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根本睡不着!
感觉有点吃太多了,虽然这种东西是不太占肚子的。都是这个束腰害的,才吃了一半我就觉得有点涨了。可蛋糕实在是太好吃了,根本停不下来,我还把饮料也喝完了。吃东西,都要被限制!要不是那个饮料,舔了那么久的蛋糕,舌头都能酸死……
连张床都没有,地板这么硬,怎么睡啊!还有这身衣服,睡觉的时候都不能脱掉。】
光照被彻底剥夺后,少女的五感只剩其三。她现在都不敢站起来,又只好在黑暗中慢慢摸索到墙角。平时林梦清睡觉身上也就只有单薄的睡衣,在较为暖和的季节她更习惯裸睡。可现在浑身被紧身的触手材料包裹着不说,脚上还被锁着高跟鞋,手臂也被从未穿过的长手套覆盖着反扭在身后,下体更是被塞得满满的。她被锁着束腰的淑女腰围也不能容忍她刚刚的大吃大喝,现在胃被挤压的更是难受。面朝上躺着吧,躺不平不说,压在手臂上即使能睡着,明天早上醒来手臂也要废了。面朝下趴着睡吧,不习惯不说,还把乳房压在身下。在手臂被反扭身后的情况下,侧躺着也一直压到侧边对应的手臂。不管怎么尝试,她都找不到舒适的入睡方式。
但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最难受的是,本就饱胀的膀胱完全无法饶恕林梦清喝饮料的行为。她受限的视觉非但让触觉与尿意更加明显,还大幅降低了她活动的欲望。越是沉寂下来,下体的感觉就越是难以忍受。如果她能看得见的话她被眼罩与口球双重修饰的小花脸,或许还会觉得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真是头一次这样睡觉!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床头柜也没有手机,该死,我要怎么睡啊!现在是10点差不多,要忍到明早六点,还有8个小时不到一点……】
【说起来,数一些什么可爱的东西是不是可以帮助入睡?只要一觉睡到明早6点,我就赢了。她说可以放我去洗个澡的,到时候再看看有没有办法能脱离了。
一只珈百璃,两只珈百璃,三只珈百璃,四只珈百璃……】
……
【三千三百三十三只珈百璃,三千三百三十四只珈百璃……什么啊,根本就没用!
怎么办啊,好不舒服!】
晃动几下下体,林梦清都觉得尿液都晃出声响了。她也早就放开了对括约肌的控制,这样还能好受一点,反正那个早就被她骂了几百遍的尿道锁是不会让她失禁的。
【还得忍下去……】
……
【几点了?
不知道啊!
还没六点吗?】
……
【过了那么久,应该已经6点了吧?
可她为什么还不来,宣布我的胜利呢?
怎么办,真的,好想尿出去啊!】
……
虽然被灌入了利尿剂,但先前林梦清还是放出了不少的尿液的。从她能舔干那盆饮料也能看出,里面其实没有太多的液体。在尿道锁的封堵下,她至少不会失禁。人的大脑也有着强力的适应能力,这样想的话,尿意似乎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真正环绕并侵蚀少女的,是名为孤独的恶鬼。无法入睡的深夜,一件又一件事被她从记忆里揪了出来。
小时候,一家三口过着美满的日子,爸爸妈妈都很疼她,假期会带她出去玩,也会给她买好吃的零食与漂亮的衣服。
一切,都慢慢变化着。开始上幼儿园后,她似乎更加开心了。不仅每天都在小伙伴的陪伴下充实又快乐地度过着,每次回家之时她都在饭桌上迫不及待地分享着开心的事情。
但,美好的一切,总不会持续太久……
小学开始,她也很适应。但她忘不了,她第一次接触象棋的时候。虽然是女孩子,但那样运筹帷幄的感觉也深深吸引了她。她开始要求父母买书自学,再到棋社的学习,一切似乎都非常顺利。
可她忘不了,后续考级越考越高的时候,那一盘又一盘的经历,从开始的优势到一步步被翻盘。但更令她生气的是父母的态度。口头责备是少不了的,父母甚至要求她写检讨。压力击垮了年幼的她,每当她在赛场中与对手博弈时,大脑里不时想着父母生气的面庞。输给实力不如她的对手,已经让她很难受了,但更严厉的责备总是接踵而至……
最后,棋局的故事,还是断了……
她想起了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个短片。猫有九命,她想赢得蝴蝶的芳心。蝴蝶先要猫证明自己的强大,于是猫去和老虎搏斗。三条命死去后,猫证明了自己的强大。蝴蝶接着要求猫去采摘深海里的珊瑚。又损失了三条命,不会游泳的猫捧着珊瑚送到了蝴蝶的身前。最后,蝴蝶要求猫去取回岩浆中的宝石,作为她的嫁妆。可用尽了最后三条命后,猫再也没能回来……
每当她会想起这个故事的时候,都不免的担心受怕。可面对因为工作日渐原理的父母,她终究没能说出口。
她想起了高一开始时,父母因为工作彻底搬走,只是每个月给她寄回可观的生活费,也得以让她在条件稍好的出租屋里,过着一个人的生活……
尽管现在,她已经不恨父母了。随着时间逝去,她渐渐明白了父母的难处。可又有谁,能来拯救她内心的孤独呢?回应她的,只有膀胱内不间断的尿意罢了……
……
【来个人好吗?不管是谁,都可以,陪陪我吧,陪陪我吧!
我输了,我输了,我真的输了!怎么样都好,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
蠕动着被严密拘束的身体在黑暗中前进,她想认输,结束这场折磨。可她,无法说话。黑暗中摸索着,最后还是乳房被拉扯的感觉让她明白,自己似乎是一只,被丢在黑暗中的无助宠物……
……
……
……
灯光再次亮起,大门随之打开。身着蓝色得体裙装的金发少女伴随着“哒哒哒”的声音走进房间,她走到了缩在墙角彻夜未眠的旗袍少女后,解开了固定她的项圈锁链,又拿下了眼罩与口球。被抱在怀里后,少女有些空洞的金瞳也露了出来。似乎是早就料到了她身心俱疲的状态,卡丽娜拿出一瓶药液给她灌下,空洞的眼神才逐渐有了高光。
“我,我……”“不,林小姐赢了哦!”
“赢了?我,真的赢了吗?”
“真的赢了哦,走吧,去接受林小姐作为胜者应得的奖励!”
……
“我真的,赢了吗?”
独自裸体泡在温暖的浴池之中,彻夜未眠的少女在得到了她期盼的奖励后却有些开心不起来。
【她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输吧……
那会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已经想着求饶了。可我根本就没有发出求饶信号的手段。被关在昏暗的房间内,说话也说不了,想出去也被锁链锁着。等熬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她就过来宣布我的胜利了呢……
可是这样虚假的胜利,真的有意义吗?
其实,从喝下利尿剂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输了吧……如果说之前那还是自己能忍住的程度,喝下那瓶利尿剂几个小时后,我都是靠着利尿剂才没能失禁的。是真是假,早就在我心中了呢。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可我以后,又要怎么面对她呢……】
“林小姐还没有洗好吗?都已经洗了半个小时了哦!”
“没,没有!女孩子洗澡慢又怎么了!”澡其实已经泡好了,可一想到出了这间浴室,自己又要穿上全身的束缚,林梦清就不想出去。
“看来林小姐想好好洗呢,把身体上下都洗个遍。”
“那不废话吗,被你这混蛋绑了一整天了。”
“说得也是呢……既然这样的话,”说话间,门被推开了,“那就让主人来给宠物好好洗个遍吧!”
“什么?说好让我一个人好好洗的!”浴池非常大,一整池的热水也泡的林梦清非常舒服。看到对方进来后,她在把身体缩到水线下后还把胸前的一对小乳鸽用手捂住。
“只说了不看林小姐洗哦,咱现在也没看呢。”卡丽娜是全程闭着眼睛进来的,在走到浴池边后,她就转身坐下。
“你要干什么啊,混蛋,快出去!”
“来嘛,好好洗个澡。呐,昨晚一夜没睡吧,洗完澡舒舒服服地去睡吧!”抖了抖袖子,一大团触手就冒了出来,慢慢向林梦清延伸而去。
被逼到浴池的角落后,一丝不挂的少女的四肢都被一只触手缠住,第五根触手又缠住了她的脖子,整个人也毫无悬念的被提到空中,拉成一个大字型。
“放我下来啊死东西!”嘴上咒骂着,林梦清身体上也没闲着。但有力的触手死死地缠着她的手腕,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下一刻她地面前就出现一个浑身挂满晶莹的水珠,被触手在空中扯成大字型又不停挣扎的少女,更为惹眼的是她小腹上微微发光的粉色淫纹。
“啊!你给我关掉啊!”看到自己被触手扯到空中的样子后,林梦清的挣扎幅度就小了不少。
“林小姐每次看到自己的样子都会安静下来呢,可真是有趣的反应呢,不知道以后看到妹妹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奇妙的事情呢?是不是也安静下来,然后被妹妹推倒好好玩弄呢?”
要不是对方体型,林梦清还真的忘了现在有个长得跟她一模一样的家伙正穿着她的衣服起床,说不定也在洗漱。“什么,妹妹!她才不是我妹妹呢!快放我下来啊,我,我洗好了!”
“那就放下去吧!”
“啊!”
“扑通!”
整个人又被触手水平按进水里,脚踩不到底手又摸不到边的情况下,无处借力的林梦清一边翻腾着手脚做着无谓的挣扎,一边也只好紧闭双眼屏住呼吸。随着窒息感慢慢传来,她挣扎的幅度也变得越来越小。
【我,就要被她给淹死在这里了吗?】
“噗!咳咳,咳……咕噜?咕噜咕噜……呜啊!哈,哈……”
“你,你又给我灌了什么东西!”刚被提出水后,对空气极度渴望的林梦清便张着嘴大口喘息着,却不想一只触手直接把一瓶液体给她灌了下去。
“是可以很舒服,好好洗澡的东西哦!怎么样,有没有感觉身体热起来了?”“怎么样,有没有感觉身体热起来了?”
“可恶,你到底干了什么啊,哈……身体,好热……”与热水泡澡的感觉完全不同,这次的温度完全来自于体内。
“是吧,热就对了,描述一下,这样的感觉是什么呢?”
光是看着自己被触手提起的画面,林梦清就已经很难为情了,现在又被对方用熟悉的套路玩弄,她更是生气起来:“描述什么啊,快放我下去你这个异形触手怪!”
“那么林小姐知道,女孩子被触手怪抓住后,一般会做什么事情呢?”又有两根触手伸出,一根伸向旁边的架子,一根则对着少女大字型的身体下摆弄着。
“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情啊,呃呜啊,你,你又要干什么!”看着触手离自己的下体越来越近,甚至又蹭了两下早就发烫的阴唇后,林梦清在发出几声娇吟后,更是害怕起来。
“我我我,我明白了!快拿开啊,不要蹭那里,蹭的,好,好奇怪!”
“哼!”触手先是渐渐离开少女因为发热充血的花苞后,在少女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猛地一个突进,差点就要插进去了。
“啊啊啊!别,别这样啊,我不想被那种东西插进去啊!”按摩棒好歹是死物,林梦清觉得被这样恶心的触手插进去都跟强奸没区别了。她已经顾不得眼前看着自己被玩弄的奇怪视觉了,不遗余力地想要摆脱触手的缠绕。
“那就说说看,喝下液体后是什么感觉!”
“好!就感觉,身体,很热!好像,下体,有点饿,想要……不,不想!身体里面有一团火再烧一样,好,好难受啊!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不是洗澡吗?”
“是呀,感受一下,我们完美的放松式洗澡吧!先从内部完全释放,然后呢,就……”又是一条触手,卷起一个装有蓝绿色液体的瓶子伸了过去。
“这又是什么液体,我,我不喝!嘶嘶!唔,哈……”
本以为又要被迫喝下奇怪的液体,结果触手直接拧开瓶盖把液体倒在了自己发烫最为严重的感觉上。一股清凉感从小腹开始升腾,感受着内热外冷的奇妙感觉,少女又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呢?体内如此炽热后外面被特制的清凉油刺激,很释放内心的呢。”
“给我拿开,拿开,好不好,这样很奇怪啊!”说是洗澡,但现在的情节怎么都像按摩。卡丽娜又控制着两条触手伸出。这两条触手上面都有一层厚厚的细密绒毛,对着小腹上沾着精油的位置就刷了上去。
“唔哦哦,呜哇!说了,拿开啊!不,不洗了啊!”像条被束缚在蜘蛛网上的毛毛虫一样不停扭动着身体,林梦清想要逃避触手们的按摩。但为了避免滑溜溜的精油滑下去,卡丽娜直接把缠住四肢的触手拉紧了,甚至再分出一根对着腰围了上去。
“但明明很舒服,是不是呢?不好好回答的话,就要插进去了哦!”
“我!”看着已经对准小穴的邪恶触手,林梦清只好再次屈服与淫威之下,“是,是很舒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炽热的身体被又凉又滑的精油带来的清凉感……呜哇,啊啊啊啊!”
握着瓶子的触手倒下了更多的精油。凉凉的精油在划入少女的蜂腰后,缠绕的触手甚至在腰围上游走起来。整个腰部都被精油滋润后,被充分刺激的腰围带给身体一阵又一阵的舒适感。被束腰压迫了一整天的疲惫也渐渐褪去。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肌肉得到充分放松了呢?接下来,全身都做个遍吧!”三条触手齐心协力着,药液又被洒在更为敏感的胸部。仅仅是清凉的精油划过滚烫的乳房都带来一阵不可思议的快感,随后带着毛刷的触手又开始接着洗澡的名义欺负起了少女发育姣好的乳房。
“那里,不可以弄啊!太,太刺激了!快停下呀!”乳房被触手的毛刷层玩弄着,每一次沾着些许精油的触手挑过乳房表面后,呈大字型被抓在空中的少女就要发出一声娇喘。
“可是,不是很舒服嘛,看林小姐那一个叫的呢!偷偷说个秘密哦,刚刚喝的,就是媚药哦,喝了发情,身体发烫,下体觉得想要被插入都是很合理的呢!”
“你!呜啊,再揉乳房,就要,去了啊!不行了身体。可恶,你又在,在做那什么安慰剂,实验吧!”上过一次当的少女算是警觉多了,已经输了一次的她可不想再被同样的招数耍第二次了。
“嘛,快感这种东西,没有必要压抑的哦,该释放的时候就应该释放才对!”嘴上这么说,卡丽娜却先停下了乳房的按摩,三根触手也爬上了少女的手臂开始了新一轮的清洁。
尽管身体在喝下媚药这种糟糕的东西后就热的不成样了,但现在的林梦清还是很不坦率。只是在触手离开乳房后,随着积累的快感开始跌落,一股懊恼的情绪又不争气的升腾起来。只是那些可恨又丑陋的触手实在是让现在的她极为抗拒。
似乎是看出了少女不坦率的情绪,卡丽娜另一只手打出一个响指:“看来要让娇羞的小姐敞开心扉,还得做一些事情呢!”
“又要,做什么!不要啊啊啊啊啊!热,热死了,烧起来了!”视线里被触手抓起的身体上,小腹那个羞耻的印记发出了代表淫靡之色的粉紫色光芒。林梦清直接觉得内部的温度给发了个倍。下体早就在媚药的作用下湿润起来,随着淫纹被激活,蜜汁更是流的到处都是。
“好,好饿!不要这样,我不行了啊!”
“让,让我去吧,热死了,真的不行了,身体太奇怪,要坏掉了啊!不,不要触手!求求你,不要触手,可以吗?”
再次料到少女被淫纹击溃后的反应,卡丽娜也控制着一根触手卷起一只按摩棒说道:“那么用,这个如何呢?林小姐最,中,意,的按摩棒!”
“好,好!快插进去啊……唔哇啊啊啊呃啊啊啊啊!插,插进去了啊,好爽,被,被满足了,在震动,还在震动啊啊啊呜!”
身子猛地反弓,爱液也直接喷的触手上到处都是。被体内性玩具与尿液挑逗了一晚上都没睡着的少女终于在极度发情的状态下被送上了高潮。
“看来呀,仅仅一次,是满足不了这个状态的林小姐了呢!没事哦,等爽够了主人再把按摩棒拔出来!”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