起来,你我都是人类。要是那些魔族直接动手把我们都抓起来那该怎么办?”

“没事的。他们会把我们当成奴隶贩子的,大人还是放心,就是等会大人还请克制啊!”

【看来现在边境真是不太行,奴隶贩子都多到这个地步了,等到时候给我一并整治!】

一手推车,一手牵着锁链,斯卡蕾就带着伊琳走了过去。很快就被背生黑翼,手握长枪的边境守卫拦下来了。

“两个人类?站住,干什么的……你这是,奴隶贩子吗?”人类奴隶交易在黑翼魔族的领地内是挺常见的,由于他们的性爱理念并不像奥古魔族那样把人类调教成肉便器锁在外面以便大家轮流享用那么糟糕,对于奴隶的需求量也大得多。守卫见多了也不会觉得什么。只是后面这位少女的衣着实在太华丽了。虽然项圈与锁链或多或少说明了一些事情,可奴隶一般都会穿的比较裸露。一般只有黑色皮质的内衣与高跟鞋,再加上手铐脚镣的束缚。像这样被礼服般及地长裙包裹的奴隶,那还真是少见。

“也不算奴隶贩子吧,我有事找这里的领主,能帮我通报一下吗?这是人类的圣女。”

“圣女?这是人类的圣女吗?虽说是长得挺不错的。可她为什么会被你带来这里吗?”守卫还是觉得很奇怪,他伸手一招,又有几位守卫赶了过来,围住了伊琳二人。

【唔,没有直接动手就行,就怕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就抓起来了。按我现在的实力,消耗我战很容易就被他们抓住了。】

想到这里,被团团围住的伊琳反而松了一口气。她紧咬着嘴唇,装出一副气愤而又有些害怕的样子,还无助地晃了晃已经被拘束成铁板一块的上半身,配合斯卡蕾的说辞。

“我是魔王的亲信,与魔王合作,按照他的要求制作出了能够抑制人类圣女的的拘束服。魔王集结了军队配合人族叛徒提供的情报,围攻了圣女所在的小分队。”

“啊,这我知道。前段时间还集结了那么多人,玛诺斯将军带领的……奇怪,那怎么就你们俩回来了,圣女都抓到了的话,其他人都干啥去了?”

“玛诺斯将军,已经死了……”

“什么?”

“这怎么可能,单论实力的话,我们黑翼城的领主大人都打不过玛诺斯大人的!”

“他都死了的话,你又是怎么把她抓过来的呢?”

周围的守卫都直接把长枪对准了伊琳,还有一位已经离开去报信了。

“魔族埋伏的军队围攻了她很久,疯狂的消耗着她的魔力。怎奈这个女人实在太强。到最后玛诺斯大人拼尽全力上前自爆,才把她炸到重伤昏迷。小的因为是运送拘束道具的跟在最后面,躲开了玛诺斯大人的自爆幸存下来……随后乘着这女人昏迷的时候,小的把她捆住了。可一路上她还是一直反抗。特别是这些拘束道具都直接绑定了我的精神,她冲击道具限制的时候我也要被反噬,实在是太不好受了……!”

“自,自爆?”

“可我记得他们伏击的地点离这边不太远啊,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而且,人类的圣女,的确很强。二十年前那个,跟深雷大人打了三天三夜呢!”旁边有个守卫还用枪柄顶了顶伊琳的背后,弄得她又踏着高跟鞋往前踩了两步,带出两声清脆的“哒,哒”声。

“你跟我说,这打扮的像个弱不禁风的大小姐一样,低头认错的家伙,是人类的圣女?”

“那个,玛诺斯大人自爆的时候,用特殊的结界控制自爆能量没有太扩散,这才能重伤这个女人……”这些边境守卫的问题着实让斯卡蕾费了一番脑筋,“不信,你们派个人去看啊,看能不能找到其他活下来的!”

说着说着,离开报信的守卫已经回来了,身边跟着一位相貌稍显老成的黑翼魔族。相比其他守卫,他的翅膀也更加宏伟,手上长枪尖处还有黑焰在燃烧。打量了一下伊琳后这位也说话了:“嗯……二十年前与深雷大人交战的那位人类圣女,跟她有点像。”

“队长,您来了!”

“啊对,因为人类的圣女都要经历传承的灌注,所以每届圣女相貌上应该都差不太多……”听到对方的话,斯卡蕾更是高兴了点。

“你跟我走一趟吧,那么多军队,加上玛诺斯大人这就没了,怎么也说不通吧!我带你去见领主大人。至于她的话,先呆在这里吧。”

“啊?这……”

“怎么?有问题嘛?”

“没,我去跟领主大人解释吧……”斯卡蕾赶忙对伊琳使了个眼色,然后就被刚来的队长抱住飞走了。

“好了,别站在这了!真是人类圣女也好,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也好,都到这里了也该老实点了!进去吧!”旁边的守卫一把抓住被斯卡蕾放下的锁链,就把伊琳往边上拉。

“呃啊啊啊,好痛!干什么!”在锁链被拉直的一瞬间,伊琳只觉得自己乳房被贞操胸罩里的触手狠狠地拉扯了一把,带给她的剧痛伴随着项圈上的一股巨力,直接让她没能站稳,被锁在高跟鞋内的双腿凌乱地踩出几步,才站稳身形。更讨厌的是,牵着锁链的人换了后,那些恼人的小珠子又全都弹了出来。

“喂!看什么看啊,你这又是什么表情?”

“你还别说,这个妞还真的可以的。脸上那高傲的神色,至少也得是个贵族小姐吧。能把这种人物按在身下插,肯定很带感!”

“是啊,看这身打扮就知道,比那些奴隶贩子抓过来的骚货有意思多了。手里还捏着一把剑呢!”

“得了吧,真给整坏了,咱们估计可赔不起!”

“你看那胸,给衣服撑的满满的,真想捏一把!”

“可恶!你们不要太过分了,换做平时一招就把你们杀光了!”斯卡蕾被带走后,伊琳也难免被这些魔族守卫动手动脚的。前所未有的被男性围观并议论自己美丽的身体,甚至还被人拽着脖子走的屈辱体验都让她想要发作。但想到动手就会被体内的玩具折腾的更加狼狈与斯卡蕾的提醒,她只好极力克制着,就口头上发泄了一下。

前方领头的守卫对她的拖沓很是不满意,又狠狠地拽起了锁链,疼的伊琳又是一阵梨花带雨的。

“走快点啊,一个奴隶,还神气个啥!要我教教你怎么做好自己的身份吗?”

“这哪里走的快啊!”伊琳甚至觉得自己腿还不如被直接绑死,被守卫扛着也比这样每一步都会刺激到可怜阴蒂的步行好受。

“走啊!”不懂怜香惜玉的守卫又是大力一扯,剧痛之下伊琳脚下一个踉跄,高跟鞋落地的时候又不幸地踩中了一小块石头,被绊了一跤不说,身体倒下地同时还狠狠地拉扯了一把乳头。剧痛中也交织着快感,让她的脸色有些潮红。

“哟,还摔倒了啊!怎么,赶紧起来啊!”

先前伊琳摔倒都是被斯卡蕾直接扶起来的,现在她才感受到上身完全无法活动,双脚都无法分开之下是多么不方便。平时哪怕不用魔力随随便便就能完成的动作,现在怎么都起不来。几经尝试,身体就是起不来。

“哎哟,我们的大小姐站都站不起来了呀!”

“怎么,大小姐,要扶你一把吗?”

“哈哈哈哈……”

“该死的,谁要你扶了!”意识到被拘束的身体想一下子起身实在太难,伊琳只好先跪坐起来,巨大的屈辱感又用上心头。

“嗨呀!大小姐在给我们下跪呢!”

被守卫再次激怒的伊琳也不管那么多了,忍着脚趾被挤压的剧痛身体向后发力就想站起来。可踩在足足有16厘米的细鞋跟上,用力过度的她一下子没站稳又后脑勺着地摔到了。

“真是笨人!就这还什么圣女呢,我看就是哪家傻白甜的废物大小姐被骗走了吧!”等的不耐烦的守卫直接用力提起锁链,一下子把伊琳整个人都拉了起来。脖子上项圈的受力被完全模拟到了娇弱的乳头上,直接疼的伊琳大声呻吟了一下。

“这都能叫起来,看着很清纯,说不准是个骚货,想要被我的大肉棒插进去呢,是不是啊我们的大小姐?嗯?”就连伊琳也是才知道项圈还有这种功能,守卫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他下意识地就觉得对方是个淫荡的女人。

“你还别说呢,这裙子里面还不知道是啥呢!”

“喂,我说!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不好好把玩一下不是浪费了吗?看她长得可真是好看呢!特别是这张冰山美人一样的冷清脸庞上泛起的红晕,可比那些娼妇有意思多了!”

“是啊,要是这真是人类的圣女,那咱们不是赚大了吗?那可是把魔王大人这样级别的按在身下干呢!”

“可恶,离我远点,一群混蛋!”下意识地后退几步后,伊琳发现后面跟上来的守卫直接撩开了她的裙摆,大腿环与贞操带都一览无余。

“真是个高级肉货啊,还锁着这些东西,大家都来看啊,这女的不一般呢!”

“啊!”

双手无法反抗的可怜少女一下子就被后面的守卫抱在怀里。前面领头人也围了过来,撩起前面轻薄的白纱裙摆后,更是把手伸了进来。

“快,快拿开啊!不然,不然我就!”

“不然?你还能咋样啊?嗯?这是什么?”注意到奇特的大腿环的守卫更是直接拉了起来。

“别,别拉啊啊,哈,啊啊!”

守卫拉扯的力度可远比双脚分开走路的大多了,几下一拉伊琳就觉得小豆豆就都要被扯下来了一般。被陌生男性抱在怀里的感觉更是让未经人事的他非常抗拒,接下来一对酥胸也被两只手大力揉捏起来。

“该,死的!快,快放开我!咿呀啊!”话说到一半,后面的人又大力的拉扯了一把大腿环,细链带动阴蒂带来的疼痛与吮吸在带来的快感融合再一次,加上过度的羞耻无力感,让她浑身发热,脸上也露出了最诱人犯罪的厌恶表情。

“嘿,手感还真是好,绷得紧就是不一样,弹弹的,跟那些婊子都要下垂的奶子就是不一样!你们也来试试啊!”

“妈的这女人还真是极品,就是下面给锁上了打不开。”

“啊呜,我,我说了,不准捏,了……”尽管嘴上非常厌恶,但忍受着先前体内玩具的挑逗,伊琳已经大半天都没有高潮了。累积的欲望遇到现在的刺激如同干柴遇到烈火,让青涩的身体本能地舒服起来了。无法坐下休息地情况下她只能一直忍受刺激走着,小穴流出地蜜汁又全被锁在了触手层里面,就连露出的阴蒂也一滴都流不出去。被守卫们肆意玩弄的同时下体也难免被震动棒刺激着,伊琳说话间都带着阵阵娇喘。更令她尴尬的是,明明是被这些她眼中的废物玩弄,感到舒服地身体还热热的,有些使不上劲。

“还威胁呢!看着脸红成什么样了,你肯定也被玩的很舒服吧。来,给你看个宝贝!”终于有守卫按耐不住,裤子一拉,早就挺立的肉棒也露了出来,“下面锁着了,插嘴总可以吧!”

“可恶你们,过分!”仅仅是被玩弄身体伊琳已经快发狂了,现在这根又粗又壮的肉棒离她是如此之近,上面狰狞的青筋都看的一清二楚。她再也忍不住了,先前的种种告诫完全就被抛在脑后。这一刻她在也不是什么为了人族大义潜入暗杀魔王的圣女,而是一个不想丢掉广义上的贞操的可怜少女。压抑了已久的光元素再次被唤醒。先是一道光圈绽开,推开了周围的守卫。

“啊啊啊,唔哇啊啊啊!”

体内共计4块的光晶石在不断吞噬伊琳凝聚的光元素的同时也开始了炽热的震动。小穴内震动棒开始碰撞,表面的吸盘又把早就泡的湿润的小穴内壁往内拉扯,一里一外的巨大刺激直接把伊琳送上了高潮。在不可避免的浪叫同时,伊琳又抓紧时间随便汇聚了几个光球向周围散去。

“呦吼,劲还挺大,那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圣女有什么能耐!”

没有用手上的长枪攻击,跳开的守卫们凝聚起了类似的黑暗能量球,直接对着伊琳打了过去。仍未站起的伊琳自然无法躲开,可所有能量球撞到蓝白色的礼服后,直接被一层波动化解了。

【嘿,从未觉得这件衣服也能帮上忙呢……】

忍受着所有性感地带的刺激,即便是伊琳这般实力也无法精准控制魔力,她一边在地上扭曲身体想要缓解刺激的同时,又汇聚起了更多的光球胡乱地往外攻击。守卫大多能闪开,但还有一些光球撞到了旁边的城墙上,炸出一个又一个的深坑,带起大块的碎石四溅而出,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不能坚持太久,第二波的能量接踵而至。无法控制精确度的情况下,只能通过攻击范围与频率来弥补了。一个闪躲不及,掏出肉棒的那位被碎石砸中后没能躲开第二波的光球,半边身体直接被炸的血肉模糊。

魔法起不到效果后,其中一个守卫把魔力凝聚在长枪上投出。然而带着劲风的长枪在接触到看似柔软的衣裙后像是撞到最为坚硬的城墙后直接被弹开了。

“妈的这个疯女人被绑成这样都能打人吗?不是说她被抓住封印了吗?”

“攻击对她不起效果啊!”

“她这样撑不了太久的,拖住她就行了!”

“给我,死啊!还想插,我,不是……”

正准备发起第三波攻势时,伊琳身上的衣服却传来一阵变化。脖子上的项圈与束腰先开始收紧,勒的她话都说不出来了。想到自己可能触发了什么惩罚,伊琳更是加快了攻击的动作。可项圈上又亮起一层明黄色的光芒,她只觉得头部似乎有千百斤,立即就栽了一个狗吃屎。

“呃啊,哈……”

衣服的变化还没有结束,脚链与大腿环双双收紧,把伊琳被丝袜包裹的诱人大长腿完全并拢。呈人棍状的伊琳还没来得及挣扎,连接束具的锁链又开始收紧,动弹不得的美腿又被往上拉到身后折叠起来。从脖子上盘旋而下的两条长缎带像捕获猎物的蟒蛇一般死死地缠绕向了伊琳的身体,从中间把她本就被过度紧绷的双乳勒的更是肿胀难忍,也让裙子如同裹尸袋一样完全包裹着她的双腿,即便在高跟鞋快接到背后手肘的体型下依旧不会走光。下一刻高跟鞋中的细链再次弹出,直接接在了背后魔剑的剑柄处。

伴随着剑柄与项圈,高跟鞋间的两道锁链同时收紧,伊琳的身体被拉成了极为痛苦的D字型。非但扭曲过度的腿要忍受来自锁链与剑头的双重挤压,项圈附带的重力控制解除后,她整个人与地面的接触就只剩下那对被乳罩与缎带同时挤压的可怜嫩乳了。因为想要获取空气的本能,她的身体还像不倒翁一样晃动着,可是苦了被压在身下的乳房。本来乳房就被贞操胸罩勒的高耸起来,现在又被重力狠狠地往下按,加上内部的光晶石还在震动。由内而外的三重折磨之下,疼的她眼泪都像洒落的黄豆一样不断落下。

【喘不过起来了,可恶……

是,检测到我伤人了吗……太紧了,全身都,完全动不了,而且里面的玩具,根本没有停下……】

身体以最为扭曲痛苦的姿势被紧绷着,别说发动魔法了,用尽全力呼吸的伊琳都汲取不到足够的空气。窒息与动弹不得的境地下她感觉体内玩具震动与吮吸带来的快感成倍的增加着。下一次,也是伊琳感受过的最强烈高潮爆发了。小穴内的蜜液潮水般的喷出,身体每一处都在窒息感与高潮的作用下抽搐着,更是极大的消耗了空气。

“哇哦,这裙子有点厉害啊,看她这样子,乳头不给疼死……”

一位守卫抓起被炸掉半边身体的同伴后退,其他守卫看着跷跷板一样的伊琳也不敢上前,直到她裙子外面的缎带与连接魔剑的锁链稍稍舒缓开来,才有人慢慢往前靠近。

“折腾成这样,这女的应该是没力气反击了吧……”

“哈……哈……”

“啊……呃……”

限制稍稍放宽后,伊琳贪婪地把宝贵的空气吸入口中,缓解体内的乏力感。看到守卫又围上来后,她又准备调动魔力反击。但还未付诸行动后刚刚松开的链子与缎带立马又是收紧,让仍不死心的被困少女再次回到了之前的困境。裙子的变换还让刚刚围上来的黑翼守卫们又拉开了距离,他们显然是被前者的攻击吓怕了。哪怕被光晶石与各种性玩具大幅限制着,背后的城墙都被伊琳前面的攻击炸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窟窿,地上也满是被炸出的碎石。

【好一个限制,检测到我再次打人,就立马收紧了……

这次彻底玩脱了……】

哪怕再怎么想要反抗,被紧缚折磨到极限的身体还是支撑不起伊琳的肆意妄为。她无奈的放开所有魔力与身体的控制,收紧的缎带与弹出的锁链也松开些许。只是锁链似乎还在提防她的反击一般,没有收起。仅仅保留着微弱意识的少女躺在地上,放弃了挣扎……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