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所有的麻痹感全部转化为快感,迸发之时将不情愿的少女推向了愉悦之峰,也敲开了她紧锁的双唇。下体又喷发出更多蜜汁,全被贞操带锁住,珍藏在少女的下体,被触手慢慢地享用。经历了被插着震动棒脚踩高跟鞋的艰难步行,摔倒,瘫在地上的高潮,鞋底触手的挠痒与刚刚的跳蛋责备后,这次强烈的高潮更是夺走了少女最后的坚持与体力。
卡丽娜没有趁着林梦清高潮时灌下利尿剂,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不情愿享受快感的清纯少女被跳蛋送上顶峰,现在的林梦清还未有太多的性经验,每次高潮也都被弄得欲仙欲死。哪怕子宫内的跳蛋在高潮后已经停止工作,她仍是有些失神。待她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神来,卡丽娜才开始说:“怎么样,还想抵抗嘛?说起来林小姐今天都去几次了呢,自己其实也暗爽吧!好啦,张开嘴吧!”
反应过来后,林梦清仍是撅着嘴又闭上了。
“怎么,还想再来一次?”
【不行,再去的话,感觉不行了……
可恶,难道这样就要从了她了吗?
但真的不能再去了,身体会支持不住的……
就,就一次!就当喝水了!】
琥珀色的半透明液体顺着瓶子,慢慢流入少女微启的红唇之中。意识到自己即将被更强烈的便意折磨下去,又毫无反抗的可能。有着尿道塞的封堵,最为基本的排泄权力都被剥夺。而若是想要释放,则必须在忍受最为讨厌之人的目光下被机械手高高吊起,憋上五分钟,才能得到一次释放。中途有漏出又要被灌入新的琥珀色液体。越是想,她的眼框就越是湿润起来。可,她还要告诉自己,她不能哭,为了不招来新一轮的触手挠痒,她只能独自忍受。
经历了一系列的折磨与羞辱后,又被身体里的邪恶玩具送上高潮,倒在墙角的少女用她好看的金色眼瞳盯着面前披着人畜无害外表的恶魔。两天前,她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青春少女,而现在,体内的道具在教会了她快感为何物的同时,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与身上严密的拘束也将她的外表变得更为弱气。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嘛,现在至少不会把林小姐壁咚了强上的哦~”说完卡丽娜还特地抖一抖袖子,几条触手延伸而出,“虽然随时都可以,而且很方便的说。顺带一提,林小姐现在的模样,很像那种害怕被主人惩罚的小宠物。特别是那幽怨的小眼神,可太还原了。要不要自己看一下?”
“不用了!”回绝了对方恶趣味的提议后,林梦清试图站起来。可不光她对身上的拘束还不适应,刚刚高潮过的身体也很难控制。
“呀,是不是站不起来呢,要不要一些小小的帮助?”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真想要帮忙的话,显然把那些触手收起来会更有说服力。这些恶心的东西也激发了林梦清的反感,回绝掉来自恶魔的提议后,自己又靠着墙边开始了新一轮的挣扎。卡丽娜也不急,面前少女的任何一个动作,都能勾引起她的兴致。
几经尝试后,林梦清才借助墙壁勉强站了起来,但不停颤抖的双腿也诉说着她那捉襟见肘的体力。随着项圈的牵引链再次被拉直,乳房传来的熟悉感觉已经在催促她离开这间过分的卫生间,回到自己的监禁室去等待未知的责备。
“哒……哒……哒……”
她每迈出一步,落地时脚都要颤抖好几下。双手与上身被手铐禁锢成一个整体后,身体的平衡感本就差了不少,脚上又是那不熟悉的高跟鞋。伴随着体力的大幅流失,这些因素都被无限放大。在她小碎步般的前进方式下,脚镣依然成了摆设。可小又慢的步伐,使得她必须忍受着小穴内震动棒的轻微刺激。面前的恶魔又毫无减速的意思,这可苦了林梦清那两颗早就因为拉扯而充血挺立的小樱桃了。
“怎么,我们的小宠物看起来还是有些累呢。如果想要主人走慢一点的话,只要开口喊两声主人求求情,也不是不行的呢~”
“不要你管!”
哪怕身体已经很不好受了,但每次卡丽娜那副悠然自得的笑容与充满挑逗的语言都能激发林梦清的反抗欲望。即使脚趾也隐约传来疼痛,可她就想表现出她的坚强,而不是被当作宠物对待。
“哒……哒……呃啊!嗯啊啊,啊……”
逞强的少女终究还是自食恶果了。摇摇晃晃的右脚没能踩稳落地,原本会岔开的双腿又被脚镣死死拉直,下一刻她整个人就崴在了右脚上。什么都做不到的双手只能在背后乱抓,无法整个身体重重摔倒在地上。
“呃,好痛……”若仅仅是身体摔在地上,在那层缓冲效果颇好的触手材料的保护下,也不至于让少女的金瞳泛出朵朵泪花。
领头的卡丽娜也凑了过来,蹲下身关心起摔倒的林梦清:“哎呀,要是把脚扭到了,可就麻烦了。要不要让主人检查一下呢?”
“我,我很好,不用你假惺惺!”一步一步扭着身体,林梦清试图再次借助墙壁站起来,可右脚的高跟鞋支撑起身体后,传来的剧痛又让她整个人倒了下去。
“呀,看来不用检查了呢。这可怎么办呢,右脚扭到了可没法走路了。要怎么回去呢?”假装思考后,卡丽娜又立起了修长的食指说道,“看来,不要主人帮忙的话,只能慢慢蠕动着身体慢慢回去了。林小姐觉得呢?”
“可恶,扭就扭!”誓死不愿接受援助的林梦清,又尝试着慢慢挪着身体。伴随着几轮身体滑稽的动作,她才意识到,小穴里那根震动棒在影响她的步伐的同时,也扼杀了一切不站立的行动方式。每一轮的挪动就伴随着一次抽插,小学已经被过度润滑的情况下,她根本就无法压抑来自下体的快感。
“该死,给我把震动棒拔出来,我自己回去!”
“不行哦,震动棒可是约束行为的重要一环。而且,林小姐不觉得那种,小穴被填满的感觉,很舒服嘛?”
“那,那就,把我送回去!”
“这可不是求人帮助应有的态度哦~”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我就在这里不走了!”
“嗯,可以是可以哦。但是赖着不走的话,用不了多久,小穴里的震动棒就会自行督促起林小姐的前进了呢。当然要是想要再来继续高潮的话,我是不会介意的啦~”
“你!”走不了,挪动又会被震动棒刺激,现在停着不走也不行。要低声下气的求人那更是不可能。林梦清现在又被气到了发作的边缘,但就在她在想怎样行动时,整个身体却被抱了起来。
“干,干什么!”腰后与大腿传来两股力,她意识到自己正以公主抱的姿势被卡丽娜抱着,便又扭动起身体。可全身的拘束让她如同一条案板上的鱼,怎么晃都挣脱不了后者那纤细而有利的臂弯。
“嘛,毕竟林小姐还不同意接受来自斯瑞恩的调教方案呢,称呼什么的就无所谓啦。”几条触手又从卡丽娜的袖子里攀出,一圈又一圈地圈着林梦清的下巴,让她不自在的同时,也感受到丝丝恐惧。
“逞强可对自己身体不好哦,要是在乱动的话,就让林小姐体验一下整个身体都被触手缠绕的感觉吧。”一边说着,卷住林梦清下巴的触手配合着发力。
不论是触手黏糊糊的肉质体感,还是那恶趣味的外形,都让林梦清很是抵触。她只好红着脸靠在卡丽娜怀里不再挣扎,生怕自己被更多的触手玷污。
“嘛,其实触手还是很舒服的东西,林小姐以后总会明白的。”一边走着,卡丽娜还控制着触手卷上林梦清脸颊抚摸着,弄得林梦清又不停地摇着头。自打记事以来,林梦清都没有被亲密的人抱在怀里过。此时饱受责难后,在感受到自己不愿承认的温暖后,心里更是羞耻的不行。现在脸颊又被调皮地触手骚扰着,为了转移注意力,她干脆把头扭到一边去看墙壁。
“墙上那些,一条一条的符号,是什么……”每经过一个房间,林梦清都能看到那些蚯蚓一样的符号。按捺不住好奇心,她还是开口了。
“是我们的文字哦,只是现在,林小姐还看不懂呢。”
也多亏不用把注意力放在学习脚踩高跟鞋的步行,林梦清现在能关心起一些别的东西。可她越是想就越是气愤。说自己倒霉吧,也不见得,绑架她的这帮家伙似乎真的远超人类的文明。可为什么轮到她身上,就全是这些色色的事情呢!
“好啦,到了,别东张西望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看呢!”
“啊!有的是,机会吗?”
“是呀,接受我们的调教方案就可以哦!”
“不,不可能!”
林梦清本以为自己会被丢到墙角,但身体被放下后,卡丽娜扶着她站了起来。在搀扶下,她也困惑地忍着疼痛站着,直到后者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装满绿色液体的小瓶子。
“又,又要给我灌什么奇怪的东西!啊?啊!”想起不久前的利尿剂,林梦清挣扎起来,但要不是被卡丽娜紧紧抓住,她又得摔倒下去。
“这可不是喝的,小笨蛋!”卡丽娜直接拧开瓶子,把绿色液体倒在了林梦清右腿的丝袜上,“外用的治疗液。正好,林小姐也体验一下我们的科技吧!”
绿色液体接触到丝袜后并没有飞溅,而是被吸收了一样,一道水渍也向着扭伤的脚腕延伸而去。
“这样倒在外面,又怎么可能会有效果!”
“触手们会帮着传导的。等会接受一个小小的按摩,用不了多久就会痊愈啦!”
【触手,触手,触手!怎么什么都是触手,恶心死了!】
“我不要触手,可恶!啊?你,你干什么!”
林梦清被放倒到墙角后,腿上的脚镣与大腿环都收紧到了极限,被黑丝袜包裹的双腿彻底并拢无法分开。随后脖子上的项圈也被锁链接到了背后的墙上。锁链非常短,使得她无法躺下。脚镣处同样有类似的短锁链延伸而出,接到了地上。
“伤员可要好好休息,不能乱动哦!”
“喂!这是哪门子休息啊?啊,呜呜嗯?呜嗯!”没有给提问的少女合理的解释,卡丽娜直接用口球夺走了她说话的权力。看着面前被拘束到只能在原地挣扎的少女,她还伸手去撩开了林梦清的旗袍,好把刚刚治疗液留下的水渍露了出来。
“不过这样确实会挺无聊的吧!”
“呜呜嗯!呜唔呜嗯!”【就是啊!快放开我!】点头同意的同时,林梦清还摇晃起身体。可那两条锁链实在是太短了,她现在整个人都坐在震动棒上,想换个姿势都不行。
“嗯,那就让小玩具们陪林小姐玩一场放置play吧!”
【放置play,那是什么……喂,别,别走啊!】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