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好了,这个缺爱的小孩子,不让她体会一次,是不会珍惜宝贵的生命的。”袖子里伸出触手卷起不省人事的少女,卡丽娜也回到了之前的重力区,开始做善后工作。
“带她到我那里来吧。”
“啊?大人!”脑海里响起这个声音后,先前一直表现自如的卡丽娜立即就单膝跪地,触手都收了起来。
“先起来吧。很有趣呢,我要留一丝意识在她的脑海里。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吧,最后留在她脑海里的印象,是你呢!”
“是……属性也觉得有些意外,那这就把她带到您那里去!”
“嗯,结束后把她丢进触手子宫里就弄醒好了,不需要等完全治疗好后再唤醒她。还有,水晶核心跨种族融合的实验计划,可以展开了,与人类社会的实验调研一同进行。”
“是!”
……
【这里,已经是天国了吗?我应该已经死了吧……】
缓缓睁开眼睛和,林梦清看到的却是最后留在她脑海里的那位金发少女,正以气势汹汹的眼神瞪着她。一时间令她也是十分惊愕。
“我,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试图活动身体,可身体的阵痛立马就让林梦清的眼睛泛起一层水雾。先前的窒息与高强度电击都把她的身体摧残到了岌岌可危的程度。体内仿佛被从里到外灼烧了一遍。若不是周围有一层柔软的材料把她除了头以外的部分都包裹在里面,大幅限制了她身体的活动,刚刚带来的阵痛又能让她再次刺激到从死亡边缘被拉回来的身体。
“这里是……”感受到身体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被固定着,林梦清转头一看,浑身居然都被触手组成的肉壁包裹着,边缘还露出了密密麻麻排列着肉芽的触手层。她的双手双脚更是被向后拉去,深深地陷在触手肉袋之中,唯一露出并能自由活动的地方,也就只有头了。
“为,为什么被抱在这里面!快,快放开我!”
“啪!”
一记清亮无比的声音起后,面前这位打了她一记耳光,又板着脸的少女让林梦清想起了自己被长辈训斥时的样子。她好看的金色眼眸向下看去,不敢去正视她的面庞。
“还想死吗?”
哪怕现在多次尝试,在非重力区也坚持寻求解脱,但等自己离地狱只有咫尺之时,林梦清又觉得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走马灯一样的画面在唤醒了痛苦回忆的同时,又展现出了一个又一个有趣而又难忘的事件。
“不,不想……”
“宝贵的生命只有一次。既然现在明白了,刚刚又为什么要乱动,还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吗?”
“这些触手,太恶心了啊!被这种东西包着,谁又可能不乱动啊……”低着头犯了错一般的少女,说到后面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见了。刚刚被抽过的脸颊依旧火辣辣地疼着,但更痛的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未来的,纠结的心。
“没有它们,你早就疼死了!”
“是……”
少女终于还是老实了下来,先前不听话私自逃跑的经历让她意识到了目前真的就在外太空。若是没有对方的同意,自己怎么也没办法离开这里。
“知道吗,如果绑架你的是一般人,你这样的应对方式,早就能死好几次了!无效的反抗,除了让自己受罪,还能带来什么!父母让你一个人生活在外,就希望你这样吗?”
“我,我只是……只是不想……对,对不起……”
本来由作为绑匪的卡丽娜以这种长辈的语气来训斥林梦清真是奇怪到了极点。可想起之前的种种互动,她又觉得对方似乎真的在为她考虑一般。腋下的触手挠痒在她真正伤心并无法忍受的情况下总会及时的停止。送给自己的蛋糕也好,那天晚上的洗澡也好,至少都让自己舒服多了。被机械手抓起时被迫说出的羞耻秘密,亦或是发现自己沦为宠物时在对方怀抱里的大哭,都给她一种,面前的金发少女不会真正伤害她一样。
“平时一个人生活,课业本就不易,还要自己照顾自己,很不容易吧。”
“我……”
“父母的关心也越来越少了,高中开始的时候他们都为了工作离开了。一个人住的你,也很孤独吧。”
“是……”
“明明很想要放下一切,想要得到他们的照顾,想要被疼爱被关心,对吧!”
“不,不要再说了!”前夜失眠时曾涌上心头的伤心事再次被提起,泪水已经湿润了眼框,但下一刻,林梦清看到了面前的少女乳房周围的衣物全部化作蠕动的肉芽像周围散去。一对饱满而又圆润,带着一小圈樱花般的乳晕都露了出来
“你,你在干什么……唔,唔!”
无处可躲,因为惊讶而有些合不拢的小嘴直接被温暖的乳房填满了,额头也被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肯接受呢?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受到对方亲密动作的刺激,眼泪止不住的落下。在人类本能的驱动下,林梦清立马就吮吸起了对方送过来的乳房。除了甘甜细腻富有奶香味的可口乳汁外,更是有一种温暖从嘴巴开始扩散,很快就涌边了她全身。
“呜呜,呜唔唔!”
再也忍不住并放生哭泣的少女大口大口地用力吮吸着带给她愉悦的乳头,似乎这样就能弥补失去的关怀与爱一般。卡丽娜更是一点也不介意,伴随着她伸出双臂的动作,背后的触手肉壁渐渐散开,让她能用胸怀给予哭泣的少女更多的温暖。
“怎么样,想明白了吗?”
“我,我知道了……”软硬皆施的手段击垮了渴望被爱的少女内心的最后一层防线,让她张口说出了原本誓死也要拒绝的那两个字,“主人……”
“很好,乖~”
看着对方温柔而慈爱的眼神,想起刚刚的行为,林梦清只觉得身体热到不行。除了已经被激起过无数次的羞耻,还有一股由心而生的温暖,滋润着受伤的心灵。为了转移注意力,她也问出了自己一直在心中的问题。
“你们到底,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那是当然的啦!”卡丽娜一挥手,光点汇聚成的绿色绸带变换着,很快就组成了一个等身的人体3D模型,展示着林梦清的身体结构。
“其实没有做什么坏事哦!首先……”模型的下半部分开始放大,在肠道与子宫的部分更是有些绿色光点变成了蓝色,“以后呢,林小姐就再也不用经历月经啦!”
“啊,这都可以的吗!”月经自然是作为女孩子的一大不幸,听到以后自己不用忍受每个月一次的折磨,林梦清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
“其次呢,改造的时候大幅强化了林小姐的肠道消化能力。以后不管吃什么东西进去,都不需要排便了呢。当然啦,这只是为了方便以后做羞羞的事情。”
“那,那为什么,我前面,虽然还会饿,但似乎也不会觉得没有力气呢?”
“看这里啦!”肠道的部分再次放大,卡丽娜手指点向内部那一圈附着上去的东西说着,“在改造并强化消化系统的同时,我们还在肠道内植入了一个能量渗透装置。毕竟我们斯瑞恩人呢,是可以直接摄取能量来维持生理活动的,并不需要像人类一样要先摄入食物,再由身体转化并吸收来自食物的化学能。有了这个贴合肠道并可以直接为身体补充能量的装置,林小姐并不需要每天都吃饭哦!只要每个月填充一次特殊的能量液就可以了。不过虽然生理上已经不用进食了,但胃里一直没有东西的话还是会觉得饿的。”
“那,为什么不一并解决了呢?啊!不要敲我!”
“笨蛋,吃东西不是很幸福的事情吗?难道林小姐不想再吃那么美味的蛋糕了吗?”
“不,我想吃的……”被提醒后林梦清也反应过来了。这样的改造,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呢。
“还有呢,在能量渗透装置的作用下,以后林小姐的所有体液内也都会蕴含着极少数的能量。触手服就是通过吸收那些体液来供能的。相比之前的衣物,有着自净功能的触手服可是先进多了呢!”
“但还是,难免觉得恶心……”
“除此之外的话,也就是强化了一下身体素质与免疫能力吧,当然脱毛这块,林小姐自己应该也清楚了呢。”绿色光点重新组成缎带,缠绕回了卡丽娜的手上,“怎么样,林小姐的好奇心满足了没有呀!”
“嗯……”想了一想,这些改造都算是对自己有益的,林梦清也就没那么抵触了,“那,那能介绍一下,你们的文明吗?难道都跟你一样,外表跟人类一样吗?”
绸带再次变换,绿色光点交织重组之下,两个还算奇特的标志便形成了。这两个标志,一个是在120度,240度与0度位置各伸出一条弧形花纹的螺旋形图,看起来稍显灵动。另一个标志则由两道在90度与270度展开的两道弧形花纹与中间三小队的蝙蝠翅膀组成。
“躯体方面,并不是都像我这样哦!我们的科技水平,已经可以自由的培养制造躯体了。凭借着用作储存意识的思维备份,我们是可以在躯体与躯体直接进行切换的。当然啦,为了与人类更多的进行接触与调研,这支舰队里有一小部分都是以人形的躯体来活动的。包括这艘母舰上的重力区都是为此准备的。当然啦,还可以调教可爱的林小姐呢!”
“讨厌!别这么说!”尽管刚刚那一声主人已经暗示着自己同意了斯瑞恩的调教计划,可目前林梦清还是需要时间适应对于她还是非常陌生的调教,抵触也是在情理之中的。“那,这两个图案,又代表着什么呢?”
“在斯瑞恩的科技逐步进步后,我们开始了行星探索之旅,也接触了挺多别的文明。但是就现阶段而言,这些文明几乎都跟他们都相差甚远,包括地球文明。斯瑞恩内部逐渐分成了两个派系。其中一个比较暴力,崇尚以强硬的手段直接接触。为了采集更多的资料信息,这个派系还绑架并直接洗脑改造了一些星球原住民。而另一个主张对较为低等的文明也保持一定的道德基准,以不直接干涉其他文明自行演化的观察为主,不主张暴力跟洗脑。他们在暗中观察居多,有些时候也会出手绑架一些星球原住民,但是一般不会采取高压的洗脑改造手段来进行研究。这两个派系都试图说服对方,但是显然他们各有各的理,谁也不服谁。长久发展之下,他们分别的信息终端也形成了,而且这两个信息终端还演化出了自己的意识。斯瑞恩文明用这两个信息终端来进行对其他文明的预估,包括很多行动也是参考信息终端的分析。其中一个终端叫mastermind,另一个被称为prodigy。”
“咦?这样的吗?那,那你们是……啊啊啊啊!好痛,怎,怎么突然捏我脸啊啊啊!”
“真是笨蛋,这都不知道吗?”看着面前的迟钝少女仍未反应过来,卡丽娜加大了手劲的同时,又是一扭,疼的林梦清一阵梨花带雨的。
“我,我知道了啊……好痛,快放开,我!”
“林小姐这么笨,还问这种问题,是不是活该被捏?”
“是,是……”仔细一想都该明白了,如是被mastermind派系所属的抓走了,还能吃上穿上好看又色气的一身旗袍装扮,吃着美味的蛋糕,接受对身体大有益处的改造吗?
“那,那你们……唔,呜呜唔!唔……”说到一半,就有一只触手直接插进了少女的樱桃小嘴。为了防止她反抗,有两条细触手从旁边分叉而出,在她的脑后固定后又收紧了。
“唔唔唔,唔嗯唔!”
【你又要干什么啊!】
触手就插在嘴里,想吐也吐不出去,林梦清在觉得恶心的同时又没有任何办法。她还用舌头舔着感受了一下。在这只触手传来的感觉似乎有点像前面自己吮吸的乳房一样,被捏的刚刚复原的小脸蛋上又升腾起几片好看的红晕。
“好啦,先养伤吧!如果肚子喝了或者口渴,就吮吸这只触手。听话,好好休息~后面就要开始调教了呢。”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