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啊,这是谁啊……似乎是一个好看的过分的女孩子!她身上的紫金旗袍实在是太完美了!乳房还在发育中,稍稍撑开着旗袍的上身,腰部的身材也被勾勒出来。更加诱人的是那张激励忍耐的微红小脸,下摆也在身体的震动下小幅度的摆动,黑丝吊带袜与旗袍开衩的双重组合叠加式的放大了若隐若现的绝对领域。

她好像被什么东西欺负着,却又不想叫出声一样,但总感觉有些眼熟……

不对,似乎,就是我!】

“啊啊啊啊啊!可恶!”

“哟!看来醒了呀,这样的叫床方式似乎挺好用的呢!”

“你,你,恶趣味,你混蛋!”意识到对方居然用自己被欺负的影像来叫床,林梦清顿时就清醒过来了,对着卡丽娜生气地叫着,一边又把身子往后缩了缩,露出一副防备的样子。

“真有趣呀,明明昨天还把头埋在人家怀里痛苦呢,还像小孩子一样吸着奶。”卡丽娜还特地用双手挤了挤自己的乳房,“怎么现在林小姐又摆出了一副提防地样子呢?主人又不会强奸可爱的宠物的呢,放心吧!”

再度回忆起昨天被彻底破防后自己的种种行径,林梦清摆出的气势荡然无存,她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姿态去面对对方。

“说起来啊,今天可是正式调教开始的第一天呢。看林小姐昨天玩的那么开心,最后都昏过去了,果然很适合被调教呢!”

“才没有!都怪你那个奇怪的药液,弄得身体发情,不,不开跳蛋身体就又热又痒的难受。开了弄到高潮,又疼的要死!”

“但终究是治好了对不对呢?这才花了一天,不然,就再在触手子宫里像宝宝一样温养几天?”

“那,那更不要!”被绑架后也没几天,林梦清又怎么可能熟悉自己的身体呢?本身寸止喝下媚药发情的自己就是高难度的调教,弄到最后被欲火驱使不停地开跳蛋,疼到昏过去也很正常。得益于她被改造后强化的身体加上外部的治疗,一天后也就恢复了。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原先的房间里,身上也被重新穿回了旗袍带小玩具的全套装备。

抓住项圈上延伸出的锁链后,卡丽娜夜催促着林梦清开始第一天的调教:“起来啦,别坐着了,享受第一天的调教生活吧!”

“调教?什么!我,我不要!”

“哦?可是林小姐昨天都答应的好好的呢,要再看一遍录像吗?要做耍赖的小孩子也不是不可以,就再关两天怎么样?”

“我!我不是小孩子……调教,就调教,才不怕呢,随,随便你了。哪怕不同意,你也不会饶了我的……”最后林梦清还是只能扭扭捏捏的爬起身,踩在高跟鞋上的她依旧站不稳.

两位不仅相貌出众,打扮更是精致的少女就一前一后的走在银白色的金属长廊内。相比领头的那位金发少女的从容,背后被牵着的黑发少女则是摇摇晃晃地勉强跟着,看着随时都有可能摔倒一样。

“林小姐真是笨呢,走个路都这么狼狈,那既不是淑女的作为,也配不上身上的衣服呢!”

“有什么配不上的,这本来就是低俗的情趣衣装!”

“哦?情趣嘛?”控制着那堆粒子化为镜子后,卡丽娜指着上面说道,“看,明明该遮的都遮住了,下摆的开衩也并不高。不管是材料还是上面的金色刺绣设计,这怎么看都是极为名贵的服饰吧!”

“这……那,那又怎么样!之前又没穿过高跟鞋,而且下面塞了,那么多玩具,走不稳是很正常的吧!”越是想要再身上的旗袍上找出不正常的地方,林梦清就越是发现这件衣服的精致。没有类似于深V领或是过分高开衩的色情设计,通过突出少女身材比例与下身高跟鞋黑丝袜的映衬,明明把她的乳房与下体都围的不会走光,但看着又非常色气。

“玩具什么的,可不是借口!”卡丽娜伸手拉起了自己的裙子,在林梦清一脸惊讶中,下体遮羞衣物的部分化作触手慢慢蠕动散开,插满三穴又沾满粘液的粉红色触手还在蠕动着。裙子被拉的更高后,林梦清更是发现对方的内衣是一件死库水般的触手服,在没有道具缓冲的情况下,完全包住了她的躯干部分。

“这,这怎么可能啊!下体塞着那种东西,你就没反应的吗?”

“不是你!”放下裙子后,卡丽娜脸上依旧满是从容,仿佛那些刺激都不存在一样,“叫主人!”

“你!”一直以来,林梦清都觉得对方就是在用道具与触手不停地羞辱被拘束的自己。可当她发现卡丽娜在下体刺激远比她大的情况下依旧能维持端庄自若的神态。会想起对方的走路姿势,的确比自己强不知道多少了。打击之下,少女还是从了。

“主人……”

“嗯,这才乖嘛!那么今天,就要开始一系列的仪态训练了,要让林小姐的行为礼仪能驾驭好看的衣服才对!”

【礼仪训练吗?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总比在学校里被迫学自己不喜欢的学科知识好吧……】

“噢……练,练就是了。”

“不过啊,昨天林小姐毕竟是同意了呢,还是要稍微表扬一下的!”

好看的金发少女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头,林梦清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舒服,没有反抗的她温顺的像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害羞地低着头红着脸不去看对方。

“所以!主人准备了一个小礼物!”

“小礼物!”表扬后的礼物更是让林梦清一阵喜悦,抬着头兴奋地看着对方。但一想到前几天就被对方耍来耍去,警戒心又上来了。

“肯定又不是正经礼物!”

“那就看看吧!”手一翻,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出现在卡丽娜的手中。打开一看,一枚华丽的玉佩静静地躺在红色的锦帛上。琥珀色的宝石在灯光照耀下反射着些许光芒,顶端的金色锁扣能让这枚玉佩被挂在身体上。令人称奇的是,玉佩内居然被嵌进了一只仰天长鸣般的凤凰,它的翅膀向下延伸而去,正好也被印在了成环状的玉石内。对于一只凤凰来说,一枚玉佩能有的空间自然是不够的,宝石正下端共计8道流苏被制成了凤凰羽翎的样子,而两端微微展开的固定装饰更是衔接着玉石中凤凰的翅膀。

摸头,表演,再到面前这枚少女生平见到的最好看的饰品,体内洋溢着一种被妈妈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幸福感,瞬间就融化了林梦清的心:“谢,谢谢……”

“喜欢这件礼物嘛?喜欢的话,现在就戴上怎么样?”

“嗯!喜欢……好,谢谢,主人……”手臂动弹不得本该是糟糕的事,但想着自己能被对方抚慰,被戴上属于自己的华丽装饰,少女的眼神中都能看出一丝依恋。

于是,林梦清就满怀期待着对方用玉佩装饰着自己,然后就看着卡丽娜的手伸向了自己的下体后,撩开了旗袍的下摆。

“混蛋啊!你,你在干什么啊!”

“啊?刚不是说很喜欢嘛?又突然抗拒啦?喜怒无常,还真像小孩子呢!”

“是,是很好看!那你又动我衣服干什么啊!”

“可是这个玉佩本来就是这么用的啊!好了,别乱动了,乖乖戴上,不然就用触手把林小姐捆起来再戴好了!”

“可恶,再也不会叫你主人了,再也不会了,居然又是在耍我!”

嘴上生气着,但身体只好顺从着对方的动作,咔擦一声后,这枚玉佩就被挂在了贞操带上,也就是少女被包裹的两片阴唇中间的下方。虽然旗袍下摆并不端,再站正的情况下玉佩不会被看见,但随着走路的晃动,这枚挂在羞耻部位的装饰品肯定会摇晃起来,到时候遮不住的住就不好说了。越是想,少女的脸蛋便愈发红润可爱。

【算了,这里,又没有其他人……哪怕就是裸体又怎么样,反正都被对方看过了……】

“好啦,走吧!”

“啊!唔啊啊,这,为什么啊,会……”

本来小穴被插着东西走路就很不容易了,再走出一步后,下体的震动棒直接开始了工作,要不是林梦清反应快直接靠墙借力,她又要直接摔下去了。为了支撑自己,双脚已经被岔开到最大,少女暂时维持着平衡。可只要震动棒不停下,摔倒,瘫在地上,被送上高潮只是迟早的事。

“一定是,那个,玉佩……到底是,干,干什么的……”意识被玩弄的越来越舒服的自己快撑不住了,林梦清直接背靠墙坐在了地上,急剧下坠的玉佩与地面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后,小穴内竟然又安静了下来。

“还不算太笨噢!这件小礼物是用来帮助林小姐纠正仪态的!看看自己平时是怎么走的吧!”卡丽娜开始了她的展示,为了不被刺激着,林梦清都是尽可能地分开大腿不去蹭震动棒,再加上又不适应高跟鞋,走起来自然叫一个滑稽。每次有机会走出来时,又都是被牵着的状态。为了减小拉扯,她还会把被束腰与锁链绑成铁板一块的上身往前倾。

“这个玉佩呢,接在贞操带上了,里面通过机关与震动棒直连。里面附带的精巧元件会检测林小姐的身形,配合着项圈与双腿之间,也就是脚链最中间的一节锁链。”项圈很好展示,这时扣在少女黑丝美腿上的脚镣中央的一小段也亮了起来,“要是这三点,不在一条直线上,震动棒就会工作哦!哼哼,以后可别想着偷懒!嘛,玉佩接触地面后会停止工作,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通融吧!”

“什么!这,这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啊,太过分了……”

“有什么难得呀,难就练习啊,笨蛋!好了,刚开始的时候会有一些修正的,随着训练的进行,修正也会慢慢移除的。现在,起来!”

“啊!好痛!”

乳头的疼痛还是让一脸沮丧的少女慢慢爬了起来。再用熟悉的方式走出一步,虽然接踵而来的震动没有刚刚那么强烈了,但依旧让她很不好受。之前林梦清都是先迈脚再动身体,连贯而自如的走路方式被强行分割后,走起来自然拖泥带水的,更不用提为了规避刺激而尽力拉开的大腿了。被戴上如此过分地道具后,她又得开始尝试让身体一起前进,震动是有所缓解,但也走的更慢了。

前面的卡丽娜也没有放慢太多脚步,项圈上传来的不断拉扯在化作蓓蕾上的触手骚扰的同时,还让规避玉佩的惩罚变得更难了。实在是林梦清对乳房里的刺激更习惯点,宁可被一直扯着脖子,也不想被震动棒玩到高潮。

“等,等等我啊!已经很辛苦了!不行了,在这样下去,要去了……要是高潮的话,就,就没力气了啊,停下来,休息一下好不好!”

在刺激中,勉强抬起头带着哭腔祈求的少女自然是极具杀伤力的。卡丽娜又笑着说了:“好吧!就让主人来帮你一下吧!”

手指一点,少女小腹上的淫纹开始发光,透着衣服外面都能看到一丝丝亮度。

“你,你有干了什么啊!”

“林小姐不是怕高潮嘛?主人就把淫纹开启了,这样不管多舒服,都不会去哦,体力的消耗也不用担心了!”

“什么!”已经被玩弄到舒服的少女听到自己后面不会高潮后的第一反应肯定是万念俱灰,她一下子就哭出来了,于是蠢蠢欲动的触手们又玩起了林梦清的腋窝。痒痒的感觉让她无法维持身形,羞耻位置的玉佩像钟摆一样晃来晃去,也让震动棒带给她更多的刺激。直到林梦清把眼泪憋回肚子里挠痒结束前,她的步伐都是凌乱无比。

“怎么会……真的,去不了了……”身体明明已经被玩弄到非常舒服了,换做原来再被随便碰一下敏感部位都会去了,可现在,预想之中的欢愉就是没有到来。

“啊啦,不就是去不了嘛?难道林小姐已经变得这么喜欢高潮了嘛?”

“没,没有……”脸红的少女顺从着对方的引导说着,“不就是不能高潮,没什么大不了的!”

“呀!但脸上那副失望神情可不是假的呢!”

“死女人,就会欺负我!都已经这么过分了,还不忘记挑逗我!”

“哎呀,谁叫吹鼻子瞪眼的林小姐这么可爱呢!”

没有明说,卡丽娜还是放慢了速度,两人就这么走着走着。直到林梦清看着面前写着体能训练室的房间后,她才注意到一路上都没空注意边上的房间。走进一去看,里面摆着一台跑步机。

“跑步机?不,不可能的!这样子,不可能走啊,哪怕不会高潮了,也会,也会坏掉的啊!”

“哦?可也没让林小姐跑呢,今天是第一天,慢慢走多适应适应就好了!就每小时三公里的速度,平时挺喜欢运动的林小姐能支撑多久呢?”

【怎么又是这种试探啊!说少了肯定要被骂,说多了自己又要被累死。那简直是一道送命题!】

“我,我最多走1小时……”

“嗯?不会才一小时吧?那可真得好好补上呢。”

“两小时,最多了,走不动了!”

“那要是暂停一下玉佩的功能呢?”

“可能,可能再多一小时……”

“既然这样,咱也不难为林小姐了。主人又怎么会给林小姐布置超出能力范围的任务呢?”一卡丽娜把惊恐的少女拉上跑步机,再把项圈的锁链固定上去后。

玉佩的功能解除后,听着对方的安慰,林梦清觉得好了那么一点:“那,那走多久……”

把嘴凑到了林梦清的耳边,卡丽娜笑着说到:“只要,走到彻底没力气虚脱就可以啦!”

“啊?”已经被锁上跑步机的少女顿时感觉天都要塌了,可她还得强忍着不哭出来。

“自己锻炼吧,等会再来看咱可爱的宠物被累趴的样子。顺便!林小姐要注意称呼了,这样也太没有礼貌了!以后不准用第一人称说话,不能说我!对主人,也必须称呼主人!当然了,奴隶那种称呼就免了吧,毕竟整体训练不是为了那种粗俗的目的。”

“你……啊,这就,动了,啊哈……”违反规则立马就触发了预设的惩罚,拉珠的震动让林梦清又踉跄地踩了两步才站稳。一直以来那串东西都挺安分的,就是填满着她的肛门带来了更多的不适感,可就连这东西也被用来限制自己的语言了。

“啊对了哦,虽然玉佩是关掉了,可不代表林小姐可以松懈哦!慢慢摆正自己的姿势吧!”  【啊呸,死女人,诅咒你!】

看着自己的主人离去后,对着已经开始运作的跑步机林梦清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厌恶地抬起了脚开始这荒谬的锻炼。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