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这题,林梦清,你来回答一下!”相比其他科目,我的数学实在是不太行。数学老师经常点名我也不奇怪。
“是的,老师。这样的问题应该先这样……再这样……”
“嗯,不错……”老师似乎有点惊讶,经常在数学课上开小差的我居然正确的回答了问题,随后还是继续讲课了。
……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我又回到了条件还算不错的出租屋。总感觉今天效率异常的高呢,不仅最头疼的数学课都听明白了,我甚至乘着后面几节课中间把作业都写了一大半。本来晚上都要叫外卖的我却拿出了冰箱里的食材,自己做了一顿饭……
……
“嗯,唔……”
这是,早上7点21分?不好,我怎么会睡过头呢,闹钟没响吗?
“唔……”
又忘了,自己已经被绑架走了……
我记得昨天一整夜都没睡着。果然是,被死女人用假的利尿剂耍了。当真的利尿剂被灌入喉咙后,靠身体完全无法抑制的尿意立马就说明了问题。游戏什么的,只是个幌子罢了。
大致记得游戏是到早上结束。也就是说,被她灌入媚药,再用凉凉的精油按摩,又被淫纹折腾的强制发情最后被震动棒送上好多次高潮直到不省人事的我,居然睡了快一整天吗?醒来也觉得身体休息的很充分,明明躺在毫无感情与温暖的金属地板上,仅仅有一层还算舒适但极其恶心的触手衣物,怎么也不可能睡的好吧!没有被子,没有床垫,还得穿着这些在平时都算繁复的衣装,手臂也被铐在背后,体内塞满的玩具更是让我摆不出任何能休息的姿势。
而我就这么睡了一整晚,中途也没有难受到醒来,而且前面的那些,算是梦吗?可为什么被绑架到这后,我总是能梦到我本应该过的生活呢?
算了,这一点都不奇怪。小腹上的羞耻印记都能让我瞬间进入发情状态,让我安稳地睡一觉这种事,对于他们肯定很容易吧。
勉强爬起身后,我才发现现在大门居然开着,能看到前方的过道。项圈上也没有锁链把我锁在墙上,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尝试逃跑了?但时钟的下方也写着一行字:乖乖呆在原地,才是听话的宠物。不听话的宠物会受到惩罚!
这是开着门,再让我呆在原地吗?就算我尝试,真的跑得掉吗?我都不知道被弄到哪里去了不说,就算没有项圈上的束缚,光是脚上的高跟鞋就够我折腾的了。我真不觉得脚镣对现在的我有太多的束缚效果。双手被绑在背后就很难保持平衡了,第一天多次摔倒的教训更是说明了迈大步子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哪怕小步前进会更频繁地让那根震动棒刺激小穴。
可,要是不跑的话,就一直呆在这里吗?越是看,底下那句话就越是让我窝火。逃跑可能会被惩罚,不逃跑的话,那我不就是听话的宠物了吗?
似乎,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
哪怕身上这样的拘束已经感受了整整两天了,可怎么就是适应不了。前面睡着还好,现在一醒来,被触手包裹的身体又不安分起来。不管怎么转移注意力,我都想脱掉讨厌的衣物,不想体验敏感部位都被紧紧覆盖的感觉。
如果不去想的话,会不会好一点呢?虽然这衣服确实很讨厌,但哪怕换做地球上最为舒适的纯棉衣服,这样穿身体也会受不了吧!从这个角度来看,触手服在生理上似乎是挺舒服的……
不,我不应该有这种想法的!
昨天美味的过分的蛋糕也好,缓解口腔不适的饮料也要,那场变态至极的触手按摩也好,都是糖衣炮弹啊!把我绑架走,对我的身体进行改造,现在一步一步把我推向深渊的,就是她啊!以后每一天都会是这样的诱惑,我又怎么可能坚持的下去呢?怕不是早晚要接受那份调教计划。真的接受了,不就全完了吗?
靠着墙壁起身后,我还发现前面有一小摊液体,估计都是我昨晚留下的口水吧。既然要逃跑,先适应一下,等会就得快点走了。被发现肯定又没好果子吃。但就让我在这里像听话的宠物一样安静的等待,我更是做不到!
“哒,哒,哒,哒……啪通!”
好疼,被绊了一跤!这该死的鞋跟!穿高跟鞋走路真的跟平时差很多,哪怕是上这样一小阶的台阶,刚刚脚是过去了,但抬起的高度不够,鞋跟被绊在台阶上,脚镣之间一拉扯,整个人就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了。
还好没有扭到脚。爬起来后没过太久我就走出了门。之前被牵出去,我好像都是先左转走的。到头后似乎是个分岔路口,每次我都是往右走的。墙上的文字我又看不懂,先走再说吧。
哪怕没有被拉扯的乳头督促我前进,现在都不能慢下来。双腿踩着颇为滑稽的鸭子步前进,高跟鞋交错落下踏出一个又一个性感的应付。虽然这样走路变扭而又丑陋,但把双脚尽可能分开后,震动棒带来的刺激也减轻了些。被脚镣限制的步伐也只能通过加快速度来弥补了。
左边,右边,往哪里走呢?之前放尿与洗澡都是去的左边,难道左边就是给我的生活区吗?如果这样的话,那往右边走是不是比较好呢?
“哒,哒……”
突然出现的响声让我身体瞬间僵化起来,左边传来同样的高跟鞋落地声,这也就意味着,我要被发现了!想迈出脚步,可身体似乎变得很重一般。真的踩下去的话,高跟鞋的声音立马就会暴露我的存在吧。可若是不走的话,被发现也只是时间问题。看来只能往右边走试试看了!

“哒哒,哒哒……”
“呀!看来我们的林小姐,还真是活泼好动呢!只是呢,似乎留言已经写的很清楚了吧。不听话,可是要被惩罚的!”
果然被发现了,再落到她手里也是完蛋,不如搏一搏试试!我有加快速度前进……前方那是,传送门!难道说,跨过去就能逃离这片地狱了吗?
“哒!”
口球在背后的锁扣突然就断开了,反应过来后我直接用舌头把这个讨厌的东西顶了出去。
“那么,说说看,为什么要不听话,又想跑去哪里呢?”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她似乎没有加快速度,只是没有束缚之下单纯走的比我快而已。就算给我解开了口球,谁又会理你这种白痴问题啊!
“不说吗?不说的话那就来享受一下好了!”
“啊啊呃啊,哈!”下体的震动棒随着她的话就开始了工作,刺激的以鸭子步前进的我立马脚下就是一个踉跄。好在旁边就是墙壁能够提供支撑,不至于让我摔倒。可是不间断的震动已经让我难以前行,只好并拢双腿夹紧下体后再前进。
“谁要,做,做听话的,宠物!你这女人……”我的身体都开始适应口球这样过分的东西了,两整天的体验下来后,虽然说话还是有些不顺畅,但已经好过开始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声音的程度了。
“怎么,昨天的蛋糕不是吃的很开心吗?舒服地去了好多次后,林小姐还睡了一整天呢!就这么想离开这里吗?”
面前的传送门已经不太远了,可死女人也出现在了背后,下体震动棒的持续攻势之下,我用不了多久也要高潮了。伴随着体力的大幅度消耗,被抓住惩罚的未来已经离我不远了。
“我只想,过我应有的生活啊,有,有什么错吗!”
“没有错哦,只是,咱也想做想做的事情呢!那就是调教我们可爱的林小姐啦!”
“不!唔哇啊啊啊,哈,哈……”震动棒孜孜不倦地工作下,不争气的身体在这种关头还是被送上了高潮。早就因为走路摩擦继续下来的性欲在绝顶的一瞬间全部绽放,前面为了减小刺激而夹紧小穴的做法更是让下体清楚地感知着刺激。身体一下子瘫倒在地,背后的高跟鞋声每响起一次,心脏都要扑通地跳一下。
“看呀,林小姐又被小玩具弄的站不起来了呢!难道不是很舒服吗?为什么就非要否认身体的感觉呢?”
拖着疲惫到暂时无法起身的身体,我只能以蠕动的方式,慢慢接近勉强那个象征解脱的传送门。撅起屁股,身体再往前拱,距离缩短一些的同时,刚刚高潮后的小穴又会被硬质的震动棒狠狠地戳上一下。若是没有贞操带的封锁,地上肯定会留下一条蜜液组成的水渍。
“怎么,就这么想进这个传送门吗?”她似乎非常淡定,甚至还停下了脚步,一点拦我的意思都没有。
“那不是,废话吗!谁想留在这里被你调教,哈……”
“算啦算啦,想去就去吧!”
小穴里的震动棒甚至停下了。转过头去,我看到对方洋娃娃般姣好的面容上挂着衣服开心的微笑,似乎是在为我的逃离欢呼一样。先前的蠕动前进已经累计了足够的快感,发热的身体似乎随时都会再次高潮。但想到逃出生天的机会就在面前,也不知怎么的就有一股力量支撑着我双腿一抬站了起来,随后便是一脚迈过传送门。
“呼!终于跑掉了!就是接下来得去找消防队了,解开这一身束缚估计还有一番折腾,但总比……啊我,我的身体怎么浮起来了!”
双脚离地后,整个身体都悬在空中。周围也都是与先前相差无二的金属墙壁。慌乱之下我乱动四肢,可除了让姿势变得更加奇怪以外什么都做不到。悬空的我很快就触及到了天花板,又停了下来。
传送门又是一阵闪烁,被深蓝色得体裙装的金发少女也跟了过来。
“怎么,还想跑吗?”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为什么浮起来了,而你没有!”
“因为呀,这里是非重力区哦。说起来,刚刚林小姐逃跑的样子真是棒极了呢,特别是在地上蠕动的那段,换做平时应该是看不到的啦!”身体周围那些绿光似乎帮助着她控制身形,上扬的嘴角露出的笑容让我想起了玩弄着手上老鼠的猫。
“非重力区,非重力区……原来是真的,已经不在地球上了……不,不,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啊!”如果我的手不被铐在身后,我绝对就抱着头抓狂了,“你,恶鬼,恶鬼啊!杀了我吧,让我死吧,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受够了啊!”
“真的,林小姐就真的这么想死,吗?”脸上的笑容瞬间收起,一股狠戾之气从她身体周围迸发出来,都震的浮在上面的我有些摇晃。
“对!死也不要跟你这恶魔再一起!”
“那就,试试看吧!”
“你,呃啊啊啊啊,啊,啊……”项圈,束腰都开始了收紧。一股巨力捏着我的脖子,立马就让我喘不过起来。
“啊,呃,啊……”一股电流又从最为娇嫩的子宫与已经被勒紧到极限的项圈中传向我的身体。不同于先前的电击,这次的电流之大让我觉得体内都烧起来了!剧痛之下眼角滑下的泪珠使得腋下潜伏的触手也开始了工作。本就呼吸被抑制到极限的我更是没有空气来满足想要发笑的身体。
“不……”已经发不出任何音节了,四肢开始变得脱力。仅存的意识在空气的不断消耗之下慢慢开始溃散。小时候的自己,小学,初中,一幕又一幕不停地闪烁在面前。
哪怕自己的哭诉,也没能阻止父母为了工作的离开。每个月看着转账,哪怕试图表现出坚强的自己已经尽力忍耐这副孤独,懦弱的自己仍然希望被疼,被爱,被陪伴……
是啊,我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吗,那是不是,死了算了呢,大概,这就是解脱吧……
相比逐渐遥远的父母,更多熟悉的画面又开始闪过。
同学,老师,闺蜜……
运动会,春游,联机打过的游戏,美好的场景又不停浮现出来。好吃的东西,有趣的事,明明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去体会,没有去做,可现在,终究是没有机会了吗?
周五,周六,周日的早晨被绑架走,时间越来越近,闪过的场景也越来越详细……
不,我还不想死啊,我不要!
画面最终还是定格下来,留下一个有着金色瀑布般长发少女的背景后,停止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