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曾经我看过这么一个实验,说把一个人关在一个小房间内一个月不给出去,也没有任何娱乐手段。坚持到最后精神没崩溃的人可以获得一千万的奖励。当时我还在想要是有这种事就好了,我能让那群憨憨破产……我真的是疯了!屏幕上现在是下午2点多,才过了半天不到,我现在就快疯了!被拘束监禁在这种地方,太难熬了。真希望那个死女人赶紧过来,好让我去上厕所。要不是尿道都被堵住了,估计都会失禁。
就在这时,屏幕边上突然出现了那个死女人的头像:“怎么样啊林小姐,身上的新衣服穿的还舒服嘛,是不是很好看呢?嗯,被丝袜与高跟鞋修饰的笔直的纤细美腿,无助地侧卧在自己的小房间内,旗袍的下摆还露出了迷人的绝对领域哦。看来林小姐很喜欢这身装扮,都摆出了这么吸引人的姿势呢!”
终于来了!这么久都不理我一下,太过分了!可这女人张口就说些什么,谁会喜欢被铐起来啊!也意识到现在的姿势很是不整,我只好再次靠着墙,坐在了那根震动棒上。
【快点,快点让我去上厕所!】
“呜嗯,呜嗯呜呜呜呜呜嗯!”
“呜嗯,呜嗯呜呜呜呜呜嗯!”
要不是听着这家伙也在呜呜叫,我都快忘了这该死的口球把我说的话翻译成了另一种语言。可你又被戴着口球,你学个啥啊!而且,我真的很想去方便一下啊!
“呜嗯,呜嗯呜呜呜呜呜嗯!”心急之下我又说了一遍,可我自己都听不懂我在说啥。而且这样的声音,听着就觉得很奇怪很羞耻。
屏幕上的少女似乎很迷惑地说道:“林小姐怎么了呀?在学习蚊子叫嘛,这么空闲的吗?”
可我知道她一定是装的!口球就是她给我塞进来的,又怎么会不知道我说不出话呢。可恶,她一定是在捉弄我!带着口球无法表达意思的无助与羞耻,被绑架以来的不从与气愤,加上身上所有束具带来的折磨,都集中到了我身上。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就是我,好委屈,被如此过分地对待……已经如此过分了,还要用这种方式羞辱我,太过分了。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我哭了!
“唔?唔呼呼唔,唔,唔唔唔,呜嗯唔唔唔!”
怎么回事,腋下有什么东西在动,在给我挠痒?好过分,明明我才刚开始哭,明明只是想发泄一下心里的委屈,可还没能痛苦一场,就被突如其来的挠痒攻势打断了。不行了,太刺激了,这些可恶的触手,不要挠了啊!无从适应的我被触手的挠痒破涕为笑,隔着口球又发出了一串耐人寻味的音符,身体又再次倒了下去。
“既然很喜欢这身衣服,没必要哭呀。再说,哭了女孩子就不好看了呢?呀,又躺下去摆出了勾引的姿势,看来林小姐天生就很适合做受呢!”她笑得更灿烂了,我也更讨厌这家伙了!脸上一直挂着一副渐渐的笑容,好像别人都是她的玩具一样的。而且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我哭就会触发什么惩罚吗?
戴着口球说话只会被死女人借以调戏,我只能尽力摆出一个凶恶的表情,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没错,就是这样!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已经被我杀的渣都不剩了,就像那天她用那些绿光直接抹去了我的睡衣的存在那样!
“不错哦,这个表情也很不错,非常可爱呢,主人很喜欢!”
可爱?我才不要被你这种混蛋说可爱啊!而且别整天擅自胡说,你才不是我的主人!等我脱困了,一定要把你千刀万剐!俗话说相由心生,我已经在内心思考起这女人被我活剐的场景,好让脸上的表情更加凶恶一点。
“嗯,现在更可爱了呢。林小姐看来真的很听话呀。那么,主人就让林小姐也欣赏一下可爱的宠物是什么样子吧。”
眼前的屏幕与死女人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躺在地上的华服少女。她露出了被12cm的高跟鞋绷直,被性感的黑丝袜再次修饰的完美匀称的大长腿。身上穿着一件非常华丽的紫金色旗袍。奇怪的是。她的双手也被扭到身后,动弹不得。不论是脖子上挂着的项圈与链接到墙上的锁链还是嘴里脱出细细银丝的红色口球都给她增添了几份诱惑。她脸上挂着一副极其凶恶的表情,但不管是那伸直双腿半起身的勾人姿势还是刚经受触手挑逗略微潮红的小脸都让这样的表情很没有说服力。身体被拘束的她,若是被人欺负定是毫无还手之力,那种深陷困境可又试图反抗的样子,看着到还真有几番可爱。
可,她不就是我吗?
可恶可恶可恶!真是没想到,那天被强制戴上的美瞳,居然还有这种效果!知道自己被耍了,我更是气愤。可不管怎么变换表情,自己看着都觉得很奇怪,别人看着更是害怕不起来。心急之下我开始摇头晃脑,一串银丝也被洒到了自己身上,甚是狼狈。
“呜呜?呜呜呜呜唔唔唔!”可恶,为什么!下体,啊,好刺激,为什么动起来了!突然起来的震动让我不知所措。是什么东西在震动,好刺激!半躺的我在刺激之下显然无法维持身形,直接倒了下去。好里面,是震动棒吗?不,这应该不是小穴,是子宫那两个最里面的跳蛋!我要把它们拿出来,不允许呆在我的身体了。怎么会!又忘了手被铐住了动不了。而且死女人还不给我把影像关了。我就这么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跳蛋挑逗的一颤一颤的,听着自己控制不住发出的呻吟。因为羞耻而不断发红的小脸都被看的一清二楚。
“哦,还真是不好意思呢,没有告诉林小姐。不过嘛,林小姐也都是成年的人了,怎么能像小孩子一样把口水弄到衣服上呢?有这样的小惩罚也不奇怪啦!”
画面已经换了回去,可从她那副开心的脸上我真是看不到一丁点的抱歉。我还得知了一个坏消息,体内的道具都是有着一些设置的。比如那两个跳蛋在检测到衣服沾到口水后就会开始震动。下体这个被小玩具填满又被触手贞操带在外面包了一层的情况,哪怕再怎么不去想,也会有丝丝的性欲挑逗着我。刚刚跳蛋这么一捣乱,更是扩大了这份欲望。从一波触手挠痒与一波跳蛋责备中缓过神来,我那红扑扑的可爱脸蛋与不时发出的哮喘都在暗示身体已经渴望得到满足。可,现在还不是能舒服的时候。
“那么,要是林小姐没有别的事的话,主人就先走啦!”
不行,别走啊,我还要,我还想去上厕所呀!哪怕有口球捣乱,但她中断联系的话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为了挽留她,我又只能忍着内心的羞耻乱叫,希望她能明白。
“嗯,那么,再见啦!好好适应身上的套装,不然过几天被调教的时候可会很艰难哦!”留下最后两句话,屏幕上的影像已经消失不见。
她,她就是明知故问般的挑逗,混蛋啊!被这般羞辱的我又是一阵气不过,委屈之下又哭了起来。可不哭还好,一哭,腋下的触手又动了起来。很多条细小的触须不停地来回抚摸我敏感的部位,带出一阵又一阵的痒感。禁受不住的我再次破涕为笑的同时又开始呜呜地叫。这究竟是谁设计的惩罚!
“嘻嘻,小笨蛋被骗了哦!”
明明是最不想见到的人,可刚刚偏偏最希望她不要离开。再次见到她后,我才知道我是被她假装离开耍了一番。而触手再度的挠痒更是让我确认了身上这项无比邪恶,试图控制我思想的惩罚机制。
“怎么就这么爱哭呢?不可以哭的啦,明明被一个高等文明选中调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呢,应该开心才对啦!再说了,林小姐本来就是M呀,被调教这种事,更是双重的开心才对吧!”
这句话的信息量有些大。高等文明?的确是很高等。可选中我,调教,干什么!还有说我是M?M又是什么?但听她这个口气,我肯定不能承认,被监禁,被挠痒,被挑逗,真的有人能开心起来?
“所以嘛,再来做点更舒服的事情吧!!”
随着她话音落下,腋下挠痒的触手倒是消停下来了,可就在我刚觉得逃过一劫的时候,小穴里那根震动棒动了起来。双腿无法分开的我又无法拔出震动棒,只能忍受着它的刺激。我真怀疑这跟震动棒是按照我的尺寸定制的,虽然没有触手那样完美贴合,但它的形状也刺激到了大部分的小穴内壁,小穴本就是更为敏感的部位,哪里禁得起震动棒这样的挑逗。但是现在绝对不能高潮,在这种人面前高潮,不就是着了她的到吗?忍住,忍住!
“嗯哼,被震动棒欺负的林小姐,变得更可爱了呢。明明很舒服,对嘛?为什么要忍着不释放出来呢?”
不,一点都不舒服,下流的女人,才会被性欲占据大脑!我也不是那种人,咬紧牙关,不能高潮!
“哦?难道林小姐真的觉得这样不舒服嘛?”
肯定!我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一头柔顺的黑发都飘来飘去的。这总看的懂了吧,死女人,赶紧把震动棒,关!掉!
“看来真的挺不舒服的呢,是哪里出了问题了吗?”
对,不舒服!你终于听得懂人话了,所以,关掉啊!不行,在这样下次,会,会高潮的……
“不舒服的话,就开大一点吧!”
“唔唔!呜呜,唔唔唔!”
她,居然!这是什么脑回路,糟糕,振动的更厉害了,小穴,小穴已经完全湿了!好丢人,居然被绑架后被从未见过的性玩具快弄到高潮了。我甚至闭上眼睛试图专心压制下体的快感。本就无法分开的双腿也被夹紧,想让震动棒停下来。可不管怎么做,效果都微乎其微。
“这样脸蛋挂着火烧云的林小姐实在可爱到不行呢。自己也来欣赏一下吧!”
又要干什么!不对,我明明闭上了双眼了啊,怎么还能看见我自己的样子!现在我瘫倒在地上不说,双腿还并在一起,但就从微微颤抖的身体都能看到底下有邪恶的东西在震动。本来就快要高潮了,再看到自己极度羞耻难看的样子,更是无法忍耐了!
“呜呜唔呜呜!呜呼,唔,呜嗯……”
快感冲击着大脑,限制被突破的一瞬间,被拘束的身体略微反弓痉挛着。这次高潮比之前自己自慰时要强烈得多,下体都不知为何喷发出不少蜜液,都被触手贞操带锁在体内,甚是糟糕。太过分了这女人,她就是个恶魔!我不仅被体内的道具玩弄,还被她的语言挑逗,最后居然看着自己被欺负的样子,就这么,高潮了!

点赞
  1. fatedate说道:
    Google Chrome Windows 10
    :aixin: 喜欢~好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