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高潮了,真的,高潮了!
混蛋啊!明明只是一支震动棒,我要忍住才对啊,我可以的!但我不仅高潮了,还是看着自己被欺负的又是脸红又是娇喘的样子高潮的。那对美瞳,我甚至怀疑那就是一小块显示屏吧,不然怎么可能闭上眼睛都没用!
太丢人了!
我无助的躺在地上,我懊恼,我后悔!就在这时,眼前的画面恢复正常了,那个女人也走了进来。她依旧挂着那副令我不爽的微笑,慢慢走到我身边。看着她伸出同样被长手套修饰的纤细的手,我厌恶地把头一扭,身体也尽力往旁边挪。可被拘束成那样,躺在地上蠕动般地活动方式又怎么可能逃离得了,很快我的脸就被她一把捏住扭了回去。自己那双可恨的金瞳与她宝石般的紫瞳对视着,心里也觉得羞耻的不行。
“林小姐知道嘛?女孩子的高潮,不是每次都可以潮吹的哟!只有自身真的非常兴奋,非常舒服的情况下,小穴才会像喷泉一样的释放着积蓄已久的快感哦!”
所以刚刚那就是所谓的,潮吹?可为啥她会知道我潮吹了啊!而且被它这么一说,我更是觉得脸要烧起来了。为了掩盖这羞人的事实,我便全力瞪着眼睛。嘴巴是被口球堵住了,但好歹鼻子没有!我还奋力地用鼻子哼气,显得我真的非常生气。
可她居然抬起一根手指,点上我的口球。手指再度抬起时,带起几道晶莹的水线。
“嘘!口水都流出来啦!”
口水……是的,我一直带着这个讨厌的带孔口球,哪怕极力控制,都会流出一些口水。刚刚这副吹鼻子瞪眼的架势,又怎么可能不流口水呢?
啊,她,她不是说她不是人类吗?可她为什么这么熟练啊!又被她羞辱了,这都是第几次了!不管是我体内的小玩具,还是能控制我视界的美瞳,抑或是口球项圈之类的拘束具,都被她利用的淋漓尽致,还有她脸上那副看可爱小狗小猫的微笑表情与不放过任何一个挑逗我的机会的言语,都让我成了个泄了气的皮球,完全没有反抗调戏的对策。
被这么一点破,我放弃去维持那副吓人的架势。而她居然给我解下了口球。红色小球离开嘴唇之时,还带起一长串的银丝。
“怎么,刚刚是不是想说什么呀?现在什么都可以说了哦!”
我,我是真的好不爽她,下意识就想以沉默来表示抗议。可一想到被关了整个上午,才有一次能开口的机会。这次要是不说,谁知道又要被禁言多久,我就只好强忍着内心的反感向她求情。可正准备咬字发生时我却发现,下巴,不听使唤了!
“嗯?都解下来了,林小姐怎么还不说话呢?”
我也想说啊,可是下巴,麻痹了一样,完全动不了!都怪这该死的口球,之前让我受尽屈辱不能说话,又害得我跟几岁大的小孩子口水留个不停,现在拿下来了都让我没法表达内心的想法。哪怕已经尽力去发生,可发出的声音跟带着口球真没多大区别!
“咦?这样说话主人可听不懂呢。难道说,林小姐喜欢上了小孩子的角色扮演了嘛?”
拜托!我是真的说不出来!我只好拼命地摇着头。而随着黑色长发一起舞动的,还有些因为下颚无法闭上只能流出的口水。
“不喜欢吗?也对,毕竟林小姐都是18岁的美少女了,也应该不会那么幼稚吧!”
啊,终于,终于get到一次我的意思了。
“嗯,那就是,喜欢戴上口球这种说不出话的状态啦?”
啊,喂!谁会喜欢说不出话啊,怎么又开始当阴阳人了!我又想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可很快就被她的手抓住了。看似纤细修长的手指却传来一股完全不匹配的巨力,死死地定住了我的头。她地另一只手也提着口球塞进我的嘴。
“哎呀,林小姐心里有些羞耻,人家也可以理解嘛!不过还是配合一下,戴上后真的很可爱的说!”
不要,千万不要!被羞辱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能提出上厕所的要求,可现在口球再度被塞进嘴里,就意味着我还得憋下去。绝对不可以!但我实在没办法挣脱那只手,眼看口球的皮带已经快在背后扣好,急得不行的我只能流下两行清泪。但下一刻……
好痒!不要,太,太痒了,快停下啊!混账触手,连哭泣都不允许,不管是伤心的哭还是被气哭,每次眼泪一流下它们就开始用层层叠叠的绒毛状肉壁不停地摩擦爱抚我最怕痒的腋下,强行把我破涕为笑。停下,停下好不好,触手祖宗们!太痒了,受不了了啊。我就把所有的委屈与痛苦都憋到肚子里去了,不要再挠了啊!
“哈哈哈哈!林小姐太逗了哦,又被触手挠笑啦!别伤心啦,主人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不会真的把口球再扣上去的。”松开了钳制住我的手,她居然还在我额头上摸了摸,一副安慰我的样子,腋下的触手也停止了责难。“毕竟呢,第一次戴口球肯定会不适应的。这种说不出话的情况,很正常哦!”
可恶,都是你这恶趣味的玩笑,我都给气哭了!虽然逃过一劫,但一想到我又被她狠狠整了一次,心底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啊,等等,不要!为什么又开始挠痒了,快,快停下啊!为什么这个惩罚这么容易触发啊。才不是我爱哭,是面前这个恶魔太气人了!这下失去了头部的束缚,我倒在地上扭动着身体,本就被扭到身后的双手也夹紧起来,试图减小一些腋下的刺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经历了两波触手的挠痒责难,我算是能好好说话,好好笑了。
“哟!看样子恢复了呢。那么,林小姐想说些什么呢?”
只是与她对视,我心里就觉得烦。明明整了副好看到过分的容貌,即使大家外表都是女孩子,当初看到她的时候我都觉得心里被触动了什么。但没办法,能不能缓解下体的情况也是她说了算。
“我,我想,想去方便……”
“方便?方便是什么意思呢?”
“哈?方便就是方便啊!”
“哎呀,都说了人家不是人类啦,怎么会听得懂这些呢?”
“你!”被她气的不浅,我觉得她又在耍我。可回忆起刚刚触手的两拨攻势,我真的是怕了,只好红着脸说道:“我想去上厕所!”
“啊?上厕所吗?可上厕所又是什么呢?再说啦,这里也没有厕所呢?”
“你不要太过分了!你肯定又故意在捉弄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还在故意装傻!少了口球的限制,我至少可以大声呵斥她了。
“啊啦啊啦,想上厕所的话在这里上都可以哦!”
“可恶,我就在这里上了,混蛋!”
“可以呀,想在哪里上厕所都可以哦!”
本来我也没有这个勇气,可实在是她欺人太甚。不知怎么的,我就做出了背德的举动,下体也开始发力,试图把那些尿液全部排出去。可下面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不管怎么发力,尿道口都是纹丝不动,反而累的有点酸。
“怎么啦?林小姐成功的上到厕所了吗?嗯哼?”
“我,我下面被堵住了,尿,尿不出来!帮我,帮我把那个打开啊!”排泄的权力被别人掌控已经够糟糕了,还得难为情的向她求情。前所未有的屈辱涌上心头,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可一想到那些蠢蠢欲动的邪恶触手,我又只好尽量平复心情。
“那么,应该怎么说呢?”
“我……”不行,真的说不出来,太过分了!但不说,后面就没机会了……
“带我去放尿吧,求你了!”
她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才对嘛,放尿的地方还是有的。那么,我们走吧。林小姐现在起得来吗?”
“起得来,不要你扶!”晃动着被绑成一整块的上身,撞开她的手后。行动不便又要逞强的我只好先挪动到旁边的墙壁,再借着力起身。整个过程又没少被小穴里的震动棒欺负。爬起来的时候,才觉得下体里非常不自在。刚刚高潮喷出的蜜液全被锁在贞操带里,竟然一点都漏不出去,小穴也不知咋的,又开始分泌出新的蜜液。
“该死!能不能帮我把下面这个解开,好不舒服!”
“解开什么呀?”
“贞操带!里面都湿湿的,很不自在。”
“没事啦,再怎么湿,只要不露出去就没问题哦,走吧。”
想想也是,就放个尿都这么难的,她又怎么会解开禁锢我下体的贞操带呢?踩着高跟鞋站着还是很不习惯,身体的重量都压在脚趾上,不好保持平衡不说,脚趾还很痛。抬头一看,一条链子已经从项圈上延伸而出,被这个死女人握在手里。我连忙就抗议起来:“不要用那个锁链啊!我会走,不用你牵!”
“那可不行哦!”她晃了晃手里的锁链,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触手们会慢慢把林小姐的蜜汁吸干净的,所有的体液都会被触手层清理干净的,就不用担心啦!不过呢,也是时候让林小姐感受一下,项圈的真正用途啦!”
“真正用途?等等不要!好痛啊,啊,别拉了!可恶,为什么那里也会动啊,疼!”看着她一扯锁链,脖子上只是传来轻微的拉扯感,可乳头却是直接被触手拽了起来。虽然自己也揉过胸,自慰也会摸摸发育尚可的乳房。可被触手这样拉扯,真的是头一次!敏感娇嫩的乳头瞬间就被拉的挺立不说,还传来的阵阵疼痛!
“呐,乳头肯定是拗不过手臂的啦!要是不想吃痛,就赶紧跟上吧!”她转头对我笑了笑,可她的笑容对我来说,怎么看都是魔鬼的面容!
踏着不熟悉的高跟鞋勉强踩出几步,乳头处的责备才减轻了些。但下体本就泛滥的小穴再行走时又被震动棒摩擦着,带来丝丝非常厌倦的快感,那些被贞操带死死封锁的蜜汁更让我感觉下面都粘粘的,好想把小穴好好洗一洗。可很快我又无法跟上她的步伐,乳头再次被触手拉扯起来。
“喂!别,别走那么快啊,我才穿这种东西,又怎么可能走得稳!”
“嗯?那项圈不就成了摆设了吗?而且,主人已经走的很慢了呢,是林小姐自己走的太慢了才对!”
被人牵着走,不走脖子被拉不说,乳头还要遭罪,真是太糟糕了!为了减轻乳头的负担,我只能鼓起勇气迈开大步,可大腿处传来拉扯感,是那该死的大腿环,还锁在一起!本就艰难维持的平衡被打破,我又摔到了地上。
“疼,疼……我,我都说了不会走了,为什么不扶我一把!”
“哦?林小姐是宠物呀,我才是主人呢,有主人扶宠物的吗?”
“我!我不是宠物,你也不是主人,别开玩笑了!”这家伙总是自说自话,说一些羞耻的事,我还没,也永远不会同意!用这种拙劣的手段绑架我,要做我的主人,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
“而且呀,林小姐刚刚可是嫌弃人家,不要人家扶的呢!”
眼前该死的漂亮女人消失了,出现了我躺在地上,扭动着上身撞开她的画面。耳边还响起一声“起得来,不要你扶”这就是对我最好的嘲弄了吧。而且,我是随时都被录像了吗?前面才发生的,现在就能用来打我的脸!
“你!哼,不就是高跟鞋吗,有什么难的!”
第五章 (3296字)
“啊,痛痛痛!可恶,怎么就这么难走!”
再次摔倒在地上,吃痛的我眼泪都在打转,偏偏还不能流下,不然那些触手又要折磨我了。现在我算是知道这身华丽又性感的服饰下都是怎样的邪恶设计了。本来想着被带出去还能看看这所谓的母舰里面有什么玄机,毕竟从那天她所展现的能力,还有刚刚那股手掌上的巨力,或许绑架我的这帮家伙是货真价实的高等文明。可如今被乳头不停督促,完全不适应高跟鞋的我就连走路已经是拼劲全力。除了那可恶的项圈以及握着锁链的女人以外,下体的贞操带与震动棒也让我举步维艰。
“加油,自己起来哦!”看我摔倒,她也停下了,只是并拢双脚蹲在我身边,“或者呢,要是求咱,也可以扶林小姐起来的呢。”
尽管内心有点动摇,但低声下气的求她这种事,还是尽可能少的好,肯定又会被调戏一番。
“不要!”
感觉身体好累,不只是被高跟鞋挤压的脚趾和被触手使坏的乳头,也不是刚刚走几步就摔一次的疼痛,手臂一直被反铐在身后也难受起来。不能借助手臂,每次我都得扭到墙壁边上接力才能站起来,体力消耗巨大不说,每次折腾反馈给小穴,小穴又反馈出更多的蜜液。这些蜜液全部积蓄在贞操带内,又让我不想并拢双腿。
“穿上这套精心设计的装备后,不管是反抗还是顺从的林小姐都很可爱哦!”待我好不容易爬起来,她又提着锁链准备上路了。“不过呀,林小姐不适应的话可以先小步小步走,适应了再加大步伐会更容易些哦!”
“你,你说的轻巧,小步走,只会更难受!”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里面一根震动棒,还有好多黏糊糊的液体,小步走太刺激了!”
“那也总比这样一直摔跤好吧,要是一不小心把脚扭了,又不得不来求咱了呢,是嘛?”
其实她说的也不无道理,我现在小步都适应不了,更别说大步走了。这死女人又不肯慢慢走,才是最头疼的。可哪怕大步走,下体的反应都很糟糕了。我实在无法想象迈着小碎步,不停摩擦下体这根震动棒会带来怎样的刺激。被塞了一根震动棒就够羞耻的了,走着走着都能高潮,那真的太淫荡了!
“可恶,别老把头贴过来,死变态!”长得这么好看,不去勾引帅哥就算了,偏要一直调戏我,还老这样把头靠过来,手力气还那么大,下巴被她捏着完全就动不了,真不知道那么细的手指是怎么做到的。
“哎呀,还不是因为林小姐这副打扮,太色气了,甭管是谁,看了就会想要推倒吃掉吧,看~”
视线内又被替换成我自己的样子。被她用美瞳捉弄后我本能地就生气起来,可不管怎么想摆出一副害怕的表情,在身上的紫金色旗袍与各种束具过滤后,看起来更像是黑长直金瞳美少女在撒娇赌气,而不是真的生气。
“不玩了,赶紧走吧。不过呢,再摔跤就要惩罚了。这样走走停停,也太浪费时间了!”
“啊,痛!可恶,又是什么恶趣味的惩罚,你这该死的女人!”嘴上咒骂着,乳头传来的感觉倒已经没有开始那么刺激了,虽说现在的痛苦依旧能督促我就是了……
“呐,林小姐的老师或是家长,应该说过吧。”
“说过什么?”
“真的遇到绑架,应该顺从绑匪一些,这样去激怒绑匪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虽然嘛,咱只会把林小姐好好调教,不会真的威胁到生命的啦。”
这家伙,居然还给我科普,也不想想是谁把我绑架过来的。虽说她说的也不错,我这样似乎是不明智。如果装的顺从一点,以后等她松懈说不定有机会跑掉……但这死女人实在太讨厌了,如果她是那种强势的威胁,我还可能真的会顺从一点。她这种又是调戏又是羞辱的,听着就很不爽!
“哼!贼喊捉贼!谁要你假惺惺!啊,啊……疼……”
我真的得全神贯注地走路,这真的太奇怪了,刚刚一分神,12cm的鞋跟一绊到就摔到了。高跟鞋加脚镣与大腿环,都不用把我的腿绑死,就能让我行动力连最娇弱的大小姐都不如!
面前的死女人又回过头来,用她那双紫色的大眼睛看着我:“呀,又摔到了呢,那么,就只能惩罚一下了呢。”
“惩罚?你,你又要使什么坏!”听到又要被惩罚,我还是有些害怕,身体似乎都缩了起来,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哎呀,不是什么大惩罚,不用摆出一副要被强暴的样子呢。真想的话,那天主人就直接用触手插进去了呢。”她还抬起了袖子,又有两条粉红的触手钻了出来,甚至在我的脸上滑来滑去,让我那叫一个不自在。
“拿开,别,别碰我,真恶心!”想起那天,心里更是难受。但似乎最坏的情况也没有发生?现在虽然被各种东西欺负地狼狈不堪,但我依旧是广义上,没有跟他人性经验的处女。要是那天真的被触手插进去,才是彻底完蛋了。
收起触手,她也没有过分相逼:“其实主人都知道的呢。林小姐不想小步走,无非是不想被小穴里的震动棒刺激罢了。可是,高潮明明是很舒服的事呢,要用身体好好记住!所以现在,就!”
“你!啊哈啊,哈啊,啊……快,关,关掉啊,别,太刺激了……”震动棒再次在我的小穴里施展它的淫威,本来压制小穴的刺激我就很辛苦了,现在震动起来,我又避无可避。不管是扭动身体还是夹紧下体都是徒劳。贞操带内早已满溢的爱液充当了完美的润滑剂,震动棒把小穴里搅得翻天覆地的同时,也快把我带上了云端。
“不行,要,忍不住了……不,我,不要在这里去……快,关掉!我知道了啊!”
“哦?那么这样的玩法,还舒服吗?”死女人又把头凑了过来,那双眼睛似乎有魔力一般,被紧盯着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啊对了,上次说不舒服,结果她把震动棒开的更大了。
“舒,舒服!行了吧!舒服,已经够了……”
“啊,林小姐舒服起来了呢,很不错。那么,就开大点吧!”
“喂!啊,更,更厉害了!”这简直是一道送命题,不管怎么回答,她都有说辞来把震动棒开的更大。下体强烈的震动被我的小穴含着,整个身体都一颤一颤的。在身体无法反抗的情况下,快感似乎都增强了几分。
“啊呜,要,要死了,太,太过分了……啊哈,去,去了……哈,哈……”
又被锁在小穴内的震动棒赏了一次高潮,暂时脱力的我瘫倒在地上,嘴里还不时地发出一些娇喘,似乎这样能让身体发泄的更为彻底。
“明明高潮时的叫声跟样子都那么可爱,为什么口头上却这么强硬呢?”
“废话,被,被绑架,然后被弄到高潮,真是,糟透了,一点也不舒服!”
似乎是早就料到我的回答,她也只是站了起来,还晃了晃手里的锁链:“怎么样,还想不想摔跤了?每摔一次就让林小姐去一次,也是很过瘾的玩法吧!”
“不,不想了!真是过分,还有多远,明明只是上个厕所……”
“还不是我们的小笨蛋走走摔摔的!还有,上厕所随时都可以,都说了是去放尿!”
虽然很想反驳,但穿着高跟鞋的我实在走的笨拙。还有这种,先用尿道锁把别人尿道堵起来,然后又说,想什么时候上厕所就能上的行为,真是糟透了!先不说长久以来的教育让我无法做出随地大小便的行为,也得我能尿出来……那天下体被塞满的时候,尿道这根是最刺激的,感觉尿道比小穴还要敏感,还要娇弱。真是多亏了尿道这根与其他的道具不一样,外面有一点触手层,完美贴合着肉壁,不然也跟小穴的震动棒这样走一下蹭一下,我肯定会被刺激的没法走路。
无奈再次被拉起来,被锁链督促。我开始踩着高跟鞋迈小碎步,“咚咚咚”的声音也频繁了许多。这样走确实稳了点,就是步伐变小,简直就在不停地来回摩擦那根震动棒,还是我主动地去摩擦的,比它自己震动羞耻多了……
好在真的是快到了,我逃过了因为步行而高潮的巨羞耻时间。可走进这个房间,并没有看到熟悉的马桶或是坑,前面除了一大池淡蓝色像是水的液体外,就只有一个正方形的小池子了。小池子上方有些机械手一样的装置,旁边还有一个桌子,上面摆着一小瓶一小瓶的琥珀色液体。
“这……”我环视了一周,真不觉得这是什么上厕所的地方,“这要怎么上厕所!”
“早就说了是放尿呀!”
“放尿?怎么个放法?”
“就是被机械手抓起来,拉开双腿在空中,然后对着那个小池子尿呀!”这个死女人说出这串话的时候脸色完全没有变化,仿佛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被抓起来?那也就是说,你还要看着我尿!”
“哎呀,那是当然的啦,毕竟林小姐到时候一定会露出非常羞耻又可啪的表情,自然不能错过啦!”她还走到旁边桌子上,拿起一小瓶琥珀色的液体继续说道,“对了呢。被抓上去后,尿道锁会打开,但不能立即尿哦,要憋5分钟才可以尿。如果憋不住嘛,到时候再来这里喝一点吧。顺带一提,琥珀色的,可都是利尿剂哦!怎么样,想好了吗?”
“我,我以后,就算是憋死,憋到膀胱炸裂,都不会,都不会做这种事的!”
“我,我要回去!”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