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带着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可爱又羸弱的华服少女还是被牵回了前面的房间内。手脚全被镣铐拘束的她脖子还被连着项圈的锁链固定再背后的墙上,断绝了逃跑的可能。为了不被排泄的欲望与下体内的小玩具折磨,她只能侧身躺在冰冷又坚硬的金属制地板上。
【得想办法,逃出去……今天才是醒来的第一天,就被那女人百般羞辱!再这样下去,肯定完蛋了!
记得她说过这里是太空了……可宇宙中是没有重力的,现在身体感觉跟地球上根本就没有差别。她,她一定是在骗我。
可是,怎样才有机会逃走呢?】
哪怕有着身上柔软又完美贴合肌肤的触手材料的缓冲,牢房般冷冰冰的地板还是让林梦清很不舒服。但更为难受的是膀胱内开始升腾的尿意。躺了一会后她又坐了起来,看着被包裹在半透明的过膝黑丝袜与脚下经典款的黑面红低高跟鞋的美腿发着呆。
【起效了,真快,膀胱又开始涨了。
前面为了能释放一下膀胱内的压力,都说出来了,全都说出来了啊!怎么自慰,还有第一次高潮的经历……明明,我连父母都不敢告诉的!
最后还没能尿出去……
一切都被她控制着,身体活动的权力,说话的权力,甚至是,排泄……完全不像人,像极了宠物……
那我就真的要答应她的要求了,接受那荒诞的调教,还要,成为她的宠物吗……
这个姿势也不舒服……】
防水台高跟鞋长长的鞋跟让坐下少女的腿不能自然的卷曲放下,她只好把双脚贴在一起后侧放在地板上。没一会后双腿传来的不适感就让她再次躺了下去。拜那串垂出贞操带的拉珠所赐,她都没法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在地上。先前被锁在地上的时候无法动弹倒还好。现在看似获得了更多自由的她,反而是怎么动怎么不舒服。而在尿意与异物感的折磨下,她怎么也静不下来。
哪怕脚上的高跟鞋有多好看,哪怕她有多爱美,但目前这双鞋限制行动的能力完全不输脚镣与大腿环,让她今天吃尽了苦头。更可恶的是,她都不被允许大力踩踏地面,不然脚趾就会被那些藏在鞋内的恋足触手好好把玩一番。无数次都想把高跟鞋踢掉,可不管是她不知道怎么解开的扣带与上面挂着的小锁都将一切不美丽的行为化作了不可能。
【6点钟了……后面的时间又要怎么度过……
好涨啊!明明被电的失禁的时候,喷出的尿液也不少,肯定比那个瓶子里的利尿剂多的,这才多久,就已经这么不舒服了……
不可以想这种事情了!越是想就越是忍不住!】
极力忍耐尿意的林梦清不停地变化着姿势,时而坐下,时而靠在墙角,时而平躺。不一会,少女口中显眼的红色口球上流出的银丝就挂在了房间里的各个角落。
【前面那段时间,跳蛋与震动棒都时不时的运作一下。每当下体震动的时候,就感觉膀胱内的液体跟着一起晃动着,也变得更想尿尿……
现在明明那些东西都安分的停着,我都被折磨成这样了吗?】
“哒,哒,哒……”
还是同样的高跟鞋落地声吸引了如坐针毡的林梦清的注意力。脚下又是一阵晃动,地板稍稍下陷,与前方保持原样的地板形成了一个台阶。门打开后,金发蓝裙的少女捧着一个上层点缀着渐变绿色抹茶粉的蛋糕走了进来。
“唔!呜嗯……哈……”
衣服里的刺激让林梦清不情愿的扭动着上身,一条触手又钻了出来,替双手被反铐的她拿下了塞口球。
“怎么样,这是林小姐想吃的LadyM抹茶千层蛋糕哦,一整个!就放在这里了!”卡丽娜把足足有8英寸又散发着烘培物独特鸡蛋香味的蛋糕放在了台阶之上。
“好,好香……”被刺激到味蕾的少女下意识就活动了一下腰部,但收紧的束腰立马就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你,拿,拿走!我不要吃你们的东西!”
“说起来呢,LadyM这名字,还挺有意思的。”放下蛋糕后,卡丽娜又在旁边的墙壁上按了按。在林梦清一脸吃惊中,她从墙壁内的暗格中拿出了一个小盆,接着又把一瓶透明的液体到在里面。看起来有些像宠物用的盆也被放在台阶上,与香喷喷的蛋糕并列着。准备好深处陌生环境中的林梦清的第一餐后,卡丽娜又开始了调戏:“说起来啊,林小姐说是很不喜欢,可几次高潮后已经走不动路了!”
“还不是你个死狐狸精给我塞的糟糕道具!”
“而且被机械手抓到空中的时候,还把第一次的经历都说出来了呢!”
“都怪你!弄到最后还不让我尿!”本来就被折磨得憋了一肚子火的林梦清,现在在对方的挑逗之下又怎么会忍得住。
“呀呀,咱该不会正好抓了个抖M吧,那样调教起来效果很不好……还不如把人放了得了。”抬着头稍做思考后,卡丽娜又说,“呐,林小姐是不是抖M呢?姑且还是问清楚吧。”
【抖M?那是什么……
但要是承认的话,有机会放我走?
不管了!只要能放我走,我什么都愿意做!】
“我,我是抖M!你抓错人了,快,快放我走吧!”或许是意识到抖M不是什么好形容词,亦或是说谎人内心的背德情绪,林梦清德语气中带着一丝弱气。
“啊,真的是抖M吗?就是,被欺负会觉得很舒服,想要被更粗暴地对待的那种人!呀,咱可不想要那样的宠物。”
“对,对!我是!我一点都不适合,放我走吧!”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承认了什么,可本着一不做二不休的理念,林梦清干脆是承认到底了。
“这样的话,那确实不太好哦。那么……”
“对,快放了我吧!我,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你,你再重新找一个人调教吧!”
“嗯。是抖M的话,放走也不是不可以……”
“太,太好了!”喜悦之情已经溢于言表,林梦清从未觉得幸福来的如此突然。
“但……反正抖M是不会在意自己被欺负的,而且会觉得被欺负很开心的。那么咱还是留下林小姐在这里好好做客吧!”
“……”
“……你,你!混蛋,恶魔!你早晚被千刀万剐!”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耍了,气急败坏的少女又咒骂起拿她找乐子的家伙。
卡丽娜脸上的笑容就像初春盛开的花朵般灿烂:“那么,喜欢吃LadyM的抖M小姐,旁边那个是可以让喉咙舒服的药水,也可以喝一点。顺带一提,还特地做成了林小姐最喜欢的水果口味哦!”
“死女人!”
房间内依旧充斥着蛋糕的香气。也不知道为何千层蛋糕这种经历过冷处理的甜品还能保持着蛋糕店内自带的烘培味道。哪怕强逼着自己不吃的林梦清,还是张口问了起来:“你,你不把我解开,我怎么吃!”
“哦?人家非但不会吧林小姐解开……”
“唔唔?呜嗯!”
“还要把这张可爱的嘴堵住!”
【这死女人就是特地整了个蛋糕摆在这里来气我!】
“但是呢,不管是千层蛋糕这种软软的东西,还是盆子里的药液,用舌头吃就可以啦。如果林小姐把身体靠过去的话……”
“唔?唔……”
口球发生了一些变化,开始向口腔外扩散,最后形成了一个开口环,扩张着少女的嘴巴,使其无法合拢的同时,又可以把舌头伸出去。
“口球就会变成这样,就可以用舌头慢慢享用美味啦!”
“就像宠物一样!”卡丽娜还特地做了个羞耻的比喻,气的林梦清更是直接转过头去不理她。
“那么,我走啦!不想吃就放在那里好了。”
【居然要我,被绑着手,挪到台阶面前,趴在地上,用舌头一口一口把那么大一个蛋糕舔掉?开什么玩笑啊死女人!
我就是饿死在这里,对,饿死拉倒,都不要吃!
是有点香……但,过一会,就不香了,就适应了!】
“啊,对了。人类这种生物的话,想不吃东西饿死的话……大概要21天吧。”
【什么……饿死居然要21天?】
好心的科普成了压倒少女的最后一根稻草。林梦清现在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再度躺了下去,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那,那我也不能吃!她说是LadyM就是了吗?谁还知道里面会不会有类似于利尿剂那种过分的添加剂!】
想着尽可能减小蛋糕的诱惑力,林梦清慢慢挪动到了墙角里,靠在墙上无所事事。
……
【好,好涨啊该死的!膀胱就不能消停些吗?又是手铐脚镣,还有这杀千刀的触手服,束腰,高跟鞋,已经很不舒服了!还要被自己的身体折磨……】
当下年轻人本就是闲不住的,碎片时间谁还不刷刷手机打打游戏。不要说被拘监禁放置了,就是没收林梦清所有的电子产品与书籍,把她关在卧室里一天都够难熬的了。先前还算脚腕受伤,有触手在按摩,给身体带来的更多反馈。加上脖子与脚上的锁链直接限制了她的活动范围,没得动反而不会想。
人可以忍受黑暗,如果她未曾见过光明。对于被饿了大半天的少女,食物就在眼前。女孩子本就喜好各色各样的甜食,千层蛋糕不论是精简又考究的外观还是细腻丰富多层次的口感,再甜品中都是数一数二的。面前的蛋糕据说还是被冠为世界上最好吃的千层蛋糕的LadyM,更是绝佳的少女诱捕器。在底下可以加速并持久香气扩散的盘子的加持下更是如虎添翼,折磨着本就极力抵抗食欲的受缚少女。
【那,那是一整个啊……不管是不是,都是一整个千层蛋糕……
平时都只能一块一块买的,现在居然有一整个……还是我最喜欢的抹茶味,还是那个大名鼎鼎的牌子!
可恶!女孩子谁还没个吃千层蛋糕吃到饱的梦,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
转过身看了一眼仍旧无比诱人的蛋糕后,林梦清立马就把脸埋了回去。在香气的勾引之下,少女的唾液分泌也加快了不少。虽说塞口物已经变回了口球的样式,但仍然有不少口水慢慢流出。水分的流失让嗓子非常
【不行,绝对不能吃那个女人整的东西!不管是蛋糕还是饮料!】
……
再次转头看了看,显示屏上终于跳到了19:00:00。短短的一小时内,林梦清自己已经记不清她看多少次时间,调整了多少次坐姿了。膀胱内已经无法忽略又毫无抑制方法可言的尿意,下体内非触手材料的小玩具带来的异物感,以及余光瞄到的某个似乎已经在散凝实香气的绿色少女诱捕器。哪怕其中一样就能让林梦清不好受,更何况在身体被拘束的无聊状态下,一切刺激都被放大了很多。白天因为刺激分泌出的爱液已经被贞操带内的触手吸了个干干净净,这倒勉强算个好消息。
【啊,真的好过分啊这样子!明明什么都没对我做,就已经不舒服的想死了……
太涨了啊……】
膀胱的冲击绝对是最强烈的。越是难以忍受,林梦清就越是觉得之前喝下的利尿剂是假的。但仅仅是安慰剂就让她接受了不可理喻的排泄方式,她越想越是接受不了。在18年间慢慢养成的道德价值观与羞耻心不足以让她完全面对性欲,自然想把下午的经历全部甩到利尿剂身上。为了死守最后的精神支柱,她是绝不愿意输掉那场本就不公平的游戏的。
再次控制躺下的身体坐直起来,林梦清似乎发现在下面有支撑物的情况下尿意会有所减轻。但为了缓解双腿的不适,她只好一次又一次地切换姿势。久而久之,尿意有了零星的缓解后,被挑逗了一下午的性欲却是再次萌芽。
【下体好像,有点发热了……
都怪那个该死的女人!乱开那些小玩具,被挑逗了一下午,谁还不会身体有点反应……
怎么办啊!要明天早上,现在才七点多,还有好久,就要这样一直人下去嘛?
求饶是不是会更舒服点……
不,不可以!之前喝的那个,一定也是真的!不可以求饶!再说赢了那场游戏的话,还可以脱下这身臭皮囊洗个澡,说不定到时候有机会能跑出去……】
……
显示屏依旧没有跳到晚上八点,但房间内又饿又急的少女显然已经快不行了。她那双被迫换上的好看金色眼瞳都有些无神。
【啊!怎么办啊,这样下去,别说明天早上了,再过一会就要疯了……
得想想办法,分散一下注意力……
怎么办呢?
说起来,下午那些小玩具捣乱的时候,至少注意力被分散了一点不是?如果再激活那些东西,会不会好受一点……
阴暗的想法……
对了,死女人说过,只要口水滴到衣服上,跳蛋就会开始工作的。可是这样的话,也不是着了人家的道吗?
还是,试一下吧。她说输了也不会有惩罚,但谁还知道会不会又整什么惩罚出来。而且要我这样一直憋下去也不可能啊!跳蛋什么的,总比憋尿好受多了……】
最后林梦清还是用胜利后的洗澡奖励与潜在的逃亡机会说服了自己。再房间内香气的拷问下,她最不缺的就是口水了。从打扮上挑不出一丝缺陷的美少女摇头晃脑地把一小川银丝甩到了修饰身材的紫色金纹旗袍上,接下来她的身体也微微颤动起来。
【真的动起来了。啊,都变得有些舒服了……】
残酷的监禁与身体各处不适的冲击下,跳蛋带来的刺激都成了溶解进名为无聊的咖啡中的一块方糖。可少女好看又憔悴的金色眸子稍稍聚焦之后,突然间又乱动起来。坐起的身体再次被放倒不说,身体都开始绷紧了。
【这个尿意,啊!远不是之前那个级别的!
我居然忽视了这个,在这时候去玩那两个该死的跳蛋,啊啊,膀胱翻江倒海一样,不行,都要忍不住了啊!
要失禁了这是,完蛋了!】
无可言喻的尿意混合着在子宫里肆意捣乱的跳蛋冲击着试探禁忌边缘线的少女,紧锁着眉头的她已经尽可能地把身体蜷缩起来,似乎这样能让她好受一些。短短十几秒的刺激折腾的林梦清满头大汗。已经无力控制肌肉阻挡尿液的她感觉天塌了,直到下一刻发现自己愣是一滴都没尿出来,才想起来下体还有个忠实的尿道锁。松了一口气后,她也从未如此觉得戴着尿道锁是件好事。在发出如此奇怪的感叹后,意识到最为基本权力被剥夺的她又是一阵伤心。
【终于停了……还是别再干这种蠢事了!
完全就不是一种体感。如此相比的话,下午即便没有尿道锁我应该也能坚持,可现在不是那玩意儿铁定要失禁了……
怎么办,难道之前喝的,真的是假的吗?
不……】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