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想要时时刻刻保持着完美的淑女姿态可不是一件易事。斯瑞恩的训练方式很是复古,按照卡丽娜的说法,用来拘束林梦清的手铐,束腰,高跟鞋,大腿环与脚镣都能纠正并训练她的姿态。只是,林梦清怎么也不会认同就是了。

好的训练计划是要循序渐进的。以旗袍少女这样,惯用的双手被手铐反剪在身后又被锁到束腰上,一对被半透明黑丝袜包裹的美腿也无法分开太多,加上折磨着少女玉足的12厘米高跟鞋,连走路都不是一件易事。或许在开始的改造中卡丽娜就可以把林梦清的身体素质更大幅的强化,但失去了过程后的调教又有什么意思呢?

为了让林梦清好好适应,开始的调教自然以适应束具下的步行与体力锻炼为主。可在开始的训练中要是任由她用那般粗鲁的方式在跑步机上走,后续再想纠正就麻烦多了。试图偷懒的少女在股绳跑步机上无可避免地被累昏过去。给了她一小会休息后,体内的小玩具被逐渐唤醒,催促着她醒来。

“呜呜,唔呜嗯嗯……”

跳蛋与震动棒合力唤醒了被锁在跑步机上的少女。不管有多累,不管有多不情愿,林梦清还是没法在小穴与子宫都被玩弄的情况下安稳地睡在不舒服的跑步机上。随着震动,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逐渐被欲望所取代。发现自己昏迷后被传送到了跑步机的中央,阴唇仍然夹着触手绳,林梦清生气地看着走过来的金发蓝裙少女。

“怎么,林小姐就这么欲求不满嘛?”虽然旗袍少女玉唇含球的样子非常可爱,但一想着自己的宠物等会又会说出一些有趣的话,卡丽娜还是暂时给了她说话的能力。

“给,给我……为什么不给我!嗯啊啊……”

“林小姐想要什么呢?不说出来主人可不知道哦!”

刚开始被调教的少女又怎么会有那么坦率呢?实在是大半天的挑逗让她非常想要释放,特别是跑步机上下体已经被玩弄的十分舒服,加之体力不支后被迫接触的媚药。若是身体不好好释放一次,林梦清是不会满足的,更不用说刚刚她还是被跳蛋与震动棒叫醒的。

“主人……要,要高潮!”半坐在跑步机上,触手绳狠狠地吃进下体,林梦清又不想现在站起来,她能感受到起身后脚趾会带来怎样的疼痛。

“高潮这么美妙的事情,是只属于听话的宠物得奖励呢!林小姐觉得自己是听话的宠物嘛?”

“听,听话……”说到这里,少女的脸蛋已经羞成了红苹果。一方面承认自己是听话的宠物就很难为情了,另一方面,她早上才被对方惩罚过。

“那么今天的训练成果,展示一下吧!作为淑女,不仅姿势要优雅,气息要匀称,还要能控制自己的欲望才行!”

“你,你把我弄成,这副样子,让我怎么控制啊……”

“不能控制嘛,看来林小姐没有听话,没有好好训练呢。既然这样,还是忍忍吧!”

“不,不要……让我去一次,求你了……”

“呀,真的这么想去的话,就来试试看吧!把玉佩打开,以最开始的速度走五分钟好了,若是林小姐可以忍住不高潮,就证明今天的训练还是有成效的。好好训练的乖孩子今晚就可以享受高潮!”

“区区五分钟,那没问题……”

等林梦清站直身体后,跑步机再次开始运转。哪怕她还刻意站正了下,玉佩在被卡丽娜激活的那一刻就触发了震动棒的攻势,让踩在黑色高跟鞋上的玉足晃了起来。

“嗯嗯,嗯啊…不,不要…”平衡这种东西,若是开始没有维持好,后面想要纠正就难多了。吊在贞操带下,藏在旗袍下摆与没有被黑丝袜覆盖到的光洁大腿中的精巧玉佩这一刻就是标识厄运的钟摆。少女每踩出一步,晃动一次的玉佩都会加强震动棒的频率,让她的身形更加不稳。若是没有触手股绳的固定,林梦清怕是再走几步就得直接摔下跑步机了。

“不,不要啊,又要,要……”

想要忍耐欲望的少女被脚下的传送带逐渐推向了深渊。在触手绳与玉佩形成的恶性循环中,时间的流逝都似乎慢了许多。想要前进跟上跑步机的节奏,她就得顶着阴唇被触手股绳摩擦的刺激,用酸痛的脚趾踩着高跟鞋前进。还未适应今天收到的小礼物的她就是在平地上都走不稳,更不用说被跑步机牵在股绳上走了。身体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把股绳狠狠拉出后,带着蜜液的阴唇又反馈了更多快感,让她更难站稳以规避玉佩的惩罚。

“嗯嗯啊啊,呃啊,完了……啊!”

没有被高潮滋润的身体被反复玩弄后,还是软了下去。双脚跪在地上的她不能坐下屁股上借力,那样只会让震动棒带给自己更多的快感。

“呀,怎么样,林小姐还起得来嘛?这连两分钟都没到呢,如果今天的训练只有这点成效的话,那恐怕就要跟高潮说再见啦!”

“不,我,我还可以……啊啊啊……要,要去了……”

被不合适的言行触发的拉珠震动让原本就无力的少女的处境雪上加霜。起身时的她又要忍受玉佩联动的震动棒折磨,几轮挣扎后下体再次被反复摩擦,仅剩的理智也被欲火吞噬。手臂无法使用,但被卡在贞操带中,穿过阴唇的绳子就是最棒的自慰器具。林梦清开始一上一下地来回摩擦股绳,泛滥成灾的小穴内有低频率的酥麻震动抚慰,外有黏糊糊软绵绵的触手摩擦。可不管她怎么弄,身体就是达不到高潮。

看到这一幕的卡丽娜已经有了判断。上前解开了束缚少女脖颈的锁链后,她便走向林梦清,准备帮她解开股绳:“哎呀,看来今天的训练,还是不够呢……”

“为,为什么!前两天,百般玩弄我!而现在,又,又不给我!”刺激了半天无果,稍微清醒一点的少女又开始了带着愤怒的责问。

“因为,要好好训练,成为完美的淑女才可以哦!难不成,林小姐想被调教成满脑子高潮被高潮填满,人人都能使用的肉便器嘛?”

“不,那样也不要……可是这样,好难受……就,就让我去一次,好不好,一次就可以!”

“不可以哦!好啦,起来吧,带林小姐去看点有意思的东西吧!”解开贞操带撤出股绳后,卡丽娜又把跑步机复原,然后把她可爱的宠物少女往外牵。得不到高潮后的林梦清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胡乱地跟着,根本就不管在淫纹开启的状态下,触发玉佩的责备只会让她更难受。卡丽娜显然也知道现在再去要求体力快见底的少女去维持姿态是不可能的,索性不去管她。

“喏,这里就是母舰上的观测室了。对于林小姐这样被重力束缚了一辈子的小姑娘来说,应该还是挺有趣的吧!”

进入房间,走过一条漆黑的小径后,两人面前的是一个球形的玻璃仓一样的玩意儿。林梦清跟卡丽娜现在就站在这里,外面有一大圈各种各样的水晶环绕着这边。这里也就是整艘母舰最外围的地方。

“咦?可以,怎么突然可以看到那么远的地方了?”看不到自己金色瞳孔与眼白的交界处产生了一圈旋转的光芒,只是感受着视力得到了极大的增幅,少女好奇地问着。外面五彩斑斓的星空被各种听说过的,没听说过的天体点缀着,甚至美丽。

“如何呢?想看的远一些还是近一些呢?”

“远……不对,近,近一些……”站在太空中,直接凭借被美瞳放大后的视界观察宇宙,这样神奇的体验哪怕是地球上的望远镜都无法复刻。没有讨厌的大气遮挡,也不用去移动或是调试繁琐的望远镜,林梦清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些。观测室外的美丽光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让体内的欲望慢慢褪去。

“是不是很有意思,之前从来没有体验过呢?”望着出神的少女,卡丽娜走了过去,从后面把她抱住。

“是……这个美瞳,好神奇呀……”

“那么,再来看看这里吧!”

没有去抵抗,林梦清被抱着的身体被稍稍转动。外面那些水晶都被紫色的光芒驱动了起来,在她面前重新排列组合。仿佛是摆出了一个神秘的魔法阵。被驱动的水晶周围都产生了强烈的能量一般,光线开始曲折起来,随即林梦清的金瞳控制又被强制接管,然而,她看到了一位正坐在自己办公室内,忙的焦头烂额的中年人。他坐上的文件堆得想小山一样。一边忙碌着电脑前的工作,他还对刚刚敲门敲门进来的下属吩咐着什么。

“是,是爸爸!喂,不,不要!让我再看一会……啊!”虚空中的水晶列阵再次变化着,刚准备生气咒骂对方的少女下一刻又看到了自己的妈妈。这几天来,被绑架,被拘束,被调教,又看到了已经有一年多未见的父母,哪怕知道哭泣会被惩罚,泪水也止不住地落下。

“他们,总是那么忙!虽说努力工作,也是,也是为了我好啊!”思念,生气,埋怨,又想要被关心的情绪都涌上心头。疲倦的身体慢慢软下,被一股来自身后的力量提着林梦清才没有摔下去。

“可是!为什么,就不肯多陪陪我,为什么!为什么假期都不肯回来,平时也不能多打几个电话,只知道汇钱,就知道汇钱!我知道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可再多爱我一点,就,就不行吗!”父母远去的答案早以在心中,平时都摆出一副成熟自强样子独立生活的少女,终究再次把脆弱的一面暴露在了她讨厌的主人身前。

“想哭,就哭吧,没事的!以后会有人陪伴,也会有人爱我们,可爱的小梦清的呢!”

“真,真的吗?”每次真正伤心的时候,负责挠痒的触手总会停下。又被抱在温暖的臂弯里哭泣着,宣泄着渴望被疼爱的情绪的少女是这么的动人。

“真的,保证!而且以后,会有很多!”

“很多吗?”

“嗯!”

想象着自己被大家围着关心的场景,被华丽服饰修饰的少女不再哭泣。视线恢复正常,观测室外的水晶列阵也回到了二人到来之前的样子。

“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呢?是不是,又想用这些东西,控制我……”

“哎呀,戒心还真是蛮重的嘛。不过像林小姐这样的情况,哪怕知道是陷进也会跳进去吧!”摸了摸装出戒备来隐藏情绪的少女的额头,卡丽娜笑着说道。

“谢,谢谢,主人……”

【她好像,也不是那么坏吧……】

“对了,今晚想吃什么?”

“啊?我,我……”

“还没想好呢,还是不想说呢?要不是想说的话,看来需要一些小小的帮助才行呢!”食指画了两个小圈,卡丽娜看着又被驯化了一点的美丽少女,那神情就好像一位正准备给女儿准备晚饭的慈爱母亲。

“不,不要!”

【明明她可以直接控制我的身体呢,明明可以很方便的,却只用来干那种事呢!

我真的,还反抗的了吗?】

“想,想吃什么都可以吗?”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